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032章 挑戰

  六道少皇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穩了穩道心,冷冷地說道:“我道行淺薄,以我淺薄之力想拔起七煞塔,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但,若是涉七層煞海,我倒有這個信心。*雜誌蟲*”
  雖然說,憑六道少皇的實力是不可能進入七煞塔的第七煞煞海,但六劍少皇他卻掌握了七煞塔的奧妙,所以他才敢說下如此的豪言壯語。
  “了不起,有勇氣。”李七夜點頭說道,也算是讚了一聲。
  李七夜這樣的態度讓六劍少皇為之愕了一下,一開始他還以為李七夜會借機奚落一下他,沒有想到李七夜還讚了他一聲,這一下子讓六劍少皇有些不知道如何架招。
  但,六劍少皇深呼了一口氣,沉聲地說道:“學生倒想入七層煞海一走,不知老師能否指點一二?”
  六劍少皇這話頓時讓在場的學生愕了一下,甚至有不少學生嚇了一跳,這話說出來,那有挑戰李七夜的意思。
  在天神學院挑戰老師,那是需要很大的勇氣。
  對於六劍少皇的話,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濃濃的笑意,徐徐地說道:“有點意思,當年就在這,九幽狂敖挑戰了天神學院的老師,也打敗了天神學院的老師,今天你這是挑戰我嗎?後生可畏,追隨前人的腳步。”
  此時六劍少皇深呼吸,道心堅定,他冷冷地說道:“老師不也是喜歡我們學生挑戰嗎?學生不自量力,與老師較量一二!”
  六劍少皇突然挑戰李七夜,這也算是臨時起意,但也是意料之中。他在李七夜麵前幾次吃虧,憋了一肚子的氣,所以他想報仇,板回顏麵。
  對於六劍少皇的挑釁,李七夜隻是笑了一下,毫不在意,笑著說道:“不知道你想要怎麼樣較量呢?”
  “學生不自量力,想往煞海一走,不知道老師敢不敢走上一遭?”既然都撕破臉皮了,六劍少皇也不裝小白羊,直接冷冷地說道。
  “往煞海上走一遭呀?”李七夜看了看七煞塔,又看了看那層層壘疊煞氣,隻見那煞氣流淌著,宛如汪洋大海一樣,這也難怪被人稱之為煞海。
  “這又有何不敢。”李七夜不由淡淡一笑,隨意地說道:“這隻怕是你不自量力,自討苦吃。”
  被李七夜如此的藐視,這頓時讓六劍少皇臉色一沉,目光變得更冷,他的雙目深處跳動著殺機。
  可以說,自從知道李七夜是老師的身份之後,六劍少皇是收斂了很多,克製了不少,心麵不敢對李七夜動殺機,但是現在他突然有了一個十分大膽的想法,在這那之間,在心麵對李七夜動了殺機,如果說,真的讓他殺了一位天神學院的老師,那足夠讓他名動天下,這將會讓他的威名提升到另外一個層次。
  “好,老師都如此看低學生,那學生更是應該與老師較量一二。”六劍少皇瞬間雙目一熾,冷意逼人,他冷然地說道:“學生且入七層煞海走一趟,老師敢進嗎?”“七層煞海?”聽到六劍少皇的話,不少學生心麵都嚇了一大跳,在剛才連學院的一位老師都未能進入七層煞海,現在六劍少皇突然說要進入七層煞海,這怎麼不讓大家嚇得一大跳呢。
  並不是說在場的學生看輕六劍少皇,相反,大家都覺得六劍少皇是一個有實力的人,在學生中也算是數一數二的天才,但憑他現在的實力,想進入第七煞層海,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此時六劍少皇說出這樣的狠話,大家都不由嚇了一大跳。但也有機靈的學生,他們立即想到了六劍少皇剛才的話。
  在剛才六劍少皇曾說過七煞塔可巧取,要知道,六劍少皇的父親也是一位擁有十一個圖騰的上神,或者六劍少皇此時此刻已經掌握了七煞塔的奧妙都不一定。
  想到這一點,不少機靈的學生反應過來,六劍少皇如此的自信,那必定是胸有成竹,必定是底氣十足,所以,一時之間他們都紛紛看著李七夜,看李七夜敢不敢應戰。
  “入七層煞海?”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說道:“也並非是我看低你,憑你的實力,想入第七層,難,一有差錯,這將會讓你喪命於此。”
  “生死由命。”六劍少皇雙目一厲,一挺胸膛,豪氣衝天,說道:“男兒在世,就是放手一搏,敢問老師敢不敢一搏?我孔葉林無懼於死,就不知道老師敢不敢一搏!”
