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2303章 最後一座迷仙殿

  金錢落地熱鬧非凡的時候,然而在迷仙殿的深處卻一片的寂靜,甚至沒有人涉足過,就算真的有人涉足過,隻怕世間也不會有人知道。雜∞誌∞蟲
  “嗡”的一聲響起,就在最後一座的迷仙殿之中,也就是在第一百二十八座迷仙殿之中,突然光芒一閃,李七夜和淩夕墨出現在了這。
  “第一百二十八座迷仙殿!”出現在這樣的一座迷仙殿中,淩夕墨也不由為之心麵劇震,一座座迷仙殿走下來,她本有點麻木了,但當出現在了第一百二十八座迷仙殿的時候,依然讓她心麵一震。
  此時此刻她心麵的激動無法用筆墨來形容,這有可能是萬古以來沒有人能來到的一座迷仙殿,就算是有人能來,那也是始祖級別的存在。
  今天她卻來到了第一百二十八座迷仙殿,這對於她來說無比的激動,畢竟這樣的事情別人一生都遇不到的,那怕她跟隨著李七夜來,沒有得到一件寶物,但對於她而言,那已經足夠了,能來第一百二十八座迷仙殿,這已經是她一生中最大的幸運了,也是她一生中最大的榮耀了。
  如果憑她自己,像她這樣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窮其一生也沒有機會來這樣的地方。
  第一百二十八座迷仙殿,當踏入這一座迷仙殿的時候,亙古的氣息撲麵而來,在這那之間,淩夕墨感覺自己處身於一個古老到無法想象的時代之中,這樣亙古的氣息一下子把她淹沒。
  在這個時候,淩夕墨一看才發現這一座迷仙殿與其他的迷仙殿不一樣,抬頭一看,隻見迷仙殿中沒有穹頂,乃是以天宇為穹頂。
  抬頭而望的時候,目光所能及的乃是遙遠無比的星空,似乎這是在一個星宇之中,高不可想象。在如此的星空之下,讓人感覺到無比的緲小,宛如是天宙中的一粒塵埃而已。
  但再環顧四周的時候,發現這座迷仙殿沒有壁畫,整座迷仙殿隻有三十六座巨大無比的雕像,這三十六座雕像巨大到無法想象。
  每一座雕像高大無比,宛如巨嶽一樣,每一座雕像屹立在這的時候,宛如是它們可以撐起三千世界一樣,甚至連三千世界在它們之下都顯得有些渺小。
  更讓人震撼的不是這三十六座雕像的巨大,而是這三十六座雕像的氣息。雖然說這三十六座雕像乃是以岩石所雕鑿而成,沒有加持任何驚天的力量,但依然散發出來恐怖無匹的氣息。
  這恐怖無匹的氣息宛如是貫穿了萬古,比天地還要古老,比萬比還要久遠,似乎世間沒有什麼比它們更加古老了,似乎沒有什麼比它們更加久遠了,似乎在一切起源之前,它們都已經存在了,沒有什麼東西可以與它們相提並論了。
  當淩夕墨感受到這三十六尊雕像的時候,她一下子癱坐在地上了,在這樣的氣息之中她感覺自己連成為螻蟻的資格都沒有,甚至連仰視的資格都沒有,如此恐怖無匹的氣息讓她無法喘息。
  最後,當李七夜的氣息籠罩著她的時候,她這才能喘上一口氣,在李七夜的氣息籠罩之下,她才覺得在他的身邊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
  好不容易,淩夕墨這才有力量抬起頭來仰視這三十六座雕像,然而,這三十六座雕像雕的東西絕大部分她都認不出來,不知道這是什麼古獸。
  “這,這,這是什麼?”看著這三十六座雕像,淩夕墨徹底被震撼了,或者真帝也不過如此。
  “亙古無比的存在。”李七夜看著這三十六座雕像,徐徐地說道:“若是可以,或許可追溯長生!”
  “長生”淩夕墨不由喃喃地說道,但這種東西她從來沒有想過,因為離她太遙遠了,遙遠到她連想的資格都沒有。
  “亙古呀”李七夜看著眼前三十六座雕像,徐徐地說道:“誰才是真正的黑手,誰才是真正的恐怖,誰才是真正的黑暗起源!”
  說到這,李七夜的目光一下子變得無比深邃,深不可測,在這個時候,他深邃無比的目光審視著這三十六座雕像。
  在李七夜審視著這三十六座雕像的時候,似乎時間如同是凝固了一樣,至於淩夕墨,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了,李七夜這才收回了目光,淡淡一笑,徐徐地說道:“我會走一遭的,一切該結束的時候,這不僅僅是因為我需要一個答案,更是要給萬世生靈一個答案!”
