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1908章 斷疆

  望著神宮上神手中的彎刀,就算是出世觀戰的低位上神也都不由打了一個冷顫,那怕這把彎刀有所殘缺,但是上神最精準的直覺告訴他,這樣的一把彎刀可以輕易地收割任何人的性命。』雜﹣誌﹣蟲』
  “什麼叫做蒼天兵書?”有晚輩並不知道什麼叫做蒼天兵書,不如問自己的長輩。
  “具體為師也說不準,因為我們宗門從來沒有擁有過蒼天兵書。有傳言說,蒼天兵書乃是在終極征戰中所掉落下來的東西,這掉下來的東西不一定是兵器。往往得到它的第一個主人決定著它的最終形態,你參悟的是什麼,它或者就是什麼,這個具體也說不準。”這位長輩沉吟了一下,如是地說道。
  “半卷殘兵又是什麼意思?”晚輩依然是十分好奇,打破沙鍋問到底。
  “傳言說這從終極征戰中所掉落來的東西是形形色色,但最根本的是它不僅僅是一件東西,或者說它不僅僅是一件寶物那麼簡單。這種從天上掉落下來的東西它本身擁有著天法章法,每一件東西如果完整的話,它不止是器物本身完整,而且它本身所蘊有的天地章法也是完整的……”?“……在後世,曾有絕世無雙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曾經把器物和章法拆分開來,想把這種章法作為一門絕學流傳下去,所以有人把拆分的器物和章法分別叫為蒼天之兵和天地章法。但從天上飛落下來的器物多數是不完整,都有殘缺,隨著器物本身的殘缺,這也導致天地章法的殘缺不全,所以大家把殘缺的天上飛落之物叫做半卷殘兵!”
  這位長輩耐心為自己晚輩解釋地說道。
  “這半卷殘兵很強大嗎?”晚輩見到連踏星上神都神態凝重,不由問道。
  “何止是強大,這是凶器。一般而言沒有人願意把蒼天兵書拆分開來,那怕是半卷殘兵也是一樣。隻有蒼天之兵和天地章法融合在一起,那才是真正的殺伐之器!甚至可以說,遇神屠神,遇魔斬魔,不見血不回!”這位長輩神態凝重地說道。
  能親眼看到這一幕真正明白什麼叫做蒼天兵書的人都神態凝重,就是踏星上神也是如此,他盯著這把殘缺的彎刀,目光跳動。
  “若是這一局如果我輸了,道友,請善待這把兵器。”此時連神宮上神他自己也神態得意,徐徐地說道。
  “說不定是我輸了,以我血祭兵。”踏星上神徐徐地說道。
  在這一刻雙方變得謙遜,因為此一戰必見生死,他們達到這種境界,彼此謂是勢均力敵,旗彭相當,彼此沒有什麼值得去炫耀的。對於他們兩個人來說,對手難尋,不論一戰是生還是死,彼此都值得尊敬。
  “此兵名為斷疆。”此時神宮上神輕輕地撫著彎刀的脊背,徐徐地說道。在這個時候他宛如是撫摸著情人的皮膚一樣,是那樣的溫柔,是那樣的細膩,是那麼的留戀。
  “好名字,我記住了。”踏星上神神態鄭重,也是點頭緩緩地說道。
  此時神宮上神緩緩地閉上雙目,手持斷疆,佇立於虛空,緩聲地說道:“出手吧,不死不休!”此時他睜眼閉眼都已經無所謂了,他已經不需要去看對手了,他手中的彎刀就能感知一切。
  在這那之間,神宮上神反而是收斂了,他那衝天近神光,震懾的神威,宛如天瀑一樣的法則,這一切都收斂消散,此時他是大衣獵獵,平靜地站在天宇。
  在這一刻,似乎沒有了神宮上神,唯一與踏星上神對峙的是一把彎刀,一把殘缺的彎刀,而神宮上神宛如是不複存在一樣。
  就是這樣的彎刀,沒有驚天動地的殺氣,沒有威懾九天十地的氣勢,它隻是散出淡淡的冷光而己,就是這淡淡的冷光,讓人靈魂都不由打了一個冷顫。
  此時踏星上神盯著彎刀,他也沒有多看神宮上神一眼,因為在這一刻神宮上神已經不重要了,致命的不是神宮上神,而是這把彎刀。
  “轟——”的一聲巨響,在這那之間踏星上神全身爆了無窮無盡的神光,他的九個圖騰揮到了極限,九個圖騰流轉,繁星滿天,宛如是三千萬的星空高懸於他的頭頂上一樣。
  隨著“嗡”的一聲響起,踏星上神身上的天馬踏星套裝也一下子噴湧出了無窮無盡的橙色金光,宛如是神聖的雙翅張開一樣。
  就在這個時候,天馬踏星的圖案變得無比清晰,道篇也一下子被詮釋到無與倫比的完美,大道之力彌漫不散,磅無窮。
  “嗡——”的一聲響起,弓滿月,箭上弦,星箭在手,此時聽到了“嗡、嗡、嗡”的聲音響起,宛如千萬條的銀河聚集於這一箭之上,這樣的一箭滿弦那一瞬間,讓所有人都產生了錯覺,任何人都不會懷疑這一箭射出能否射穿三千世界!
