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243章 真神如螻蟻

  一株鬆樹,鬆針如劍,樹如虯龍,樹幹並非擎天,但卻有劈開大世之勢。÷雜∫誌∫蟲÷
  就那麼的一枝老樹杈,它是那麼的輕而易舉擋住了肖鴻艦的巨劍,那怕肖鴻艦的巨劍可斷江劈山、可斬九嶽,但卻未能砍傷這枝栳樹杈絲毫。
  “劍鬆”看到了這一株老鬆樹,梵妙真心麵為之一震,吃驚地說道:“祖樹顯靈了!”
  這樣的一幕,不止是梵妙真被震撼住了,就是長生穀的上下所有弟子強者都被眼前這樣的一幕所震撼住了。
  “真的是祖樹呀。”看到這株老鬆樹,有長生穀的弟子不敢相信,上下打量了一番最後十分肯定這就是他們長生穀的劍鬆。
  傳說,當年藥仙曾經在長生穀栽下了三株奇樹,這三株奇樹經曆了無數的歲月,與長生穀共存,多少歲月過去,這三株奇樹已經蒼古無比,宛如是長生穀三個最蒼古的老人。
  所以長生穀曆代弟子都稱之為祖樹,但從來沒有弟子或老祖見過這三株祖樹的的神通,這三株祖樹看起來與普通的老樹沒有什麼區別,隻不過是更老而已。
  也曾有老祖說過,長生穀的三株祖樹擁有著了不得的大神通,如果它們一旦爆發驚天的大神通的時候,那是十分的恐怖,斬真神,戰真帝,那不在話下,但是想要長生穀的這三株祖樹爆發驚天的大神通,隻怕是需要得到這三株祖樹的認同。
  長生穀屹立一個又一個時代,但從來沒有聽說過有哪位弟子或老祖得到過這三株祖樹認同過。
  今天,作為三株祖樹之一的劍鬆突然浮現在了李七夜身後,這一下子震撼著長生穀上下的所有弟子強者。
  梵妙真更是瞠目結舌,李七夜雖然說是首席大弟子,但他這個首席大弟子來得有點便宜,而且他成為首席大弟子的時間也很短。
  就是這麼一個便宜的首席大弟子,竟然得到了三株樹祖之一的劍鬆認同,那未夠是太恐怖了吧,未免也太過於可怕了吧。
  曆代以來,長生穀多少了不得的老祖想叩動三株祖樹,但都從來沒有人成功過,李七夜這麼一個晚輩,成為長生穀的首席大弟子沒多久,就得到了三株祖樹的承認,這實在是太嚇人了。
  “了不得呀,穀主的確是睿智無雙。”在長生穀之中也有老祖僚望,看著李七夜竟然讓劍鬆顯靈,也是震撼無比,不由抽了一口冷氣,這樣的奇跡是萬古沒有出現過,今天卻出現在了一個年輕人身上。
  肖鴻艦也是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也是長生道統的修士,關於長生穀三株祖樹的傳說他也一清二楚,但他做夢都沒有想到的是今天劍鬆竟然顯靈了。
  “破”回過神來,肖鴻艦長嘯一聲,“鐺”的一聲,就在這那之間,他身後是一把又一把的神劍張開,他宛如是成為了萬劍主宰,千百萬把神劍那之間如同熾焰一樣衝天而起,這樣的一幕又好像是孔雀開屏。
  “鐺、鐺、鐺”一陣陣劍吟之聲可以刺穿九天,就在這石火電光之間,所有的神劍都為之一掄,聽到“嗡”的一聲,在神劍掄斬而下的瞬間,連天空都被劈開,留下了駭人的天痕。
  “劍九輪回!”肖鴻艦長嘯不止,真神之威瘋狂爆發,如是決堤的洪水一樣,滔滔不絕,可以淹沒整個天地。
  “鐺”劍動萬域,一把把神劍掄斬而下的時候,宛如是億萬劍道劈下,而且是無窮無盡地輪回,似乎是永不停歇一般,一直到敵人死亡為止。
  如此凶霸的劍道,讓人看了都不由毛骨悚然,劍道已經夠凶霸了,再配上真神的力量,如此可怕的一式可以滅掉一個門派傳承。
  然而,麵對如此恐怖的劍道,李七夜依然是孰視無睹,隻是風輕雲淡地說道:”去吧。”隨後大手一揮。
  “鐺”的一聲響起,就在這瞬間,隻見劍鬆上所掛著的千百萬鬆針一下子垂落,一條條細小的鬆針在這那之間宛如化作天瀑一樣,似乎是一下子億萬把天劍傾瀉而下,整株劍鬆好像是擘天巨樹一樣,垂落的劍瀑就好像是柳樹的樹枝,一下子把整個長生穀都籠罩得嚴嚴實實的。
  在無數的劍瀑所籠罩之下,整個長生穀就好像是鐵堡一樣,固若金湯。
  “砰、砰、砰”的一聲聲撞擊之聲響起,撼動了大地,火星濺射,整個天地都在搖晃,好像是毀天滅地一樣。
  這是肖鴻艦的“劍九輪回”斬在了劍瀑之上,這一劍已經是肖鴻艦最得意也是威力最大的一式劍招了,但劈在劍瀑之上的時候,竟然是絲毫不損,根本就破不了劍瀑,整別說是一劍把長生穀劈開了。
