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2060章 人聖尋仇

  人聖,這個名字在驕橫洲充滿了魔力,可以說在驕橫洲年輕一代沒有什麼人能比得上人聖了,就算是古啟航都不行,可以說人聖乃是萬眾所歸。×雜∮誌∮蟲×
  至於天神書院,那就更不用多說了,人聖當年在天神書院讀書,天神書院不知道有多少學生是他的擁躉,不知道有多少學生對他是崇拜無比。
  人聖,四條天命的仙王,更是擁有著人族兩大古血之一的無止!可以說,人聖已經是極為優秀了,年輕一輩難有人能與之匹敵,百族之中也沒有人比他地位更高了,至少這個時代是如此。
  “人聖呀,比畫像還要帥一千倍一萬倍。”有天神書院的女學生十分花癡地說道。
  一時之間,天神書院不知道多少學生望著人聖,崇拜無比,敬佩得五體投地。
  “宗政拓,有何事呢?”此時,天神書院的院長現身,徐徐地說道。
  說起人聖,大家都知道人聖,可以說大家都快忘記了他的名字叫什麼了,也很少人敢去叫人聖的名字。
  但,這是天神書院,那怕人聖已經成為了仙王了,他依然曾經是天神書院的學生,特別是天神書院的院長,更是有資格直呼人聖的名字,人聖那也隻不過他眾多學生中的一員而己。
  在天神書院之前,人聖也不敢托大,親自下馬,見到天神書院的院長,鞠身,一拜,徐徐地說道:“學生見過院長,聽聞書院有難,故此學生帶兵前來支援。”
  看到人聖的一舉一動,不知道征服了多少學生,特別是女學生。
  “人聖就是人聖呀,那怕成為了仙王了,依然是禮賢下士,依然是謙虛無比。”有女學生花癡地說道:“書院有難,第一個來支援,有情有義,男兒當是如此,能嫁給這樣的男兒,此生無憾也。”
  聽到人聖此話,天神書院的院長也沒有多少的情緒波動,點頭,徐徐地說道:“有這個人便好,便好,允你們紮營於外麵。”
  雖然說人聖已經成就了仙王,也是當今威名赫赫,但是千百萬年以來,天神書院又不是沒出過仙王,至於上神,那就更多了,連一葉仙王都曾經在天神書院讀過書,比起如一葉仙王他們這樣的成就來,人聖的成就也不算是特別的驚豔。
  “老師有差遣之處,開口便可。”人聖再拜,說道。
  天神書院的院長也隻是輕輕點頭,沒有多說什麼,這並非是他自負托大,他本身就是絕世強者,論實力,他不會比人聖弱,更何況,人聖也隻不過是他學生而已。
  “老師,學生有一個不情之請。”此時人聖又拜,鄭重地說道。
  “說吧。”天神書院的院長看著他,徐徐地說道。
  “老師也知道,孔前輩乃是學生的護道人,前些日子,孔前輩的兒子六劍少皇死於學院之中,孔前輩閉關還未出,所以學生想知道具體情況,還望老師指教。”此時人聖鞠首說道。
  人聖口中的孔前輩,便是九劍上神,也就是他的護道人。
  天神書院的院長多看了他一眼,輕輕擺手,徐徐地說道:“此事,你休問也罷。”
  人聖突然提起這件事情,這讓天神學院的許多學生都一下子屏住了呼吸,大家都知道,六劍少皇是被李七夜殺死的,而李七夜是天神學院的老師,這件事情可不是小事。
  九劍上神他兒子被殺死,他絕對是不會善罷甘休,而他又是人聖的護道人,他將會站在九劍上神這一邊,還是站在天神書院這一邊呢。
  被天神書院的院長如此一說,人聖沉默了一下,隨之又鄭重地說道:“老師,並非是學生多嘴,我所知,慘死之人,不止僅僅是孔前輩的兒子,還有思神宗、縱天教的傳人。他們都是當今俊傑,現在他們三人卻慘死於書院,此事若是沒有一個說法,隻怕對書院不利。”
  “此事,就此作罷,你莫問為好。”天神書院的院長搖頭,他說出這樣的話,那已經是為人聖好了,因為他比任何人清楚,李七夜這樣的存在,根本就不是人聖所能惹得起的,像李七夜這樣的存在,仙王又如何,說屠殺就屠殺!這樣的事情他又不是沒有做過!
