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20)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20)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20)     

第2177章 閑庭信步

  在這個時候徐智傑的頭顱高高飛起,看到鮮血直噴而出。雜誌蟲
  就在這那之間,李七夜隨手一斬,聽到“嗤”的一聲響起,本已經是無首屍體的身體被李七夜一劍對半劈開,劈成了兩片,“嘩啦”的一聲響起,鮮血內髒落得一地都是。
  當徐智傑的頭顱滾遠了,都還能看清楚這樣的一幕,他嘴巴張得大大的,想尖叫一聲,但是他才發現竟然尖叫不出來,此時他已經被李七夜一劍斬殺了。
  “智兒”此時北境之主尖叫一聲,一聲驚呼,但這都已經遲了,那怕他想出手想救,都無法救下他的兒子了,李七夜一劍把他斬殺掉。
  一劍屠千人,第二劍斬銀狐,一時之間讓整個天地變得無比的寂靜,血腥味彌漫著整個缺牙山,看著這樣的一幕,所有人在心麵都不由打了一個冷顫。
  當很多人回過神來的時候,看著李七夜的時候,大家的眼神都一下子變了,完全是變得不一樣了。
  此時眼前這個平平凡凡的年輕人,在大家的眼中不再是一個平凡的年輕人,而是一尊殺神,一尊恐怖無邊的凶人,他一出手,注定著血海滔天。
  “第一凶人”在好一會兒之後,有人這才再一次品味著李七夜這樣的一個稱號,或者也隻有眼前這個男人才有資格被稱之為“第一凶人”了,這個稱號用來形容他,那也是再適合不過了。
  看著自己被殺的兒子,北境之主瞬間臉色煞白,全身發抖,在這一刻他想挽救都來不及了,一切都太遲了。
  “小畜生,我北境與你誓不兩立,不死不休!”此時北境之主狂吼一聲,他的怒吼之聲響徹了整個天地,他的怒火如同火山爆發一樣,要把世間的一切淹沒,在這一刻對於北境之主而言,他要不惜一切代價為自己死去的兒子報仇!
  “那我就成全你,滅了你們北境。”對於北境之主憤怒無比的話,李七夜反應十分平淡,毫不在乎。
  “北境兒郎,為少主報仇!”此時北境之主狂吼一聲,撿起了他兒子落下的帝刀,聽到“鐺”的一聲響起,帝刀的光芒萬丈,瞬間鎖定了李七夜。
  “轟”的一聲巨響,在這那之間,北境的所有強者都匯聚在了一起,宛如是一股無法抵抗的鋼鐵洪流一樣,在這石火電光之間就匯集在了北境之主的身後,他們如同是一頭凶虎一樣盤踞在了那,虎視眈眈,隨時都可以撲殺而上,要把李七夜撕得粉碎。
  毫無疑問,北境之主在聖院之中擁有著極高的影響力,隻要他登高一呼,就有無數門派世家追隨。
  當北境的大隊兵馬糾集而成之時,殺意瞬間滔天,可怕的戰意如同狂風暴雨一樣,可以摧毀他們麵前的一切敵人。
  “愚蠢!”那怕北境之主糾集上萬的大軍,李七夜也隻是風輕雲淡地看了一眼,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道兄,我上部助你一臂之力,共同鏟除此獠。”此時一聲沉喝響起,緊接著聽到“轟、轟、轟”千軍萬馬奔騰的聲音,在這個時候隻見陳家營地中奔出了浩浩蕩蕩的鐵騎,瞬間衝進了北境的營地,與北境之主一前一後,所李七夜圍得水泄不通。
  突然出兵相助的,乃是上部的陳家,親自率領上萬大軍的人正是陳家家主陳泰合,毫無疑問,在這個時候他們陳家內部已經作出了決定,不論用什麼代價,都必須要滅掉李七夜。
  事實上,此時不僅僅是上部是這樣認為的,聖院也一樣這樣認為,不管李七夜是不是真的出身於王府,他對於他們的威脅都是那麼的大,隻要有李七夜在,他們上部、聖院都別想爭奪皇位了,更可怕的是,一旦讓李七夜羽翼豐滿之後,一旦讓李七夜強大之後,甚至有可能讓他們上部、聖院在狂庭道統沒有立足之地
  所以,這個時候不僅僅是陳泰合和北境之主作出了決定,不惜一切代價滅了李七夜,甚至他們上部、聖院的老祖也是這樣認為的。
  這是為死去的弟子報仇也好,為了鏟除未來的威脅也罷,他們都必須要把李七夜滅掉,否則他們上部、聖院隻怕是永遠寧日!
  一時之間,上部和聖院的強者把李七夜團團圍住,把李七夜圍得水泄不通,殺氣彌漫,籠罩著整個缺牙山,大戰一觸即發。
