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1963章 輪回荒祖

  十七位大帝仙王駕臨,李七夜含笑看著他們,點頭致意,徐徐地說道:“讓我們準備吧,該開始的時候了。$雜誌蟲$”
  十七位大帝仙王二話,分為左右兩邊,站於李七夜兩翼,把李七夜拱護於中鋒,以讓人看不明白的大勢鎮守在那。
  此時遠荒的黑暗依舊,在黑暗中一尊尊巨頭的身影依然在那徘徊著,雖然這一尊尊巨頭還沒有真正從地下爬出來,但當他們的身影在黑暗中久久徘徊不散的時候,這就已經說明他們也是垂涎欲滴了,隻不過他們有所忌憚,並沒有衝殺上來而己。
  “嗡——嗡——嗡——”在這一刻,李七夜催動著那一池仙血,在大勢的奧妙之下,仙血吞納了天地精華,宛如誕生了一個全新的三千世界一樣,在這一池的仙血之中蘊養有世間最美妙的生命力,蘊養有最原始最了不得的力量。
  “鐺、鐺、鐺……”此時一道道大帝仙王法則浮現,一尊尊大帝仙王雙手搭肩,他們把天命之力直接傳遞到了李七夜的身上,此時李七夜掌禦著最晶瑩最璀璨的法則,這法則宛如春蠶吐絲一樣,包裹著這一池仙血,以世間最大的玄妙在煉化著這已經誘人無比的仙血。
  “滋、滋、滋”的聲音響起,在這一刻,在李七夜與十七位大帝仙王煉化之下,這本是十分誘人無比的仙血更加成熟,宛如是熟透的葡萄,隨時都可以摘取。
  在一次又一次的煉化之下,這一池仙血已經變了樣了,不再是仙血,整池彌漫著一股無法散去的生機,這股生機磅無盡,世間沒有什麼能遮蔽得住這一股生機,隻要它依然還在,不論什麼地方,什麼時候,它都能透露出來。
  生機無窮盎然,宛如整個遠荒都是大地回春一樣,在這樣的一股生機之下,竟然會驅散黑暗,整個遠荒宛如出現了生命力一樣。
  在此之前,遠荒除了死寂還是死寂,整個遠荒是充滿死亡的氣息,但當這樣的一股生機彌漫之時,給整個遠荒帶來了生命,給整個遠荒帶來了希望,在這一刻宛如整個遠荒不再是那麼的死氣沉沉,不再是一片的死寂。
  當這樣的生機浮現之時,不知道為什麼,讓所有人都感覺舒暢,有一種拔雲見日、掃雲陰霾的感覺,這種感覺不是一種幻象,而是真切的親身體會。
  “啵——”的一聲響起,在這一刻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在遠荒這個幹涸死寂的大地上之竟然有一顆種子發芽了,雖然這僅僅是一棵種子發芽,那僅僅隻是冒出了一片嫩稚無比的綠葉,但這已經足夠了。
  這僅僅是一片小小的綠葉而已,這樣的綠葉在凡世間不足為奇,這可以說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事情了。
  但是這樣的一片小綠葉在遠荒卻有著不一樣的凡響,它是打破了死亡,它是打破了黑暗,給這個死寂的世界帶來了希望,帶來了一股綠色的風暴。
  “吼——”當這樣的生命力彌漫之時,當這樣的一片小小的綠葉出現的時候,黑暗中的一尊尊身影躁動起來。
  他們一雙雙眼睛通紅,死死地盯著那一池的仙血,此時這一池的鮮血已經是化作了最原始最奧妙的生命力了。
  此時不知道這一池的仙血太過於誘惑他們,讓他們按捺不住,還是因為這一池的仙血給遠荒帶來生命力,給死寂的遠荒帶來了綠色,帶來了希望,因此引得他們躁動不安,或者,這兩者皆有
  “這東西太逆天了。”就算是沒有資格參加這一戰的大帝仙王在暗中看著這一幕,也不由為之悚然。
  “這是以大帝的帝血為原材料,再以大帝仙王們的天命力量,輔之海量的資源,這才能煉出如此一池的原始生命原漿呀。這樣的一池生命原漿服下去,莫說是凡夫俗子,隻怕是大帝仙王都是脫胎換骨呀。這樣的東西,又焉不引得黑暗中的巨頭垂涎呢。”有仙王盯著這樣的一池仙血,也不由怦然心動。
  心動歸心動,但沒有人敢打這一池仙血的注意,十七位大帝仙王在此,可以說青洲的多數高位大帝仙王都在此了,誰敢硬搶,那就是自尋死路,自尋滅亡。
  “嗷——”就在這一刻,黑暗中有巨頭的身影按捺不住,大吼一聲,想衝入遠荒深處,有搶奪這一池仙血的衝動,但是這樣的一個黑暗中巨影卻被強大的力量拽住了,不允許他衝過來搶奪。
