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20)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20)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20)     

第2149章 錢不是問題

  突然要買下這一塊岩石,這讓珍寶閣的夥計動作滯停了一下,不由看著李七夜,畢竟有人要買他們的商品,他們沒有理由不賣。雜誌蟲
  此時走過來的是一個年輕人,正是彭家莊的少主彭威錦,兩次與李七夜有摩擦,他已經完全看李七夜不順眼了,心麵已經與李七夜結下了怨氣。
  現在他見李七夜對這樣的一塊岩石感興趣,他二話不說,就要把這一塊岩石買下來,他就是要與李七夜過不去!
  看到彭威錦,王涵頓時不悅了,雖然說彭家莊實力不俗,但完全無法與王家相比,他們所依仗的不過是狂庭道統的四大勢力之一上部而已。
  “彭少主,做事不要太過份!”王涵不由沉聲地說道:“退一步海闊天空!”
  “一個小廝,也敢跟我說話?”此時彭威錦乜了王涵一眼,冷冷笑一聲,吩咐珍寶閣的夥計說道:“這東西多少錢,給我打包了!”說完不屑地看了王涵一眼。
  “回這位公子的話,此岩石要一百三十萬聖境真幣。”珍寶閣的夥計立即說道。
  “一百三十萬就一百萬十萬,本大爺要了!那怕是一塊破石頭,大爺買著也高興。”聽到這樣的價格,彭威錦心麵也肉痛,這可以說是極為昂貴的價格,但是他話都說出去了,所以丟不下這個麵子,咬牙要買了這一塊岩石。
  雖然說彭威錦心麵肉痛,但他心麵料定像李七夜是不可能出這麼高的價格去買一顆岩石,所以說這塊岩石他是買定了。雖然說花這麼大的價錢去買這樣的一塊岩石,讓人肉痛,但人爭一口氣,他就是要出這口惡氣,心麵舒暢。
  “哼,諒你們也沒有那麼多的閑錢揮霍!大爺心情好,那怕是幾百萬,也樂意扔進水麵玩!”彭威錦心麵覺得舒服多了,冷笑一聲,傲視地看著李七夜,一副萬人之上的模樣,他打心麵就看不起李七夜這樣的一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青年,這樣的一個普通青年,憑什麼就在他麵前擺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樣!
  李七夜理都懶得去理他,甚至連看他一眼的興趣都沒有,拿過夥計手中的這塊岩石,仔細地琢磨一番。
  “放下——”看到李七夜拿這塊岩石,彭威錦立即氣勢淩人,冷喝道:“這塊岩石乃是本少爺的東西,拿看你的髒手!夥計,給我打包。”
  “三百萬!”此時王涵為之臉色一沉,彭威錦敢對李七夜不敬,就是對她大不敬,所以她目光一冷,徐徐地說道:“夥計,我出三百萬,給我公子包好!”
  王涵話一落下的時候,彭威錦臉色一變,一下子臉色變得十分的難看,因為李七夜連看都不看他一眼,反而他的一個小廝報出了如此天價,這就好像是說他彭威錦連與李七夜說話的資格都沒有,隻夠資格跟他身邊的小廝說話。
  “你——”彭威錦臉色難看,頓時怒視王涵,而王涵也看都懶得看他一眼。
  這一下子讓彭威錦騎虎難下了,畢竟對於他來說剛才的價格都讓他肉痛了,現在王涵報了一個三百萬的價格,他都有些承受不住,如果說是一件珍貴的寶物,那麼三五百萬,他還能豁出去,他還是能湊得出這個錢的,問題是這隻是一塊岩石而已,讓他花三百萬的聖境真幣卻買這樣的一塊岩石,那實在是太不值得了。
  真幣,乃是三仙界流通的貨幣,真幣不僅僅可以作為貨幣,它還可以用在很多地方,比如說可以用來築建一個道統的底蘊,可以催動著一個絕世大陣的威力。
  一枚真幣,乃是切取一顆真石的真髓,製之,每一枚真幣的大小必須是三寸九錢!雖然說,在三仙界任何道統、任何人都可以製作真幣,但必須嚴格執行每一枚的真幣尺寸,否則的話就無法在市麵上流通。
  一枚真幣的價值,體現在它真石的等級,比如說,一顆真聖境界的真石,那麼它所切取下來的真髓隻能是聖境真幣,你不可能拿一顆真聖境界的真石來定製一枚神境真處,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真幣可以像真石一樣嵌鑲在絕世大陣之上,催動著絕世大陣,而且真幣的威力比真石更大,這就意味著,用真幣去催動著一個絕世大陣,比用真石還要奢侈!
