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2279章 誰才掌握大勢

  萬壽老君,雙眼一張就燭照世界,他坐在那,連整個長生道統都受到影響,在這一刻長生道統中不知道有多少生靈產生錯覺,此時的萬壽老君已經掌握了整個長生道統。雜誌蟲
  有這樣的錯覺也不足為奇,因為達到了萬壽老君這樣強大的地步,就算他並沒有徹底掌握了《長生典》,那也是參悟透了仙藥留下來的很多功法了,所以當萬壽老君端坐於高空之上的時候,恍然間讓人覺得他才是長生道統的中心,而不是長生穀。
  “後生可畏。”此時萬壽老君目光往李七夜望來,那怕他離李七夜億萬之遙,但此時此刻也好像是在李七夜麵前一樣,也好像是在任何一個人的麵前一樣,那股鎮壓的神威撲麵而來。
  “有點實力。”李七夜負手而立,那怕麵對不朽真神,那也是風輕雲淡,波瀾不驚,淡淡地笑著說道:“也總算是出了一個有實力的人物了,我也能熱熱身了。”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所有人傻了眼,在場的多少人聽到萬壽老君的威名當場都被嚇傻了,甚至被嚇得伏拜在地上,連抬起頭來看他的勇氣都沒有,然而李七夜根本就沒把這樣的一尊老君當作一回事。
  “長生道統已經很久未出如此人傑了,竟然能掌握長生道統的力量,能參透始祖的大道奧妙,如此道性,前人都難以企及,了不起。”萬壽老君徐徐道來。
  連萬壽老君都如此讚賞李七夜,這頓時讓長生道統的無數人抽了一口冷氣,一個可以掌執長生道統力量的人,那是多麼恐怖的存在,這難怪能成為首席大弟子,能繼承長生穀的衣缽。
  在一個道統之中,一個弟子就算他本身的道行不夠強大,但如果說他能掌握一個道統的力量,那就簡直就是無敵的存在!至少在自己的道統上可以橫掃九天十地。
  這樣的弟子也並不是沒有,隻不過是很少很少,如果說有這樣的一個弟子,那就意味著這樣的一個弟子悟性極為可怕,未來前途無量。
  “馬馬虎虎而已。”李七夜隨意地一笑。
  當然,萬壽老君還是沒有看透李七夜的奧妙,李七夜的奧妙不在於他掌握了長生道統的力量,而是在於他的鬆塔道果,鬆塔道果乃是大道致簡,這才是最核心所在,而不是說李七夜掌握了長生道統的力量。
  “後生可畏,前途無量,你也隻是少了點時間沉澱而已,否則未來必定能成為真帝,能超越前人,說不定有機會問鼎始祖。”萬壽老君一雙眼睛燭照李七夜,宛如是看透李七夜一般。
  萬壽老君這樣的話可是十分有份量,他可是培養過真帝的存在,寶壽真帝就是他的徒弟,連他都如此的認同李七夜,這可想而知李七夜的潛力多麼的恐怖。
  此時不知道多少年輕一輩為之羨慕,能得到萬壽老君這樣的認同,那絕對是無上的榮幸,這也是未來的一種資本。
  “但,大勢所趨,無人可擋,這是潮流,這也是宿命。”萬壽老君看著李七夜,徐徐地說道:“長生道統必定要易旗,我也惜才,看在先賢的份上,你就讓長生穀投降吧,交出權柄,我保長生穀萬世安詳。”
  萬壽老君這話說起來平淡,但卻擲地有聲,也是權威十足,既然他敢如此保證,那的確是可以讓長生穀平安無恙,畢竟以他尊貴無比的身份,說出來的話就是金科玉律。
  “如果不呢?”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
  “如果不,那麼長生穀就灰飛煙滅,長生道統易旗之勢,誰都擋之不住。”萬壽老君徐徐地說道。
  “夠底氣。”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說道:“這話便讓我拳頭發癢了,我倒想看一看誰能擋得住我的路。”
  萬壽老君輕輕地搖頭,徐徐地說道:“你的確是很了不得,特別是掌馭了長生道統的力量,有長生體加身,這樣的實力足夠讓你橫掃整個道統,可惜,這都是外力,更重要的是,你沒能掌握長生道統的道源,除非你真正掌握長生道統的道源,這才能讓你立於不敗之地。”
  “這好像有道理。”李七夜笑著說道:“掌執道源,的確是擁有更加強大的力量。”
  此時李七夜並沒有掌執長生道統的道源,當然,如果他真心想去掌執長生道統的道源,他沒有什麼做不到的,隻不過他懶得去浪費時間而已。
