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7)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1764章 寶物昂貴

  不過李七夜這一行也詭異,試想一下,一個凡人帶著三個修士來購物,三個修士跟在一個凡人身後,像是小媳婦一樣,一看就知道沒見過多少大世麵的人[email protected]雜誌蟲@
  而那個凡人倒好,大馬金刀,似乎走在哪都是一副閑庭信步的模樣,似乎他走到哪都是橫著走的。
  這樣的凡人讓誰看了都奇怪,這隻怕是他們一生中見過最囂張的凡人了。
  鋪中的夥計一雙眼睛也十分的毒,一看便知道他們一行人中以李七夜為首了。
  這讓夥計也十分的納悶,雖然說讓人一眼都能看得出來沈曉珊他們是出身於小門小派,但他們好歹也是修士,特別是石叟,他的道行在修士中來說是算不了什麼,但在小門小派中也算是能上得了台麵的人物。
  一般而言,那怕是出身於小門小派的修士都看不上凡人,在修士眼中凡人跟蟻螻差不了多少。現在石叟他們三個人倒好,他們三個人跟在李七夜身後,就像是小跟班一樣,而橫著走的李七夜才是真正的大人物。
  夥計納悶歸納悶,不過他還是十分的熱情,他向李七夜介紹地說道:“不知道客人需要點什麼呢?”
  “看一看你們這有什麼我看得上的寶物。”李七夜淡淡一笑,隨意地說道。
  李七夜這話一出,連夥計都愕住了,這隻怕是他一輩子見過最囂張最霸氣的凡人了,一般的凡人看到他這他們這,不要說是走進來,連站在門外都會腿軟。
  現在眼前這個凡人倒好,一開口就是霸氣衝天,竟然敢說他們這有什麼他能看得上的寶物,要知道,他們這家店鋪可是有齊臨帝家的背景,擁有著無數的珍寶,連許多大教疆國的教主國君都來他們店麵購買珍寶神礦。
  就算是一國之君也不敢口出狂言說這有沒有他們能看得上的寶物。
  現在眼前這個凡人倒好,一開口就是嚇死人,這樣的狂言絕對是夥計一輩子聽過最霸氣的狂言。
  在李七夜說出如此霸氣的話之時,沈曉珊他們都不由心驚肉跳,特別是沈曉珊,手掌心都不由冷汗直冒,因為她知道少爺口袋中連一顆混沌石都沒有。
  試想一下,李七夜口袋一分錢都沒有的人,竟然敢口出狂言,這怎麼不讓沈曉珊心驚肉跳呢,萬一被人知道少爺口袋一分錢都沒有,那豈不是讓人笑話,到時候他們鑽進地縫算了。
  不過夥計也算是見過世麵的人,什麼樣的客人他都見過,所以他也隻是笑了一下,把李七夜帶到一個櫃台之前,給李七夜介紹一件寶物說道:“客人覺得這件寶物如何?”
  “這件猊刺軟甲乃是一件鑲金的道皇級別護身鎧甲,這件鎧甲穿在身上絕對是讓客人安全無比,更重要的是,這件鎧甲屬於防禦性,就算血氣不強,混沌之氣太弱,都不怕。”夥計為李七夜詳細介紹地說道。
  跟在李七夜身後的沈曉珊他們一看這件鎧甲,都一下子被吸引了,就算是賀塵都不由咂了咂嘴巴,他們鐵樹門中也有一件道皇級別的道兵,這件道兵也是他們鐵樹門中最強大的道兵,同時也是他們鐵樹門唯一一件道皇級別的道兵。
  這件道兵就在他們師父手中,當然作為鐵樹門的掌門,又是鐵樹門第一高手,鐵樹翁的確是有資格掌執這件道兵。
  這樣的一件鎧甲,不論是沈曉珊,又或者是石叟和賀塵,一看都喜歡,如果他們能擁有一件道皇之兵他們也是心滿意足了,至於是什麼樣的品質,那已經不重要了。
  當然沈曉珊他們一看這件鎧甲的標價之時,也隻能是看看而己了,不敢多去想了,原因很簡單,這是他們買不起的!不要說是他們,就算是他們的師父鐵樹翁都一樣買不起。
  對於這樣級別的道兵,李七夜連看都懶得多看一眼,說道:“算了,有什麼鎮店的寶物給我介紹介紹吧。”
  李七夜這話一出,連沈曉珊他們三個人都一下子目瞪口呆了,他們一下子都傻在了那,雖然他們也知道李七夜很霸氣,但沒有想到霸氣到這種地步。
  連陪同李七夜的夥計也是一下子呆在了那,他都傻了眼,這是他一輩子見過最霸道最囂張的人!
