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2287章 該還債了

  在那個神秘的地方,河水流淌著,一株老樹生長在河畔邊,老樹已以朽腐,很多斷枝腐根落下,落入河流之中,最後隨著河源向下遊飄流而去。雜誌蟲
  老樹,這便是梧桐鳳凰樹,至於落於河中的老枝便是順著河流直下,最後從瀑布落下,直落於藥廬,這便是藥廬赫赫有名的藥木的來曆,所謂的藥木,隻不過是梧桐鳳凰樹的腐根朽枝沉浸歲月而成。
  在梧桐鳳凰樹下,李七夜端坐在那,入空神遊,隻見他命宮打開,太初樹散發出了光芒,在樹枝之上鬆塔道果隨著微風輕輕搖曳,當鬆塔道果搖曳之時,宛如億萬世界為之搖晃一樣,萬世大道都在這搖擺之中,讓人神晃目眩。
  梧桐鳳凰樹灑落著綠色的光芒,生機盎然,這點點的光芒灑落於太初樹之上,把整個太初樹點綴的更加美妙,似乎這是給三千世界都帶來了生機。
  但這並不是單向的給予,太初樹彌漫著太初氣息的時候,似乎讓梧桐鳳凰樹生於一個還未劈開的世界,這樣的世界給了梧桐鳳凰樹所需要的一切養份,似乎在短短的時間之內,梧桐鳳凰樹是年輕了不少一般,就好像是有可能枯木蓬春。
  在微風中,鬆塔道果似乎更加成熟了,似乎要落地而生一般,這就好像有億萬大道落地而生,如果真的是如此,這樣的一幕那就是無比的壯觀,隻怕會在這那之間會有千萬世界一下子誕生。
  當然,鬆塔道果並不會瓜熟蒂落,它是一個道果,是亙古永存的道果。
  在另一個充滿著生機的綠枝之上,在那枝梢之處,似乎有嫩綠悄悄地冒芽出來,似乎這將會有一朵大道之花會在這綻放,這將會有第二個道果在這生長,隻不過,一切都還沒有到時機,當時機到來之時,一切皆是水到渠成,這將會是有著第二個道果在這開花結果,這將會迎來一次全新變化。
  在這梧桐鳳凰樹下,李七夜這麼一坐,也不知道坐了多久,過了許久許久之後,他這才緩緩張開了雙目。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緩緩張開五指,慢慢轉運著,這就好像是轉動著一個門戶的樞鈕一般,似乎是要打開這個空間。
  “嗡——”的一聲響起,當李七夜的手掌轉動到了一定維度之時光芒閃爍,隻見在這真的是打開了一個門戶。
  門戶之外走進一個人來,道袍飄飄,這正是長生真人。
  長生真人走了進來之後,聽到“嗡”的一聲響起,這個門戶又隨之消失了。
  長生真人看著眼前的梧桐鳳凰樹,她都不由感慨,說道:“傳說的確是真的,始祖的確是在采藥峰留下了底蘊。曆代先祖都想著這一株梧桐鳳凰樹,卻從來沒有人成功過。”
  這些日子長生真人已經平定了長生道統,她知道李七夜並未離開,所以她攀登上采藥峰,一直等待著李七夜,終於李七夜為她打開了這個門戶。
  “那是因為你們有所求而已。”李七夜坐在梧桐鳳凰樹下,平淡地說道:“往往有時候,不是去想著這能給你帶來什麼,而是你能為它做點什麼。這才是一個門派傳承的底蘊,所謂的底蘊,都是依靠曆代所積累……”
  “……如果人人都想著底蘊能給自己帶來什麼,那麼再深厚的底蘊,那也都會揮霍而空。這也是藥仙最為睿智的地方,他並沒有把所有的底蘊放在你們長生穀,而是你們的長生道統留了一個又一個的後手,至少能節製一下後代的揮霍。”
  “說得也是。”長生真人輕輕地點頭,曾經何時,他們長生穀曾有真帝也要琢磨著采藥峰,因為確信梧桐鳳凰樹的存在,也曾有先賢想過把梧桐鳳凰樹移值回長生穀。
  畢竟,藥廬是大家的藥廬,有著很多無法控製的風險,如果是在長生穀,那就不一樣了,一切都在他們的掌握之中。
  但,不論這些先賢如何的強大,都無法一探藥仙留在采藥峰的底蘊,更別說是把梧桐鳳凰樹移植回去了。
  “它這是要枯死嗎?”仔細打量了梧桐鳳凰樹之後,發現梧桐鳳凰樹已經是很少有生枝了,很多都是枯枝,梧桐鳳凰樹是要枯死的跡象。
  “沒錯。”李七夜點頭說道:“它是活得太久了,一個又一個的時代,以年齡而論,也該快壽終正寢的時候了。當然了,以它的年輪而言,那怕它已經垂暮了,也會比眾多的修士活得更久,能撐過漫長的歲月。”
  “還有救嗎?”一聽到這話,長生真人心麵也不由為之一驚,說道:“我們長生穀還有很多的靈藥,或許能救它一把。”
  長生真人也是丹道、藥道的高手,他們長生穀能為強者續壽,說不定也能為神樹續壽,畢竟在這一方麵萬統界沒有人比他們長生穀更有經驗了。
