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237章 最受歡迎的大師兄

  “寒魔,這隻不過是虛構的一種毒物而已,從來就不存在!”聽到李七夜的話,此時一旁的黃權威不服氣地說道,在這個時候他心有不甘,一下子被就李七夜比下去了,頓時讓他黯然失色。』雜誌蟲』
  “沒見識,就不要怪古書。”李七夜看輕描淡寫地看了黃權威一眼,說道:“你沒見過,不代表沒有,隻能說是你沒見識而已。”
  “你”被李七夜這話一激,黃權威頓時臉色漲紅,神態十分難看,剛才在李七夜麵前還自鳴得意,現在卻被李七夜一巴掌抽回了原形,這樣的落差讓他心麵難受。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回過神來之後,梵妙真也不由好奇地問道。
  “寒魔,無影無形,就好像是不存在的幽靈一樣,往往殺人無形,事實上,這並非是它無影無形,它往往是寄生在其他的毒物體內而已。”李七夜徐徐道來,說道:“往往很多時候,被寒魔殺死的人,還以為自己是被它的宿主所殺死……”
  “……事實上,襲擊楊長老的那隻鬼螯虱已經是被寒魔所寄生,隻不過是鬼螯虱也是劇毒凶猛的毒物,那怕它死了之後,依然是與寒魔搏鬥。當楊長老被襲擊之後,寒魔已經侵入了楊長老的體內,但鬼螯虱的劇毒依然與寒魔搏鬥,所以鬼螯虱的劇毒依然在楊長老的體內壓製著寒魔,換一句話說,也算是鬼螯虱的劇毒救了楊長老一命。當化解了鬼螯虱的劇毒之後,寒魔便發動了強烈的攻勢,寒毒瞬間侵入楊長老的全身。”
  說到這,李七夜輕描淡寫地看了黃權威一眼。
  黃權威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臉色十分難看,一開始他還把話說得滿滿的,向楊長老打包票說是藥到病除,現在差點把楊長老害死了。
  他可是威名赫赫的毒王呀,威名在外,人人皆知,今天卻輸在了一個無名小輩的手中,這讓黃權威臉色十分不好看。
  “是我考慮不周。”穆雅蘭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說道:“未能聽取師兄的意見,這是我行醫上的失誤。”
  在開始的時候,李七夜已經提醒過他們了,隻是穆雅蘭當時選擇更相信黃權威,畢竟黃權威在毒術的實力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啊”就在這個時候,昏迷的楊長老醒了過來,驚魂未定的他一下子爬了起來,臉色發白,驚慌失色道:“我怎麼樣,怎麼樣”
  “長老,你已經脫離危險了。”穆雅蘭安撫地說道:“我師兄出手,已為你除去體內的寒毒,燒死了寒魔,長老體內的劇毒盡除,將會很快康複。”
  聽到穆雅蘭的話,驚魂未定的楊長老這才回過神來,在他昏迷之前也看到了李七夜出手相救的一幕。
  “多謝賢侄相救,這是把老頭子從鬼門關拉了回來。”楊長老愧然地說道:“老頭子有眼不識泰山,羞愧,羞愧。”
  在開始的時候,楊長老也選擇了相信黃權威,甚至出言輕斥李七夜,現在如果不是李七夜出手相救,隻怕他的老命也丟在這了,想到驚險的一幕,他都不由全身冷汗涔涔,十分的羞愧。
  “小術而已,不足為道。”李七夜輕描淡寫。
  李七夜這輕描淡寫的話卻像是一記耳光狠狠地抽在了黃權威的臉上了,對於黃權威來說,毒術是代表著他的一切,他以自己的絕世無雙的毒術為傲,這也是他笑傲天下的資本。
  但現在他最引以為傲的毒術,到了李七夜口中隻不過是小術而已,這不是狠狠扇他一個耳光嗎?一時之間讓黃權威是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好好休養吧。”李七夜吩咐了楊長老一句之後,更離開了。
  “大師兄,等等我。”見李七夜離開,梵妙真頓時眉開顏笑,立即追了出去。
  本來這一次黃權威本想是在穆雅蘭麵前好好表現一番,一展自己絕世無雙的毒術,好取得美人的青睞,獲得美人的芳心,沒有想到卻被李七夜搶盡了風頭,自己顏臉盡頭,這也讓黃權威沒有臉繼續呆下去了,立即告辭離開長生穀。
  離開了百醫堂之後,梵妙真喜滋滋地挽著李七夜的手臂,十分親昵的模樣。
  “師兄了不得,狠狠地打毒王一個耳光,看他還敢不敢來我們長生穀揚威耀武。”梵妙真活潑可愛的模樣,喜滋滋地說道:“這一下姓黃的也是知難而退了,嘻,嘻,說不定師兄很快就能虜俘我們二師妹的芳心,早日抱得美人歸。”
  “試探夠了沒有?”李七夜輕描淡寫地看了梵妙真一眼。
  梵妙真可不簡單,這不僅僅是借李七夜之手打擊黃權威,更是在探試著李七夜的實力,她想旁敲側擊地知道這位大師兄究竟是有怎麼樣的神通,他們師尊究竟是看中他哪一點。
  “小妹這是對師兄信心十足嘛,師兄丹、藥、醫、毒樣樣精通,我就知道師兄會狠狠打擊萬壽國的氣焰,揚我們長生穀神威,小妹可沒有別的意思哦。”此時梵妙真一雙又圓又大的眼睛一眨一眨的,雙目中浮起了霧氣,好像是十分委屈的模樣。
  李七夜不為所動,淡淡地說道:“你信不信我把你全身剝光,扔出百花穀去?”