  此時此刻李七夜依然十分平靜地站在那,他隻是笑了一下,隨手就扔掉了手中的鐵劍,一副毫不在乎的模樣。
  那怕在這個時候李七夜是站在千軍萬馬之中,他都依然氣定神閑,宛如是閑庭信步一樣,完全不把眼前這千軍萬馬放在眼中。
  在這一刻不知道多少人為之屏住呼吸,上部和聖院聯手,這是讓任何人都想不到的事情。
  “沒有想到上部和聖院竟然有聯手的這麼一天,而且僅僅是為了一個晚輩。”有世家的老祖看到這樣的一幕,不由喃喃地說道。
  聖院和上部雖然是同為四大勢力,同樣是在狂庭道統的王朝之下,但是他們一直都是競爭對手,甚至可以稱得上是敵人,他們之間,不論是在暗中勾心鬥角,還是明麵上的爭鬥,都一直沒有停止過。
  特別是在皇帝駕崩之後,聖院和上部之間的競爭就更加強烈了,甚至出現了局部的摩擦衝突。
  但是,今天上部和對院卻突然之間聯手了,而且還是陳家家主陳泰合親自率領大軍援助北境,這是讓很多人都想不到的事情。
  雖然說上部和聖院之間沒有少結仇,他們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恩怨仇恨,但是此時此刻不論陳泰合還是北境之主,他們都先把昔日的恩怨仇恨放在了一邊,雙方都是傾巢而出,先解決眼前的李七夜再說。
  “人多才熱鬧。”看著被千軍萬馬包圍,李七夜也隻是十分隨意地笑了一下而已,笑著說道:“隻不過是人蠢,再多人也無濟於事,那也是來送死而已。”
  見李七夜在千軍萬馬的包圍之中,依然是談笑風聲,這讓不少修士強者看到這樣的一幕,都為之佩服得五體投地,那怕一些人看李七夜不順眼,但李七夜這樣的膽量,這不是他們所能擁有的,換作他們上去,麵對著陳泰合和北境之主的千軍萬馬,隻怕他們雙腿都會直打哆嗦。
  “小畜生,今天我北境定將你挫骨揚灰!”此時北境之主雙目噴出了怒火,冒出了血光,對於李七夜咬牙切齒,甚至可以說,此時他恨不得衝上去生吃李七夜的肉,喝李七夜的血。
  “蠢人,不配當一家之主。”對於北境之主的仇恨李七夜根本不在意,隻是笑了一下,淡淡地說道:“你們北境注定是要滅亡!”
  “北境亡不亡倒不知道,但你今日休想活著離開這!”此時陳泰合冷森地說道。
  雖然說比起喪子之痛來,陳泰合與李七夜的仇恨更淺一些,但在這一刻他與北境之主卻是齊心合力,不惜一切代價都要把李七夜殺了。
  “是嗎?”看了一眼眼前的千軍萬馬,徐徐地說道:“人再多也無濟於事,你們隻不過是來送死而已。也罷,既然你們這些蠢物都好不容易聚集在一起了,那我就一同把你們收拾了,免得我再去一手一腳去收拾。滅了你們,聖院、上部以後再也不值得一提。”
  “哼”對於李七夜如此囂張狂妄的話,北境營地中響起了一聲冷哼,就在這個時候,真神之威衝天而起,好像要是撕開天穹一樣,真神之威凶猛無比,宛如是一尊凶獸出柙一樣,這樣凶猛的真神之威帶著憤怒的氣息。
  毫無疑問,北境也有真神在此坐鎮,而北境的真神隻怕也是被李七夜如此狂妄的話惹怒了。
  “聖院也有真神在此。”感受到這樣的真神之威,有人心麵不由為之一凜,喃喃地說道。
  特別是真神一怒,更是讓人心麵驚栗,真神還沒有出手,單是他一怒,就已經讓不少修士打了一個哆嗦了,若是真神出手,隻怕是有些人直接被鎮壓在地上,跪伏不起。
  “上部、聖院的真神皆來此,這究竟為何?”也有門派長老心麵為之一凜,不由說道。
  不論上部也好,聖院也罷,在狂庭道統而言,真神本來就是位高權重,在平日真神是極少出現,他們是隱而不出,現在聖院和北境都有真神到了缺牙山,僅僅是為了一株血參嗎?
  如果僅僅是為了一株血參的話,隻怕根本就不需要真神親自出手,隻要一聲令下,不知道有多少人願意為他們效力。
  “真神而已。”對於真神一怒,李七夜十分隨意地說道:“也好意思在我麵前擺架子,也罷,待我屠了這幫土雞瓦狗之後,再屠你們也不遲,說是屠神,那還真的是抬舉你們了。”
  李七夜這話一說出來,讓所有人都為之咋舌,這話太狂了。
  屠神,誰敢輕易說這樣的話,不要說是某個人,就是一個門派世家,也不敢輕言說屠神,這是十分可怕的事情。
  

Snap Time:2018-11-21 10:12:38  ExecTime: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