  三百萬枚的聖境真幣,這樣的價格,對於彭威錦而言已經是很昂貴的一個價格了,雖然說他們彭家莊擁有著很大的產業,他這位少主也從來不缺錢,但,花三百萬聖境真幣去買一顆岩石,絕對是不值得。
  “三百一十萬!”彭威錦一咬牙,報出了一個十分高昂的價格,既然他都豁出去了,要玩就再玩大一點,他就是咽不下這口氣,一個人在世,就是為了爭這麼一口氣嘛!
  “五百萬——”對於彭威錦所報的價格,王涵輕描淡寫地說道。這樣的小事情,都已經不需要李七夜開口了。
  彭家莊雖然有錢,但是與王府相比起來那就相差太遠了,作為皇庭道統的皇後,王涵自己的私房錢都嚇人,她所擁有的財富焉是彭威錦這樣一個少莊主所能相比的。
  “你——”被王涵一下子抬了個五百萬的價格,讓彭威錦都接不下這樣的價格來,畢竟五百萬對於他而言也是十分吃力的一個數字。
  “一千萬!”王涵都懶得理他,直接她剛才報的價格再升了一倍,這樣的錢她完全能出得起,她這位狂庭道統的皇後,也一樣是咽不下這口氣。
  一千萬這樣的價格一報出來,彭威錦完全被氣得哆嗦,這簡直就是一個耳光狠狠地抽在他的臉上,一下子讓他沒辦法下台階了。
  如果說,三百萬他還能承受,五百萬他還能拚一拚,那麼,報到一千萬之後,他完全是沒辦法承受了,這樣的價格對於他而言也是一個龐大無比的數字,不要說是花一千萬枚的聖境真幣去買一塊岩石,就算是讓他拿一千萬去買一件等價的寶物,他都掏不出這個錢來。
  一時之間,彭威錦臉色難看到極點,不由怒視王涵,如果說被李七夜抽了一個耳光,那還好一點點,至少他還是衝著李七夜去的,現在倒好,卻被一個小廝直接抽臉,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一個賤婢而已,竟然敢口出狂言!這焉有你說話的地方!”最後彭威錦臉色一冷,也沒有什麼風度可言了,直接罵王涵。
  當彭威錦話一說出來,不止是王涵臉色難看,就是楊勝平也是臉色大變,王涵可是狂庭道統的皇後,不管如何說,她都是代表著狂庭道統的權威,現在彭威錦直接罵她“賤婢”,這可是捅破天的事情。
  不管未來誰掌執狂庭道統的大權,現在至少是王涵代表著狂庭道統的正統,在狂庭道統之中,不論是誰都不敢罵王涵是賤婢,那怕有某一位老祖想奪權了,都不可能這樣罵,畢竟這樣罵語是羞辱狂庭道統,這樣的事情可大可小,一旦鬧大了,那就真的是捅破天了。
  “彭威錦,是你自己出手,還是我出手呢?”此時楊勝平怒喝一聲,立即按住了劍柄,怒視彭威錦。
  彭威錦根本就不怕楊勝平,雖然楊勝平實力比他強大,但他的彭家莊,不知道比大劍門強大多少,更何況,他們彭家莊背後的靠山可是上部!
  “楊勝平,你還真把自己當一回事,隻不過就是高級一點的走狗而已!”彭威錦冷笑一聲,不屑地說道:“殺了你,對於我們彭家莊而言,那隻不過是捏死一隻螻蟻而已。”
  “好大的口氣!”此時王涵臉色冰冷,冷冷地說道:“你真以為你們彭家莊在皇庭一手遮天嗎?”
  “是又如何?”彭威錦傲然地說道:“就算我們彭家莊不是一手遮天,要幹死你一個賤婢,那也輕而易舉的事情——”
  “啪——”的一聲響起,彭威錦話還沒有說話,王涵一巴掌就抽了過去,瞬間把彭威錦抽得飛了出去,抽得他鮮血狂噴一口。
  “我要殺了你——”被王涵一巴掌抽掉了好幾顆牙齒,彭威錦臉色狂吼,麵目猙獰,要衝了過來。
  但他還沒有衝到王涵麵前,整個人已經僵在那了,因為王涵手持著一枚皇令,直接就擋在了他麵前。
  看到這一枚皇令,彭威錦瞬間臉色煞白,因為他知道這枚皇令是意味著什麼,這是狂庭道統的皇後親臨。
  “啪”的一聲,彭威錦雙腿發軟,臉色雪白,一下子跪倒在地上,拚命磕頭地說道:“娘娘,是,是,是小的無知,是小的無知,冒犯了鳳駕,請娘娘饒命,請娘娘饒命。”
  一時之間,彭威錦被嚇得魂都飛了起來,他做夢都沒有想到這個妝扮成小廝的人竟然是當今狂庭道統的皇後!
  雖然他們彭家莊有不俗的勢力,但是冒犯皇後,那可是死罪,那怕他們背後的靠山上部都不可能包庇他。
  此時王涵臉色冰冷,隻是冷漠地看著求饒的彭威錦。
  

Snap Time:2018-11-21 15:50:17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