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4)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4)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4)     

第2145章 誰能打動他

  看著地麵上的三件寶物,不少人心麵怦然心動,大家都是垂涎三尺,但卻不知道該如何去打動眼前這個老人好。∫雜∠誌∠蟲∫
  “老人家,我這有一壺春暖酒,乃是我們葉流國的極品陳釀,你要喝一口嗎?”此時有一個青年取出一壺酒,打開,一時之間酒香彌漫,讓人垂涎欲滴。
  “好香,好酒。”聞到了這樣的酒香,很多人都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忍不住說道。
  “這是我們葉流國的極品,能解饞。”這個青年也不免有三分得意,畢竟這壺好酒他來得也不容易。
  “老人家,要喝一口嗎?”此時這個青年把好酒遞給了這個老人。
  但是老人始終都是垂著眼皮,好像睡著了一眼,看都不看眼前這個青年一眼,更是沒有看這壺中的美酒一眼。
  見老人沒有反應,這個青年隻好悻悻地收起了美酒,無奈地退到一邊,他也不知道該如何來打動眼前這個老人。
  “老人家,我修行三千年,在石崖之下經曆風吹雨打,我為了大道,披荊斬棘,日夜與虎狼為伴,常常受到凶物的襲擊,隻希望有一件寶物防身。”有修士把自己說得淒慘一些,想借自己淒慘的經曆來打動眼前這個老人。
  但是老人依然是垂著眼皮,依然像睡著一樣,理都不理眼前這位修士。
  接下來有好幾個修士都換了好幾種方法,怎麼樣的方法都有,有人給老人許諾豪言壯語,有人把自己說得淒淒慘慘,也有人想用其他東西來與老人交換寶物,但老人不為所動。
  在所有人都為之失望,都覺得有可能是這個老人在戲弄大家的時候,一個少女站在了老人的麵前。
  這個少女大約有十六七歲的光景,穿著一身粗布衣,她長得秀氣,麻繩束著秀發,讓人一看就知道她出身於低微,雖然修練過,但道行很淺很淺。
  少女站在這個老人麵前,有幾分的嬌怯,似乎她是第一次在這麼多人麵前站出來表現自己,粉臉發燙。
  但這個少女最後還是鼓起了好大的勇氣,低頭螓著,輕輕地說道:“老前輩,我,我,我想要一件寶物守護著我,我,我們的木庵,因為,因為我們木庵不安全,有,有東西在,在窺視著,好,好像是邪物……”
  當這個女孩說這樣的話,在場的很多人都覺得不可能的事情,在她之前又不是沒有其他人打過這種悲情牌。
  但是,這位少女話還沒有說完,好像是睡著的老人突然睜開了雙眼,他拿起了三件寶物中的中間那件寶物,塞入了少女的手中,說道:“放在庵前供著便可。”
  這件寶物突然塞入了自己的手中,這讓少女一下子呆住了,事實上她站出來說這話的時候,她都沒有絲毫的信心,但想到自己的處境,她也隻是試一試而已,她心麵根本就不抱著任何希望。
  但現在老人卻把一件寶物塞入了她的手中,這突然而來的驚喜那實在是太震撼人心了,讓少女一時之間都回不過神來。
  不止是少女震撼得回不過神來,在場的其他人都回不過神來,因為大家都已經認為這是老人戲弄大家了,但現在老人竟然把一件寶物送給了一個少女,隻是憑著如此簡單的一席話而已。
  這個少女回過神來之後,忙是向老人拜了拜,迅速離開了這,眨眼之間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
  “這,這,這竟然是真的!”大家回過神來之後,都被震撼得說不出話來,說話都有些結巴。
  要知道,老人擺在地上的寶物都是好東西,絕對是珍品,少女憑著一席話就能得到這樣的一件寶物,這是多麼震撼人心的事情呀。
  “這是真的,不是戲弄我們!”所有人回過神來,都紛紛討論,本來都想散去的觀眾又再一次圍了上來,他們都想得到這樣的寶物。
  “這,這,這太誇張吧。”看到這樣的一幕,朱思靜都被震撼住了,這位老人的寶物如果落入他們大劍門,那是可以成為世代的鎮門之寶,對於她來說這簡直就是無價之寶,但是,這個老人說送就送,這簡直就是打破了她的常識,超越了她的想象。
  試問世間,有誰會隨意地送一件無價之寶給一個不認識的人?這簡直就是瘋了。
  “奇人奇事,又焉能用常識去理解,這不是你能想象的。”看著這個老人,李七夜露出了濃濃的笑容。
