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1946章 又見血遺族

  遠荒,它是一個殘存的紀元,也是探索之地最大的一個殘存紀元之一,更難得的是遠荒這樣的一個殘存紀元依然有他們這個紀元的巨頭活下來。﹤雜誌蟲﹤
  探索之地能叫得出來的殘存紀元有好幾個,但每一個紀元的殘存都是一片死地,沒有生命幸存下來。
  但是遠荒與眾不同,他們遠荒的不少巨頭卻活下來了。
  隻不過,這些活下來的巨頭永遠都隻能是沉睡於這個殘存的紀元之中,永遠都隻能是埋葬在這殘牆斷壁之下。
  因為他們已經不屬於這個紀元,他們已經是屬於遠逝的時光,如果他們想離開遠荒的話,那是必死無疑。他們一旦踏出遠荒,億億萬年的時光在他們身上飛逝流淌,那怕他們再強大,都一樣撐不住億億萬年的時光流逝,到時候一樣是灰飛煙滅。
  遠荒十分的廣袤,有很多地方是凶險無比,就算是大帝仙王到來也不一定能全身而退,甚至是有可能慘死在這。
  在遠荒的一個地方,神秘而詭異,在這極少極少人涉足,就算是十條天命的大帝仙王都不一定願意涉足於此。
  這個地方處於遠荒的遙遠之處,但它卻是遠荒的中樞。
  在這乃是霧氣籠罩,整個地方在神秘的力量籠罩之中,外界很難窺視麵的情況,因為這也是被強大無匹的力量隔絕了一切窺視。
  在這不止是霧氣籠罩,整個地方都是黑色為主調。張眼望去,隻見天空上的霧霾紫黑,而且濃稠不化,好像逞半幹稠的鮮血一樣。
  在這個地方,有著一座又一座的建築,而且這一座座的建恐是保持完好。這的每一座建築並不華麗,也不堂皇。一座座的建築乃是以不知何名的黑石所築,每一座建築都十分的簡單,但卻十分的實用,而且也是十分的牢固。
  這樣的一座座建築屹立在這的時候給人一種永世無法崩滅的感覺,這些由黑石所鑄的建築顯得特別的厚重,就好像是天塌下來了都依然無法壓崩這些建築。
  要知道,在殘存的紀元之中,多數建築都會崩滅,像眼前這個地方的所有建築都能保持如此的完好,那不得不說是一個奇跡。
  在這樣的一個地方,如果你行走在這一座座的建築之中的時候,你會有一種錯覺,似乎這曾經是獻祭什麼一樣,那怕是無數歲月過去了,你行走在這建築之中的時候你都好像能聽到有慘厲的慘叫聲、痛苦的哀嚎聲在你耳邊回蕩一樣。
  這樣的錯覺會讓人忍不住直打寒顫,膽子小的人甚至被嚇得不敢再繼續前行。
  在這個地方的最深處,也是這個地方的中央,在那有一個黑石祭台,這個祭台不是特別的大,但特別的精細,並且是十分的複雜。這個祭台由一塊又一塊細小的黑石所砌成,而且每一塊細小的黑石都是嚴絲無縫,看起整個祭台來就像是一塊黑石雕成一樣,渾然一體。
  這的所有建築都顯得粗糙,做工很一般,但這個祭台卻與眾不同,它就像是一件藝術品一樣,經過了千百萬年的雕琢與打磨。
  此時有一群人圍著這個祭台,這些人全部都穿著黑衣,遮去了麵目。他們都圍著祭台,口中喃喃低語,似乎是在祈禱,似乎是在禪唱。
  同時在祭台上擺著一具黑棺,這具黑棺擺放在祭台的正中央,頭朝北,尾朝南,有著亙橫於天地之間的大勢。
  這一群圍著祭台的人正是那支坐萬古號而來的血遺族隊伍,此時他們所抬來的黑棺已經是打開了棺蓋了。
  這群血遺族的人圍著祭台低聲禪唱,他們所禪唱的語言是讓外人無法聽懂,這是屬於一種古老的語言,不屬於這個世界的語言。
  要知道,這個地方可以稱得上遠荒的中樞,就算你知道有著這樣的一個地方,也不一定能來這,那怕你是一尊強大的大帝仙王,都不一定能到這來,甚至可以說,你還沒有來到這就有可能慘死在路上了。
  但血遺族不一樣,血遺族他們與遠荒有著極為深秘的淵源,對於別人來說遠荒是一塊凶地,而對於他們血遺族來說來遠荒就是一種歸家的感覺,當然就看這個家接納不接納他們了。
  此時血遺族的幾十個人都圍著祭台禪唱,更準確地說是圍著那打開的黑棺而禪唱,他們似乎是在祈禱,似乎是在訴說,又似乎是在祈求……
  “滋——”在這個時候,很輕微的聲音響起,這聲音輕微到難於聽得到,但此時在黑棺中竟然伸出血絲。
  這不是血絲,更準確來說這是通紅的觸須,而且不止是一條的觸須,這樣一條條的觸須是附在棺壁上,沿著黑棺慢慢地流出來,從棺內向棺外爬出來,再爬向祭台。
  這樣的一條條腥紅觸須在蠕動爬行的時候看起來就像是鮮血在流淌,從黑棺中往祭台流淌而去。
