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304章 捏碎

  聽到這突然響起的聲音,不少人紛紛望去,隻見一個青年登上了台階,他身邊還有不少修士強者簇擁,氣焰高漲,趾高氣揚,頗有目中無人的姿態。≧雜誌蟲≧
  “是周使徒。”看到這個青年,有人低聲地叫了一下。
  這個青年正是出身於長生道統的周誌坤,本來是普通弟子的他抱上了大腿之後,飛黃騰達,有了不一樣的身份,有了不一樣的地位,成為了一個使徒。
  看到周誌坤一副向李七夜興事問罪的模樣,不少人心麵也奇怪,特別是聽到李七夜也是長生穀的人之時,更多人心麵就奇怪了。
  因為還有很多人還不知道李七夜的身份,更不知道長生道統所發生的事情,所以很多人也奇怪周誌坤與李七夜究竟有怎麼樣的恩怨。
  特別是周誌坤也是出身於長生道統,他和李七夜也算是同門,應該關係不錯才對呀。
  “是又怎麼樣?”對於來勢洶洶的周誌坤,李七夜完全無所謂的態度,平淡地看了他一眼。
  “是你殺了我師弟——”此時周誌坤走近,雙目一厲,氣勢逼人,冷冷地說道。
  “不認識。”李七夜都懶得去多看他一眼。
  “我師弟乃是伍賢毅,乃是沐少主座下的使徒之一!”周誌坤冷喝一聲。
  周誌坤這話一說出來,讓不少人麵麵相覷,不少老一輩的大人物都知道周誌坤投靠了沐少主,他的師弟伍賢毅也跟著他投靠過去了。
  現在周誌坤這樣的話就使得整件事並得不一樣了,不管伍賢毅是不是真正的使徒,但周誌坤這樣一說,那就是等於李七夜殺了沐少主的人,要與沐少主為敵。
  “不認識。”李七夜擺了擺手,說道:“我殺的人沒有千萬也有百萬,螻蟻之流,又焉會記得。”
  “霸氣——”李七夜這樣的話,也有人暗暗豎起手指,因為也有一些人打心底就瞧不起周誌坤。
  因為周誌坤那隻不過是長生道統的一個普通弟子而已,自從抱上了沐少主的大腿之後,就完全不一樣了,狐假虎威,在任何人麵前都不可一世的模樣,就算是跟大教疆國的老祖說話都是一雙眼睛瞪上天,不知道多少人心麵對他不爽,隻不過是忌憚於他背後的沐少主,大家不願意去與他一般見識而已。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周誌坤臉色漲紅,自從他成了沐少主的使徒之後,誰不給他周誌坤三分情麵,就算是大道統的老祖都會客客氣氣地叫他一聲“周賢侄”,現在李七夜一個小輩竟然完全不把他放在眼中!
  “姓李的,你莫敬酒不吃吃罰酒!”周誌坤厲喝道:“殺害使徒,此乃是大罪,沐少主怪罪下來,莫說是你小命不保,就算是長生道統也無法立足……”
  “哪來的螻蟻——”就在周誌坤斥喝的時候,李七夜打斷了他的話,徐徐地說道:“什麼沐不沐少主的,一群螻蟻,不要在我麵前張牙舞爪,惹得我心情不好,把所謂的什麼沐家一鍋端了。趁我現在還不想殺人,立即給我滾!”
  這話一說出來,本來熱鬧無比的迷仙殿,一下子安靜下來了,所有人都一下子忘著李七夜了,不少人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
  對於李七夜這樣的一席話,在場的人都聽得清清楚楚,這樣的話震撼得不少人嘴巴張得大大的,都不敢相信有人敢如此的大方厥詞。
  如果說周誌坤是螻蟻,隻怕不少人在心麵是暗暗讚同的,就算不當麵說出來,一些老祖在心麵也一樣把周誌坤當作螻蟻。就算他抱了沐少主的大腿,但以他那淺薄的道行,那隻不過是螻蟻而已。
  但沐少主就不一樣了,不少人聽到他,心麵都不由為之一沉,因為他是從上邊下來的人,特別是有一些對於沐家有所了解的老祖,更是知道在上麵沐家是怎麼樣的存在,那是龐然大物,擁有著絕世無比的實力,在萬統界任何一個道統都是無法與之相匹的。
  現在李七夜不止說沐少主是螻蟻,還口出狂言要端掉沐家,這簡直就是太狂了,在整個萬統界都沒有人敢說這樣的話,就算真的有人成為了真帝了,也不敢說自己要端掉沐家。
  現在李七夜輕描淡寫地說要端掉沐家,這簡直就是太瘋狂了,這讓不少老祖級別的人物暗暗相視了一眼,這個家夥是瘋了嗎?竟然敢在大眾廣庭之下說端掉沐家,這太瘋狂了。
  “放肆——”此時周誌坤身邊的一些強者都忍不住斥喝,冷喝道:“無知小兒,沐少主焉是你能妄議的——”
