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1777章 誰勝誰負

  “是呀,連一葉仙王都在這授過課。#雜ㄨ誌ㄨ蟲#”有帝府的學生看著道壁上的大道花,也是為之歎服。
  在道壁之上第二行的六朵大道花之中有一朵就是寫有“一葉”這兩個字,這兩個字仙氣飄逸,這正是一葉仙王親筆留下的名字。
  在這授課,大道花綻放,授課的老師可以在自己的大道花上留下自己的名字,當然也可以不留下自己的名字。
  試想一下,連一葉仙王都曾經在這授過課,曾經讓大道花綻放了十二片花瓣,這是多麼驚豔的事情呀。
  一葉仙王,這可是百族之中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擁有十二條天命的大帝仙王,同時他也是千百萬年以來第八位擁有十二條天命的大帝仙王!
  試想一下,連十二天命的仙王都曾經在天神書院授課講道,這可以想象天神書院是何等的輝煌,是何等震撼人心的底蘊。
  所以說,當天神學院的學生站在道場之外的時候,不管天賦多麼高、不管有多麼了不起的學生,他們都驕傲不起來,都必須收斂自己的傲氣。
  連一葉仙王都曾經在這講道授課,他們算得了什麼東西?所以在這,任何學生都不敢自作狂妄!
  “默老太了不起了,不是仙王,更勝仙王。”也有聖院的學生看著第二行的六朵中的那朵刻有“默千鈞”的大道花,十分感慨地說道。
  在第二行的六朵大道花之中,其中四朵是沒有寫名字,隻有兩朵是寫有名字的,除了一葉仙王之外,另外一朵就是寫著“默千鈞”這三個字。
  如果你在外麵說“默千鈞”這個名字,世間或者很多修士沒聽過這個名字,如果說你提“默老”這個名字,那麼就將會讓世人肅然起敬了。
  那怕是再了不起的大帝仙王,聽到“默老”這個名字,那都是敬意油然而生,就算是一葉仙王這麼了不起的十二天命仙王了,遇到默千鈞,也會敬意地叫上一聲“老師”!
  默千鈞,那可是天神學院最資深的老師,他教出來的傑出學生太多了,其中不乏仙王、上神,就像齊臨仙帝,都曾經被他教過。
  所以在天神學院曾經有過這樣的一句話,如果你有機會上一課默千鈞的課,那麼你這一輩子也沒有白活了,不枉你在天神學院讀過書。
  “唉,學院在很久以前就不安排默老上課了,如果我們能遇到默老上一堂課,那是多麼的幸運呀,那簡直就是撞了大運。”帝府的學生也不由感慨地說道。
  試想一下,默千鈞授課的成就可以比肩於十二條天命的一葉仙王,這可想而知默千鈞講課是多麼奧妙了!
  “那是不可能了,隻有偶爾默老心血來潮會講上一堂課了。”有學長說道:“聽說默老上一次講課那是在五千年之前了,我們這一屆隻怕是沒有機會聽到默老講課了。”
  “第一行的那兩朵大道花是誰留下的?”有學弟看著道壁,不由十分好奇地說道。
  第一行隻有兩朵大道花,而且這兩朵大道花是綻放了十三片的花瓣,而且這兩朵大道花都沒有留下名字。
  要知道,一葉仙王和默千鈞也隻能是讓大道花綻放十二片花瓣而己,在他們之上竟然還有兩朵大道花綻放了十三片花瓣,這就意味著在授課成就之上,還有兩個人在一葉仙王和默千鈞他們之上。
  一葉仙王乃是十二天命的仙王,默千鈞乃是天神書院最資深的老師,可以說他們兩個人在大道上的領悟與理解應該沒有人能再超越他們才對,但是,在他們之上卻還有兩朵大道花是綻放了十三片的花瓣,這是十分讓人為之震撼的事情。
  “這是一個謎,有人說這是天神學院最有趣的一個謎團之一。”有大一屆的學長搖頭說道:“關於這兩朵大道花一直以來都有人猜測,而且引申了好多的傳說,各式各樣的都有。”
  說到這,這位學長頓了一下,笑著說道:“比較靠譜的說法是,這兩朵大道花乃是天神書院建立之初,由飛仙帝和終南神帝留下來的。”
  對於這樣的說法,大家也覺得有道理,畢竟飛仙帝和終南神帝是開啟終極之戰的人,如果說有誰能在道場上超越一葉仙王,那飛仙帝和終南神帝的確是有著最大的可能。
  “這也不見得。”另外一位有研究的學長搖頭說道:“關於這兩朵大道花的傳說,我翻了天神書院的很多記載,都沒有找到具體的說法,多數都是空穴來風。關於這兩朵大道花,也不一定是由飛仙帝和終南神帝留下來的……”
