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7)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1862章 秦百

  “開——”一聲沉喝驚萬域,宛如神靈大喝,一喝可以壓塌諸天,眾生頓首。雜#誌#蟲
  就在楓奕等死的那一瞬間,一個紫影出現在了楓奕的身邊,隨著他的一聲沉喝,這個突然出現的人大手一張,“轟”的一聲巨響,大手轟出,演化三千世界,當這三千世界橫推而出瞬間,擋住了衝擊而來的洪流。
  “走——”就在擋住閃電洪流瞬間,紫影帶著楓奕跨越空間,瞬間跳脫了閃電洪流的範圍,帶著楓奕逃出生天。
  “砰——”的一聲響起,就在這紫影帶著楓奕逃出瞬間,閃電洪流衝碎了三千世界,瘋狂地向李七夜衝擊而去。
  “轟、轟、轟……”此時此刻所有的閃電洪流都匯成了一股,成了世間最恐怖的閃電洪流,在這那之間,宛如天災一樣衝擊向李七夜,這閃電洪流衝涮而來,可以毀滅掉大千世界,可以瞬間把所有的都摧毀。
  在這樣的閃電洪流衝擊之下,整個雷區都搖晃起來,好像這恐怖無比的閃電洪流要把雷區摧毀一樣。
  看到這樣的一幕,連萬古號都停了下來,不敢繼續前進,以免得被這閃電洪流衝擊到,就算他們萬古號的防禦再強大,一旦被這閃電洪流衝擊到,隻怕是後果都不堪設想。
  “來得好——”麵對閃電洪流衝擊而來,李七夜氣定神閑,笑著說道。
  “嗡”的一聲響起,命宮大開,迎接衝擊而來的閃電洪流。
  “轟、轟、轟……”轟鳴之聲響徹了整片天宇,所有的閃電洪流衝擊向李七夜的時候,命宮瘋狂吞噬,把所有衝擊而來的閃電洪流都吞噬入命宮之中。
  在李七夜的命宮之中,生命之柱上的古虛真文在演化不止,它好像是化作了一個浩瀚無垠的世界,把所有的閃電洪流都導入了這個世界之中,慢慢地把這瘋狂的閃電洪流煉化。
  “轟、轟、轟……”隨著閃電洪流衝入李七夜的命宮時間越來越長,雷區中的閃電是越來越少,最後衰竭到了隻有一縷縷的小閃電。
  最終李七夜的古虛真文吞噬了雷區的所有閃電,此時在雷區之中難得一見閃電的蹤影,隻能聽到“劈啪”的微弱閃電之聲,偶爾間隻有一縷小小的電弧在雷區中掠過。
  在短短時間之內,李七夜把雷區的閃電吞噬得一幹二淨,本是像風暴海洋的雷區一下子變得安靜起來,這安靜得可怕,讓人感到如同死域一樣。
  所有人看到李七夜吞噬了整個雷區的閃電,這讓很多人心麵都發毛,眼前這個家夥簡直就是以雷電為食呀,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是食電獸呢。
  “那是——”當很多人從李七夜吞噬了所有雷電的震驚中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楓奕已經被人救回了萬古號了。
  救回楓奕的是一個男子,這個男子看起來比楓奕大不了多少,他穿著一身紫衣,宛如是從煙霞之中走出來一樣。
  這個男子相貌古樸,本來相貌是沒辦法用古樸來形容,但他的相貌就是那麼的特別,你看到他第一眼的時候,你想不出其他的形容詞,隻能用一個詞來形容——古樸。
  似乎他是從古遠的時代走出來的一樣,整個人帶著歲月的氣息,煙霞籠罩,那種相貌給人有一種古仙的感覺。
  這樣的一個男子站在那,宛如一座巍峨的煙霞山,久經風霜,依然是傲然而立,似乎沒有什麼可以打磨他的相貌一樣。
  “秦百——”看以這個男子,有人認出了他的來曆,不由驚呼一聲。
  “秦百!”就算是不認識眼前男子的人,也聽過秦百的大名,一聽到“秦百”這個名字的時候,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
  “應該叫秦教主。”有人低聲地說道。
  秦百,這個名字在青洲是十分的響亮,甚至可以說在以前秦百這個名字比金戈還要響亮。
  秦百曾是這個時代青洲最頭角崢嶸的天才,他出身於索天教,並且是迅速崛起,甚至曾經有人認為他是青洲百族中最有機會成為大帝仙王的人。
  可惜,後來金戈崛起,他的驚豔超過了秦百,後來秦百與金戈之間免不了一戰,在這一戰之中,先出道的秦百卻敗給了金戈。
  一夜之間讓金戈名動天下,聲勢之盛一下子蓋過了秦百,從那一戰之後,秦百就很少出現過,有人說他是受到了打擊,也有人說他是閉關修練。
