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3)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3)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3)     

第2181章 狂帝槍

  雖然說在大境真神之後,要麼是證道成帝,要麼是登天封神,但是在狂庭道統來說,真神已經是十分強大了,不論是大境真神還是中境真神甚至是小境真神。≒雜﹤誌﹤蟲≒
  畢竟狂庭道統已經沒落了,對於任何一個門派世家來說,能擁有一尊真神就已經很了不起了,至於登天或者成帝,那是很多門派世家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了。
  然而,現在李七夜卻直接罵大境真神是垃圾,這樣霸道的話一下子震撼住了所有人的,試問一下,在整個狂庭道統有誰敢直接罵大境真神是垃圾?不論是誰都沒有這個實力,都沒有這個膽氣。
  但現在李七夜卻做到了,所以一時之間讓在場的所有人都為之瞠目結舌,讓所有人都一下子傻眼了,大家都覺得此時的李七夜太霸氣了,這樣的霸氣放眼整個狂庭道統是無人能比。
  此時不管李七夜能不能打得過眼前這七位真神,單是憑著他這一份的霸氣,憑著他這一份的勇氣,都值得人佩服得五體投地。
  被李七夜直接罵垃圾,頓時讓聖院三神、上部四聖臉色難看到了極點,雖然李七夜罵的隻是怒山聖,事實上連他們七個人都罵上了。
  他們可是狂庭道統中最強大的老祖,位高權重,生殺予奪,任何晚輩在他們麵前都不敢放肆,今天李七夜當著他們的麵直接罵他們垃圾,那簡直就是一個耳光狠狠地抽在了他們的臉上。
  “小輩,今日本座為狂庭道統清理門戶,必將你碎屍萬段。”此時怒山聖立即雙目一厲,露出最恐怖的殺機,他的聲音冰冷,當他這樣冰冷的話說出來的時候,不知道多少人感覺得寒冷刺骨,讓人不由毛骨悚然。
  大家都能感受到了怒山聖那恐怖的殺機,讓很多人都打了一個冷顫,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嚇得紛紛後退,他們都要離戰場遠一點,以免得被殃及池魚。
  “憑你們嗎?”李七夜不由笑著說道:“就憑你們也有資格為狂庭道統清理門戶?我為狂庭道統清理門戶還差不多。”
  “小輩,且待我取你首級!”李七夜如此狂妄的話,把上部四聖、聖院三神氣得怒氣衝天,聖院三神中為首的雷暴神一步站了出來,沉喝一聲說道。
  當這位雷暴神站出來大喝的時候,雷聲滾滾,真的是像天雷炸天一樣,懾人心魂,讓人雙腿都不由為之發軟。
  “區區一個大境真神,不要說是開胃菜了,給我塞牙縫都不夠。”李七夜輕輕地擺了擺手,十分隨意地說道:“既然你們都來了,也不要去浪費我的時間了,你們七個人一同上吧,我三五下就把你們打發,這樣我也好好做點正事什麼的。”
  這樣的話說出來,七尊真神被氣得臉色難看到極點,至於在場的其他人已經是徹底無語了,舉世之間已經找不出比第一凶人更霸氣的人了,他已經是霸氣得無法形容了,霸出了天際了。
  好,好,好,後生可畏,後生可畏,本座倒要看一看你能在我們七人的手中撐得了幾招!”此時雷暴神也是怒極而笑,怒喝道。
  此時聖院三神、上部四聖都同時站了起來,他們各據一方,瞬間把李七夜團團圍住,他們身上恐怖的真神氣息直接鎮壓著李七夜。
  在這個時候,所有人都不由為之屏住了呼吸,大家都緊緊地盯著眼前的這一幕,大家都想親眼看到真神出手的威力,也有人怕被殃及池魚,退得遠遠的。
  看到聖院三神、上部四聖一共七尊上神把李七夜團團圍住,不知道有多少人是一顆心高高懸起,大家都覺得眼前的李七夜隻怕憑他一個人的實力是無法與這七位真神爭鋒,隻怕會被這七位真神所鎮殺。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一顆心高高懸起,大家都有些迫不及待地等著這一戰的到來。
  “轟——”的一聲巨響,就在雙方一觸即發的瞬間,突然一聲巨響,整個大地都為之搖晃了一下。
  但是,突然的巨響,這並非是李七夜出手,也不是七尊真神出手。
  這突然的巨響,那是從缺牙山內的巨坑中傳出來的,隨著一聲巨響,隻見血浪滔天,突然之間,巨坑之中噴湧出了血漿。