  “……結合十三洲的曆史,在那個時代百族還是積弱,天、魔、神三族掌執十三洲。雖然說,有傳言終南神帝的確是在天神學院授過課,但以我個人見解,更多的是為飛仙帝站台,這也是向天、魔、神的大帝們表了一個姿態。如果說讓終南神帝把自己的大道精華傳授給百族的普通修士,這個可能性極低極低。”這位學生有理有椐,娓娓道來。
  “如果不是終南神帝,那麼又會是誰呢,就假如有一朵是由飛仙帝留下,那麼另外一朵呢?”有好奇的學弟忍不住問道。
  “這就是最有意思的地方,有一些記載說,在很久以前,關於這兩朵的大道花有過一些記載,但後來卻被刪掉了,具體原因沒有人知道!甚至在一些散記之中有過一個大膽的猜測,說這兩道大道花既不是飛仙帝也不是終南神帝留下的,是另有其人。”這位學長說道。
  “如果說連飛仙帝都不是,那還有誰呢?”聽到這樣的說法,有學生都不怎麼樣相信了,畢竟,這讓大家想破腦子,隻怕都想不出究竟會有誰能留下這樣的大道花。
  “所以說,這是天神書院的謎,十分有趣的謎,從來沒有人能解開的謎。”這位學長笑著說道。
  隨著時間的推移,到來的學生是越來越多,甚至連天神學院的一些老師都紛紛觀望。
  盡管古啟航還沒有來,但已經有學生已經坐入了道場之中,對於這些學生來說,他們對古啟航是信心十足,古啟航必定能給他們帶來大的收獲,必定能讓他們的大道為之轟鳴。
  就在許多學生紛紛聚集於道場之外的時候,古啟航還沒有來,隻見縱天少主、思宗神子、六劍少皇都過來了。
  六劍少皇養傷幾天,也活蹦亂跳了。雖然他受的傷很重,但是沒有損傷要害,他服了靈丹妙藥之後,在床上躺上幾天之後,也都沒有什麼事了。
  “縱天少主他們來了。”看以縱天少主他們來了之後,不少學生紛紛招呼。
  就在所有人打招呼的時候,隻見縱天少主登上了講台,站在講台之上,看著在座的所有學生。
  “玄極受啟航老師重托,今日先為啟航老師的授課預預熱,也好讓大家知道今日啟航老師所要講的是何內容,適不適合大家。”此時縱天少主看著在座的學生,徐徐地說道:“玄極不自量力,在此先為大家講一講啟航老師的’法衍’道綱,說得淺陋,還望大家指正。”
  縱天少主替古啟航預熱,這也不出大家的意料,因為在以前縱天少主就為古啟航替過課,現在縱天少主替古啟航先講大綱,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並沒有什麼不妥。
  畢竟,在場的學生聽過大綱之後,再決定聽不聽古啟航的課程也不為遲,這也可以看得出來,這一次古啟航是準備的十分周全。
  雖然說縱天少主是天神學院的學生,但,在縱天學院沒有限製任何人來道台授課,更何況,縱天少主是擁有一個圖騰的上神,不論怎麼樣說,也算是有資格站在這講台上授課。
  就在縱天少主開講之時,思宗神子和六劍少皇毫不猶豫進入了道場,坐在道場中聽縱天少主授課。
  要知道,思宗神子和六劍少皇乃是聖院、百堂的領袖,現在他們兩個人親自入場為縱天少主捧場,此時在場的不少聖院和百堂的學生都紛紛入場,這些學生都是跟隨思宗神子和六劍少皇混在一起的。
  此時思宗神子和六劍少皇都進場了,他們這些小弟又怎麼能不捧場呢,更何況縱天少主講課也不會差到哪去,畢竟在百堂已經有很多學生聽過縱天少主講課。
  在縱天少主還沒有開講,也有帝府的學生入場了,縱天少主可是帝府天才學生中的領袖,這些天才學生不論如何也會給縱天少主三分情麵。
  在課堂還沒有開講,大家都不知道這一次課堂適不適合自己,而道場上已經有著不少的學生入座了,放眼看去,人頭攢動。
  “今日開場,所講的乃是’法衍’。”縱天少主看著道場中的聽講學生,徐徐地說道:“這堂課程的內容包含了啟航老師這些年來對大道摸索的心得,可以說是老師的心血,雖然不敢說是獨步天下,但見解之獨特,那也是獨此一家。”
  

Snap Time:2018-11-20 23:38:08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