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2193章 怨魂

  何止是狂血三神好奇李七夜手中的這把怒仙劍是從哪來的,事實上在場的所有人都好奇李七夜手中的這把怒仙劍是從哪來的。Ψ雜&誌&蟲Ψ
  李七夜隨手揚了一下怒仙劍,祖威滔天,連天地都為之搖晃了一下,隨意地說道:“你說這把劍呀,哦,地上撿到的,用著趁手,就拿來用用而已。”
  李七夜這樣十分隨意的話,頓時讓所有人都吐血,這可是怒仙劍,這可是他們狂祖最強大的巨劍,在李七夜口中說得是那麼的風輕雲淡,那隻是從地上撿來的。
  這麼樣的一把怒仙劍,不要說是在某一個人,就算是落入狂庭道統之中,也一樣會成為鎮門之寶,可以說在狂庭道統沒有哪一件兵器可以與這件怒仙劍相比了,不論是威力還是地位,都無法寫之相比。
  怒仙劍,不論是落入狂庭道統的任何一個弟子手中,都會寶貝無比,甚至比自己小命還要珍貴,但,李七夜現在對於怒仙劍卻一副無所謂的模樣,這實在是讓大家都不知道該用什麼言語來形容好。
  當然,李七夜這把怒仙劍也不是從地下撿來的,這是狂祖的私藏,隻不過是被李七夜囊括而空。
  “來吧,我也不搶你們的狂帝槍了,看你們能耍出幾分的威力。”李七夜手中的怒仙劍一指,十分隨意地說道。
  此時血手握著狂帝槍,由狂血三神共同掌執著,但是此時狂血三神他們都臉色發白,如果說在李七夜手中還沒有怒仙劍之時,他們絕對有信心把李七夜斬殺,不管他是所謂的先祖複活也好,還是能掌禦狂統道統的道源力量也罷,憑著他們三位九重天真神的實力,再配上狂帝槍,誰都無法擋得住,遇神殺神,遇佛屠佛。
  但是,現在李七認手握怒仙劍,這讓他們的優勢在這那之間是蕩然無存。
  在這個時候,狂血三神相視了一眼,他們雙手一握,瞬間結符,長嘯道:“召魂——”
  “轟——轟——轟——”就在這一刻,狂血三神他們噴湧出了全身的鮮血,他們的鮮血宛如天瀑一樣衝天而起,但緊接著聽到“嘩啦”的一聲響起,他們所有噴湧而出的鮮血又是一下子衝入了巨坑之中,衝入了血漿之中。
  與此同時,聽到“嗡”的一聲響起,在狂血三神腳下冒出了一個星芒大陣,血光吞吐,無窮無盡的符文在這樣的星芒大陣之中翻滾。
  星芒大陣浮現之後,狂血三神都手結法印,口念咒語,呢喃不清,似乎是召喚著什麼一樣。
  “喀嚓、喀嚓、喀嚓”在這個時候遠在皇庭之處,那座充骨山竟然整座山峰裂開了,最後聽到“轟”的一聲巨響,整座山峰崩塌,本是豎立在那的石碑也是一下子倒塌。
  在這個時候一隻白骨巨手從泥土中伸了出來,隨著“轟、轟、轟”的倒塌之聲響起,在這個時候崩塌的棄骨山中爬出了一具白骨,這具白骨的骨骼十分高大,整具白骨少了一隻右手臂,這隻手臂是被人斬斷的。
  “不好——”此時李謙第一個是往棄骨山方向望去的,他一望棄骨山,頓時臉色大變。
  一些世家老祖也感受到了變化,他們都紛紛向棄骨山望去,遠眺棄骨山,見山峰崩塌的時候,不知道有多少人為之駭然失色。
  “砰”的一聲響起,當這具白骨爬了起來,它的眼眶之中竟然是冒著一團血光,好像是它一下子活了過來一樣。
  在這“砰”的一聲之中,這具白骨瞬間跨越空間,竟然從棄骨山中一步踏入了缺牙山之中,一下子站在了巨坑之上。
  “這是什麼——”看到這樣的一具白骨從天而降,不知道多少被嚇得跳起來,特別是看著這具白骨少了一隻手臂,大家都驚魂未定,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
  “咕嚕”的一聲響起,在這個時候巨坑中的血漿之中竟然冒出了一個人,這是一個看起來如血漿所形成的血靈,沒有眼睛沒有鼻子,隻有一個人形,全身都是粘乎乎的血漿,它的身體完全是由血漿所組成。
  這樣的一個血靈從血漿中冒了出來,讓所有人都毛骨悚然,都不由打了一個冷顫。
  就在這石火電光之間,這個從血漿中冒出來的血靈竟然是與這具白骨一下子重疊在了一起,緊接著聽到“滋、滋、滋”的一聲聲響起,隻見血靈與白骨完整融合在了一起。
  “轟——”的一聲巨響,當血靈與白骨完全融合的時候,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在了大家的麵前,這是一尊頂天立地的真神。
  這個身影一出現,瞬間是煞氣衝天,當樹木一旦被這煞氣沾到的時候,都會“滋”的一聲枯死,這個高大的身影一頭血紅的頭發狂舞,顯得特別的狂霸,當他一睜開雙眼,聽到“嗡”的一聲響起,宛如死亡一下子籠罩在所有人的頭頂上一樣。
  “天德真神——”看到這個身影出現,有一個世家的老祖駭然大叫。
  “天德真神!”聽到這個名字,一下子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嚇傻了,在狂庭道統“天德真神”這個名字就像是魔咒一般的存在,多少年過去,聽到“天德真神”這個名字的時候都依然有人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
  現在天德真神就出現在大家的眼前,這把所有人都嚇住了,有人甚至被嚇得魂不附體,駭然道:“難道天德真神要複活了!”