  “就以長生道統的力量而言,我萬壽國也能壓抑你,更何況,若是我出手,必定大局已定。”萬壽老君徐徐道來,他這話一說出來,宛如是成了定局一樣。
  “老君萬壽無疆,一統千秋萬載。”在這個時候萬壽國的不少強者老祖都忍不住高呼起來,因為到了這一地步,在他們看來萬壽國掌執長生道統的權柄已經成了定局了。
  “老君萬壽無疆,一統千秋萬載。”此時連藥壇上的很多投靠萬壽國的大教弟子都紛紛伏拜於地,高呼起來。
  對於這樣的局麵,李七夜隻是風輕雲淡,笑著說道:“這更讓我感興趣,誰擋我道,殺無赦,越強大的敵人,殺起來越是有意思,畢竟太弱了連熱身的機會都沒有,太浪費我的表情了。”
  “無畏,是一件好事,但過於無知,那就是狂妄。”萬壽老君盯著李七夜,徐徐地說道:“天下大勢,又焉是你能看得透的。就算你強大到可以打贏我了,就算你能代表著長生穀擊敗萬壽國了,但在未來也不代表你能保得住長生道統,世間還有更強大的存在盯著這片天地。”
  “是嗎?”李七夜露出了濃濃的笑容,徐徐地說道:“你想說是上邊有人想垂涎長生道統了,好事呀。讓他們來吧,我是有好久一段時間沒大開殺戒了,我倒想從萬統界殺起,殺上帝統界,隻要擋我道路,就算是仙統界也一樣殺個片甲不留。”
  這話一說出來,整個天地都寂靜了,這樣逆天的話誰都不敢接話了。這話一出,何止是把整個萬統界得罪了,那簡直就是把帝統界、仙統界都得罪了,那簡直就是一個人獨戰整個三仙界。
  當李七夜說出這樣的話之時,不知道多少人覺得李七夜這簡直就是瘋了,在萬統界來說,不知道多少人對帝統界已經是十分的忌憚了,更別說是仙統界了。
  現在李七夜倒好,一出口竟然還要把仙統界殺個片甲不留,那簡直就是瘋狂到不能再瘋狂了。
  “狂妄無知!”此時萬壽老君都忍不住斥喝道:“你真以為你掌握了長生道統的力量就可以舉世無敵嗎?不要說是帝統界,就算是萬統界也是藏龍臥虎。在帝統界,更容不得你放肆,在那龐然大物無數,隨便一個出手,輕而易舉地把你碾滅。”
  萬壽老君這樣的話讓陽明散人這樣的存在神態凝重,萬壽國要奪長生道統的權柄,那就不僅僅是因為萬壽國本身垂涎,同時他們有著更加強大的外部力量支援,而這個力量與上麵的帝統界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這樣的事情,又怎麼不讓陽明散人為之忌憚呢,又怎麼不讓陽明散人為之警惕呢,畢竟他們陽明教乃是萬統界第一大教。長生道統如果能淪陷,他們陽明教也有可能淪陷。
  “不,你說錯了。”李七夜淡淡一笑,說道:“敢與我為敵,敢擋我道路,不要說是龐然大物,就算是始祖,我也照殺無誤!所以,我現在給你們萬壽國一個選擇,要麼現在立即給我舉國上下棄械投降,要麼我滅了你們萬壽國。至於你所說的什麼帝統界的龐然大物,他們敢惹我,等我有時間再上帝統界,把他們全族滅得精光!”
  這話一出,霸氣到不能再霸氣,舉世之間,萬統界誰敢說殺上帝統界,把龐然大物屠滅,這簡直就是瘋狂到不能再瘋狂,甚至敢大言不慚地說要斬始祖,這簡直就是瘋了。
  “無知小兒,竟然敢大言不慚”在藥壇之上一位投靠萬壽國的老祖見李七夜如此的囂張,不由厲聲大喝。
  “噗”的一聲響起,這位老祖話還沒有說完,就瞬間被李七夜碾成了血霧,連出手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見這位老祖瞬間成了血霧,藥壇之上的人都打了一個哆嗦,在這個時候大家才記得此時李七夜可是掌禦了長生道統的力量,乃是長生體加身,敢在他麵前放肆,那的確是自尋死路。
  所以此時那些投靠萬壽國的強者老祖心麵都發毛,都離李七夜遠遠的,不去招惹這個戰爭狂人,等萬壽老君收拾他再說。
  “既然你是自尋死路,那我就成全你。”萬壽老君神態冷漠,冷冷地說道:“今日,不止是你要死,就算是長生穀也要為你陪葬,這就是選擇錯誤的後果!”
  萬壽老君這話一出,不知道多少人通體發寒,萬壽老君的話充滿了殺伐,恍然間大家都看到了長生穀血流成河的慘象。
  

Snap Time:2018-11-16 03:27:36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