  一個凡人,一開口就要看他們店中的鎮店之寶,這是何等的囂張,這是何等的霸道。不要說是一個凡人,就算是一國之君,一教之首,來到他們的店中都不敢開口是要看他們的鎮店之寶的。
  要知道,他們店中的幾件寶物連一國之君、一教之首都是買不起的。
  現在李七夜倒好,一個區區的凡人,開口就要看他們店中的鎮店之寶,這樣的凡人他從來沒見到過,這時夥計都無法用筆墨來形容此時的心態了。
  在店鋪中的不少修士強者都聽到了李七夜這樣的話,他們都忍不住多看了李七夜幾眼,都覺得李七夜這個凡人太囂張了。
  “哪來的富二代,不知道天高地厚。”有修士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都不由搖了搖頭說道。
  當然在場的多數修士強者都懶得理會李七夜,在他們看來,李七夜隻不過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凡人而己,讓人不屑一顧。
  好不容易,沈曉珊他們回過神來,他們都不敢多看別人一眼,因為李七夜這麼囂張霸道的態度讓他們心驚肉跳,怕捅把天捅破。
  過了好一會兒,發呆的夥計回過神來,他都不由苦笑了一下,他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這對於李七夜來說,那完全是無所謂的態度了,別人認為李七夜這是太囂張了,太狂妄了,而對於李七夜自己那隻不過是再普通不過的話而己。
  最後夥計也隻好把李七夜一行人帶到店鋪最中央的那個櫥櫃之前,在這櫥櫃之前沒有什麼人停留。
  原因很簡單,來過這店鋪的人都知道,這個中央櫥櫃的寶物是天價,連一教之主都買不起,就算真的有人出得起那個價格了,齊鋪也不一定賣給你,因為這些寶物不止是天價,齊鋪要賣的時候還要看對方是什麼來頭。
  “這麵的幾件寶物就是我們店中價格最高的寶物了。”夥計有些無奈地說道。
  這幾件寶物連大教的教主都買不起,不要說是李七夜他們一行人了。明知道李七夜他們一行人買不起,夥計也隻好帶他們來看一看了,誰叫他們是開門做生意的呢,總不能說把客人往外麵趕吧。
  不過正是因為知道李七夜他們買不起,所以夥計也懶得給李七夜他們作介紹了。
  這櫥櫃擺放著好幾件寶物,其中有兩件寶物是放在最中央,這就意味著這兩件寶物是這櫥中價值最高的兩件寶物了。
  沈曉珊他們也跟在李七夜身後,如果這一次不是李七夜帶他們來,他們都沒有那個膽量踏入這家店鋪,更別說是來看他們的鎮店之寶了。
  在這兩件寶物之中有一件是古琴,這古琴古樸大方,就算不識貨的人一看這張古琴都會明白這古琴絕對是有不少的年頭了。
  除了這個古琴之外,另一件寶物是一個小小的木盒,這個木盒巴掌大小,整個木盒看起來是渾然一體,好像是整塊木頭所雕刻一樣,而且整個木盒泛淡青色,似乎是用古檀所雕刻而成。
  因為這個木盒是渾然一體的,根本就打不開,也讓人無法看出這麵裝著是什麼東西。
  這兩件寶物被擺在櫥櫃中央,也是這櫥櫃中最珍貴的兩件寶物,但是這讓人看不出這兩件東西是什麼來曆。
  沈曉珊他們三個人仔細地看著這兩件寶物,他們完全無法看出這兩件寶物是怎麼樣珍貴,比起櫥櫃的其他幾件寶物,這兩件寶物反而是更不起眼。
  不過,店鋪既然是把這兩件寶物擺在這最中央,那一定是有著店鋪的道理。
  這兩件寶物雖然被擺在中央,但是沒有任何標價,也不知道店鋪所要的是什麼價格。
  對於這兩件寶物,那張古琴李七夜隻是看了一眼而己,都懶得多去看,他的目光一下子落在了那個木盒之上,那個木盒好像有著無窮的魅力一樣,好像是把他深深吸引一樣。
  與李七夜相反的是,沈曉珊他們是被那張古琴所吸引,不管怎麼樣說,這張古琴怎麼都比那個一點都不起眼的木盒更加有吸引力。
  看到古琴沒標有價格,這讓賀塵都心麵十分好奇,既然這是店中的鎮店之寶,賀塵都很想知道這樣的鎮店之寶究竟是要多少價錢。
  “這張琴,為什麼沒標價呢?”好不容易,賀塵鼓氣了勇氣,輕聲問夥計說道。
  夥計還算是好說話,他笑著說道:“這張琴來曆驚天,可謂是無價之寶,不止是價錢問題,更是要賣給有緣人。”
  “既然是無價之寶,為何要賣呢?”沈曉珊不由脫口說道。
  沈曉珊這話一問,夥計含笑不語,並不回答她的問是。
  “這張引鳳琴是沒有那麼簡單的。”在夥計含笑不語的時候,眼睛一直盯著那隻木盒的李七夜淡淡地說道。(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18 16:37:47  ExecTime: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