  看著一條條細小的觸須布滿了黑棺,好像是一下子生長了無數的莖須一樣,讓人看得毛骨悚然,甚至在這些觸須蠕動的時候,讓人覺得特別惡心,有著嘔吐的衝動。
  隨著黑棺中爬出來的腥紅觸須越多,整個場麵就越詭異,好像是有無數的血蟲要從黑棺中爬出來,然後鑽入祭台一樣。
  而且隨著腥紅的觸須越來越多,血遺族的幾十個人低聲昵暔的聲音就越響亮。一開始他們還是低聲昵暔,到了後來就是高聲禪唱了,看著他們搖晃著身子的模樣,給人一種走火入魔的感覺。
  “多少年過去了,你們依然是死心不改,是不是屠滅你們整個血遺族,你們才會罷休。”就在他們儀式舉行到**的時候,突然有一個悠然的聲音打斷了他們的儀式了。
  這個聲音突然響起,讓整個儀式嘎然而止,而黑棺之中的腥紅觸須宛如是受到驚嚇一樣,“嗖”的一聲全部逃回了黑棺之中。
  突然被打斷了儀式,這頓時讓血遺族的幾十個人瞬間轉過身來,他們怒視著李七夜,如果他們有眼睛的話。就算沒有眼睛,也一樣能讓人感受到他們的憤怒。
  說話的正是李七夜,此時李七夜悠閑走來,閑定自在,隻是平淡地看了一眼十分憤怒的血遺族一眼,然後大馬金刀地在祭台上坐了下來,看了黑棺中的東西一眼,笑了一下,說道:“雖然一個新的生命降生於世不一定代表著罪惡,但是,以我這個人的性格,是不是該把你們全部毀滅掉呢。”
  一時之間,血遺族的所有人都盯著李七夜,那怕他們沒有眼睛,都一樣盯著李七夜。
  血遺族他們驚疑不定,但卻不敢亂動,雖然說他們不知道李七夜的來曆,也不知道李七夜有多強大,但是他們種族所特別的本能讓他們害怕忌憚李七夜散發出來的氣息,似乎李七夜是他們的克星一樣,他身上有著與眾不同的氣息,這種東西他們十分的害怕。
  “道友,我們並沒有惡意,我們來此隻是祈禱而已,並沒有行惡。”最終血遺族中走出一個,全身是黑衣籠罩,開口說話,聲音蒼老,他應該是在場所有人中是最有權威的了。
  “沒有惡意?”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說道:“在我看來,當你們血遺族出現在這的時候,已經不能以有沒有惡意來衡量了。”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對方沉默了一下,最終他徐徐地說道:“道友,你身上散發著光明,但這並不代表著我們向往黑暗,我們隻是有生命的種族,並不是說天生邪惡黑暗。”
  “光明?”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玩味的笑容,笑著說道:“我身上有沒有光明,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是屠殺黑暗生物的劊子手!至於是不是誰天生就是邪惡黑暗,有些東西,那就不好說了。所以說,你認為是不是我屠刀之下的生靈呢,你們是不是要在我屠刀之下哀嚎呢?”李七夜的話頓時讓對方震了一下,雖然血遺族有幾十個強者在此,都是十分強大,但不敢造次,他們忌憚李七夜那獨一無二的氣息。
  血遺族所說的光明,那是李七夜一顆絕無僅有的道心,這一顆道心與他們種族的誕生完全是相反的方向,甚至可以說,這顆道心是他們起源的克星。
  “我們並不是邪惡的生靈。”最終這個血遺族的人徐徐地說道:“我們並不去作惡,我們隻是活在這世界的種族而己,與天、魔、神、百族沒有多大的區別。”
  “是嗎?”李七夜淡淡一笑,說道:“當年是誰吞噬了無數生命,當然了,萬古以來,各族相互殘殺,死的人也是數之不盡。死上千百萬人,或者無法斷定誰是光明,誰是黑暗,但是當跨過那一條線之時,是誰從於黑暗,那就一目了然了。”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血遺族的人都沉默,但最終這個人辯說地說道:“我們隻是想生存而已,我們隻是想延續下去,僅此而已,我們並不是說要稱霸這個世界,也不是說要取代其他的種族,我們僅僅是想一代代延續下去。”
  

Snap Time:2018-11-18 05:58:31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