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1975章 冥渡仙帝

  這由一尊尊黑暗巨頭崩碎而來的黑暗力量是多麼的龐多,當輪回荒祖瘋狂地吞噬收割著黑暗力量之時,聽到“轟”的一聲巨響,輪回荒祖再一次是黑暗滔天,他的力量再一次瘋狂地飆升。雜誌蟲
  但是對於輪回荒祖收割黑暗力量,李七夜他們也阻攔不了,輪回荒祖乃是黑暗的本源,他收割著屬於他的黑暗,那實在是太容易了,這是屬於他本源的力量,屬於他本源的法則,除非是斬殺了輪回荒祖了,不然的話是難於阻擋輪回荒祖的。
  “不好”看到輪回荒祖瘋狂地收割著黑暗,有大帝仙王不由為之一凜,李七夜他們好不容易壓製住了輪回荒祖,沒有想到輪回荒祖又再一次崛起,再一次擁有了反擊的機會。
  “老師,學生來遲!”就在這那之間,一聲長嘯響起,一舟橫來,跨越了時間長河,瞬間駛入了遠荒。
  在這木舟之上站著一個人,這個人穿著素衣,雙目無比深邃無比,更奇怪的是他一雙眼睛乃是陰陽眼,當他一雙眼睛睜開的時候好像是可以引渡冥間一樣,似乎他可以超渡世間的一切死者一樣。
  這個人穿著樸素,但有著無匹的氣息,他不止是擁有著仙帝的無敵氣息,更重要的是他似乎是來自於另外一個世界,他既可以行走行人世間,又可以往返於陰間冥界。
  “冥渡仙帝,又是九界的仙帝。”看到這個人橫舟而來,有修士強者認出了他的來曆,不由吃驚地說道。
  “砰”的一聲響起,冥渡仙帝到來之後並沒有跨入遠荒深處,而是瞬間橫舟於遠荒,長嘯一聲,喝道:“開”他手按天地,演化萬道。
  在石火電光之間,一條仙帝大道打開,“轟、轟、轟”在這一刻這一條仙帝大道硬生生地把一個世界拖拽起來,這個世界被拖拽起來之後瞬間重疊了遠荒。
  這個世界一片的昏暗,它既不屬於光明,也不屬於黑暗,在這個世界之中有著無數的人影在徘徊,有著一個又一個的大世在交替,在這個世界之中彌被著死亡的氣息,陰冷而幹燥,讓人感受不到活力。
  當這樣的一個世界與遠荒重疊之時,瞬間把遠荒隔離,瞬間隔斷了輪回荒祖與黑暗力量聯係,讓輪回荒祖再也無法收割遠荒的黑暗力量。
  當隔斷了輪回荒祖的收割之後,能活下來的寥寥無幾的黑暗巨頭被嚇破了膽子,他們瞬間鑽入了地下最深處,再也不敢露臉,因為輪回荒祖不但是重創了他們,更差點吸光了他們所有的黑暗力量。
  看著這個被冥渡仙帝所拖拽起來的世界,讓很多修士強者都毛骨悚然,因為這個世界雖然不是一個黑暗的世界,但這好像是死人的世界,似乎所有人死了之後都會被送到這,會在這荒蕪的世界中無**回。
  “這是冥界嗎?”有老祖看著這樣的世界,都不由喃喃地說道。
  事實上除了冥渡仙帝之外,隻怕沒有人能給他們答案,因為冥渡仙帝這個世界沒有人清楚,就算是大帝仙王也說不清楚。
  冥渡仙帝是一個十分特別的仙帝,雖然他是從九界上來的仙帝,事實上他不屬於人族,也不屬於魅靈等等的所有九界任何種族。
  冥渡仙帝就好像是一個冥渡使者一樣,似乎他可以往返於人世間和陰間,至於冥渡仙帝是不是真的能往返於人世間和陰間,這就是外人不得而知的事情了。
  被隔斷了黑暗之後,輪回荒祖也不慌張,他也沒有再去嚐試吞噬黑暗,他隻是淡淡一笑,看了遠荒的冥渡仙帝一眼,說道:“有意思,明明不屬於這個紀元,卻偏偏能證道,這的確是一條值得去借鑒與研究的道路。“
  隻是說了一句之後,輪回荒祖的目光再也沒有多去在冥渡仙帝身上停留,他看著聖人,淡淡地說道:“老友,今日實在是太熱鬧了,我們的紀元沉寂了那麼久,也該熱鬧熱鬧的時候了。”
  “這一份熱鬧,也算是給你送行,也是為我送行。”聖人冷漠地說道。
  “這也不是什麼壞事。”輪回荒祖笑著說道:“死得轟轟烈烈,死得熱鬧萬分,不管是不是敵人來送行,這總比一個人孤零零死去強。”
  “那就納命吧。”聖人沒有多少的言辭,冷漠地看著輪回荒祖,他平淡而冷漠,可以說他與輪回荒祖很相似,又有著截然不同的性格。
  如果說輪回荒祖是一個活人的話,那麼聖人就是一道法則。雖然說輪回荒祖也是一個絕殺無情的人,他雙手沾滿了鮮血,殺了無數的人,讓整個遠荒紀元的生靈都永不得超生。
  但輪回荒祖卻又特別的奇怪,他明明是一個惡魔,他明明是這個紀元的黑暗起源,他卻給人一種十分溫厚的感覺,讓人感受不到他的那種無情,如果說你隻是與他相處,你會覺得輪回荒祖是一個十分好相處的人。
  而聖人不一樣,他原則就是原則,他整個人一旦爆發了,就像是一把利劍,十分鋒利,可以斬去一切,讓人感到害怕,讓人不敢與他親近。
  並不是說聖人是一個很苛刻的人,隻不過他是把自己的一顆活生生的心埋了起來,他看起來特別冷漠無情,太上無情,聖人便是如此!
