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233章 氣盛淩人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也覺得是道道,齊臨帝女不由點了點頭,此時她也認真地看著高大無比的石碑。雜☆誌☆蟲
  在這填滿了白茫茫一片的枯骨,這些枯骨一看便知道是屬於遙遠的年代。不過在這茫茫的白骨堆之上有著一些幹癟的皮骨,一看就知道這些人是剛死不久的。
  就在所有人都觀察前眼這座巨大的石碑之時,有一位強大的老者不由說道:“這是一方了不得的祭台,若是能得之,必能祭神煉魔。”
  這位老者有著不小的威名,當聽到他這樣的話之時附近的不少修士都點頭同意他的看法。
  “要動手嗎?若是把這個祭台帶回去,說不定會成為鎮派之寶。”有年輕強者看到這座巨碑,忍不住躍躍欲試,恨不得現在就衝殺過去。
  “莫急,先看看。”長輩按住了躍躍欲試的年輕弟子,輕輕地搖頭說道:“此碑乃是大凶,剛才龍澗河皇本是欲試,但卻已經成了一具皮骨,那就是他的屍體。”說著他往枯骨堆上一指,隻見那躺著一具皮骨,它身上的衣裳是龍袍,一看便知他生前是一位皇者。
  “龍澗河皇都這樣死了?”看到這具皮骨,躍躍欲試的年輕人不由抽了一口冷氣,因為他是聽著龍澗河皇的傳奇長大的,沒有想到此時已經是化作了一具幹屍。
  事實上,在剛才曾有不少強者欲把這個巨大的石碑取為己有,但卻被抽離了所有的血氣,化作了一具具的幹屍。
  如此一來,使得後來者不得不謹慎,不敢靠近眼前這座巨大的石碑,以免自己也被抽幹了血氣。
  “我倒不信邪”見到在場的所有人都作壁上觀,都是遠遠琢磨著這巨大的石碑,終於一位強者沉不住氣了。
  這是一位白發蒼蒼的老者,他身穿紫色的龍袍,龍袍上繡有五爪金龍,張牙舞爪,十分的威武,這位老者的眼睛十分的明亮,眼瞳碧藍轉紫,宛如化作紫眼一樣。
  “紫雲皇要出手了。”看到這位老者好沉不住氣了,有不少人認出他的來曆,低聲地說道。
  “紫雲皇可是魔族好手,一身帝術出神入化,看來他是挾帝兵而至。”看到這位老者此時竟然敢貿然出手,有人低聲地說道。
  這位紫雲皇在青洲也是有著不小威名的皇者,出身於帝統仙門,屬於魔族,實力十分強大,他眼瞳由碧藍轉紫就最好的象征。
  魔族子弟有一個特征,他們的眼瞳是碧藍的,當強大到一定程度之後,眼瞳會由碧藍轉紫,越強大紫色就越深,傳言說擁有魔封血統的魔族,會擁有一雙皇黃的眼瞳。
  此時這位紫雲皇深呼一口氣,往枯骨堆踏去,他緩緩往祭壇走去,此時他血氣外放,聽到“轟”的一聲巨響,血氣如虹,然後在轟鳴聲中隻見他的所有血氣化作了紫氣,聽到“嗚”的一聲龍吟,他的血氣化作了一條紫龍,盤旋於他的周身,以庇護著他。
  看到紫雲皇往祭壇走去,在場的許多人都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大家都想看一看紫雲皇能否成功。
  “滋、滋、滋……”此時一陣輕微的聲音響起,在紫雲皇將要靠近祭壇的時候他身上的血氣不受控製,一縷縷的鮮血從體的身體麵飆出,好像有強大無匹的力量要把他的血氣從體內抽離一樣。
  “定”紫雲皇沉喝一聲,瞬間全身綻放光芒,帝威騰起,施展了大帝之術,隨著一聲龍吟不絕於耳,一枚枚大帝符文浮現,大帝的符文重無量,一枚枚的大帝符文瞬間烙印在了盤旋於紫雲皇身邊的紫龍身上。
  “轟”的一聲巨響,紫龍瞬間炸發了無上帝威,宛如定守乾坤一樣,欲穩住紫雲皇那被抽離的血氣。
  果然,當帝威爆發之時,紫雲皇那抽離的血氣果真的是停滯了一下,似乎他的無雙帝術穩住了自己的血氣一樣。
  看到這樣的一幕,大家都不由暗讚一聲,帝術就是帝術,不愧是由大帝所創的無上之術,威力絕倫。
  “滋、滋、滋……”就在連紫雲皇他自己都鬆了一口氣瞬間,突然他的血氣狂飆,一縷縷的鮮血飆射而出,如果說剛才抽離血氣隻是抽絲剝繭的話,現在一縷縷鮮血飆射之時,那就是吸血。
  聽到“滋”的一聲響起,在血氣飆射的短短時間之內,紫雲皇的身體一下子幹癟,皮膚幹枯,布滿了皺紋,他一下子老了幾十歲,在短短的時間之內他被抽離了大半的血氣。
