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1894章 九大金身大佛

  此時李七夜已經登上岸了,齊臨帝女也跟著登上了岸,當登岸一看之時,齊臨帝女一下子看呆了。∫雜∠誌∠蟲∫
  岸邊有一道石階綿延而上,直入山峰,這是一座不大不小的山峰,站在山腳下往上望去,隻見山峰上是廟宇隱隱,能看到飛簷。
  石階綿延而上,左右兩側竟然是翠樹搖曳,有婆挲的菩提之樹,也有疏枝橫斜的金剛之木,更有一樹指天的羅漢之木……
  若是在青洲之中,這樣的一幕實在是太普通了,山峰不大,並非是什麼神嶽,石階也普通,隻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岩石而己,甚至在岩石縫隙之間生長出了一株株野草。石階左右兩邊是翠樹婆挲搖曳,這樣的一幕,實在是再正常不過了。
  但是,這樣的一幕出現在探索之地的時候,那麼就一切都變得不正常了,更何況這是佛野!
  看著眼前那搖曳的翠樹,齊臨帝女都難於相信,這可以說是她來到探索之地後第一次看到真正義意上的樹木花草,雖然佛野長滿了枯黃野草,但那並不算是什麼翠樹綠草,眼前的這一片翠綠就是真正的翠樹綠草。
  要知道探索之地所留下來的殘存都是古老紀元的廢墟,這已經被毀滅力量所碾滅,已經是被揉碎的時光,在這是難於見到生命生長的。
  但是,偏偏就在這竟然是翠樹綠草茂盛,完全與青洲的一角沒有什麼區別。
  如果不知道自己處身於佛野之中,齊臨帝女都還以為自己是站在青洲的某一座小山峰之前,這一點都不像是在探索之地,這也沒有探索之地那種灰靄的混沌之氣。
  雖然是自己親眼所見,齊臨帝女都還以為自己眼花,都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秀目。
  “不用揉了。”李七夜淡淡地說道:“你所看到的是真的,可以說這是難能可貴,毀滅並不是那麼的徹底。”
  齊臨帝女確定了這是真的之後,她心麵是十分震撼,佛野乃是被揉碎的紀元,是已經被毀滅的時光,這是不複存在,毀滅的力量讓佛野成為了死地,成為了廢墟,但在這卻是生機盎然,這究竟是怎麼樣的力量守護著這呢。
  此時李七夜舉步而上,沿著石階前行,齊臨帝女回過神來,急忙跟了上去。
  至於那訇伏於地上的僧屍,竟然一動都不動,它穩如磐石那般訇伏在那,它也不敢跟著李七夜走上去。
  不一會兒,齊臨帝女隨著李七夜登上了山峰,山峰並不高,但是在天空之下卻顯得它離天宇那麼的近,似乎伸手就能摘到天空上的星辰,在這樣的天空之下,這座山峰顯得特別的空靈,宛如它是跳出了輪回,跳脫了因果。
  在山峰之上有著一座老廟,老廟不大不小,整座老廟十分的簡樸,沒有太多的裝飾,廟門敝開,似乎隨時隨地都迎接來自於五湖四海的香客。
  此時李七夜已經是邁入了老廟,齊臨帝女跟了進去,在廟宇內沒有多餘的東西,隻見廟宇中盤坐著八尊佛像,一看之時還以為是佛像,但仔細一看,發現這不是佛像,這是無上聖佛的肉身。
  八尊聖佛的肉身保留完好,八尊肉身沒有驚天的神威,也沒有浩瀚的佛性,肉身幹枯暗灰,幹枯的肉身並沒有堅硬如鐵,反而有些鬆懈,就好像是垂暮老人的身體一樣。
  就是這八尊並不起眼的肉身,齊臨帝女一進去,一看到八尊肉身,“叭”的一聲響起,她整個人不由自主地跪在了地上了,五體投地,一下子伏拜在地上,低下了首螓,無比的虔誠。
  這並非是齊臨帝女要拜的,當她一拜而下的時候,這已經是一種本能的臣伏了,這種臣伏完全由不得齊臨帝女去抗拒,而且更為可怕的是齊臨帝女的本能竟然不會去抗拒這種臣伏,在這個時候,齊臨帝女十分的虔誠,這種虔誠出自於本能。
  齊臨帝女伏拜於地,沒有無敵的力量去鎮壓她,沒有恐怖的力量去威懾她,但她卻由衷生出了一種膜拜的衝動,整個人就不受控製地五體投地。
  李七夜靜靜地站在那,看著眼前這八尊肉身,沒有說話,陷入了沉默,在這一刻好像是時光停止了一樣,宛如是跨越了亙古一樣,穿越了一個又一個的紀元,似乎在此時是古與今在對話一樣。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齊臨帝女這才回過神來,她驚疑不定地站了起來,當她站起來的時候也沒有任何力量鎮壓她,她沒有絲毫的異樣。
