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2148章 珍寶閣

  李七夜離開了那個神秘的老人之後,繼續逛著驕橫商行,他走走看看,雖然說驕橫商行寶物無數,珍寶多到讓人難於想象,但是能真正入他法眼的寶物那是寥寥無幾。*雜■誌■蟲*
  最終李七夜行走到了一座古閣之中,這古閣叫珍寶閣,乃是這的驕橫商行中擁有最珍貴寶物的賣場,可以說,這的寶物動輒便是千萬,甚至是天價,但這珍寶閣的寶物的確是頂尖的好東西,甚至有些東西是從仙統界專有的。
  至於朱思靜這種沒有見過世麵的女孩子,走進珍寶閣的時候,完全被眼前這一件件珍寶所震撼了,眼前這一件件的珍寶,隨便一件都不是她能買得起的,甚至她想都不敢想的珍寶。
  那怕是楊勝平,平日他也一樣不敢踏入珍寶閣,雖然說珍寶閣誰都可以進來,但是珍寶閣的任何一件珍寶,那也不是他能買的起的。
  能買得起珍寶閣寶物的人,那都是一門之掌,一方之主,如作為狂庭道統皇後的王涵還能買得起,但在這有一些天價的寶物,王涵也一樣買不起。
  王涵跟隨著李七夜進入了珍寶閣,心麵也不由為之感慨,驕橫商行的底蘊的確是深不可測,沒有人知道驕橫商行究竟有多深的底蘊。
  就拿眼前這一座珍寶閣來說,它麵所擁有的寶物不遜色於他們王府,有些寶物甚至連他們王府都沒有的。
  要知道,他們王府的寶庫不屬於她一個人的,是屬於整個王府。
  雖然狂庭道統也有獨立的寶庫,狂庭道統的寶庫那就更不是她一個人能作主的了,狂庭道統的寶庫每一樣寶物賞賜易主都是有著一套繁蕪的手續。
  在珍寶閣中的寶物的確是很多,有著獨一無二的真器,也有著神奇的道外奇兵,更是有著特別罕見的飛禽走獸。
  在一踏入珍寶閱的時候,隻見有著一個巨大的水晶櫃,這水晶櫃中竟然有一條幼小的金龍在那遊來遊去,這條金龍五爪,全身赤金,赤中帶火,雖然還很幼小,但卻已經是十分的武威,讓人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龍息。
  “這是真正的金龍嗎?”看到這條幼小的金龍在水晶櫃中遊來遊走,連王涵都為之震撼,那怕她這樣的身份,也沒有見過真正的金龍。
  “赤金龍,算是金龍的旁支。”在珍寶閣的夥計還沒有回答之時,李七夜淡淡地說道:“如果是真正的金龍,那麼它就不用養在渺水之中了,此物算是金龍的子嗣,不過遠不如金龍珍貴,隻是當長大之後,龍血大成之時,有著一定機率成為金龍。”
  “道友好眼力。”聽到李七夜這輕描淡寫的話,連珍寶閣的夥計都為之驚訝,因為這種赤金龍很少見,很多人一看之下便誤認為是金龍,但李七夜隻是看了一眼,便娓娓道來,如著家珍,實在是了不得。
  李七夜看起來是平凡無比,沒有想到竟然有著如此的學識,這太出珍寶閣夥計的意料,這真是人不可貌相,海不可鬥量!
  李七夜反應平淡,隻是看著這珍寶閣的每一件寶物,慢慢地欣賞,從珍寶閣所收藏的寶物來看,驕橫商行的確是實力十分深厚,一個可以跨越仙統、帝統、萬統的商行,能做到這樣的規模,這背後究竟有著多麼恐怖的力量。
  任何一個商行,想做強做大,想生意興隆,那背後絕對是有著強大無匹的力量作為後盾,在修士的世界,如果你沒有強大的實力作為後盾,你想做大買賣,那簡直就是癡人說夢。如果你沒有強大的武力作為後盾,就算你擁有再多的寶物、擁有著再多的資源,那隻不過是為人做嫁衣而已,隨時都會被人一洗而空。
  王涵他們隨著李七夜欣賞著珍寶閣的一件件寶物,王涵和楊勝平都算是有見識的人,對於珍寶閣中的一件件寶物,多多少少還是能看得出來曆,至於朱思靜,她見識淺薄了很多,隻能是跟著看熱鬧了,很多寶物她也看不出什麼名堂來。
  “這不是散雲真神的鐵劍嗎?這是他的真我寶器呀。”在欣賞著珍寶閣的一件件寶物的時候,楊勝平認出了其中一把寶劍,不由吃驚地說道:“散雲鐵劍,怎麼會在這?”