  “開”這一下剛才還信心十足的紫雲皇被嚇怕了,狂吼一聲,瘋狂演化帝術,欲退出去,但在這個時候他才發現自己根本就遠法撤退,好像有絕世無匹的吸力一樣吸著他往前走,根本就無法後退絲毫。
  “再開”紫雲皇被嚇得臉色發白,狂吼一聲,瞬間祭出了一件帝兵,這是一件紫兵品質的先天帝兵,聽到“轟”的一聲巨響,帝威肆虐,這件帝兵化作了一件鎧甲,穿在了紫雲皇的身上,欲為紫雲皇鎮守血氣。
  “滋”的一聲響起,鮮血飆射,就在紫雲皇穿上大帝鎧甲的時候依然沒有任何效果,鎧甲就像網紗一樣,又怎麼能留得住血氣的流逝呢。
  紫雲皇的血氣穿過了鎧甲,瞬間飆射而出,似乎這種抽離的力量對於大帝鎧甲鎮守是免疫一樣。
  “不”這一刻紫雲皇被嚇懵了,但這一切都已經遲了,隨著“啊”的一聲慘叫聲響起,聽到“噗”的一聲響起,紫雲皇全身的精血被瞬間抽離,這種吸力太恐怖了,瞬間把所有鮮血從紫雲皇體內抽了出來,紫雲皇的身體宛如篩子一樣,不知道的人還以為被什麼打穿成了密密麻麻的小孔。
  在眨眼之間紫雲皇化作了一具幹屍,隻剩下了皮骨。
  “滋、滋、滋……”的流淌聲音響起,隻見紫雲皇被抽離出來的全身鮮血流淌在古壇之上,鮮血順著古壇上的縫隙流淌,一直流到了石碑之前,聽到“滋”的一聲響起,所有鮮血湮沒,一下子消失得無影無蹤,似乎這是個石碑瞬間把所有鮮血吸幹一樣。
  在短短的時候之內出身於帝統仙門的紫雲皇便成了一具幹屍,甚至連大帝道兵都未能守護住他,這樣的一幕讓許多人看得毛骨悚然,這實在是太恐怖了。
  在場的許多人都不由掂量一下自己,比起紫雲皇來,自己又如何呢?就算自己比紫雲皇更加強大,但也不像紫雲皇那樣擁有大帝道兵。
  紫雲皇連大帝道皇都未能庇護,這實在是太恐怖了。
  看到這樣的一幕,齊臨帝女也不由抽了一口冷氣,說道:“這也太強了吧,在大帝道兵庇護之下,竟然連絲毫反抗的力量都沒有。”
  “這與強弱無關。”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這就是一種設定,兵器與自己實力不匹配,這將使得大帝道兵被免疫,如果他用自己的本命道兵來保命,效果會更好。在這祭壇之前,當鎮守的力量與自己的力量匹配之時,才能讓你的真命守得住自己的血氣。”
  “這是什麼道理?”齊臨帝女不由好奇地說道。
  “這個就要問當時把它建立的人了,這就要看他當時是要祭什麼了。”李七夜淡淡一笑,徐徐地說道。
  看到紫雲皇就這樣死了,這讓在場的人都不由為之沉默起來,就算在剛才躍躍欲試的人都不由心麵發毛,連大帝道兵都守不住,他們上去也一樣是自尋死路。
  “有意思。”就在所有人沉默的時候,有一個聲音響起,這個聲音並不哄亮,但卻如金石一樣敲在所有人的心神之上。
  此時在一座山峰上出現了一位老者,這位老者穿著一身灰衣,當他一雙眼睛張開瞬間,給人時光倒逝的感覺。
  這位老者站在那就像是一座巨嶽一樣,似乎他整個人都可以鎮壓住一方天地一樣。
  “上官上神”看到這位老者,有人尊敬地大叫一聲。
  有與這位老者同輩的老一輩修士看到他,都不由有些羨慕,輕輕地說道:“熬了一個時代,上官徒終於邁過了那道坎,終於成為了一尊上神了。”
  眼前這位老者名叫上官徒,是一位上神,他生於上一個時代,天賦資質都一般,但他足足熬了一個時代,邁過了道天境界與上神之間的那道坎,終於成為了一尊擁有一個圖騰的上神。
  “上官上神出手一試。”有人不由大聲叫道。
  一時之間在場的人都看著上官,不論怎麼樣說,上官徒都是一位上神,那怕他隻是擁有一個圖騰,他都是一尊上神。
  可以說道天境界的強者,那怕是道天境界的至尊,與一位上神相比,就算是隻擁有一個圖騰,這麵的道距是難於彌補的。
  此時很多人都想看看上官徒能不能撼動這隻石碑。
  此時上官徒也是雙目一亮,宛如一輪烈日一般,變得無比熾熱,好無疑問,眼前的上官徒也一下子對於這個石碑感興趣了。(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20 23:32:47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