《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307章 敵人都來齊了

  禦龍子騎突然到來,讓在場的許多人都大吃一驚,一時之間所有人都望著李七夜,不明白就的人心麵納悶,或者是暗暗幸災樂禍,希望禦龍子騎搶到第一凶人李七夜的頭上。∮雜誌蟲∮
  而知道這麵因果的一些修士強者,特別是一些吃了虧的的修士強者,則是怒視李七夜,雙目噴出了怒火,有著要把李七夜撕破的意思,似乎他們與李七夜有著不共戴天之仇一樣。
  在這個時候,禦龍童子從戰馬上跳了下來,大笑,十分的歡喜,十分的高興,忙是抱拳地對李七夜說道:“恭喜李兄從彼岸歸來,可喜可賀,可喜可賀,李兄此壯舉乃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對於禦龍童子的賀喜,李七夜隻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郎兒們,把寶物都抬上來,這都是我兄弟的財寶。”此時禦龍童子對身後的禦龍子騎弟子吆喝一聲。
  在這個時候禦龍子騎的弟子是一個個大箱子抬了上來,當這一個個箱子打開之後,頓時寶光吞吐,從寶箱中散發出來的寶光是五光十色,看得人眼花繚亂。隻見箱中堆滿了寶物,各種各樣的都有,有兵器、有寶物、有混沌石、有奇金……
  看到這麼多的寶物,一時之間所有人都看著李七夜,一下子所有人都目光變得不是那麼友善。
  因為禦龍子騎乃是強盜,他們都是一支土匪隊伍,他們的寶物是從哪來的,這可想而知了,現在禦龍童子卻把這所有的寶物獻給了李七夜,那就變得不一樣了。
  齊臨帝女不由皺了一下眉頭,她一下子覺得不妙了,這麵大有文章!
  “小小心禮不成敬意。”禦龍童子滿臉笑容,高興地說道:“我們能為李兄效勞,是我們的榮幸,是我們的榮耀,我們都是追隨李兄,蕩掃天下,席卷十三洲的財富。不管是誰,隻要李兄你一聲令下,隻要李兄能看上的東西,我們都會為李兄搶到手。我們願意為李兄赴湯蹈火,願意為李兄肝膽塗地。”
  禦龍童子這話一說出來,所有人看著李七夜的目光都變了,如果說禦龍子騎是強盜、土匪,那麼李七夜就是強盜頭子,一支強盜隊伍和一個凶人,那簡直就是絕配了!
  “夠了,李七夜,你做得太過份了!”此時一聲冷喝響起,一個絕世女子帶著弟子而來,冷斥地說道:“你派禦龍子騎偷襲我晚霞穀弟子,搶我晚霞穀弟子寶物,你作何解釋!”
  這個看起來絕世美麗、動人心弦的美少婦正是晚霞穀的穀主陰華麗!
  “陰穀主,這其中隻怕有所誤會。”此時齊臨帝女知道大事不妙,立即攔住陰華麗,忙是調解地說道。
  “帝女,這可沒有什麼好誤會的。”陰華麗氣勢如虹,徐徐地說道:“禦龍子騎偷襲我門下弟子,搶我弟子寶物,現在可是人髒並獲,這箱中就有我們晚霞穀的寶物!”
  “就是,那隻金杯就是我們的。”此時在旁邊有一位年輕修士見陰華麗出麵,也膽子大了起來,大叫一聲。
  “禦龍子騎也是殺害了我師兄,搶走了我們一麵鑲鑽寶旗。”還有一位中年漢子大聲叫道。
  “我們藤雲閣也被搶走了八件寶物,被禦龍子騎殺害了八個弟子。”一個老者冷冷地說道。
  一時之間不少修士強者都紛紛站出來,控訴禦龍子騎的惡行。
  在這一刻齊臨帝女明白為什麼他們剛回來的時候就有人怒視李七夜了,原來是這樣的一回事。
  齊臨帝女皺了一下眉頭,禦龍子騎的所作所為她早就有所耳聞,而且禦龍子騎一旦是殺人劫財的話,他們絕對是不會留活口的,他們一直以來都是殺人滅口。
  這一次禦龍子騎如此囂張地搶人寶物,而且還留了這麼多活口,留了這麼多的人證,其心可誅。
  禦龍童子是要把禍水引向李七夜,這是要讓天下人都與李七夜為敵。
  對於站出來的一個個控製,禦龍童子冷笑一聲,傲然地說道:“區區幾件寶物算得了什麼,李兄看得上你們的寶物,那是你們的榮耀,能留你們活口,那就已經是格外開恩了,你們應該感激李兄的仁慈才對。”
  本來所有的矛頭都是直指向李七夜的,現在禦龍童子這樣一說,這就是鐵證如山了,這不用問大家都知道這是李七夜指使禦龍子騎去搶劫他們了。
  一時之間所有目光都怒視李七夜,不知道有多少人雙目噴出了怒火,不知道有多少人恨不得要把李七夜撕得粉碎,為自己死去的同門報仇。
  “李七夜,雖然你很強,但這件事情做得太過份了。”此時陰華麗冷冷地盯著李七夜,冷聲地說道:“這件事你最好有一個合理的解釋,否則沒有人會善罷甘休的!”
