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130章 大劍門

  大劍門,傳承的乃是狂庭的道統,乃是《狂經》的一個很小的旁支,可以說,整個大劍門的心經、真法都是以《狂經》為起源。Ψ雜ω誌ω蟲Ψ
  大劍門,也曾經是榮耀過,曾經是實力顯赫,也曾為狂庭立下不少的戰功,隻可惜,後來大劍門沒落,爭權奪勢失敗,也正是因為如此,被狂庭放逐到了狂庭道統的遍遠疆土之上。
  大劍門被放逐到這,乃是為狂庭的祖宗門守墓,也正是因為如此,大劍門從此是一落千丈,從此再也沒有聲名,成為了一個默默無名的小門派。
  大劍門所守的地方號稱是狂庭的祖墓,事實上,在這沒有什麼墳墓可言,大劍門所守的祖墓那隻不過是一個巨大無比的深淵而己。
  這個巨大無比的深淵被狂庭稱之為祖淵,傳言說,這個深淵埋葬著狂庭的一些勞苦功高的先祖,而且甚至有傳言說這個祖淵乃自是出自於狂庭的始祖狂祖!
  傳說,狂祖築祖淵,以埋葬開疆拓土的諸位先祖,甚至有後人認為,連狂祖都並未羽化登仙而去,把自己埋葬於祖淵之下,待得他日,以羽化登仙。
  不管這種傳言是真是假,總之關於祖淵的事情,在狂庭之內已經很少記載,能找到的那也隻是寥寥片語而己,總之在後世沒有聽說過哪一位先祖下葬於祖淵。
  所以,這使得狂庭的一些後代所猜測,祖淵所葬的隻怕是狂庭第一代的開宗立派的諸位先祖,後世的諸位先祖都未下葬於祖淵。
  按道理來說,能守先祖下葬之處,是一種榮耀。但事實上,先祖離後世已經太久遠了,而且後世的曆代祖宗都未在祖淵下葬,這使得祖淵早就是名存實亡,已經是成為了一片荒廢之地了。
  大劍門被放逐於這偏僻之地,以守祖淵,聽起來是十分的榮耀,事實上,整個大劍門是被打入了冷宮。
  但,這是無奈的事情,大劍門的基根隻不過是狂庭道統之下的旁支末梢而己,區區一個大劍門,又焉能對抗狂庭的命令,也唯有被放逐,在這守著祖淵了,大劍門唯一所能寄托的就是門下弟子能出些人才,讓大劍門崛起,重歸狂庭的權力中心。
  如果大劍門的門下弟子都不爭氣的話,那大劍門想崛起,那簡直就是癡人做夢了,否則的話,也就隻有他們祖宗顯靈庇護,才能讓他們大劍門崛起了。
  但,大劍門好像真的是走了大運,似乎狂庭的祖先的確是顯靈了,因為這一天一大早,在祖淵的萬丈深淵之處竟然懸浮著一具木棺。
  “看,那是什麼東西”一大早最先發現這具木棺的乃是大劍門下的一個弟子。
  這個弟子帶師兄弟一大早起來就按例巡邏,在經過祖淵那巨大無比的深淵旁邊的時候,眼尖的他竟然看到了深淵之下竟然懸浮著一具古棺。
  祖淵巨大無比,它就像是巨獸張開的血盆大嘴一樣,遠遠看起,就讓人不寒而栗,而且整個祖淵是深不可測,沒有人知道祖淵究竟有多深。
  自從大劍門被放逐到這守祖淵之後,就有人去探過祖淵,但是下麵深不見底,沒有人能下到深淵最底處,而且越往下就越寒冷,沒有人能承受得了這祖淵的寒冷。
  一直以來,祖淵都十分的平靜,從來都沒發生過任何事情,所以守著祖淵的大劍門弟子早就習慣了祖淵的存在了,也習慣了祖淵的平靜了。
  今天突然冒出了一具古棺,這把巡邏的所有弟子都嚇了一大跳,所有弟子紛紛望去,隻見一具古棺懸浮在祖淵之下,古棺十分的古樸,似乎它已經是經曆了千百萬年的雕琢一般,此時古棺之上還掛有不少的冰棱,似乎它是從冰川深處飄泊而來的一樣。
  看到突然懸浮在祖淵之中的木棺,大劍門的弟子都一下子嚇懵了,一時之間,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的。
  “快告訴門主!”回過神來之後,立即有弟子飛快去稟報門主。
  大劍門的門主諸奇乃是一位看起來是年輕五旬的老人,他在大劍門也算是有實力的高手了九級真徒。
  當然了,九級真徒要不說是放在萬統界,就算是放在狂庭,那也隻不過是一位微不足道的小修士而己。
  但誰讓大劍門現在已經沒落,有總比沒有強,所以九劍真徒,也勉強出任大劍門的掌門了。
  大劍門門主諸奇一聽到祖淵下飄浮起了一具古棺,這把他都嚇了一大跳,自從他們大劍門被放逐到這,祖淵就從來沒有發生過什麼事,現在突然冒出一具古棺,這怎麼不把他嚇得一大跳呢。