  “這,這,這是什麼力量?”齊臨帝女不由驚魂未定,對李七夜說道,頗為敬畏地看著這八尊聖佛肉身。
  “不,這不是力量。”李七夜輕輕地搖頭,笑著說道:“你應該高興才對,如果放在那個紀元,那是可遇不可求的大造化,能膜拜八大金身大佛,那是佛道悟性極高的人才有資格。這種悟性,那是在一個時代是屬於數一數二的。你這是與八大金身大佛有佛緣,看來你在河中邁出一步,就已經種下了這個因果,一飲一啄,這已經是注定了。”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齊臨帝女愕了一下,她踏入河一步的時候,在那個世界她的確是感受到了有著一股力量在召喚她,沒有想到這竟然是李七夜所說的佛緣。
  “在那個紀元,八大金身大佛已經是最巔峰的存在了,他們是站在整個紀元的巔峰!在那個紀元隻要經曆過千萬磨難的人才能見得到他們,在那樣的一個紀元,就算是你能渡過河,也不一定能見到他們。若是你沒有這個佛緣,今天我帶你來這,隻怕也沒資格膜拜在他們腳下,這是一個大造化。”李七夜看著愕然的齊臨帝女,淡淡笑著說道。
  聽到了李七夜這樣的詮釋,齊臨帝女才明白這背後竟然有著如此的奧妙。
  齊臨帝女回過神來,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她不由仔細地觀看著眼前這八尊聖佛肉身,當她仔細觀看的時候,她發現八尊聖佛肉身並排而坐,這就意味著他們身份是平等的,但就在這一排中一共有九個位置,現在這卻隻坐著八尊聖佛肉身。
  “這有九個位置,難道說以前不是隻有八個人的?是九個人的?”齊臨帝女不由驚訝地說道。
  “沒錯,在那個紀元中,真正的叫法是九大金身大佛,隻不過這隻有八尊而已,所以空出了一個位置。”李七夜看著那個空位,平淡地說道。
  “哪一尊聖佛的肉身呢?”齊臨帝女不由問道:“難道另一尊聖佛肉身被人帶走了?”說到這,她都不由望著李七夜。
  齊臨帝女知道,毫無疑問李七夜在以前絕對是來過這,如果有誰帶走另外一尊聖佛的肉身,那麼李七夜是最有可能了。
  “不用這樣看著我,並不是我帶著這尊聖佛的肉身。”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是他自己離開的,再說了,這肉身不是能帶走的,他們與自己的世界融為一體,帶走他們,就是等於帶走佛野的一切!”
  “自己離開的?”齊臨帝女聽到這話,頓時心神劇震,駭然地說道:“另一尊聖佛複活了?”
  如果說真的有一個紀元的生靈複活出世,能離開探索之地,那就太嚇人了,因為萬古以來都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你想多了。”李七夜笑著說道:“自從一開始,他就沒在這。他們的紀元要崩滅的時候,九大金身大佛商議,他們欲以整個紀元的力量來對抗,所以他們把自己的無量佛性融入自己的世界……”
  “……在這一行動著這個紀元中的無數信徒也隨之融入了這個世界,無窮無盡的信仰貫穿了這個世界,他們欲借舉世的力量來抗衡紀元的崩滅!但是在九大金身大佛之中有一位金身大佛持不同的看法。”
  “為什麼呢?”齊臨帝女不由好奇地問道。
  “河沙數。”李七夜看了齊臨帝女一眼,徐徐地說道:“河沙數再多,那也隻不過是河之沙而已,那怕用這河沙建再高的樓閣,那也隻不過是積沙而己,不堪一擊。”
  “河沙數。”齊臨帝女喃喃地說道。當然她遠還沒有抵達這個領域,對於這種領域不敢發表什麼看法,畢竟隻有站在巔峰上的人才知道這其中的利弊。
  “這位金身大佛認為積鐵成盾,不如鑄鐵煉刃。”李七夜徐徐地說道:“他認為應以整個紀元信仰蘊養一尊金身,所有力量都用在刀刃之上。麵對紀元的崩滅,僅僅想防禦,抗住毀滅,那是無濟於死的,唯有自身成刃,斬掉大因果,斬掉崩滅,這才能讓他們的紀元活下去!”
  說到這,李七夜頓了一下,說道:“隻不過,其他的八大金身大佛並不讚同他的看法,所以這尊金身大佛在紀元崩滅來臨之時離開了。而八大金身大佛依然融合自己的世界,欲以整個紀元的力量對抗毀滅!”
  

Snap Time:2018-11-16 14:13:17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