  “前輩,我出身於百葬山,我們家世代以守護凡人為己任,近日有異邪入侵我們山莊,叔伯死傷慘重,還請前輩賜我一件寶的護山。”在少女離開之後,有一個青年反應機靈,撲一聲跪在這個老人麵前,聲淚皆下。
  但是,老人隻是摸出了一件寶物,放在了兩件寶物中間,補上了剛才送出的寶物,然後閉上眼睛,靜靜地坐在那,對於這個青年理都不理。
  這個青年哭訴著自己家族的苦難,但是,老人依然不理會,最後這個青年隻好識相地退下去了。
  “前輩,我妹妹自幼多病,有魔魘纏體,還請前輩賜下一件寶物為她護體。”一時之間,不少人學那個少女,打起各式各樣的悲情牌了。
  但是不管這些人怎麼樣打悲情牌,都無法打動這個老人,這個老人依然是閉著眼睛,好像是睡著了一樣。
  “為什麼其他人不行,而剛才那個少女卻可以,並不是每一個人的故事都是假的,也有人的淒慘故事是真的。”王涵觀察了很久,最後她不由為之十分奇怪地說道。
  王涵觀察得很仔細,也想從這其中看了一些端倪來。
  “這與故事悲慘不悲慘沒有關係。”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說道:“世間多少可憐人,誰能一一去拯救。能打動他的不是悲慘的故事,而這背後所藏著的秘密!”
  “背後所藏著的秘密?”王涵不由輕輕地昵喃,仔細地想著剛才那位少女的話,她也無法分析出來這背後究竟藏著怎麼樣的秘密去打動這樣的一個老人。
  好些人都沒辦法打動這個老人,不管他們把自己的故事說得如何的悲慘,老人理都不理,依然坐在那,好像是睡著了一樣。
  看到這樣悲劇的故事沒辦法打動這個老人,其他的人開始嚐試著換其他的方法,欲打動這個老人,但都沒有什麼效果。
  “讓我來試試”就在這個時候,有個底氣十足的聲音響起,大家轉過頭去,隻見一個氣勢不凡的青年站在了那。
  “是彭家莊的少主,彭少主來了。”立即有人認出這個青年的來曆,大聲說道。
  這個青年正是曾經在皇宮中斥喝李七夜的彭家莊少主彭威錦,他來到驕橫商行聽到這樣有趣的事情,也立即趕過來了。
  此時彭威錦上前,看著這個老人,鞠了鞠身,然後緩緩掏出了一個瓶子,他打開瓶子,隨時飄出了一股淡淡的藥香。
  “長生丹”有識貨的老修士一聞到了這樣的藥香,立即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不由吃驚地說道。
  聽到“長生丹”這三個字,頓時讓不少人雙目一亮,特別是上了年紀的修士,都不由望著這個玉瓶。
  “前輩,此乃是我們狂庭道統的葉老親手所煉的長生丹,千金難求,我以此丹換前輩一件寶物如何?”此時彭威錦對老人說道。
  “葉老,狂庭道統最有名的煉丹師。”聽到這話,在場的不少修士都為之驚呼一聲。
  “出自於葉老之手的長生丹,這簡直就是無價寶呀。”有老一輩的修士都不由口水直流,這樣的好東西,他們都怦然心動。
  對於他們這些上了年紀的老修士來說,如此一顆的長生丹,那簡直就是無價。
  “的確是好東西。”此時化妝成小廝的王涵都不由點頭說道:“葉老是我們狂庭道統最了不起的煉丹師,最擅長煉長生丹了,出自她手中的長生丹,稱得上無價。”
  “是呀,聽說楚營的一位老祖曾向他老人家求一顆都未得。”楊勝平也曾聽過葉老的大名,當然像他這樣的存在,沒有資格向葉老求得長生丹。
  要知道,葉老雖然出身於小國,但他在狂庭道統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狂庭道統的四大勢力都有拉攏他的意思。
  在這個時候,所有的都看著老人,畢竟眼前這個老人的年紀一大把了,對於任何年老壽衰的修士,都是十分渴望長生丹的,對於他們即將壽衰的他們來說,還有什麼比得上延長自己衰命更重要呢?
  很多人都以為彭威錦的長生丹能打動這個老人了,但是這個老人隻是坐在那,垂著眼皮,一動都不動,根本就不為彭威錦的長生丹所打動。
  “再加一顆如何?”最後彭威錦一咬牙,再取出一瓶,這是他僅有的長生丹了,他也是花費了無數心血才換回來的長生丹,隻是現在他十分垂涎眼前這位老人的寶物,才會拿出兩顆長生丹來跟眼前這個老人換。
  但,老人對長生丹一點興趣都沒有,理都不理彭威錦!
  

Snap Time:2018-11-15 08:10:19  ExecTime:0.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