  回過神來之後,諸奇召來了幾位大劍門的長老,都第一時間趕到了祖淵了。
  看著祖淵之下所懸浮著的那一具古棺,諸奇與幾位長老都不由麵麵相覷了一眼,他們看著這樣的一具古棺,都不知道這是一件好事,還是一樁禍事,所以一時之間諸奇他們都有點束手無策,畢竟他們大劍門已經沒落,他們雖然說是門主、長老,但都沒有經曆過多少的風浪,跟土包子差不了多少。
  “昨夜可有動靜,可有異樣?”好不容易回過神來,諸奇詢問門下弟子。
  負責巡邏的門下弟子都相視了眼,最終都紛紛搖頭,說道:“稟門主,我們按更巡邏,在祖淵未發現任何異樣。”
  “撈起來。”最終大劍門門主諸奇與長老們相商了一下,吩咐地說道。
  最後大劍門的幾位長老出手,費了九牛二虎的力氣,這才把懸浮在祖淵處的古棺拉了上來。
  當古棺拉了上來之後,大劍門的門主諸奇和長老心麵都不由跳動了一下,他們都不由緊張起來,因為他們也不知道古棺麵裝的是什麼,他們不知道從祖淵之處冒出一具古棺了,這對於他們大劍門來說是一件天賜良機,還是一樁禍事。
  最終,諸奇和長老們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他們合力地打開了這一具古棺,這古棺並不難打開,沒有任何封印。
  當一打開,諸奇和幾位長老立即看到了麵躺著一個人,十分的年輕,這頓時讓諸奇和幾位長老臉色大變,立即把古棺封上。
  “抬回去,抬入錦閣之中。”諸奇和諸位長老相視了一眼,立即吩咐門下弟子。
  大劍門把古棺抬回了錦閣之後,諸奇立即吩咐門下弟子,說道:“休得走漏風聲,否則必嚴懲。”
  大劍門的弟子也不知道古棺之內是什麼,聽到門主如此的鄭重,都不敢大意,守口如瓶。
  錦閣乃是大劍門用來招待貴賓的地方,但此時麵卻擺著一具古棺,顯得有些突兀,也有些古怪。
  最終,門下的所有弟子都退下去了,諸奇與諸位長老相視了一眼,他們幾個人親自動手,把古棺拆了。
  隻見那是一塊巨大的冰塊,冰塊之中冰封著一個人,一個看起來很年輕的人,透過冰塊,看到這個年輕人穿著一件戰衣,不像是他們這個時代的人,似乎這樣的一個年輕人不屬於他們這個世界。
  這冰塊十分的寒冷,好像難於融化一樣,隻要諸奇他們一接觸到冰塊,這都使得他們身體被凍僵,都會開始冰封。
  看著冰封中的年輕人,諸奇他們都不由相視了一眼,一開始他們還以為古棺中會躺著某一位老祖宗,但古棺中躺著的是一位看起來很年輕的年輕人,這讓諸奇有點束手無策。
  但最讓諸奇束手無策的是,他們不知道冰封中的這個年輕人是活著還是死了。
  “這,這會是外麵掉進來的棺木嗎?或許有人拋屍。”有長老都不由為之疑惑地說道。
  “隻怕不可能,如果真的是外人拋屍,早就一沉到底,大家都知道,一旦掉入深淵,再也沒有出現過。”另外一個長老說道。
  大劍門就有弟子掉入祖淵,掉下去之後,再也沒有回來過,生死不明,可以說,一旦掉入祖淵,不可能爬上來。
  “或者,真的是我們狂庭的先祖。”有一位長老打了一個激靈,說道:“我們狂庭不也有傳言說,總有一天,我們的先祖會從祖淵複活,登臨三界,羽化登仙嗎?”
  聽到這位長老的話,諸奇和其他的長老都不由麵麵相覷,他們也聽過這樣的傳說,但從來沒有人把它當真,畢竟千百萬年以來,祖淵都是悄然無聲,從來就沒有發生過什麼事情,也正是因為如此,後世從來沒聽說有那一代祖先再會把自己葬入祖淵之中。
  “找個細心的弟子來照顧。”最終諸奇吩咐地說道:“待玄冰融化,便知道一些情況了,是死是活,那時便知。”
  最終,諸奇吩咐下去,找了一個細心又有耐心的女弟子來照顧玄冰所封的年輕人。
  當然,這個被冰封的年輕人,也正是剛來到三仙界的李七夜。他一來到三仙界,枯石院懸崖下老頭子的記憶就全部浮現,李七夜本來是欲進入老頭子所創建的道統,沒有想到,剛進入道統的秘密坐標,他就瞬間被冰封了,被老頭子坑了一把。
  

Snap Time:2018-11-21 01:33:45  ExecTime:0.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