  如此的一幕,肖鴻艦都臉色大變,他一下子知道這株劍鬆的恐怖了。
  在遠處看到這樣一幕的修士強者也不由為之駭然,在這一刻大家才明白長生穀的恐怖,作為長生道統的掌權者,長生穀的確是有著深厚無比的底蘊。
  “嗡”的一聲響起,一劍無功,緊接著便是一劍飛天,肖鴻艦乃是身隨劍走,瞬間化作了一道劍虹往天邊遠遁而去。
  在這一刻肖鴻艦知道自己不敵劍鬆,在這個時候,三十六計,走為上計,在生死關頭,對於他而言,什麼聲名、什麼榮辱、什麼尊嚴……這一切都不重要,先保住性命再說。
  “鐺”的一聲聲響起,就在肖鴻艦逃遁而去的時候,突然劍鬆晶光流動,就在這石火電光之間,大地深處冉冉升起了一把把巨劍,這一把把巨劍似乎是從劍鬆老樹生出來的一樣,而且每一把巨劍是晶瑩剔透,宛如水晶一樣,當這樣一把把巨劍一排冉冉升起的時候,就好像是一麵水晶絕壁擋住了肖鴻艦的去路。
  “破”肖鴻艦去勢並沒有停下,在很遠的時候就大手一招,一把把神劍挾著毀天滅地的氣勢轟向這擋住去路的由巨劍形成的水晶絕壁。
  “轟、轟、轟”一聲聲巨響,發一把把神劍衝擊在巨劍水晶絕壁之上的時候,所有的神劍都一下子粉碎,根本就無法撞擊穿這麵巨劍水晶絕壁。
  “起”無奈之下,肖鴻艦身形高揚,登臨九天,欲登天遁逃而去。
  但是,就在這瞬間,聽到“嗡”的一聲,劍鬆的一枝老樹杈動了一下,然後瞬間如閃電一樣刺穿虛空,瞬間跨越千萬大地。
  “不好”肖鴻艦頓時感受到危機,反手就是一劍斷世,欲斬斷身後的一切,但那怕他一劍斷世,依然無濟於事,聽到“砰”的一聲響起,老樹杈刺穿了這一劍,聽到“噗”的一聲響起,鮮血濺射,老樹杈刺穿了肖鴻艦的胸膛。
  “砰”的一聲,虛空崩碎,出現了無數晶瑩的碎痕,好像是水晶崩碎一樣,隻老樹杈把肖鴻艦釘在了虛空之中。
  嘀嗒,嘀嗒,嘀嗒,一滴滴的鮮血沿著老樹杈滴了下來,鮮血十分的鮮豔,腥紅驚心,讓人看得不由打了一個冷顫。
  肖鴻艦也是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看著這枝刺穿自己胸膛的老樹杈,他這樣的一尊登天真神就被一株老樹如此輕而易舉的打敗了。
  所有人都被眼前這樣的一幕給震撼了,不知道多少人嘴巴張得大大的,都快塞得下一隻鵝蛋了,大家都久久合攏不上嘴巴。
  一尊登天真神,就這樣被釘在了那,這是多麼恐怖的事情,這是多麼讓人毛骨悚然的事情。
  此時李七夜一步登天,走到了肖鴻艦的麵前,淡淡一笑,悠然地說道:“屠神,這也太沒難度了吧,搞個真帝來屠屠,或者還有點手癮。”
  這樣的話頓時讓在場的所有人徹底無語了,梵妙真也是苦笑了一下,這樣的囂張霸道已經是一塌糊塗了,無法用其他的言辭來形容了。
  外麵的修士強者不敢多說什麼,不管李七夜本身實力多大,能得到長生穀祖樹承認的人,那就是一種資本,任何人能得到祖樹承認,這樣的資本就足夠他吹噓一輩子了。
  更何況,現在李七夜禦馭祖樹,釘殺了一尊登天真神,這樣的戰績,怎麼樣吹噓都不過份了。
  對於李七夜而言,禦馭祖樹,那是一點難度都沒有,先不說李七夜擁有長生老樹這樣的舉世無雙的東西,單是他創建的太初樹,那都是逆天無匹,所以對於李七夜而言,禦馭劍鬆,這隻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
  看到李七夜走近的時候,肖鴻艦不由雙目露出了恐懼,畢竟在世間真正做到無畏於死亡的人是寥寥無幾,在死亡來臨的時候,隻怕任何人都會覺得恐懼。
  “你,你想幹什麼?”肖鴻艦臉色發白,大叫一聲,此時他想掙紮,甚至不惜爆體,讓自己的真命逃遁而去。
  但是,劍鬆把他釘在了那,根本就不給他絲毫機會,把他的肉身和真命都釘在了那了,根本就不可能做到爆體逃遁而去。
  被釘在虛空的肖鴻艦,對於李七夜而言,那隻不過是砧板上的魚肉而已。
  

Snap Time:2018-11-19 23:33:01  ExecTime: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