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4)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4)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4)     

第1897章 秦百與金戈

  過了好一會兒,龍貓那毛茸茸的手掌伸到了李七夜麵前,說道:“我們未能把佛種種到人心,但現在這也是一個機會,它可以種在一個人的心中。Ψ雜ω誌ω蟲Ψ我們不企盼你種下它,隻希望你帶著它去找他,隻要你給他佛種,我相信他能告訴你想要的東西。”
  龍貓口中的“他”就是九大金身大佛之一的另一尊金身大佛,也是唯一在紀元崩滅中幸存下來的那尊金身大佛。
  “這個我倒可以幫你們。”看著龍貓那毛茸茸手掌上的佛種,李七夜點了點頭說道,然後他收下了佛種。
  “大道多艱,萬世不易,望你也能一直走到最後,切莫墜入黑暗,萬世以來,多少先賢未能堅持住。”最終龍貓合什,向李七夜行大禮。
  “那隻能說是他們道心不堅。”李七夜平淡地說道:“雖然他們的道心堅定到能讓他們無敵,能讓他們開辟前所未有的道路,但卻未能堅持住自我!道心不堅者,就算再大的造化,那也隻不過是世間的禍害而己。”
  “眾生芸芸,又有多少人由始而終呢,萬世起於貪,也是止於貪。”龍貓也是感慨歎息一聲,說道。
  “這麼說來是有人來找過你了?”李七夜看著龍貓,不由笑了起來,徐徐地說道:“看來你們佛野還有點價值嘛。”
  “我隻是一縷執念而已,沒有什麼價值可言。”龍貓說道:“隻是有些東西讓他們渴望而已。”
  “也對。”李七夜不由笑著說道:“跨越時間長河,聚芸芸眾生信仰,多少人渴望長生不死呢,人人都說,渡得彼岸,便能得眾生樂果!憑他們,也配!”說以這,冷笑一聲。
  “眾生樂果,世間已無,又何來長生不死。”龍貓徐徐地說道:“心有貪念者,那也隻不過是心生虛妄而已。”
  “就算你們的彼岸還在,眾生樂果依存,嘿,誰想染指,先問我同不同意!”李七夜冷冷一笑,說道:“躲在時間長河中已經夠了,竟然還想不死不滅!總有一天,我會蕩掃萬域、鏟平萬古!”?李七夜一向都是平靜,心如古井,這一次卻很難得地說出了如此意氣的話。
  “你依然心存眾生,否則,你又何需在乎。”龍貓也露出笑容,說道。
  “眾生與我何關。”李七夜笑了起來,說道:“隻不過是有人想擋我道路而已!誰敢擋我道路,殺無赦,我可不管他們是什麼樣的前行者!”
  “我相信你能做得到的。”龍貓說道:“世界盡頭遙遠,漫漫無期,珍重了,或者未來無輪回,也無滅世,一切答案皆在世人心中。”
  “珍重了。”李七夜默默地點了點頭,然後轉身離開了。
  再一次回到了老廟之中,李七夜看著八尊金身大佛的肉身,他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曾經是站在一個紀元最巔峰的存在,但最終也隻不過是身死道消而已,在漫漫的時間長河之中又還有誰記得他們呢?
  “救世——”李七夜看著八尊金身大佛的肉身,不由自嘲地笑了一下,說道:“我從不救世!我所在之處,隻有屠殺,隻有死亡!如果要有新世界,那就讓它在鮮血中誕生吧!”
  說到這,他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就如龍貓所說的那樣,世界盡頭遙遠,漫漫無期!
  “嗡”的一聲響起,就在這個時候,廟牆亮了起來,接著聽到“啵”的一聲響起,空間蕩漾,隻見齊臨帝女被送了出來。
  “公子——”看到李七夜,齊臨帝女頓時露出笑容,此時她的笑容是那麼的美麗,傾國傾城,讓人看得神魂顛倒。
  “機緣不小,得到了大造化。”李七夜看了看齊臨帝女,含笑,點頭說道。
  “這一切都是公子的點拔與提攜,沒有公子的提攜,便沒有我的造化。”齊臨帝女喜滋滋地向李七夜盈盈一拜。
  這一次她的確是得到了大造化,可以說這一次的造化能讓她受悟匪淺,能讓她走出一條獨一無二的道路來。
  李七夜隻是輕輕地點了點頭,坦然地受了齊臨帝女的大禮。
  黃金廟,依然是熱鬧萬分,留在黃金廟前的修士強者不減反增,不過這一次大家不是來撿寶物的,大家是來看熱鬧的。
  事實上不少人已經對於黃金廟的寶物死了心了,因為在此之前很多人都嚐試過,都未能成功,甚至是上神想去取寶物,都會喪命在這,所以大家也都隻有放棄了。
