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1886章 陀嶺

  齊臨帝女脫口而出說出這樣的話也不足為奇,這也是人之常情而已,換作是任何人,麵臨大災難的時候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保命,這樣的做法沒有什麼指責的。ξ雜↓誌↓蟲ξ
  “是呀,保命。”李七夜輕輕地點了點頭,徐徐地說道:“這也是人之常情,換作是很多人都會這樣做。”
  說到這,李七夜不由沉默了一下,神態有些悵然。
  看到李七夜這樣的神態,齊臨帝女心麵有些忐忑不安,輕輕地問道:“公子,難道我說錯了嗎?”?李七夜抬起頭來,淡淡地一笑,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不,你說得沒錯,在危難之時,保命這是本能,任何生靈都會這樣做,這沒有什麼好指責的。但是,如果真正災難來臨的時候,保命就沒有那麼簡單了。想在滅世之中保全自己,那是談何容易,那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說到這,李七夜望著遠處,目光變得十分深邃。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齊臨帝女聽得有些莫明其妙,這話太深奧了,她也沒有完全聽懂。
  過了一會兒,李七夜看了齊臨帝女一眼,說道:“不要企盼有什麼救世主,特別是滅世的時候,往往所謂的救世主那也隻不過是為己而戰而已,不祭天,不祭地,不祭生靈,這樣的人已經很了不起了,這樣的人已經談得上高潔了。”
  “祭天,祭地,祭生靈!”聽到這話,齊臨帝女不由喃喃細語,仔細品味李七夜這樣的話,再聯想到以前李七夜曾經說過的事情,她猜到了一個十分恐怖的可能,回過神來,她不由打了一個冷顫!
  就在這那之間,齊臨帝女有些明白為什麼李七夜曾經是一次又一次地說“不要企盼有什麼救世主”!在這那之間,齊臨帝女想到了一些十分恐怖的事情,想到這種恐怖的事情,讓人不寒而悚。
  “好了,我們不扯這麼遠的事情。”李七夜收回目光,淡淡地笑著說道:“佛野能生長出這焦黃的野草,那是因為曾經有著一尊尊無上的巨頭在這庇護,有著億萬的生靈在這有著堅定不移的信仰,庇護的力量、浩瀚的信仰,讓這充滿了生機……
  “……但是,毀滅的力量是無法想象的,是無法破解的,那怕再強大的庇護力量、再浩瀚的信仰,都無法保住這個世界,就算是野草那也是勉強而生存而已,這些野草頑強生長,所以才會與外麵世界的野草不一樣,它們一生下來就是先天不足,受到了懲戒。”
  說到這,李七夜輕輕地歎息一聲,沒有再多說什麼。
  齊臨帝女不由為之遐想,這是一個多麼強大地紀元,在這塊土地上曾經居住著多麼強大的生靈,但最終也隻是化作殘土而己。
  ”走吧,我們上陀嶺。“李七夜徐徐地對齊臨帝女說道,說完繼續前行。
  陀嶺,它離帝化城不算遠,十萬之路而已,但陀嶺那隻不過是佛野的開端而已,隻有邁過了陀嶺,才是真正進入佛野,才能真正領略佛野的奇妙。
  陀嶺那是一座高山,這座高山十分雄偉,綿延千,但更讓人震撼的是不是陀嶺的雄偉,而是陀嶺上的建築。
  在陀嶺之上有著無數的殘牆斷宇,放眼望去,茫茫一片,一座座古舊的古殿佛宇,這一座座的古殿佛宇曾經是宏偉無比,有些佛舍甚至是有萬丈之高,一條佛柱都可擎天。
  隻不過這些古殿佛宇已經崩塌,留得到處都是殘牆斷壁,破瓦碎磚處處皆是,出現在眼前的那是一個殘破的世界而己。
  看著眼前這個殘破的世界,可以想象這曾經是多麼的宏偉,是多麼的熱鬧,或者這曾經是一個佛國的世界,在這曾經有著無數的神僧修道參禪,可惜,這最終還是化作了一片廢墟,一切不複存在。
  在陀嶺有一條石階大道,從陀嶺之下延綿而上,一直抵達到山峰。
  當李七夜帶著齊臨帝女來到了陀嶺之下,站在綿延直上的石階之前,望著石階,給人感覺是一條通天大道一樣,雖然這條石階沒有仙光佛音,但看著石階,恍然間有一種錯覺,好像曾經有無數的生靈在這三拜九叩,一步一步地跪拜上去一樣。
