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2)      第3435章 不可多問(18-11-12)      第3434章 無知(18-11-12)     

第1758章 帝閣中的寶物

  此時老掌櫃帶著李七夜去鑒賞他店麵的貨,對於店麵的貨,李七夜也隻是平淡地看了一眼而己。=雜∥誌∥蟲=
  石叟、沈曉珊都跟在李七夜的身後,此時他們都不由小心起來,萬一不小心打碎了一二件幾千萬的貨物,那就是把他們鐵樹門賣了都不夠賠。
  至於剛才被嚇得一身冷汗的賀塵此時此刻更是小心翼翼地靠了過來,甚至是踮起了腳尖,說多小心就有多小心了。
  此時就算是再給他十個膽,他都不敢去摸這些隨便扔在地上、隨便擺在桌上的東西,萬一是無價之寶,那就是他們整個鐵樹門都賠不起。
  “先生看這塊赤石如何?”老掌櫃帶著李七夜鑒賞的時候,時不時拿出一二件東西來,這些東西有些是被隨便地扔在地上或擱在桌上。
  而且這店麵的不少貨物不是積滿了灰塵就是布滿了蛛絲,如果不是李七夜剛才的一席話,這都讓人難於相信這店麵的貨物是那麼的珍貴,是那麼的值錢。
  而且老掌櫃也不是隨意拿出一二件貨物來給李七夜鑒賞的,他所拿的貨物都是珍品。
  不過萬古以來有什麼寶物珍品是李七夜沒見過的呢?所以就算是掌櫃精心挑了一些珍品給李七夜鑒賞,李七夜也隨意一笑或者是隨意地評上兩句。
  當這位老掌櫃拿出這塊赤石讓李七夜品鑒的時候,李七夜也隻是笑了一下而己,說道:“神墟的礦脈所出土的赤神石,雖然珍貴,但比起赤眼妖石來,那是相差得遠了。”
  對於老掌櫃所取出來的貨物,有的李七夜連評上一句都懶,隻是看了一眼而己,這就讓老掌櫃這東西不入李七夜的法眼了。
  “這枝老木如何?”老掌櫃取出一截烏黑的老木,老木如鐵,老木上有幾個不大不小的蟲眼。
  “老翔木而己,不少大帝仙王喜歡拿來做椅子,不過老翔木貴在於它的蟲眼,此乃是鳳蠶所噬的蟲眼,有著不二價值,你這截老翔木的蟲眼寥寥幾個而己,也不過如此而己。”李七夜也隻是看了一眼,隨意地評價地說道。
  老掌櫃取出一些貨物讓李七夜品鑒,多數貨物李七夜不評一語,少數的貨物李七夜也隻是寥寥幾句的評語而己。
  但就是這樣的寥寥幾句評語,讓石叟他們聽得心驚肉跳,什麼神墟,什麼鳳蠶,這些東西他們連想都不敢想的東西,對於他們來說這些東西那隻不過是存在於傳說之中。
  而現在這些傳說的東西卻離他們如此之近,近在眼前,這怎麼不讓他們心驚肉跳呢,讓他們做夢都沒有想到的是這看起來像是收垃圾的雜貨鋪竟然有著如此多的珍寶,這簡直就是讓人無法相信的。
  然而對於這些珍貴到讓石叟他們無法想象的東西,李七夜隻不過是寥寥幾語而己,甚至有些珍寶他連看一眼的興趣都沒有。
  這雜貨鋪的珍寶已經讓石叟他們心驚肉跳了,而李七夜的態度更讓他們瞠目結舌,這些珍寶他們一輩子都沒有機會接觸,現在李七夜連多看一眼都沒興趣,視之如糞土,這是何等的霸氣,這是何等的見識,這是他們窮其一輩子都無法企及的!