  雖然說是寶物誘人,但是生命更加難能可貴。
  此時很多修士強者圍在黃金廟外麵,大家都把黃金廟圍得水泄不通,大家圍在這就是為了看熱鬧。
  在黃金廟中被人關注的對象不是別人,正是金戈與秦百,也隻有他們這樣的存在出現,才會能引起如此的轟動。
  此時在黃金廟中,在那金幣堆上,已經擺著一張桌子,一邊坐著秦百,一邊坐著金戈,他們兩個人同時出現在這,引得無數人圍觀。
  秦百和金戈都是青洲風雲人物,一個是絕世天才,雖然曾敗在金戈手中,但風頭依然不減,至於金戈就不用多說了,即將成為大帝的天才,他不論是走到哪,都是注定讓人矚目的。
  當然讓人矚目的不僅僅是因為金戈和秦百他們兩個人出現在這,而是他們兩個人之間的一場賭局。
  他們兩個人在黃金廟中擺了一張桌子,兩個人都坐在桌子兩端,開起了賭局。
  要知道,很多人進入黃金廟,那都是提心吊膽的,黃金廟它本身不會攻擊任何人,但你站在黃金廟中隻要你心一生貪念,你就必死無疑。
  眼前滿地都是仙珍奇寶,自己腳下就是金山銀山,有誰會不起貪念的?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又有誰敢說自己能完全控製得住自己的一顆道心。
  正是因為沒有誰也說完全控製自己的道心,所以沒有人敢站在黃金廟中,除非是有心奪寶了,才會進去冒險一搏了。
  此時秦百和金戈兩個人都是坦然地走入黃金廟,他們兩個人甚至是穩如泰山地坐在了黃金廟中,單是憑著他們兩個人這樣的一份魄力,都讓很多人欽佩。
  畢竟金戈即將是成為大帝的人,而秦百也是前途無量,換作是其他的年輕天才,絕對是不會去冒這個險,但他們兩個人卻大馬金刀地坐在了那。
  秦百和金戈兩個人坐在黃金廟中舉起了一場很特別的賭局,他們兩個人在黃金廟中比寶物,比眼力,比定力!
  他們兩個人從黃金廟中各取一件東西,然後彼此對比,誰的東西好,誰就勝出。
  一開始,秦百和金戈兩個人隻是從地上撿起一枚枚的金幣來賭,賭著賭著,他們兩個人開始從黃金廟中取更好的仙珍奇物、佛寶神器!
  要知道,黃金廟它的確是不傷人,如果說你心無貪念,就算你呆在黃金廟再久,就算你怎麼樣去把玩黃金廟中的寶物,那麼你都會安然無事。
  但,如果你心生一點點的貪念,那怕是一點點的怦然心動,或者是想帶走這樣的一件寶物,那麼必死無疑。
  雖然說秦百和金戈兩個人都是見過無數寶物的人,他們都是出身於帝統仙門,不要說是一般的寶物,就算是大帝仙王的寶物他們都見多了。
  以他們的見識,以他們的道心,可以說能入他們法眼的寶物並不多,更別說是動他們的道心了。
  黃金廟中的寶物也多如牛毛,不會輸於任何一個帝統仙門的寶藏。如果說是遠遠看上一眼,可能是不會心動,但如果細細去品味把玩這麵的一件件寶物的時候,誰都不敢說自己不會心動,畢竟這麵的寶物有許多是不亞於大帝仙王的寶物。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一旦是怦然心動,那就是自尋死路。
  “砰”的一聲響起,此時秦百挑出了一個金碗,放在了桌上,而金戈挑出了寶珠,放在了桌上。
  他們兩個人彼此仔細觀看,彼此仔細欣賞,最終,金戈說道:“秦兄這隻金碗隻怕是一位無上聖佛隨身之後,金碗有不朽氣息,有可能出自於傳說中的彼岸。小弟這隻寶珠雖然乃是由天龍蘊養,寶珠已通仙,但比起彼岸之物來,實在是有所遜色,這一局是秦兄勝。”
  “咕——”吞口水的聲音響起,在金戈的點評剛落下的時候,黃金廟前觀看的修士強者中就有不少人吞口水的,不論是金碗還是寶珠,都是無價之物,他們聽到了都不由直吞口水,如果他們此時都是在黃金廟中的話,那隻怕是已經死亡了。
  不過,金戈和秦百都安然無恙,這說明他們兩個人都對這兩件寶物沒有任何貪念。
  單是憑著這一份的定力,都讓在場的許多修士強者十分佩服,至少他們是做不到。
  “僥幸,僥幸,小弟也隻是碰碰運氣而已。”秦百笑了起來,說道:“現在你我各勝三局,金戈兄還要再賭嗎?”“既然都來了,何不賭個痛快。”金戈笑著說道。
  “好,既然是如此,我舍命陪君子。”秦百大笑,也豪氣地說道。
  

Snap Time:2018-11-15 21:01:18  ExecTime: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