  李七夜這樣的話淩夕墨根本聽不懂,她不知道李七夜所指的是什麼,更不知道李七夜所需要的答案是什麼。
  “這,這,這是有萬世無敵的兵器嗎?是始祖級別的無敵之兵嗎?”過了好一會兒之後,淩夕墨忍不住輕輕問道。
  要知道,到了第幾十座的迷仙殿,那都已經很驚天了,都能得到絕世無雙的寶物了,現在他們可是處身於第一百二十八座迷仙殿,這可是最後一座迷仙殿呀,這兌換到的寶物,隻怕是始祖級別吧,隻怕是舉世無敵的寶物吧。
  “始祖級別的無敵之兵?”李七夜笑了笑,說道:“僅僅是為了始祖之兵,我何需來這,那你也太小看這樣的一個地方了。”
  “難道比祖器更加強大的寶物?”淩夕墨嘴巴張得大大的,一下子超出了她的想象了,她想象不出世間還有什麼比始祖更加強大的了,在她心目中,不要說是始祖,就是真帝已經是無敵了,至於始祖,那是她一輩子都無法觸及的存在了。
  “說寶物,太俗了。”李七夜輕輕搖了搖頭,看著這三十六座雕像,徐徐地說道:“在這,在這有機會而已,能得到一個機會!”
  “得到一個機會?”淩夕墨一下子呆住了,她不明白,花費了九牛二虎的力氣,竟然是隻能得到一個機會,這讓她想象不了。
  就在淩夕墨發呆的時候,李七夜最終走到一個雕像之前,緩緩伸出了右手,金鑰匙就是烙印在了他的手掌心。
  “是時候了。”李七夜伸出手,淡淡地一笑。
  “嗡”的一聲響起,光芒匯聚,一縷縷的光芒從這尊雕像中浮現,然後匯聚在了李七夜的手掌之中。
  最後光芒消散了,李七夜手中的金鑰匙烙印也消失了,而此時此刻在他手中的也就是一枚令牌而已。
  這枚領牌古老到無法想象,不知道是以何物鑄就,上麵隻有一個“令”字,當然這個“令”字是以古老無比的文字所寫,這種文字早就失傳,像淩夕墨他們這樣的人根本不認識這個字的。
  “也好。”李七夜看了看手中的這個令牌,點了點頭。
  淩夕墨都懵了,來到最後一座仙殿,竟然隻是得到了這樣的一枚令牌,這是多麼無法想象的事情。
  這可是最後一座迷仙殿呀,多少人窮其一生都來不到的地方,甚至連真帝、始祖都來不了的地方,現在李七夜來到了,但僅僅隻求一枚令牌而已,這是多麼無法想象的事情。
  最不可思議的是,李七夜對於這樣的一枚令牌還是十分滿意,這就更讓人無法想象了。
  “就,就這樣嗎?”過了好一會兒,淩夕墨不由呆呆地說道:“這,這,這始祖都不一定能來。”
  “萬古以來,這個地方能來的,也就那二三人而已。”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這話一說出來,讓淩夕墨心麵十分震撼,隻有二三人能來這,卻隻能得到一枚令牌,這太不可思議了。
  “這,這令牌是寶物嗎?”淩夕墨完全懵了。
  “不,這是一個機會。”李七夜輕輕搖頭,說道:“也有可能讓你萬劫不複的機會,這就看你怎麼樣選擇了,當然這樣的機會,舉世之間也是難有人承受的。”
  “那,那,這還有什麼意義呢?”淩夕墨完全搞不明白了,花費了無數心血、花費了無數真幣,來到了最後一座迷仙殿,隻為了得到一個機會,而且這個機會還有可能讓人萬劫不複,這還有什麼意義呢。
  “如果你真的想知道什麼叫長生,那你就必須知道在遙遠的過去發生過什麼,在時間起源究竟是怎麼樣了。”李七夜看了淩夕墨一眼,淡淡地說道:“否則,一切都隻不過是紙上談兵而已,否則,所謂的長生,那隻不過是虛妄罷了。”
  聽到這樣的話,淩夕墨不由呆了呆,苦笑了一下,她不懂。因為她沒有資格去懂,現在她隻不過是苦苦掙紮謀求生存的螻蟻而已,談長生,她還沒有資格。
  最後,李七夜帶著淩夕墨離開了這座迷仙殿,在“嗡”的一聲中,他們兩個人被傳到了第一座迷仙殿的門口。
  在剛才他們還處身於孤寂無比的迷仙殿中,一下子又回到了熱鬧無比的金錢落地之中。
  “你就是長生穀的李七夜”就在李七夜剛剛出現在第一座迷仙殿的門口,還沒有下台階,一個冷冷的聲音響起。
  一聽到這冷冷的聲音,就讓人知道來者不善,絕對不是什麼善意的打招呼。
  

Snap Time:2018-11-16 11:22:22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