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1945章 冤家路窄

  此時與其說是寂靜,不如說是所有人都企盼著有一場大戰來臨,金戈威懾天下,而第一凶人是後起之秀,氣勢如虹,咄咄逼人,邪門透頂,兩者相遇,必定是龍虎之爭,所以不知道多少人心麵是有些興奮,等待著金戈出手,為自己的老丈人和小舅子報仇。♀雜$誌$蟲♀
  在這一刻李七夜卻不受絲毫的影響,依然是安步當車,徐徐而行,也不在乎金戈和天凰公主,那怕是在帝化城之前,他也閑庭信步。
  跟在李七夜身邊的齊臨帝女則是苦笑了一下,若是金戈出手,必定會引得一場大戰,說不定會有一場大帝仙王之間的絕世大戰爆發。
  在這那之間,金戈目光跳動了一下,他沒有驚人的氣勢,沒有絕世的神威,隻是僅僅的目光跳動了一下而己。
  但就在這那之間,一隻溫潤的玉手已經緊緊地握住了他粗大的手掌,此時此刻天凰公主是緊緊地握住了自己夫君的大手,輕輕地對自己夫君搖了搖頭。
  看著天凰公主的神態,金戈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最終他收回了目光,收斂了心神,轉身麵對帝化城,整理衣裳,帶著往帝化城門走去。
  看到這樣的一幕,所有人都愕了一下,在場的許多人都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因為這完全是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在許多修士看來,金戈與李七夜乃是狹路相逢、冤家路窄,他們之間一見麵,必定將會有一場驚天大戰,畢竟不論是誰都難於咽得下這口氣,殺嶽父之仇,可謂是不共戴天!
  但是在這一刻金戈卻忍下了,卻沒有向李七夜動手,在這眾目睽睽之下,讓許多人看了都覺得不可思議。
  就在所有人愕然之時,金戈雙手捧著一枚古令,帶著天凰公主,十分恭敬地下拜,說道:“不肖子孫金戈,今日晉見祖宗。”
  “軋、軋、軋……”在金戈帶著天凰公主三拜之後,帝化城那扇沉重無比的大門這緩緩打開了,當這扇大門打開之後,隻見麵是混沌之氣縈繞,宛如麵已經是化作一個世界。
  見帝化城的那扇沉重大門打開之後,金戈與天凰公主再拜,站起來之後,深深呼吸一口氣,隨之他們夫妻兩人這才聯袂走入了帝化城。
  當金戈與天凰公主兩個人消失於混沌之中時,隨著一陣陣“軋、軋、軋”的聲音響起,帝化城的大門這才緩緩地關閉上。
  在金戈帶著天凰公主入帝化城的時候,李七夜已經離開帝化城了,他帶著齊臨帝女跨入佛野,他與金戈之間隻不過是擦肩而過。
  本是一場驚世之戰,就這樣無聲無息地消彌於一念之間,若不是天凰公主,或者金戈有出手的可能。
  在金戈與天凰公主進入了帝化城之後,所有人這才回過神來,再回頭一看的時候,李七夜已經是無影無蹤了。
  “龍虎會,沒有想到是沒打起來。”有一些恨不得天下大亂的修士不免有些遺憾地說道。
  “是呀,這實在是太出人意料了。第一凶人殺了金戈的小舅子與嶽父,金戈卻忍下了這口惡氣,這實在是一種奇跡,在十三洲,金戈怕過誰了?當年他與人聖爭天命的時候,那還不是一樣硬碰硬。雖然當年人聖他們是成功狙擊了金戈,但後來不也一樣報了大仇。”有一些年輕修士就想不明白了。
  在他們這些年少氣盛的年輕修士看來,第一凶人殺了金戈的嶽父和小舅子,金戈一定會為自己的嶽父和小舅子報仇,畢竟此仇不共戴天,換作是誰都無法忍下這口惡氣,但是金戈卻偏偏忍下了這口惡氣。
  “聽說這一世戰王世家的大帝輪值帝化城,在這帝化城門前,誰敢動戰王世家的弟子,有大帝撐腰,就算再強大的敵人,都是蟻螻而己,為什麼金戈不動手呢?”有年輕一輩無法理解金戈的做法。
  在很多人看來,戰王世家的大帝就在帝化城麵,金戈本身就足夠無敵,若是此時金戈出手,就算是上神也一樣自尋死路!更別說是第一凶人了。
  但就是在這樣極具優勢的情況下,金戈卻偏偏沉默了,這就讓很多年輕一輩的修士強者不能理解,為什麼金戈不出手斬了第一凶人。
  當然沒有人敢嘲笑金戈膽小懦弱,更不會有人認為金戈是怕了第一凶人,走到金戈這樣的地步,像他這樣經曆了一場又一場大戰的人,用無數敵人鮮血洗滌自己的人,金戈絕對不會是怯戰之人。
  “金戈娶了一個賢慧的妻子,在這一刻還有什麼比成為大帝更重要。”有老一輩看懂了這一幕,那怕隻是天凰公主的一個小小動作,也難逃過老一輩大人物的一雙眼睛。
  有老一輩有些感慨地說道:“天凰公主並沒有被仇恨蒙蔽雙眼,經過一次狙擊之後,她更明白什麼叫做低調,什麼叫保存實力,隻有承載天命的時候,才值得他們放手一搏。在成為大帝的偉業之前,個人恩怨那隻不過是小事而己。”
  這樣的一幕讓許多經曆過風浪的老一輩大人物都不勝感慨,自己父親和弟弟被殺,換作任何一個女人都會失去理智,都會為自己死去的弟弟和父親報仇!更何況天凰公主是手握重兵!