  “噗——”的一聲響起,一箭射出之後才有聲音,這一箭射出那瞬間,箭芒無比璀璨,一下子照亮了整個宇宙,這射出一箭的光芒比上萬顆太陽爆炸還要奪目,在這射出一瞬間,許多人都無法直視,在這那之間好像雙眼被閃瞎了一樣。
  這一箭射出,就算連觀戰的低位上神都不由臉色大變,有低位上神不由喃喃地說道:“此一箭雖無法與當年第一箭仙帝的那一箭相比,但此箭一出,絕對能三四個圖騰的上神!”
  “轟——”的一聲巨響,一箭穿透億萬星空,瞬間射到了神宮上神的喉嚨,雖然這一箭宛如聚億了千萬銀河,但卻如手指大小,箭矢無比的鋒利,可以瞬間射穿世間的一切。
  “鐺——”的一聲響起,就在這一箭致命的瞬間,神宮上神出刀了,一刀斬出,直接簡單,一刀斬落,幹脆利索,刀落箭斷,沒有任何懸念。
  一刀斬落瞬間,沒有驚天氣勢,沒人無敵的刀氣,也沒有讓敵膽寒的殺氣,隻是一刀斬落而止,簡單而普通,但就這麼簡單而普通的一刀便把踏星上神的無敵一箭斬成了兩半,箭芒分化瓦解,一箭瞬間失去了它的力量。
  “嗖——”的一聲響起,就在神宮上神的一刀斬斷長箭那一瞬間,本是負於踏星上神左右雙肩上的兩把兵器瞬間奔襲而至。
  這兩把神兵左右交剪,尾上銜,像是金蛟剪一樣,一剪而落,它可以剪掉陰陽,剪斷輪回,剪去三千紅塵世界,一剪之下,世間為斷,一切將不可銜接。
  神宮上神的斬斷長箭那一瞬間,這一剪已經剪向他的脖子,一剪要剪斷他的頭顱,這一剪實在是太快了,讓人猝不勝防,那之間,便要把神宮上神的頭顱剪斷,不給人反擊的機會。
  就在這石火電光之間,“鐺”的一聲響起,這一剪雖然快,但神宮上神的一刀更快,沒有人看清楚,就已經磕開了這兩件突襲而來的兵器。
  “鐺——”的一聲響起,所有人都還沒有看清楚的時候,神宮上神的一刀已經劈向了踏星上神的胸膛,一刀跨越千萬星空,瞬間斬在踏星上神的胸膛之上,在這一刀之下,星空已經不是距離了。
  從一刀斬斷星箭到一刀磕開兩件兵器,最後一刀斬向踏星上神的胸膛,這三刀都是在那之間生,恍然之間,就好像是神宮上神同時出了三刀一樣,三刀一氣成,羚羊掛角,了無蹤跡!
  一刀斬向踏星上神,這一刀沒有招式,沒有變化,沒有大道奧妙,隻是一刀而己。
  這一刀便足矣,一刀致命,任何招式、任何變化、任何大道奧妙在這一刀之下都顯得特別的花哨,都是那麼的不堪一擊。
  踏星上神度夠快吧,他的天馬在度上可以說是堪稱一絕,但在這一刀之下踏星上神也射避不了,這一刀快到連低位上神都無法看清楚這一刀,太快了,它快到連低位上神都跟上不它的度。
  “砰——”的一聲響起,一刀終於落幕,刀刃染紅了鮮血,聽到嘀嗒嘀嗒的聲音響起,鮮血沿著刀刃緩緩地滴落,每一滴的鮮血是那麼的殷紅,每一滴的鮮血都散著神性,這可是上神之血。
  踏星上神身上的神甲被一刀劈開,在胸前落下了觸目驚心的刀痕,一刀見骨,差點一刀把踏星上神斜斬成兩半。
  此時踏星上神手中的一把短戟擋住了神宮上神的彎刀,那怕是它把短戟擋住了這把彎刀,短戟之上依然留下了刀痕。
  雖然踏星上神手中的短戟是其貌不揚,但是卻吞吐著驚天的氣息,此戟一出,上可伐天,下可破幽,這樣的一把短戟所向披靡,無人能與之匹敵。
  當很多人看到這短戟吞吐著的光芒,都不由打了一個冷顫,似乎這把短戟就是為了殺戮而打造的,整把短戟充滿了滅世氣息。
  雖然說這把短戟看起來很粗糙,似乎是臨時急匆匆所鑄造一般,但是它所蘊養承載的帝威可以壓塌諸天,它是承載著大帝的無上意誌,在這無上意誌之下,可以殺世間的一切!
  s:全訂的同學領一下大神之光,謝謝。(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20 19:26:19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