  “轟——轟——轟——”在這短短的時間之內,巨坑一口氣噴湧起了三次血漿,這血漿高高噴湧而出,宛如是火山爆發一樣。
  但這不是火山爆發,噴湧出來的也不是岩漿,而是血漿,這噴湧出來的血漿乃是紅中帶黑,宛如是汙血一樣。當這樣的血漿噴湧而出的時候,一股刺鼻的味道彌漫於整座缺牙山中。
  “這,這,這發生什麼事了?”巨坑之中噴湧出血漿,所有人都被嚇了一跳,特別是這血漿紅中帶黑,如同汙血一樣,這更是把很多人都嚇懵了。
  “撲、撲、撲……”當血漿噴湧而出的時候,巨坑中都彌漫著血漿,刺鼻無比的氣味讓很多人都想嘔吐。
  看到這突然噴湧而出的血漿,聖院三神、上部四聖都立即轉過身去,他們都不由死死地盯著這噴湧出來的血漿。
  一時之間,大家都忘記了李七夜與七尊真神的衝突了,所有人都被這突然的變異所吸引住了,所有人都不由轉過身去看著巨坑中的血漿。
  看到這如汙血一樣的血漿在冒著泡,大家都不由毛骨悚然,很多人心麵都有著一種不安的躁動,有著一種不祥的預兆。
  “當年——”有更老的老祖看到了眼前這個巨坑乃是血漿噴湧,他不由臉色大變,想到有著於狂庭道統當年的風波,隻不過這件事發生之後,後來知道這件事情內置的人都不願意去多談,再三箴口,使得後輩再也沒有人知道這件事情的內幕!
  “軋——軋——軋——”就在血漿撲撲冒著泡的時候,聽到了一陣沉重的聲音響起,好像血漿之下有什麼東西要升起來一樣。
  “就是這個了!”聽到了這沉重的聲音,不論是聖院三神,還是上部四聖,都瞬間雙目一亮,立即上前一步,已經沒有向李七夜出手的意思了。
  “嘩啦”的水聲響起,在這個時候,血漿中緩緩伸起了一物,這是一隻大手,更準確地說這是一隻白骨之手,這隻白骨手掌十分粗大,指骨都好像是一根石柱一樣。
  但是,吸引人的不是這白骨手掌,而是這白骨手掌緊緊所握住的那件兵器。
  這隻白骨手掌緊緊地握著一把長槍,這把長槍通體金黃,整把長槍宛如是用黃金鑄造的一樣,更讓人恐怖的是,這把長槍噴湧出了舉世無敵的槍勁,這股槍勁甚至是可以鎮壓世間的一切,如果說這樣的槍勁爆發之時,可以屠神殺帝,不要說是世間的強者,就算是真帝或不朽,在這樣的槍勁完全鎮殺之下,隻怕都是難逃一死!
  當樣把長槍出現的時候,亙古的氣息瞬間彌漫於天地之間,宛如天地才剛剛被劈開一樣,那種始祖的氣息,讓所有人都有跪拜的衝動。
  “軋——”最後一聲響起,這隻白骨手掌完全從血漿中升起來了,這是一隻斷臂,這隻斷臂從肩膀開始被斬斷,盡管是手臂被斬斷了,但它依然是死死地握住這把長槍。
  時間也不知道是過了多久,這隻斷臂隻剩下森森的白骨了,但是長槍依然是寒光逼人,舉世無敵的氣勢依然不減。
  在這樣的一把長槍浮出血漿的時候,不知道多少狂庭道統的弟子按捺不住心麵的敬畏,一時之間都跪拜在地上。
  “始祖——”不知道是誰,由衷地大叫了一聲,其他跪在地上的人也都紛紛地大叫道:“始祖——”
  沒有人知道眼前這把長槍是什麼東西,但是那種亙古的始祖之威瞬間震懾了他們。
  “就是它——”在這個時候,聖院三神,上部四聖,都回過神來,他們狂喜,再也顧不上李七夜了,瞬間衝入了缺牙山,瞬間衝入了巨坑,衝到了長槍之前。
  看著這把長槍,所有人都無比敬畏,很多弟子更是跪拜在地上,連站起來的勇氣都沒有。
  “這,這,這是什麼?”有狂庭道統的弟子看著這把長槍,不由喃喃地說道。
  事實上,沒有人能知道這把長槍是什麼,但是這長槍湧出來的始祖氣息,讓人無比的敬畏。
  “祖器——狂帝槍!”看到這把長槍,連古祠出身的寒楓都不由十分震撼地說道。
  “祖器——狂帝槍!”聽到寒楓的話,不知道有多少人一下子被震撼了,一下子都為之瞠目結舌。
  “祖器!”有弟子抽了一口冷氣,駭然失色地說道:“難,難,難道說這是我們狂庭道統始祖所留下的兵器嗎?”
  這樣的話不知道讓多少人為之瞠目結舌,擁有帝兵那已經了不起了,如果說是祖器,那就更加恐怖了。
  在這狂庭道統之中,從來沒聽過哪一個門派傳承,哪一個世家擁有了狂祖所留下的兵器!
  但今天,祖器卻出現在大家的眼前,這怎麼不讓人為之震撼呢。
  

Snap Time:2018-11-14 19:07:08  ExecTime:0.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