  此時石叟心麵十分的震撼,在這一刻他真正佩服自己師兄的智慧,難怪他師兄會如此的跪舔李七夜這樣的一個凡人,他這樣的絕世才學,放在哪一個宗門都會被當作寶。
  本來賀塵一直對李七夜不爽,一直對李七夜沒有好感,但是此時此刻他都瞠目結舌,久久說不出話來,像看到一個老妖怪一樣看著李七夜。
  他想象不到像李七夜這樣的一個凡人,年紀也不見得能比他大得了多少,但是他滿腹的學識,讓他想象都不敢去想象,在這個時候他都不由覺得李七夜是一個妖怪,他都想打開李七夜的腦袋來看一看,這腦袋究竟有什麼與眾不一樣的地方,竟然能有如此的學識。
  在平時賀塵對於自己的天賦有著小小的三分自滿,他也自認為自己並不笨,而且學東西很快,懂得的東西也不少。
  但今天與李七夜這個凡人一比,他就自慚形穢了,如果說李七夜的學識像汪洋大海的話,那麼他的學識連一個小小的水窪都不如。
  對於李七夜的無雙學識,也唯有沈曉珊不吃驚震撼了,當李七夜從容不迫地品鑒老掌櫃手中的貨物之時,李七夜那胸有成竹的神態,在沈曉珊眼中是那麼的吸引人,是那麼的魅力無窮,她的一雙眼睛看著他的時候都不由明亮起來。
  在這那之間,沈曉珊覺得世間沒有什麼比滿腹經綸的男人更有吸引力,沒有什麼人比眼前的男兒更有魅力了。
  對於老掌櫃的貨物,李七夜都不是很感興趣,他隨著老掌櫃走著走著,最終他在一個櫥櫃之前停下了腳步,看著放在櫃中的東西。
  這個櫥櫃很小,櫃中布滿了灰塵,也不知道這個櫥櫃是有多久沒有打理過了,就這個櫥櫃之中放著一件東西,整個雜貨店中也唯一是這件東西是端端正正地放在這櫥櫃中的,其他的東西不是隨便放就是到處扔。
  櫃中放著的東西一塵不染,看起來是常常有人抹拭。試想一下在這雜貨鋪中的其他珍寶都到處扔,有很多珍寶不是布滿了羅絲就是堆積了許多的塵灰。
  整個雜貨也就隻有這櫥櫃中的這件東西是一塵不染,這也看得出來這件東西是貨等的珍貴了。
  當李七夜停下腳步看這件東西的時候,石叟他們三個人也都站在他的身後,仔仔細細地看著這件東西。
  這件東西看起來並不稀奇,看起來像是一個老銅片,更準確的說這件東西看起來像是從一個銅碗上碎裂下來的一部分,整個銅塊有巴掌大小,銅塊的邊沿參差不齊,邊沿十分的古舊,看來這個銅塊已經有著許多歲月了。
  不論是沈曉珊還是賀塵,甚至是石叟,他們不論怎麼樣看都看不出這塊小銅片有什麼珍貴之處,不過知道這個雜貨鋪的東西都不簡單,所以他們都不敢小覷。
  “此寶珍貴在何處呢?”李七夜一直看著這塊銅片不出聲,年輕好動的賀塵忍不住詢問老掌櫃說道。
  “此物乃是我們家傳之寶,世代相傳,一直存放於此處。”老掌櫃看著這塊銅片,肅然起敬地說道:“此寶在我們家族中有著不可代替的地位。”
  連老掌櫃都這樣說,這讓賀塵他們心麵不由為之一震,那麼說來這塊銅片絕對是一件了不起的寶物了。
  “這是大帝仙王之物嗎?”看了好一會兒,賀塵依然看不出這件寶物玄妙之處,忍不住問道。
  老掌櫃笑著說道:“不是大帝仙王之物,也勝似大帝仙王之物,此寶世間難有人能執之,此乃是要絕世機緣,除了大帝仙王,能執此寶之人,必定是如天際真龍一般的才俊。”
  老掌櫃越是如此說,這讓沈曉珊他們越是好奇,這究竟是什麼樣的寶物呢,竟然會說不是大帝仙王之物也勝似大帝仙王之物,這實在是讓他們心麵癢癢的。
  “對於你們家來說,此寶的珍貴之處不是在於它的本身,不在於它的材料,而是在於它背後的故事,而是打造這件寶物的人。”在這個時候一直看著銅片沉默的李七夜輕輕地說道,說到這他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
  “先生是怎麼知道的!”老掌櫃心神一震,不由後退一步,震撼地看著李七夜,對於他來說這太不可思議了。
  這件事情除了他們家族本身之外,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
  “沒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李七夜收回目光,淡淡地說道:“帝衝,這東西一直都留存於這這也算是一種象征吧,就像這’帝閣’一樣。”
  說完李七夜也不再去多看這塊銅片,目光遠眺,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至於沈曉珊他們隻是相視了一眼,他們聽得雲霧,他們根本聽不明白這麵真正的玄機,當然這話中的玄機也隻有老掌櫃聽得懂。
  “吱”的一聲響起,在這個時候,雜貨鋪的木門打開,外麵走進好幾個人來,為首的是一個看起來很年輕的青年。
  這個青年血氣充盈,一看就道行還可以,他穿著一身華麗服飾,讓人一看便知道他出身於權貴,地位不淺。
  而這位青年身後跟隨著三五個弟子,這些弟子都是身手不俗,目光銳利!
  當看到這個青年進來之時,石叟他們三個人頓時臉色一變,沈曉珊都立即低下了臉龐,不願意被對方看到。
  但是,這一切都已經遲了,這個青年目光一掃,就立即鎖定了石叟他們三個人,或者他本就是衝著石叟他們三個人而來的。
  “怎麼,你們鐵樹門的弟子還真夠奔波的,能不遠千萬來到齊臨城,這實在是難得,不容易呀。”這個青年冷笑一聲,皮笑肉不笑地說道。
  一時之間賀塵和沈曉珊都沉默,他們隻好看著作為長輩的石叟了。(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13 04:44:15  ExecTime:0.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