  “問得好。”李七夜淡淡地說道:“這就應該看你們能為它做什麼了?若是真有那個機緣,枯木蓬春,那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
  “那該如何做呢?”長生真人很謙虛地向李七夜請教。
  “那就是該是你們思量的事情,而不是我。”李七夜端坐不動,輕輕地搖了搖頭。
  長生真人隻有輕輕地歎息一聲,就如她所說的那般,有些事情終究是要講緣份,緣份不到,一切都是枉然。
  長生真人落落大方,灑脫自在,在李七夜身旁坐了下來,雙手抱腿,頭枕於膝上,側首,看著李七夜。
  “戲演得不錯嘛。”李七夜伸了一個懶腰,淡淡地笑著說道:“萬壽國一幫蠢貨還真的以為自己的計謀得逞。”
  “這哪能算是演戲。”長生真人輕笑,說道:“我這的確是重傷在身,能有今日局麵,那都是你這個首席大弟子力挽狂瀾,所以我們也隻是順手而為。”
  “無所謂了,我既然願意坐這個首席大弟子的位置,也就願意背這個黑禍。”李七夜轉過頭來,看著長生真人,說道:“就不知道你們長生穀準備好了沒有,該是我討債的時候了。”
  長生真人輕輕地歎息一聲,知道世間沒有免費的午餐,區區首席大弟子這樣的位置,李七夜又焉會放在眼中。
  “你想要什麼?”長生真人既然來了,就已經準備好李七夜獅子大開口了,畢竟這對於他們長生穀來說也是一個機緣,就如她所說的那樣,一切皆是緣份。
  “我要那枚長生藥。”李七夜很平靜地說道。
  “不可能——”李七夜話一落下,本是抱腿而坐的長生真人一下子跳了起來,臉色大變,說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有何不可能。”李七夜風輕雲淡地說道,似乎那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了。
  那怕一直以來都是鎮定的長生真人,此時她也鎮定不下來,她看著李七夜,臉色陰晴不定,最後她搖了搖頭,說道:“你要知道,這株長生藥對於我們長生穀來說是無比重要!”
  “不,這對於你們長生穀來說,那隻不過是一株草藥而已,你們也無法研究出它的奧妙,它也不能讓你們長生穀長生不死,更不能讓你們長生穀長生不滅。”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你們無非是采點葉子什麼的,煉什麼寶丹,那簡直就是一種浪費!”
  “但,它是我們長生穀的象征,也是我們長生穀的鎮穀之寶,乃是由始祖一手種下,意義非同小可。”長生真人凝重地說道。
  “我知道,但,又如何?說到本質,對於你們來說,依然是一株草藥,在我手中卻不一樣。”李七夜輕輕搖頭,說道:“它在你們長生穀手中,永遠都不是長生藥,而是一株草藥,記住,它是長生藥,你們在浪費它!”
  “你可以換其他的要求,一切都可以談。”長生真人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該如何好。
  雖然說她已經準備好了李七夜獅子大開口了,但是沒有想到李七夜竟然要他們的鎮穀之寶,那株長生藥,要知道,這株長生藥對於他們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了。
  雖然就如李七夜所說的那樣,這株長生藥的確是不能讓他們長生穀的老祖長生不死,但,它是藥仙親自種下的,曾言這是長生藥,是不是真的,雖然不得而知,隻不過藥仙如此的鄭重,這背後絕對有著秘密。
  更何況,以長生藥的葉子煉出來的寶丹,那是非同小可,所以說,這株長生藥在某種意義上來說是他們長生穀的命根子,也是他們長生穀的象征。
  “我隻要這株長生藥。”李七夜平淡地說道:“餘者,不入我的法眼。”
  這話一說出來,長生真人也不由有些窒息。
  “這,這可不是我能作主的。”最後長生真人搖了搖頭,神態凝重地說道:“這也不是老祖們所能作主的,甚至可以說,在我們當世沒有人能作主。在某種意義上來說,隻有長生穀被滅,長生藥才會易主。”
  “我知道,所以我這才跟你商量。”李七夜淡淡地說道:“如果我不是一個通情達理的人,早就動手了,你覺得我要取長生藥,你們長生穀有人攔得住我嗎?”
  

Snap Time:2018-11-16 13:50:01  ExecTime: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