  當然,這並不代表輪回荒祖就是一個仁慈的人,隻要吞噬億萬生靈,收割一個時代的時候,他一樣會冷漠無情,他一樣會毫不猶豫去做。
  “老友,現在我已恢複元氣了,重歸巔峰,你不一定能殺得了我。”輪回荒祖笑了笑說道。
  “你試一試便知。”此時聖人乃是聖劍直指輪回荒祖的本源,聖光滔天。
  “我明白,一直以來老友都想斬我本源。”輪回荒祖笑了笑,說道:“不過,老友,我並不是沒有對應之法。你我對決,老友不是我對手,今天既然老友有了幫手,那我也沒辦法,隻好讓老友見見我的手段了。老友,或者我們是該話別的時候了。”
  “老友,再見了,不論如何說,能有你這樣的敵人,讓我的黑暗人生並不枯燥,你是一位讓我敬佩的敵人。”此時輪回荒祖十分認真、十分真誠地看著聖人,最終徐徐地說道:“老友,永別了。”
  “啵”的一聲響起,在這一刻輪回荒祖整個人炸開了,不止是輪回荒祖整個人炸開,甚至連他的本源都瞬間炸開了。
  這突然發生的事情,完全是出於聖人的意料,他冷毅的目光也不由跳動了一下。
  輪回荒祖突然之間把自己炸開,這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把自己本源炸開,這是自尋死路呀,這是自我毀滅自己呀。
  但是,當輪回荒祖自己炸開之後,他沒有驚天的威力轟炸出來,他化作了十分細膩的黑暗,這些細膩無比的黑暗在靜靜地流淌著。
  細膩的黑暗不是流淌在空間中,而是流淌在時間中,從遠荒這個紀元開始,一直在流淌,看起來它的流淌速度很慢,事實上是速度很快,這細膩的黑暗在眨眼之間就跨越了一個又一個時代,流淌在遠荒紀元中的一個個時代之中。
  最終,輪回荒祖消失了,但是細膩無比的黑暗卻融入了整個遠荒紀元之中,流淌的時光本是光芒閃爍,但此時輪回荒祖完全是融入這個紀元之中,整個紀元的時間變得無比的黑暗,黑暗得讓時光都成為了黑如墨的光荒了。
  “老友,雖然我已不在,但我與我們的紀元同存。”輪回荒祖的聲音在這個紀元中回蕩著,似乎這個聲音來自於很久很久的時代。
  輪回荒祖雖然毀了自己本源,但他卻與遠荒紀元融合在了一起,如此一來聖人想真正毀滅他,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該離開的時候了。”此時聖人看著來自於未來的李七夜,徐徐地說道。
  李七夜的未來身看著輪回荒祖,點了點頭,說道:“再見了,我的朋友,該結束的時候了。”說完他輕輕歎息一聲
  說完之後,李七夜的未來之身轉身離開,趟著時間長河遠去,他並沒有回到遠荒,他隻是順著時間長河一路前行,最終消失在茫茫的無窮盡頭,他歸於未來。
  “該是結束的時候了。”此時聖人雙目銳利無比,聖光變得無比雪亮。
  “蓬”的一聲響起,在這一刻聖人整個人燃燒起來,不止是他整個人,連所有的聖光都燃燒起來,而且是越來越亮,越來越旺。
  “轟、轟、轟……”一時之間,整條時間長河都搖晃了一下,衝天無盡的聖光所燃燒出來的光芒雪亮了整條時間長河,這樣的聖光照耀著過去,照耀著現在,也照耀著未來。
  在這一刻被燃燒的聖光驅散了黑暗,不論是時間長河的哪一個角落,都受到了聖光的普照,那怕世間依然有黑暗,但聖光永存,它永遠不會消逝,就算是再黑暗的歲月中,聖光依然還在。
  在這一刻,聖光宛如隨著時光在流淌一樣,它影響著一個時代又一個時代的生靈。
  

Snap Time:2018-11-16 04:53:05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