  “是散雲世家的鎮家之寶。”王涵一看,也為之意外,因為散雲世家也是狂庭道統的一大旁支,他們家族曾經是狂庭道統的棟梁之柱。
  “諸位道友說的沒錯,這正是散雲鐵劍,散雲世家的鎮家之寶,此鐵劍乃是以白洗之鐵千錘百煉,煉得真鐵,最後祭成真我之劍。”珍寶閣的夥計說道:“此劍乃是散雲世家的家主寄售於此,不知道諸位道友有無興趣?”
  真我寶器,乃是以百金煉真鐵,真我祭寶器,稱之為真器,真器它是最適合真我之力的兵器,它能把真氣的威力發揮到最大!
  真器之外的寶物,被世人稱之為道外奇兵。
  聽到珍寶閣夥計的話,王涵也隻是輕輕歎息了一聲而已,狂庭道統沉浮億萬年,道統之內的宗門世家起起落落這也太正常了,多少宗門世家曾經是狂庭道統的中流砥柱,甚至是掌執著整個狂庭道統的大權,但最終依然會衰落,甚至會滅亡。
  唯一值得人慶幸的是,雖然狂庭道統的許多宗門世家是起起落落,甚至是滅亡,但至少狂庭道統依然還在,隻要當年狂祖所留下的道源依然還活著,沒有幹枯,那麼狂庭道統依然屹立於世間,隻不過是強弱而已。
  也正是因為如此,多少真帝窮其一生,都要追求著開啟道源,隻有你成為了始祖,那麼你的痕跡、你的道統才能一直綿延傳承下去,否則的話,那怕你再強大,再驚豔,再有天賦,但如果你未能開啟道源,成為始祖,那麼總有一天會湮沒於時間長河之中。
  這就好像狂庭道統也曾經出過一尊尊的真帝,但真正能讓後人銘記的卻寥寥無幾。在這樣的道統之中,或許很多人連自己祖先的某一位真帝是誰都記不得,但是大家都知道狂庭道統的祖始——狂祖!
  看著這把散雲鐵劍,楊勝平也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心麵為之一黯,有點同病相憐的感覺。
  試想一下,一個世家,一個門派,把自己的鎮家之寶都拿出來賣了,這是達到了怎麼樣的山窮水盡的地步。
  就好像他們大劍門,也曾經是狂庭道統的中流砥柱,為狂庭道統立下了不少的汗馬功勞,但最終還是江河日下,挽不住頹勢,在他們大劍門一日沒落之時,也曾經把宗門內的不少寶物典賣,換成真幣,以希望崛起,但最終都是未能成功。
  在王涵和楊勝平都不由為之感慨的時候,李七夜的目光卻落在了一塊岩石之上,這岩石看起來更像是一塊老磚,好像是從某一座古廟拆下來的,但是它又不像是後天人工雕琢而成,似乎是渾然天成。
  看著這樣的一塊岩石,李七夜雙目為之眯了一下,死死地盯著這塊岩石,問道:“這塊岩石你們是從哪弄來的?”
  “這個具體就不知道從何而來了,是一個老家族典賣的,他們說此石來自於仙統界,由他們祖先擁有,麵藏有驚天秘密,隻不過他們無法解開而已。這塊岩石經我們驕橫商行鑒定,它的確是出自於仙統界,但是不是藏有什麼驚天秘密,我們就不敢保證了,所以這塊岩石隻能算是寄售,不算是我們的商品。”珍寶閣的夥計說道。
  聽到這樣的話,王涵、楊勝平他們心麵都不由為之一震,從仙統界傳下來的東西,那隻怕很有可能是一件極為了不得的仙物。
  王涵、楊勝平他們都知道仙統界,也聽過仙統界的種種傳說,可惜他們都從來沒有去過仙統界,不要說是仙統界,他們連帝界都沒有去過。
  如果狂庭道統還沒有沒落,那麼他們狂庭道統也是仙統界的一個道統,他們也是仙統界的一員,可惜,這隻能是如果而已。
  此時王涵他們都不由盯著眼前這塊岩石仔細看,不論他們怎麼樣仔細去看,也看不出這樣的一塊岩石麵藏有著什麼秘密。
  但是,在這珍寶閣有著那麼多的寶物,李七夜都沒有多看一眼,然而這一件不起眼的岩石卻深深地吸引了李七夜的注意,這說明這塊看起來普通的岩石絕對是不凡。
  李七夜盯著這塊岩石好一會兒,心麵動了一下,他在這那之間心麵有了感悟,對於他這樣道心的人來說,很難有這樣的感悟,必竟很少東西能觸動他,如果有什麼東西能觸動他,那就的確是驚天之物,或許是與他有緣之物。
  “拿出來看一下。”李七夜吩咐珍寶閣的夥計說道。
  珍寶閣的夥計也沒有歧視李七夜,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立即把這塊岩石從櫃台中取了出來。
  “這塊岩石我要了,多少錢,我買了。”就在珍寶閣的夥計要把這塊岩石交給李七夜的時候,一個聲音打斷了他的動作,說道。
  

Snap Time:2018-11-17 10:59:48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