  但天凰公主卻沒有選擇報仇,甚至不願意讓自己的丈夫為了自己娘家的事情而分心,在她心麵,必定要讓自己的夫君把所有精力與心神放在承載天命之上。
  就是隨李七夜離開的齊臨帝女也不由感慨,說道:“天凰公主雖然出身帝統仙門,但她比誰都還要理智,以她的智慧,的確是有資格成為帝後。”
  “這是正常之事。”李七夜淡淡地說道:“她是一個外人,戰王世家卻能把大權交給一個外人。就算戰王世家的老祖們都已經老糊塗了,但像戰王天帝他們這樣經曆過無數生死的大帝可一點都不糊塗……”
  “……一個外人,既然能得到戰王世家如此的信任,能掌握戰王世家的大權,這不是戰王世家一般人所能決定的,隻有戰王天帝這樣的人物點頭了,才有可能掌握戰王世家的大權。像戰王天帝這樣的存在,他們為自己家族傳人選媳婦,那當然不是一般的女子能被選上的。”
  對於天凰公主之事李七夜也有所耳聞,他隻是隨口點評而己,那怕是僅僅隨口點評,那都是一針見血。
  聽到李七夜這一席話,齊臨帝女也覺得是真知灼見,她就是出身於帝統仙門,一個外姓人想掌握一個帝統仙門的大權,這是談何容易的事情,這就可以從側麵看得出來戰王世家是何等信任天凰公主。
  也正是因為天凰公主大權在握,這讓她的弟弟天凰太子和她的父親自認為有著強大無匹的靠山,變得張揚跋扈,目中無人,最終因此而喪命!
  此時李七夜和齊臨帝女已經走入了佛野了,佛野十分廣闊,放眼望去乃是茫茫無盡的草原,好像看不到盡頭一樣。
  說來也奇怪,在探索之地是很難看到有植物這樣的東西,像好望角這些地方,根本就一片死寂,不要說是一株樹,就是一株小草都看不到。
  但佛野就不一樣,在這茫茫的草原之時生長滿了枯黃的野草,在微風之中這枯草的野草隨風搖曳,像是嫋娜的少女。
  不過佛原的野草也很奇怪,它們一生出來之時便是枯黃枯黃的,帶有三分燒焦的顏色,甚至是給人一種奄奄一息的感覺,似乎這樣的野草一生出來就是個病秧子,隨時都會死去。
  但就是這樣的病秧子,卻難頑強地生長起來,成為了草原上茫茫一片的枯草,這說來也是十分的奇怪。
  “為什麼佛野能生長出野草?”關於佛野的一些故事齊臨帝女也聽說過,看到這茫茫一片的枯草的時候,她也不由為之奇怪。
  像好望角這些地方,根本就是寸草不生,但佛原卻生長出了野草,那怕是枯黃枯黃,但這終究是有生命的野草。
  “在探索之地,都是破碎的時光,一條長長的時間長河被揉碎過,一個個古老紀元都曾經是支離破碎!”李七夜淡淡地說道:“可以說,探索之地不會有生命在生長,除非是特別逆天了。佛野卻能生長出野草來,這是有著它的奧秘的。”
  “什麼樣的奧秘?”齊臨帝女不由十分好奇,求知若渴。
  “力量,庇護的力量。”李七夜淡淡地說道:“事實上在探索之地能殘存下來的大陸也好,還是世界一角也罷,都是極為了不得的存在,它們本就是蘊有舉世無敵的力量,否則在時間長河崩碎的時候不會幸存下來。不過,佛野又有一點與眾不同。”
  齊臨帝女靜靜地聽著李七夜的話,沒有插嘴。
  “你覺得如果有一天世界崩潰,你會自己做?”李七夜看了齊臨帝女一眼,徐徐地說道。
  “保命。”齊臨帝女想都沒想,脫口說道。她脫口說出這樣的話,那也是人之常情,這是任何生靈都應有的本能!(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18 09:35:11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