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2)      第3435章 不可多問(18-11-12)      第3434章 無知(18-11-12)     

第2169章 狂霸勁

  看到彭家莊幾千子弟刀劍在手,殺氣騰騰,而李七夜則是氣定神閑地站在了營地之前,一時之間讓所有人都不由為之屏住呼吸。雜誌蟲
  “嘿,嘿,嘿,時間已經過了,可惜現在你想來求饒都已經遲了……”看到李七夜站在營地之外,彭楚君森然地說道。
  “你想太多了。”李七夜打斷了彭楚君的話,不由笑著說道:“一隻螻蟻而已,竟然說我求饒。這就好像一隻螞蟻跟大象說你跪下求饒一樣可笑!你也把自己太當作一回事了,也太把你彭家莊太當一回事了。”
  “你”被李七夜這話一說,彭楚君頓時被氣得臉色漲紅,被氣得哆嗦,一時之間都說不出話來。
  “可惜,你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誰。”李七夜淡淡地說道:“我不止殺了你兒子,今天還要殺了你,甚至還要屠光你們所有人!如果你現在自殺,我還可以饒過你們彭家莊,否則,待我出手之時,便滅你們彭家莊,當太陽升起之時,狂庭道統再無彭家莊!”
  李七夜這樣的話一說出來,讓不少人相覷了一眼,大家都覺得李七夜這話太狂了,滅了彭家莊,誰敢輕易說出這樣的話來,不說彭家莊本身有多麼可大,單是彭家莊背靠著陳家,背靠著上部,都沒有幾個人敢說滅掉彭家莊,但此時李七夜卻說要滅了彭家莊!這話說出來,未免太囂張了吧!
  “好,好,好!”彭楚君怒極而笑,狂笑地說道:“李家小兒,本座倒要看你有多大的本事,本座今日不止要親手殺了你,還要當著你的麵把你身邊的人一個又一個活剮了!困住他!”說著,大手一擺。
  “鐺、鐺、鐺”在這瞬間,彭家莊營地中衝出來的精銳弟子瞬間把李七夜團團圍住,他們瞬間形成了戰鬥陣型,一隻隻巨盾如銅牆鐵壁一樣,死死地圍困住李七夜,在巨盾之下乃是一把把利刃交錯,誰敢靠近,瞬間會給你一個穿心涼!
  彭家莊的精銳弟子都是上過戰場的,都是經曆過生死搏殺的強者,沒有一個是弱者,所以當他們以這樣的戰鬥陣型困住李七夜之時,瞬間彌漫著恐怖的殺意,在這殺意之中宛如讓人嗅到了血腥味。
  看到這樣的一幕,不少人都屏住呼吸,大家都聞到了血腥味,毫無疑問彭楚君這樣的做法是十分威懾人心,當著敵人的麵,把他身邊的人一刀一刀地活剮了,當這個敵人無法救下他的時候,那將會對他造成了很大的打擊,同時在這樣的局勢之下,往往能讓敵人投鼠忌器。
  毫無疑問,在這個時候彭楚君是處於絕對的優勢,李七夜能不能在這樣的劣勢中活下來都還是個未知數。
  “殺”此時隨著一聲沉喝響起,在這那之間圍團住李七夜的彭家莊精銳就地一滾,他們宛如滾地雷一樣,聽到“鐺、鐺、鐺”的聲音響起,寒光閃爍,刀影滔滔,那之間,無數的刀刃斬殺向李七夜,所有的刀刃宛如是從地下冒出來一樣,要把李七夜整個人支解掉。
  “嘿,該我剮肉的時候了。”此時劊子手陰森森地一笑,站在了楊勝平的麵前。
  “鐺”刀影長長拖起,一把把刀影交叉,瞬間鎖定了李七夜,要把李七夜千刀萬剮,要把李七夜分屍。
  “一群螻蟻而已。”對於交叉斬殺而來的刀影,李七夜隻是笑了一下,身體震動了一下,就在這那之間,李七夜腳下宛如生風一樣,大地似乎隨之顫抖了一下。
  “轟”的一聲響起,似乎什麼撞擊一樣,又似乎像是有千軍萬馬瞬間奔騰一樣,所有人的雙眼一花,都沒有看清楚李七夜的動作。
  “先從哪下刀呢,嘿,不要怪我心狠手辣”此時在台上的劊子手以手中的牛耳尖刀在楊勝平胸前比劃著,不免得意地說道,但是他的話還沒有說話,瞬間嘎然而止。
  “砰”的一聲響起,在這個時候撞擊之聲才在所有人的耳邊回蕩著,在這個時候,李七夜的速度超越了一切。
  所有人看到了十分驚奇的一幕,隻見本來是圍住李七夜的一個個彭家莊精銳弟子瞬間被撞擊得高高飛起,他們手中的長刀、巨盾以及身上的鎧甲乃是一寸寸崩碎,在這鎧甲崩碎的同時,大家都好像是聽到了“喀嚓”的骨碎之聲響起,在這那之間好像有什麼穿透了他們的身體。
  這不是尖物穿透他們的身體,而是什麼巨大的勁力撞擊而過,瞬間把他們全身撞碎,所有的骨頭經絡都粉碎,他們所有人都瞬間被高高的撞起,直飛到天空上。