  天神書院的院長如此的話,如此的態度,這讓人聖為之愕了一下。
  事實上,何止是人聖愕了一下,天神書院很多學生在心麵都很好奇,這個李七夜究竟是怎麼樣的來曆呢,竟然能讓天神學院如此的庇護著他。
  要知道,李七夜一口氣殺了書院三子,而且書院三子都是大有來曆,縱天少主是一門五仙王的傳人,而思宗神子則是一門四仙王的繼承人,六劍少皇也是十一個圖騰上神的兒子。
  三個天才同時被殺,不論誰對誰錯,這都將會讓天神書院麵臨著很大的壓力,畢竟縱天教他們也不是好惹得,若是天神書院不給一個交待,說不定天神書院從此會與縱天教他們結仇。
  但是,現在天神書院的院長完全沒有澄清這事的打算,也完全是沒有斷定誰是誰非的打算,就算是縱天少主他們三個人都被殺死了,似乎天神書院根本就不需要向縱天教他們一個交待。
  “老師,學生並非是冒失,隻是此事是非曲直,應有個論斷。”人聖沉吟了一下,說道:“孔前輩的兒子,也不能死得不明不白,不然學生也是左右為難。”
  對於人聖這樣的要求,天神書院的院長不由皺了一下眉頭。
  “人是我殺的,有什麼話就跟我說吧。”就在天神書院的院長打算勸一下人聖之時,一個悠然的聲音響起。
  聽到這個聲音,天神書院的院長徹底不去管這件事情了,他已經明白人聖具體是怎麼樣的命運,這就掌握在他自己的手中了。
  “是李老師”一聽到這聲音,天神學院的學生都紛紛望去,很多人低聲地說道。
  此時隻見李七夜浮現在了書齋的上空,身後的劉金勝端了來了一把椅子,李七夜就這樣大馬金刀地坐在了天空之上。
  人聖也向李七夜這邊望去,看到李七夜如此姿態,他也雙目一凝,踏空而起,往書齋而去,眨眼之間就抵達了李七夜的麵前。
  “哼,這個李七夜未免是太霸道、太囂張了吧,先是與啟航老師為敵,現在又招惹人聖,那低調一點會死嗎?走到哪都惹是生非,好像跟誰都過不去一樣。”有一些傾慕人聖的女學生看到這樣的情況,心麵就不爽,冷哼一聲說道。
  “囂張又如何,霸道又如何,憑著一朵十四瓣的大道花,他就有資格囂張,他就有資格霸道。這樣的成就,那可不是能吹噓出來的,實打實的真本事,如此有真本事的老師,天神書院絕對是好好地供著……”
  “……一尊仙王算得了什麼,隻要有這樣的老師留在天神書院,想要多少仙王,想要多少上神,都能培養得出來,所以說,就算七夜老師捅破了天,天神書院都會為他兜底。”有遠見的學生知道李七夜的價值,所以淡淡地說道。
  人聖行至書齋的上方,目光落於李七夜身上,他也完全看不出李七夜的深淺,他一抱拳,徐徐地說道:“不知道道兄如何稱呼?”
  “無名小輩而已,不值得一提。”李七夜平淡地說道。
  這就是人聖與劉金勝之間的差距,劉金勝就算不知道李七夜的來曆,但他見到李七夜之後,就明白李七夜惹不得,但人聖卻無法知道這樣的一個事實。
  “六劍少皇可是道兄所殺?”人聖說話也是有理有據,也沒拿仙王之威壓李七夜。
  當然,在天神書院拿仙王的架子不一定有用,畢竟能在天神書院當老師的人,哪一個是善茬,甚至有不少老師本身比一般的大帝仙王還要強大。
  “不知少皇是犯了何罪,值得道兄如此的痛下殺手。”人聖徐徐地說道。
  “殺了就殺了,何需用太多的言辭。”李七夜平靜地說道:“去吧,現在非常時刻,莫自誤。我殺人,無需借口,殺之便可。”
  這話一出,讓在場的學生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這樣的話實在是夠霸氣,要知道,人聖可是擁有無止血統的四天命仙王,李七夜竟然如視他無物一般,根本就未把李七夜放在眼中。
  “這夠霸道的吧。”天神書院的學生也不由喃喃地說道。
  李七夜這樣的話,都讓人聖臉色大變,畢竟當著眾人的麵說出如此的話,那簡直就沒把他放在眼。
  這不能說他人聖是個高傲的人,他一尊四天命的仙王,在驕橫洲怎麼也算得上是呼風喚雨的人物,現在李七夜完全不把他當作一回事。
  “道兄,我是真誠請教的。”人聖徐徐地說道:“雖然說這是天神書院,但也不能就此濫殺他人,並非是說殺了便殺了,這終究需要一個公道!”
  “你來請教又如何?”李七夜笑了一下,徐徐地說道:“難道給你一個很好的理由,你就此揭過此事,就此化解這麵的恩怨,你就能讓什麼九劍上神不為他兒子報仇?”
  

Snap Time:2018-11-18 13:46:05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