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7)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1766章 天凰太子

  這個青年身邊有一個美女陪著,這個女子嬌豔美麗,貴氣逼人,讓人一看也就知道出身不簡單。√雜々誌々蟲√
  這個青年和女子身邊也有一個店鋪的夥計陪著,現在這個青年突然搶走了李七夜手中的玉盞,這讓夥計也有些尷尬,幹笑一聲,對李七夜說道:“這位殿下性子急,還請客官看一看其他的寶物如何?”
  李七夜看都懶得看這位青年一眼,淡淡地說道:“讓他拿回來,這隻玉盞我要了。”
  李七夜這話一說出來,讓兩位夥計都有些難做,按他們店的規紀,當然是誰先拿到貨物,誰想要買的話,就先歸誰。
  現在這個青年仗著自己來曆不凡,當場就搶李七夜手中的玉盞,這讓兩邊的夥計也是有些尷尬。
  陪著這位青年和女子的夥計隻好搓了搓手,對這位青年陪笑地說道:“殿下,你看一下是不是換一件寶物看看呢,我們這有很多的寶物,有幾件剛到貨的匕首適合這位林姑娘。”
  雖然說李七夜這樣的凡人不一定能買得起這隻玉盞,問題是李七夜先拿到了這隻玉盞,按他們的規紀隻有李七夜不買的時候才輪到下一個人。
  “不用了,我就要這隻玉盞了,這隻玉盞能淨化血統,很適合我姐姐,我正打算送她一件禮物。”這位青年十分傲氣。
  “,客官,要不要換一件寶物看看,我們這還有其他的珍寶,總會有一件適合你的。”見這位青年不同意,李七夜這邊的夥計也忙是向李七夜遊說地說道。
  “不行”李七夜老神在在,一口拒絕了夥計的要求,淡淡地說道:“這隻玉盞我要定了。”
  李七夜這樣的態度,讓兩個夥計也一下子無話可說了,一般來說,一個凡人哪敢去惹修士,更何況眼前這位青年有著很驚人的來曆。
  這個青年今日本來就是帶著美人來購物,正好看到這隻玉盞,覺得很適合他姐姐,所以打算買給他姐姐。
  現在眼前一個凡人竟然敢跟他搶東西,這不止是讓他在美人麵前下不了台階,也讓他在眾人麵前臉上無光。
  “小子,你買得起嗎?”青年冷冷地斜看了李七夜一眼,冷笑地說道,目光之中充滿了不屑。
  在他看來,李七夜隻不過是一個凡人而己,一個凡人就算再有錢,也買不起這種寶物。
  “小二,給我打包,等一下一同結算。”李七夜根本就懶得理會這個青年,吩咐旁邊的夥計說道。
  李七夜這話一出,把他身後的沈曉珊嚇得一大跳,因為她知道李七夜口袋中是連一顆混沌石都沒有的,現在竟然敢開口讓夥計把這寶物打包,萬一等一下真的到了結帳的時候拿不出錢來,那不太尷尬了,那就實在是太難堪了。
  一個凡人竟然敢如此高明正大地與自己對著幹,這讓青年十分的難堪,他不由雙目一冷,冷冷地盯著李七夜,目光中露出殺機。
  如果這不是齊臨帝家地盤的話,他現在就出手捏死眼前這個凡人,以他身份而言,捏死一個凡人就像捏死一隻螞蟻那麼容易。
  “哼,區區一個凡人,也敢口出狂言,你可知道太子殿下是何許人嗎?”青年身邊的美女也對李七夜不滿,冷哼一聲,傲慢地說道:“太子殿下乃是天凰國的太子,乃是天凰公主的親弟弟!”
  “天凰公主”聽到這話,石叟被嚇得臉色煞白,連賀塵和沈曉現都被嚇了一大跳。
  因為他們也聽過天凰公主的大名,雖然說天凰太子的聲音遠沒有那麼的響亮,但是當“天凰公主”這個名字一出的時候,隻怕青洲的很多人都要敬之三分。
  天凰太子,它是天凰國的太子,天凰國乃是仙王傳承,由天凰仙王所創。
  不過,最讓天凰皇室驕傲的不是他們是仙王傳承,讓他們驕傲的是天凰公主。
  天凰公主擁有著高貴無比的血統,最重要的是天凰公主是金戈的未婚妻,而金戈則是戰王世家的傳人,甚至曾出任過戰王世家的家主,金戈曾是一位要成為天帝的男人,他的威脅曾是響徹了十三洲。
  所以當聽到“天凰公主”的時候,這把石叟嚇得雙腿都發軟,在這樣的傳承、在這樣的人物麵前,他們連蟻螻都算不上。
  被嚇了一大跳的沈曉珊也都輕輕地拉了拉李七夜的衣袖,她也提醒李七夜不要跟天凰太子爭,畢竟沒有幾個人敢去惹天凰太子。
  見到石叟他們被嚇得臉色發白,天凰太子身邊的美女不免有幾分得意與高傲,冷笑地說道:“太子殿下的神威,焉是你們能相比的,識相的立即滾出去!”