  隻見這一個個同時被撞飛到天空上的彭家精銳,鮮血濺射,如同鮮花綻放一樣,時間就好像定格在這那之間一樣,濺射的鮮血,如同鮮花怒放,十分的壯觀。
  而劊子手的話嘎然而止,因為一隻大手瞬間扣住了他的脖子,他整個人高高被吊了起來,從始至終,他連反抗之力都沒有。
  “救命”這突然的變化把劊子手嚇得魂都飛了起來,但這一切都已經遲了。
  聽到”喀嚓”的一聲響起,這個劊子手的話剛剛叫出來,便被這隻大手扭斷了脖子,他的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
  “砰、砰、砰……”的一聲聲響起,在這個時候被撞擊到天空上的一個個彭家精銳這才掉下來,重重摔到地上。
  這幾百個被撞飛的彭家精銳,摔落在地上的時候,再也一動不動了,他們如同爛泥一樣癱在了地上,雖然看起來皮肉無傷,事實上他們全身已經被撞得粉碎了,體內的筋骨內髒全身被撞得粉碎。
  鮮血緩緩地流出,這幾百個彭家精銳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感到不可思議,他們到死都沒有看清楚是什麼東西撞到了自己,他們隻是感受到了一股強勁無匹的力量瞬間貫穿了他們的身體,這就好像一個隱形人一樣瞬間可以從他們身體穿透過去。
  鮮血慢慢地流淌著,血腥味彌漫於每一個人的鼻端。
  “狂霸勁”看到彭家幾百個精銳慘死,身上無傷,有一位來自於某一個世家的老祖看到這樣的一幕,不由抽了一口冷氣,驚呼一聲,一口道出了這門功法的來曆。
  “狂霸勁!”許多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不少人都麵麵相覷,望向了李七夜。
  因為這是狂庭道統始祖留下的功法之一,一直以來都被狂庭道統的幾個大勢力掌管著,其他的一些門派世家想練這一門功法都不可能的事情。
  一時之間,大家都望著李七夜,大家都猜測李七夜究竟是什麼來曆。可以說,在當今狂庭道統之中擁有“狂霸勁”秘笈的也就那麼幾個勢力而已,上部、聖院、陳營、王府他們幾個而已。
  徐智傑和陳舒偉他們這些來自於聖院、上部的強者乃至是老祖都不由臉色一變,因為李七夜絕對不是他們的弟子,李七夜也絕對不可能從他們家族門派中修練到“狂霸勁”,那麼唯一可能的就是王府!
  一開始,徐智傑和陳舒偉他們都是請為李七夜是一個外來者,現在沒有想到李七夜竟然是王府的弟子,他們同時想到了一件事情,王府推出新的人選來競爭皇位,那麼這個人就極有可能是眼前的李七夜了!
  “有點不對勁,不對勁。”那位來自於古祠的寒楓也一直留意李七夜,看到李七夜瞬間以“狂霸勁”撞殺了彭家莊的幾百個精銳強者的時候,他臉色一變,喃喃地說道。
  因為他覺得李七夜的“狂霸勁”不是從李七夜身上散發出來的,也就是說李七夜的力量不是來自於他本身。
  如果在狂庭道統的疆土之中,力量不是來自於本身,那麼唯一的可能就是來自於狂庭道統,來自於這地下的道統力量,道源的力量。
  畢竟,作為一個道統的弟子,當你修練得強大到一定程度之時,你也一樣能掌握這來自於道統中的大道力量,甚至可以從道源中借來磅無匹的力量。
  但,這對於很多強者來說,那怕是真神,也隻能說是有一部分力量從道統中借禦而來。
  在寒楓看來,似乎並不是這樣,似乎李七夜他自己絲毫力量都沒有用,完全是借用了道統的力量。
  寒楓覺得這是不可能的事情,能完全借用道統的力量,掌禦道源的力量,隻有兩種人,一就是道統的始祖,二就是後代中登臨巔峰的真帝。
  毫無疑問,眼前這個年輕人既不是他們狂庭道統的始祖,也不是他們狂庭道統的真帝,這怎麼可能完全借用道統的力量呢。
  所以寒楓看來十分的不對勁,但是,哪不對勁,他完全說不上來,總之十分的詭異。
  李七夜所用的正是狂庭道統的“狂霸勁”,而且他也的確如寒楓所看到的那樣,他自己的力量絲毫都沒有使用,直接掌禦了狂庭道統的力量,駕禦了道源的力量。
  可要知道,李七夜是掌握了狂祖的一切法則,他想掌握狂庭道統的力量,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請大家關注蕭生的公眾號“蕭府軍團”,更多精采等著你們。
  

Snap Time:2018-11-13 02:23:34  ExecTime:0.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