  在場中也是陰華麗最強大了,而且她背後的靠山也最強大,其他的人不敢正麵與李七夜為敵,不敢正麵斥喝李七夜,但陰華麗卻敢,畢竟她是一門雙帝傳承的掌門,她也有這個實力和底氣。
  “合理的解釋?”李七夜看了看在場的所有人,又看了看禦龍童子,笑吟吟地說道:“我從來不需要解釋。”?“對,我們李兄是何人,他乃是九天十地的神人,未來十二天命的仙王,用得著跟你們解釋嗎?”此時禦龍童子也是大叫說道,此時他是唯恐天下不亂。
  李七夜這話一說,再加上禦龍童子的叫囂,這頓時所有人都雙目噴出怒火了,熊熊的怒火能把李七夜燒掉,所有人都咬牙切齒,李七夜和禦龍童子這話實在是欺人太甚了。
  齊臨帝女聽到這話,都不由為之苦笑了一下,這簡直就是火上澆油呀。
  “李七夜,如此說來,你是要與我晚霞欲為敵了!”陰華麗也怒了,畢竟這樣的話讓他們晚霞穀也下不了台麵。
  “哼,就算你再強大,你真以為自己天下無敵嗎?你真的以為以一己之力可以對抗天下人嗎?你也太狂了吧!”有被搶的修士也不由恨恨地說道。
  “這也太欺人太甚了,我們絕對不能咽下這口氣。”其他人也大聲叫囂地說道。
  李七夜懶得理會別人的叫囂,隻是看了看禦龍童子,笑吟吟地說道:“這麼說來,你們是要向我效忠了。”
  “是的。”禦龍童子滿臉笑容,他大笑地說道:“李兄乃是絕世神人,李兄的無敵風采讓小弟佩服得五體投地,李兄乃是未來的十二天命仙王,能為李兄這樣的神人效力,乃是我的榮幸,乃是我們的榮耀。隻要李兄一聲令下,我們禦龍子騎願意為李兄赴湯蹈火,願意為李兄肝膽塗地。”
  此時禦龍童子的聲音特別的大,好像是恨不得讓所有人都聽到一樣。
  這正是禦龍童子想要的,他就是有意搞臭李七夜,有意讓李七夜成為天下的敵人,他還怕李七夜會向天下人自證清白呢,沒有想到李七夜竟然不自證清白,這簡直就是正投禦龍童子的下懷。
  “赴湯蹈火、肝膽塗地就沒有必要了。”李七夜平淡地說道:“去吧,河就在那,你們所需要做的,就僅僅跳入河中就行了。”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禦龍童子愕了一下,他幹笑一聲,說道:“李兄真會開玩笑。”
  “我從來不開玩笑,跳吧,我等得有點不耐煩了。”李七夜擺了擺手,平淡地說道。
  這一下不止是禦龍童子愕住了,就是在場的所有人都愕住了,一時之間所有人都看著李七夜和禦龍童子。
  “李兄,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禦龍童子打哈哈地說道。
  “誰說我開玩笑了?”李七夜平淡地說道:“既然你們要向我效忠,那就是命令,連命令都不遵從,談保向我效忠!”
  禦龍童子不悅,冷聲地說道:“李兄,我們是為你效忠,願為你赴湯赴火,我們為了你,甚至不惜與天下人為敵,搶光天下人的寶物。但像這種自殺行為,恕難從命。”
  “從不從命,輪得到你來做決定的嗎?”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既然做走狗,就要有做走狗的覺悟。主人讓你上就必須上,還輪不到你自己作主!”
  “你——”當著眾人的麵被李七夜如此地羞辱,這頓時讓禦龍童子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此時禦龍子騎的所有弟子都不由怒視李七夜,他們都是凶悍殘忍的土匪強盜,現在竟然被李七夜呼之為走狗,他們難於咽得下這口氣。
  “看什麼看,還不跪著磕頭認錯!”李七夜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說道:“然後全部都跳入河!這就是我給你這些走狗的命令!”
  一時之間,禦龍童子和禦龍子騎的所有弟子都不由滿腔怒火,他們隻不過是演戲而己,他們隻不過是想陷害李七夜而己,沒有想到現在李七夜竟然假戲真做,一時之間讓禦龍童子和禦龍子騎是騎虎難下。
  所有人都沒有想到會這樣的轉變,一時之間氣氛僵在了那,所有人都看著李七夜與禦龍童子。(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20 19:24:42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