  “師兄,我知道錯了,千該萬該,小妹都不該去試探師兄你的實力。”梵妙真立即是抱著李七夜的手臂,低頭認錯,一下子把姿態放得很低,說道:“師兄你大人有大量,就饒小妹一次嘛,小妹以後再也不敢了。大師兄,你宰相肚能撐船,就饒我一次了,小妹以後給你做飯端茶,將功補過。”
  梵妙真這個瘋丫頭還真的是了不起,拿得起放得下,狡計百出,十足十的一個小魔女,的確是一個讓人又愛又頭疼的丫頭。
  “如果有下一次,那你就自己掂量掂量吧。”李七夜風輕雲淡地看了她一眼。
  “絕對不會有下一次,小妹保證,小妹對天起誓,以後再也不敢了。”梵妙真立即舉起了手掌,發誓地說道,十分的認真,沒有半點的含糊。
  李七夜隻是看了她一眼,沒有再說什麼了。
  “嘻,我就知道大師兄是宰相肚能撐船的,以後小師妹我再也不敢了。”見到李七夜不生氣了,梵妙真摟著李七夜的手臂,喜滋滋地往前走。
  李七夜住在百花穀,也算是愜意,百花穀安寧無擾,十分的清靜。在這二三天時間,梵妙真這個丫也不知道是跑到哪去了,反而是沒有來打擾李七夜。
  這兩三天反而是小師妹秦芍藥來了好幾趟,她喜歡與拜方李七夜,每次來見李七夜,都向李七夜請教一些藥理方麵的知識。
  相比起來梵妙真這個狡黠百變的小魔女來,情性溫柔寬容的的秦芍藥就可人多了,和她在一起也是很愜意舒服。
  對於秦芍藥的問題,李七夜都能給她一一的指點,這讓秦芍藥每次都是收獲益多,每次離開的時候都是喜滋滋的。
  然而,李七夜的清靜沒有過兩天就被打破了,這一天早晨,李七夜一早起來門外就已經有群姑娘們把小院圍得水泄不通了。
  “大師兄早安”當見到李七夜之後,這些百花穀的姑娘們紛紛都向李七夜請安了。
  “大師兄,師姐說你精通丹、藥、醫、毒,代師尊執教傳道,小妹今日想請大師兄教我們煉丹之術。”在這個時候有女弟子喜滋滋地說道。
  也有另一個女孩子也高興地說道:“大師姐說大師兄藥理無雙,我們姐妹三個想養一種奇卉,想請大師兄指點一二。”
  “師尊離開之時,曾傳弟子心法,大師姐說師兄你是首席大弟子精通我們長生穀的所有心法,小妹不知道修練得如何,還請大師兄斧正……”
  ………………………………
  一時之間,門外的姑娘們都七嘴八舌,燕語鶯聲,如此多的美女佳麗相求,本來是一件是十分豔福的事情,但被如此多的姑娘一下子纏住,也立即讓人頭皮發麻了。
  李七夜頓時頭冒黑線,他知道姑娘們口中的師姐是誰了,除了梵妙真這個瘋丫頭之外,還有誰敢給他添麻煩呢。
  ”咳“就在姑娘們團團把李七夜圍住,一陣陣燕語鶯聲的時候,一聲冷冷的咳嗽之聲響起了。
  在場的姑娘們都紛紛回頭望去,隻見一個女子站在那,她清清冷冷,宛如寒梅傲雪,疏離冷清的氣息讓人不敢親近。
  “二師姐。”看到這個女子,在場的姑娘們都紛紛靜了下來,不敢造次。
  這個女子正是百花穀三美之一的女神醫穆雅蘭,穆雅蘭作為百花穀的二師姐,她有著很高的威望,疏離冷清的她讓百花穀的師姐妹都對她有著幾分的敬畏,不像梵妙真那樣讓她們覺得親近。
  “向師兄請教,也莫蜂湧而來,你們應是先與師兄約好時間,莫打擾師兄清修。”穆雅蘭吩咐這些女弟子說道。
  “那我們明天再來。”有女弟子立即抿嘴輕笑。
  不少姑娘們紛紛要與李七夜約定時間,帶著三分的俏皮離開了,毫無疑問,這都是梵妙真慫恿她們而來的。
  

Snap Time:2018-11-20 05:58:47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