  “好東西,這樣的好東西我也很久很久沒吃過了,都快忘記了它的滋味了。”就在所有人被這樣的一池仙血所吸引的時候,一個深邃無比的聲音響起。
  不知道什麼時候,在遠荒深處的那一座祭台之上已經坐著一個人了,這是一位老者,這位老者穿著一件灰衣,他沒有驚天的氣息,沒有絕世無雙的神威,他相貌不算驚奇,不過整個人是精神抖擻,給人一種寶刀未老的感覺。
  當這樣的一個灰衣老人出現的時候,整個遠荒一下子安靜下來,本是十分躁動的黑暗巨頭也一下子平靜下來,甚至隨著灰衣老人的出現,遠荒的黑暗慢慢消散而去,一尊尊身影重歸於地下,他們都十分的畏懼,十分的忌憚。
  “嗡、嗡、嗡……”的一聲響起,就在這位老者出現的時候,整個遠荒的深處浮現了光芒,緩緩地升起了光膜,在這瞬間整個大勢被觸發,整個深處的天地被隔離開來。
  遠荒外麵的人再也看不清楚麵所發生的事情,隻能是隱隱約約看到麵是人影綽綽而已,隻有越強大的人才能越看清楚一點。
  真正能看清楚的也隻有那些隱於暗中未能參加這一戰的大帝仙王了,隻有他們這一境界的存在才能透過那一層光膜觀望了。
  “如此大勢,舉世之間,除了我,我還想不出誰能布得出來。”灰衣老人看著這樣的光膜升起的時候,他笑了笑,說道:“不過,我真想殺出去,隻怕世間沒有什麼東西能困得住我。”
  “萬事都有可能。”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你不信邪,我也不信邪,所以,那我們就試一試。”
  這位灰衣老人目光落在李七夜身上,雙目閃動著睿智的光芒,他含笑地說道:“我知道你,也聽過你的傳奇。你跟我年輕時還真像,很像我,有一顆不屈的心。”
  “不,你高看你自己了。”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你沒有一顆不屈之心,當你跨過那一條界線之時,你已經淪陷了,你配不上擁有一顆不屈之心。”
  麵對這位灰衣老人,就算是大帝仙王心麵也都發毛,但李七夜卻依然風輕雲淡,依然能談笑風聲。
  “萬事不要說得那麼絕對,蹲下,並不代表代跪下,或者是為了蓄力的一躍而已。”灰衣老人也不生氣,含笑地說道。
  “蹲下的方式有很多。”李七夜淡淡地笑著搖頭說道:“但,你這樣蹲下,永遠都不可能躍起。當你這樣蹲下之時,那隻不過是蒼天之下苟且而已,隻不過是黑暗中的影子而已。”
  “或者你說得有道理。”灰衣老人笑著說道:“誰是誰非,已經沒有必要去討論了,你不在乎我看法,我也不在乎你的看法,更何況是世人呢,你說是吧。”
  “說的也是。”李七夜認真點頭,笑著說道:“不管如何,今日我們總有一個要躺在這的。”
  “輪回荒祖。”說到這,李七夜叫出了灰衣老人的稱號,含笑地說道:“我李七夜今日要斬你了。”
  “輪回荒祖呀。”有大帝仙王聽到這個稱號,心麵都不由為之怵然,頭皮發麻,雖然早就有大帝仙王隱隱猜到了,但得到證實之後,那怕是強大如大帝仙王,也一樣頭皮發麻。
  輪回荒祖,在遠荒這個紀元,他曾經是一個又一個時代收割著億萬生靈的性命,對於他來說,在這個紀元中的一個個時代的億萬生命,那隻不過是他口中的食物而已,那隻不過是他的養份而已,那隻不過是壯大他實力的原料而已。
  在遠荒的紀元中,一個個時代的億萬生靈知道他存在的人寥寥無幾,當知道他這樣的存在之時,這就意味著這個時代要結束了,末日來臨了。
  在這個紀元之中,曾經有無數的先賢高歌猛進、正氣凜天,他們曾經對抗過輪回荒祖,但是到了最後,這些先賢不是被輪回荒祖斬殺,就是最終臣伏於他,成為了他的爪牙,為害於這個紀元,化身為黑暗中的巨頭。
  可以說,輪回荒祖,是遠荒這個紀元的一切痛苦的起源,一切生悲劇的起源,他收割無數的生命,那隻不過是為了他自己而已。
  “我知道。”輪回荒祖並不意外,也沒有火氣,含笑地說道:“萬古以來,要斬我的人太多了,但終不是被我宏大的計劃所臣伏,就是成為我腳下的枯骨。你覺得你會屬於哪一種呢?臣伏於我,還是成為我腳下的枯骨。”
  

Snap Time:2018-11-16 05:36:12  ExecTime:0.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