  盡管說秦百敗給了金戈,但並不會因此而墜他的威名,畢竟他一路走來,經曆了大大小小的戰役,他的實力是得到許多人承認的,這並非是浪得虛名。
  “這已經是封神了嗎?”此時就算是擁有八千萬鬥混沌之氣的強者都看不透秦百的造化,一眼望去,秦百深不過測,宛如深淵一般,似乎他已經是跳脫了道天境界。
  秦百並沒有承載天命,並沒有成為大帝仙王,那麼唯一的可能就是秦百已經封神了。
  現在秦百不止是實力深不可測,同時他現在已經是索天教的教主,掌握著索天教的大權。像他如此年紀便能掌握索天教的生殺大權,這就意味著他深受索天教的諸位老祖器重和信任,他擁有著足夠扛起索天教的實力。
  要知道,索天教可是一門四仙王的傳承,門派之中臥虎藏龍,在這樣的門派中秦百就能以如此年紀擔當大任,可想而知秦百是多麼的得到索天教的老祖肯定。
  “秦百終於出世了,難道他是要挑戰金戈嗎?”看到了秦百,有人不由暗暗吃驚地說道。
  當年敗給了金戈之後,秦百就很少露臉,現在秦百出來了,這就不免讓很多人為之猜測。
  “師尊——”看到自己的師父,楓奕不由羞愧地低下了頭顱,說道:“是徒弟無能,丟盡師尊顏臉。”
  秦百皺了一下眉頭,輕斥道:“冒失行事,此是有損門風,丟臉事小!”
  “弟子知罪。”楓奕不由低下了頭,不敢再說話。
  楓奕在青洲也是一個大人物,他在秦百麵前像是一個小孩般。
  “劣徒無知,擅作主張,驚擾公主,還請公主恕罪。”此時秦百向齊臨帝女請罪地說道。
  “道兄客氣了,區區小事,不足掛懷。”齊臨帝女也隻是輕輕搖了搖頭,說道。
  秦百愧然,說道:“慚愧,是我教導無方,請殿下見笑了。”
  此時李七夜回來了,秦百一抱拳,說道:“尊駕一定是大名遠揚的李道友吧。”
  “正是。”李七夜看了看秦百,點頭說道。
  秦百不由輕輕歎息一聲,看著楓奕,說道:“你乃是擅自作主,削你十年造化,以向李道友請罪,也是以肅門牆。”說畢,他一指落下,削了楓奕十年的道行。
  “弟子知罪。”楓奕接受自己師父的懲罰,沒有任何的抗拒,心甘情願。
  “劣徒魯莽,行事輕慢,實為冒犯,今日削他十年造化,以向李道友和殿下請罪。”秦百向李七夜和齊臨帝女抱了抱拳,輕歎一聲說道。
  秦百此舉讓不少人心麵為之一凜,秦百行事果真是嚴厲,也是公正嚴明,讓人為之折服。
  換作是其他的帝統仙門的掌門教主,隻怕早就護犢了,不管自己的門徒是對是錯,自己門徒被欺負了,先扳回顏臉再說,是對是錯對於很多帝統仙門來說並不重要。
  “道兄言重了。”齊臨帝女輕輕地歎息一聲,但也不去幹涉。
  李七夜也隻是笑了一下,看了看楓奕,說道:“此子未來大有可為,能收這樣的一個徒弟,也算是一場造化。”
  “道友過獎了。”秦百再次抱拳,依然是風度過人,徐徐地說道:“暫且告辭,他日有機會必定與道友、殿下賞月品茗,以論大道。”
  秦百帶著楓奕離開之後,讓很多人不由有些失望,當秦百出現之後,大家還以為秦百會為自己徒弟出頭,與李七夜打上一場,沒有想到秦百卻是風度過人,削了楓奕十年造化,向李七夜陪罪,這樣的胸襟實在是讓人佩服。
  在秦百出現之後,剛才還是義薄雲天的禦龍童子已經不知道躲到哪去了。在剛不久,他還豪氣衝天,一副氣吞山河的模樣,那氣勢是邈視帝統仙門,但是秦百露臉之後,他直接躲了起來。
  “道行倒不淺。”秦百離開之後,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
  秦百還的確是有著不一般的氣度,換作其他帝統仙門,隻怕是不願意這樣認慫,因為在他們這樣的帝統仙門看來,向一個無名小輩認罪,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這比砍了他們的頭顱還難受,他們寧願與對方死磕,也不會認錯。
  畢竟,在他們帝統仙門看來,他們帝統仙門沒怕過誰,就算有人敢與他們帝統仙門死磕,也不會有好下場的,往往都是他們笑到最後。
  楓奕是秦百最喜愛的徒弟,也是十分器重,楓奕在李七夜手中吃了虧,秦百卻沒有討回場麵,而是削了楓奕的十年造化,這樣的胸襟也的確了不得。
  

Snap Time:2018-11-18 18:36:34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