  看到這個煞氣衝天的身影,李謙也是臉色大變,冷哼一聲,盯著狂血三神,說道:“原來是你們搞的鬼,是你們對棄骨山動了手腳!在召喚著當年的凶魂!”
  “嘿,嘿,嘿,當年你師父殺了天德真神,銷融他身體,剝離屍骨,把白骨鎮壓於棄骨山,用心惡毒,今日我們兄弟乃是讓真神重見天日!”狂血凶神冷冷地說道。
  原來當年修羅戰天斬了天德真神,但是天德真神怨念不散,所以修羅戰天才會讓他屍骨分離,把天德真神的血肉在這血池之中銷融,把白骨鎮壓在了棄骨山中,就是以防今天的事情發生,沒有想到,狂血三神還是再一次召出了天德真神的怨魂了。
  當年的天德真神那是大凶之人,啖人肉,喝人血,什麼事情沒有做過?雖然今天並非是天德真神複活,那隻是被召出了怨魂,但依然恐怖無邊,膽小的人一旦看到天德真神是煞氣衝天,已經被這恐怖無比的煞氣嚇得直尿褲子了。
  “砰”的一聲響起,此時隻見那隻斷臂連同狂帝槍一下子飛向了天德真神,聽到“滋”的一聲,這隻手臂與天德真神的身體融合在了一起。
  原來,當年天德真神被斬了右手,不甘心的他是手臂連同狂帝槍沉入了巨坑之中,讓修羅戰天得不到這把祖兵。
  “轟——”的一聲巨響,此時天德真神手握狂帝槍,血發狂舞,宛如一尊血魔降世,聽到“鐺”的一聲響起,在這那之間狂帝槍在他手中噴湧出了恐怖無比的光芒,槍尖的寒光雪亮,如此亮靈的寒光照入了人的心靈,瞬間可以讓強者癱軟在地上。
  在如此恐怖的祖威之下,不要說是與持有狂帝槍的天德真神交手,在這樣的寒光籠罩之下,都沒有反抗之力,任人宰割。
  如此可以想象,當年的天德真神是多麼的恐怖,是多麼的強大。
  當年天德真神得到了狂庭道統的器重,才會讓他掌執狂帝槍,得了這把祖兵在手,這可以說是讓天德真神是如虎添翼,所向無敵,曾經是讓他大殺八方!
  “老祖宗臨世,你們死定了,血噬狂潮必定會再次席卷狂庭道統。”看到召喚成功,狂血凶神不由大笑一聲。
  當年他們狂魔血噬的一脈戰敗,他們兄弟三人如同喪家之犬逃出了狂庭道統,今天重新歸來,就是為了重掌狂庭道統,席卷天下!
  “鐺——”的一聲,槍芒萬丈,瞬間天德真神手持著狂帝槍,直指向李七夜,在這一刻還沒有出手,槍芒已經可以刺穿天地了,可以屠殺任何一切真神。
  “是對手嗎?”看到手持狂帝槍的天德真神,很多人都顫抖,多少年過去了,依然有很多人籠罩在了天德真神的陰影之下,對於天德真神是談之變化。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一顆心髒高懸,在這個時候不知道多少人把希望寄托在李七夜身上,如果李七夜都不行,那麼狂庭道統要玩完了。
  就算李謙也是如此,因為他知道這一刻他也是無法挽救狂庭道統,他也是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了李七夜身上。
  麵對天德真神一槍指來,李七夜都隻是笑了一下而已,隨意地說道:“一隻怨魂而已,何足為道。”
  就在這那之間,李七夜的眉心一下子打開,眉心深處一下子無比璀璨,聽到“嗡”的聲音響起,浮現了至高無上的符文,這符文一浮現,祖威浩瀚無邊。
  “嗡——”的一聲響起,在這那之間李七夜全身是一縷縷光芒綻放,他整個人宛如一下子變得高大無比一樣。
  

Snap Time:2018-11-17 04:06:41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