  “不知死活的東西,竟然敢妄議少主,罪該萬死——”周誌坤也一聲厲喝。
  “砰——”的一聲響起,周誌坤話還沒有說話,整個人重重地撞在了迷仙殿的牆,整個如同一張紙一樣貼在了那,動都不能動。
  此時李七夜隻是五指一張而已,便把周誌坤鎮壓在那了,隻是李七夜稍稍一用力,聽到“喀嚓”的骨碎聲響起,鮮血一下子把他的衣裳染得通紅。
  “啊——”周誌坤一聲慘叫,在這一刻他被嚇得魂都飛了起來。
  “你想幹什麼——”這把那些本是與周誌坤走在一起的修士強者嚇了一大跳,立即有人拔刀劍,怒視李七夜。
  李七夜隻是冷冷地看了他們一眼而已,他們全身冷寒,打了一個哆嗦,都不由後退了一步。
  雖然他們想救周誌坤,但這個時候他們一下子都沒有了那個膽量,不知道為什麼,出自於本能的恐懼,讓他們雙腿發軟。
  畢竟他們都不是沐少主的人,隻不過是想與周誌坤攀點交情而已,他們還不至於為了這點交情去送命。
  在場的許多人都麵麵相覷,大家沒有想到李七夜二話不說便動起手來,而且毫不給情麵,也不忌憚周誌坤的身份。
  “真是一個狠人——”見李七夜完全不在乎,想動手就動手,隨心所欲的模樣,這讓不少人心麵為之一凜,這樣的狠人並不多見。
  “你,你,你想幹什麼?”在死亡將近的時候,周誌坤也不由毛骨悚然,立即厲喝道。
  “沒幹什麼,隨便踩死一隻螻蟻,還能幹什麼。”李七夜隨意地說道,五指隻是稍稍一用力,就聽到“喀嚓”的一聲響起,骨碎聲再次響起,鮮血噴湧,把周誌坤的衣服染得通紅。
  “我,我,我乃是沐少主的使徒,你,你,你敢動我一根毛發,天下無你容身之處……”周誌坤厲聲大叫。
  但他話還沒有說完,“喀嚓”的聲音不絕於耳,周誌坤身上被捏碎的骨頭更多,鮮血如泉,嚇得他臉色煞白,不敢再說什麼。
  “還有話說嗎?”李七夜隻是稍稍用力而言,就捏碎他的骨頭發,這把周誌坤嚇得魂飛魄散,知道遇到了狠人了,此時他隻好閉嘴不語。
  “這就對了嘛。”李七夜淡淡一笑,徐徐地說道:“留你一條狗命,隻是讓你帶句話,什麼沐少主的,告訴他,從哪來,就滾回哪去,給我識相點,不然我就把他的狗頭高高掛在萬統界的上空。”
  “這,這,這太霸道了吧。”聽到這樣的話,頓時讓在場的人都為之傻了眼,很多人麵麵相覷。
  在廣眾大庭之下說出這樣的話,直接叫囂沐少主,這簡直就是向沐少主宣戰呀。
  “他,他還不清楚沐少主是怎麼樣的來曆吧,這話太狂了,如果他真正知道沐少主的來曆,知道沐家的可怕,隻怕就不敢說出如此狂妄的話來吧。”也有強者低聲地說道。
  “你,你,你……”周誌坤本就不是什麼高手強者,被李七夜如此一碾,頓時嚇破了膽,話都說不出來了。
  “能不能帶到?”李七夜淡淡一笑,隻是稍稍用力而已,就是“喀嚓”的骨碎聲不絕於耳。
  “啊——”周誌坤慘叫起來,痛疼難忍,立即服軟,大叫道:“一定帶到,一定帶到,絕對會帶到。”
  此時周誌坤已經顧不上什麼顏臉了,更顧不上什麼尊嚴了,根本就沒有了剛才的威風,立即服軟求饒。
  “很好。”李七夜淡淡一笑,溫柔地說道:“如果沒帶到,到時候我就扭下你的狗頭。”話一落下,五指鬆開。
  “砰”的一聲響起,當李七夜鬆開五指之後,周誌坤整個從牆上掉了下來,癱軟在地上,坐都坐不起來,渾身是血。
  李七夜拍了拍手,懶得再看他一眼,轉身便走。
  一直跟在身旁的淩夕墨一聲都不敢吭,她甚至被嚇得心麵發毛,畢竟她隻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而已,這樣的事情她沒有多少經曆過。
  此時見李七夜下了台階,她哪敢毫留絲毫,急忙跟了上去。
  “周公子——”見到李七夜離開之後,不少人紛紛上前,把癱軟的周誌坤扶了起來,急忙為他療傷。
  “幫我通知樊老!”周誌坤回過神來,立即說道:“我要請樊老出手,敢與沐少主為敵者,不可饒恕。”說到這,他不由咬牙切齒。
  “樊老也來了?”聽到這話,不少人暗暗吃驚。
  “他老人家就在附近,速速請他老人家來。”周誌坤立即說道。
  聽到周誌坤這樣的話,不少人暗暗吃驚。
  

Snap Time:2018-11-19 17:42:53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