  “什麼阿貓阿狗,沒聽過,滾一邊去,別打擾我購物的興致。”李七夜根本就不理會天凰太子兩個人,吩咐身邊的夥計說道:“把它打包好。”
  李七夜話一出,石叟他們魂都飛了起來了,他們還以為天凰太子報出了名號之後李七夜會顧忌三分,沒有想到李七夜根本就不把他們當作一回事,直接斥喝。
  而這兩個夥計都一下子傻了眼,這隻怕這是他們一輩子中見過最囂張、最霸道、最狂妄的凡人吧,竟然敢怒斥天凰太子,這樣的凡人從來沒有見過。
  在大眾廣庭之下,被一個凡人如此斥喝,天凰太子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如果他還不是有點理智的話,不能在齊臨帝家的店鋪中殺人,否則他早就一下子把眼前這隻蟻螻捏死了。
  “小二,拿去,這是我的卡。”此時天凰太子取出一張赤金的貴賓卡,遞給了身邊的夥計,冷冷地說道。
  一看天凰太子手中的這張卡,他身邊夥計都愕了一下,以天凰太子的身份還不夠資格享有他們齊鋪的赤金貴賓卡,毫無疑問這一張卡是他父親名下的赤金貴賓卡。
  接過這張赤金貴賓卡,這位夥計十分抱歉地對李七夜說道:“這位客官,天凰殿下乃是本店的貴賓,擁有一切的優先權。”
  得到了夥計肯定之後,天凰太子這才出了一口惡氣,冷笑一聲,冷冷地說道:”區區一個凡人,那也隻不過是瑩火之光,也敢與皓月爭輝!”
  本來天凰太子不屑與一個凡人計較,但是今天如果他不出一口惡氣,他的顏臉何存,他可是堂堂一國太子,而且他們天凰國是仙王傳承,如果連一個凡人都鎮壓不了,那就真的不用混了。
  “是嗎?”李七夜這個時候很隨意地說了一句,不過他的目光又再一次落在了那隻木盒之上。
  “立即滾,本太子今日不殺你,已經是法外開恩!”看到眼前這個凡人在自己麵前還敢如此的高傲,這讓天凰太子氣得吐血,忍不住冷喝道。
  此時把石叟他們都嚇壞了,麵對天凰太子的咆哮,他們都心驚膽顫,要知道天凰太子一根手指頭都可以滅掉他們鐵樹門,再想一下天凰太子的姐姐,再想一下他的姐夫,這怎麼不把他們嚇得魂都飛起來,石叟沒被嚇得癱坐在這。
  此時沈曉現都輕輕地再次拉了拉李七夜的衣袖,示意李七夜不要再跟天凰太子衝撞。
  李七夜當人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此時他隻是隨手拂了一下那張引鳳琴,“鐺”的一聲響起。
  在琴聲響起的那之間,竟然響起了鳳吟之聲,引鳳琴一下子亮了起來,但隨後又光芒消失,好像剛才隻不過是偶爾而己。
  突然的變化,這讓在旁邊的兩位夥計呆在了那,一時間都反應不過來。
  而坐於後堂的老掌櫃頓時臉色大變,瞬間站了起來,立即往這邊走來,走到李七夜麵前,鞠首說道:“先生乃是高人,先生臨於小鋪,實在蓬蓽生輝。”
  “這是我們的當家。”當這位老掌櫃對李七夜鞠首的時候,李七夜身邊的夥計輕輕地對李七夜介紹說道。
  “哦,這樣呀。”李七夜很隨意地說道:“我是來你這買點小玩意。”
  夥計看到李七夜的態度都不由瞠目結舌,他們的當家是連一國之君、一教之首都不會迎接的,甚至可以說,一國之君、一教之首看到他們的當家都要鞠身招呼,現在李七夜根本不當作一回事,這太霸道囂張了。
  老掌櫃立即從夥計手中拿過那隻玉盞,對天凰太子說道:“殿下,店的規紀是誰先看中,就誰先買,還望殿下見諒。”
  “當家,不是我強買強賣,但我也是有赤金貴賓卡的。”天凰太子立即不服氣地說道。
  麵對老掌櫃這樣的人物,他是不敢發火,但,難於咽得下這口氣。
  “這位先生是我們的至尊貴賓。”老掌櫃認真地說道:“擁有著一切的優先權,還望殿下見諒。”
  在這個時候,老掌櫃已經吩咐夥計取下一把匕首送給了天凰太子身邊的姑娘,這把匕首價值不菲,這位姑娘也是十分喜歡。
  盡管是如此,天凰太子都心麵有氣,怒視李七夜,如果這不是齊鋪,他一定會殺了這個凡人。
  今天將會更新飛揚仙帝的番外,請大家關注蕭生的公眾號“蕭府軍團”。(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18 15:54:42  ExecTime: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