  “學長豪氣,乃是我們的表率。”有學生聽到六劍少皇如此豪氣衝天的話,都忍不住豎起拇指大讚一聲。
  “你要如何一搏?”看著自信十足的六劍少皇,李七夜都不由露出了笑容,淡淡地笑著說道。
  六劍少皇冷冷地說道:“誰走得最遠,誰就是勝出,當然,誰若是喪命於煞海之中,那就怪自己學藝不精!如果輸了的人還活著,那就必須對三拜九叩!”說到這,他雙目冰冷地盯著李七夜。
  六劍少皇此時也豁出去了,既然他都挑戰了李七夜了,他還有什麼好擔憂的,就算他真的輸了,那怕是他在天神學院混不下去,那麼外麵也是海闊天空。
  憑他的實力,憑他父親是十一個圖騰的上神,天地廣闊,他哪都能混得風生水起,所以想明白的六劍少皇也不怕李七夜了,要和李七夜狠鬥一場。
  更何況,在六劍少皇心麵有著自己的如意算盤,他知道七煞塔的奧妙,他一定能進入第七層煞海,可以說,他是勝券在握,一定會把李七夜壓下去。
  在六劍少皇看來,就算李七夜能從煞海中活下來,那麼他輸給了自己,當著學生的麵對他六劍少皇三拜九叩,那麼他也是顏臉丟盡,看他以後還敢不敢在天神學院揚威耀武。
  “輸了的人三拜九叩呀?”李七夜不由看了看煞海,然後又看了看六劍少皇,淡淡地笑著說道:“你不覺得這禮重了嗎?”
  “不重。”六劍少皇冷笑一聲,冷冷地說道:“老師不也是讓縱天兄五體投地嗎?如果是學生輸了,對老師三拜九叩,那也是應該的。”
  “說的也是”李七夜淡淡一笑,徐徐地說道:“學生對老師三拜九叩,這也不算大禮了。”說到這,點了點頭。
  “不過,若是老師輸了,要向學生行三拜九叩的禮,那麼這個禮就有點大了。”六劍少皇冷笑了一聲,在此之前都還克製的他,在這一刻變得咄咄逼人,氣勢非凡。
  此時六劍少皇是想大幹一場了,他掌握了七煞塔的奧妙,可以說這是他的主場,若是在這七煞塔前一比的話,他自信比思宗神子和縱天少主他們做得更好。
  這對於他來說,那是天大的好機會,不借著如此的天大優勢好好打擊一下李七夜的焰氣,那就實在是可惜了。
  六劍少皇說出這樣霸氣的話,把一些還不明白的學生嚇了一大跳,已經想明白的學生都看著李七夜,他們也覺得這一次六劍少皇勝算很大,如果不是胸有成竹,六劍少皇不會說出這樣的狠話。
  所以不少學生含笑地看著李七夜,他們都有心看著李七夜出醜,畢竟在很多學生都看李七夜不爽,誰叫李七夜這麼囂張,而且還能得到梅素子她們的青睞,他絕對是所有男學生的眼中釘。
  “這也的確,如果對學生三拜九叩,這的確是讓老臉有點掛不住。”李七夜十分認真地說道,他這樣的模樣,就一下子讓人誤會了,都以為李七夜猶豫了。
  “老師敢賭嗎?”六劍少皇冷笑一聲,一挺胸膛,此時他也是惡從膽邊生,不知道從哪來的明量,冷笑地說道:“當然,如果老師現在認輸還來得及,如果老師現在認輸的話,隻需一拜便可!”
  六劍少皇這是有意激怒李七夜,他不止是要殺一下李七夜的氣煞,他就是要把李七夜激怒,把他引入煞海,對於他來說,隻要李七夜進入煞海了,他就有辦法了。
  想到這,六劍少皇雙目一厲,跳躍著殺機,事實上,他不止是要李七夜三拜九叩那麼簡單,他要殺了李七夜,以消自己心麵的怨氣。
  大家都知道,如果在這樣的挑戰之中,李七夜喪命的話,那就真的恨不得六劍少皇了,隻能怪他是學藝不精,學校也不見得會責怪下來,這也是為什麼六劍少皇撕破臉皮都要與李七夜狠幹一場的原因。
  “金勝呀,你說我要不要賭一場呢?”李七夜笑盈盈地對身邊的劉金勝說道。
  劉金勝看了六劍少皇一眼,隻是說道:“老師乃是高才絕世,乃是巍峨神峰,一介小輩,不入老師法眼。”
  劉金勝說出這樣的話已經算是一番好意了,畢竟他年少之時也如此輕狂過,他心麵清楚,六劍少皇與李七夜比,那是自尋死路。
  “老東西,休得在這狂言!”六劍少皇頓時對劉金勝的話不滿,厲喝道。
  “金勝呀,看來人家不領你的一番好意。”李七夜撫掌笑了起來。
  

Snap Time:2018-11-19 17:13:05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