  “我,我好像看到了幻象。”齊臨帝女都不是十分肯定地說道。因為達到她這樣的境界,不可能輕易產生錯覺的,畢竟她的道心是很堅定,不會輕易被什麼幻象所迷惑。
  “這是正常之事。”李七夜淡淡地說道:“如果你是生在那個時代,當你站在這的時候,不要說你這樣的道行,就算你是一尊低位上神,隻怕早就已經跪倒在這……”
  “……早就是五體投地、心悅誠服地三拜九叩,一步一步地跪拜上去。隻是時間太遙遠,毀滅太強大,已經磨滅了這的渡化而已,不然的話,你站在這,早就被渡化為門下比丘了。”
  “一念渡化,這是妖術嗎?”聽到李七夜這樣一說,齊臨帝女心麵都有些悚然。
  “哪會是妖術。”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說道:“這是堂皇大道,如果比作我們的大帝之術,那麼這就是大帝之術的巔峰奧義。它能一念渡化,那是因為無數生靈的信仰,這不是一個人強加於任何人身上的力量,這是匯聚了一個又一個時代無數生靈的信仰……”
  “……億萬生靈,一個又一個時代的信仰,在這信仰中充滿了憫憐、光明、慈悲、祥和。這樣的信仰積累了一個又一個時代,經曆了漫長的歲月積累之後,一個人的意誌放在這麵,那也隻不過是淪海一粟而己,微不足道。當你在這樣的信仰之中,你也隻不過是海水中的一顆水滴,在這你隻能是隨波逐流。”
  “信仰也能為道嗎?”聽到了李七夜這樣的一席話,齊臨帝女總算聽出了一些東西了。
  “能。”李七夜笑了笑,說道:“你信仰我的道,我便給你庇護,並不是說我是你的救世主,而是彼此共生而已。”
  “所以佛野才會有著這樣庇護的力量,有著信仰的力量。”聽到李七夜如此解釋,齊臨帝女明白為什麼佛野會與眾不同了。
  “上去吧,去燒支香。”李七夜對齊臨帝女說道。
  齊臨帝女跟著上去,不過她心麵很古怪,她張口欲言,但又不知道該怎麼說好。
  “丫頭,有話就說吧。”看到齊臨帝女那張口欲言的模樣,李七夜不由笑了笑,輕輕地搖了搖頭。
  “公子也有敬拜他人的時候嗎?”齊臨帝女都不知道怎麼開口好,但最後也還是直說了。
  畢竟,在齊臨帝女看來,像李七夜這樣的無上巨頭,他已經是站在這個世界的巔峰了,舉世之間,還有誰值得他去敬拜的呢?
  “這是對先賢的致敬。”李七夜看了看齊臨帝女,他徐徐地說道:“雖然說,世間並沒有什麼救世主,但在世間依然有著一個個前行的勇者,不論是在最黑暗之時,還是毀滅之日,他們都不違背自己的初心,所以他們值得人去尊敬。”
  “不違背自己的初心。”齊臨帝女喃喃地說道。
  “你認為修士的初心是什麼?”在齊臨帝女細細體味的時候,李七夜看了她一眼說道。
  齊臨帝女沉默了一下,這個問題還真讓她有些回答不上來,對於很多修士來說,初心隻是為了成為大帝仙王吧。
  “成為大帝仙王之後呢?”李七夜看出她的心思,淡淡地笑著說道。
  齊臨帝女一下子沉默了,如果一個修士成為了大帝仙王之後那該幹什麼呢,這就讓她無法回答了,因為她不是大帝仙王。
  “一戰到底。”李七夜淡淡地說道:“當你踏上這條道路的時候,就意味著你會一戰到底,你還弱小的時候,你需要變強,需要與更強的人戰鬥,當像強大了之後,你就跟自己鬥,跟天鬥,你要跳出這個世界的束縛!所以,你必須一戰到底。”
  “但,在這途中有人妥協了,並不是誰都能做到一戰到地的,曾經有過偉大無比的存在,但最終卻拋棄了自己初心,在途中妥協了。而有些人卻一戰到底,那怕是身死道消,都從不後悔,所以他們值得人去尊敬……”
  說到這,李七夜輕輕地歎息一聲,徐徐地說道:“知道為什麼道心是那麼重要了吧,隻有你道心堅定,你才能一戰到底,如果你道心不堅,就算你再強大,總有一天,你也會成為那個曾經是你自己憎恨的存在。”
  “妥協的人,是躲在黑暗之中嗎?”此時齊臨帝女心麵顫了一下,她隱隱猜到了,所以忍不住問道,她問這個話題之時聲音都會顫抖,因為這個答案太驚人了,隻怕這個答案會讓很多人不願意去麵對。
  “我們上去拜拜吧,一,是致敬先賢;二,看能不能得到靈蝶的庇護。”李七夜並沒有回答齊臨帝女的話,隻是徐徐地說道,舉步前行。
  

Snap Time:2018-11-16 07:55:50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