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1818章 仇恨

  眨眼之間,金蟒聖尊便灰飛煙滅,屍骨不存,整個場麵變得寂靜無比,千君上神此時更是神態冷如冰霜。﹥雜+誌+蟲﹥
  先是他兒子沈金龍慘死在了李七夜手中,現在他的愛徒也難逃一劫,此時沈千君想不憤怒都難,這仇可謂是不共戴天。
  至於在場的其他大教老祖,都不敢多說什麼,也唯有沉默,最多也就是看著李七夜而已。
  從始至終,李七夜連一根手指都沒有動一下,他依然是靜靜地坐在那而己,而金蟒聖尊卻被燒得灰飛煙滅。
  “此是何神通?”最終連南陽上神都忍不住問道,他本是要找李七夜的茬,他本是要打敗李七夜,扳回顏臉。
  但現在看到這樣的神通,這讓南陽上神在心麵充滿了疑惑,同時也是充滿了好奇。
  在此之前,南陽上神認為這一切那隻不過是李七夜的一種幻化神通而己,讓一切變得那麼逼真而己,最終還是虛幻。
  當金蟒聖尊被燒得灰飛煙滅之時,這讓南陽上神明白,這不止是幻化那麼簡單,這麵涉及了一種無上神通,而且這種無上神通是他們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神通。
  要知道,南陽上神和千君上神都是活了一大把年紀的人,他們登臨上神,可以說是見識廣博,他們甚至曾經見過大帝仙王,與大帝仙王交往過,可以說舉世之間他們沒有見過的功法、神通並不多。
  就算南陽上神和千君上神雖然見識極廣,但他們也的確是沒有見過《念書》的神通,他們看不出玄奧也不足為奇。
  在舉世之間,除了現在的李七夜之外,也唯有青木神帝修練了《念書》,但是萬古以來在十三洲之中真正見過青木神帝的人是寥寥無幾,傳言說真正見過青木神帝的人不會超過五人,至於有誰見過青木神帝施展《念書》的神通,那就不得而知了。
  在世間除了現在李七夜施展之外,在此之前隻怕沒有任何人見過青木神帝施展《念書》的神通了吧。
  “一念生萬法,一念造萬物,一念掌乾坤。”對於南陽上神的疑惑,李七夜隻是隨意地笑著說道。
  “一念生萬法,一念造萬物,一念掌乾坤!”聽到李七夜的話,南陽上神不由細細地體味,仔細去揣摩這麵的玄奧。
  至於石階上的大教老祖,他們都不由相視了一眼,一念生萬法,一念造萬物,一念掌乾坤,他們都覺得這話說得太囂張了,要知道在世間能真正做到“一念生萬法、一念造萬物、一念掌乾坤”的人,那是根本不存在,除了一個存在——蒼天!
  就算是大帝仙王、九界仙帝也不可能做到一念生萬法、一念造萬物、一念掌乾坤。
  “妖言惑眾,就憑你也敢口出狂言,一念萬法又焉是你能做到的。”千君上神冷冷一哼,森然地說道。
  李七夜也不管千君上神信不信,隨意地說道:“是與不是,你上前來領教一二不也就知道了。”
  “哼——”麵對李七夜的挑釁,千君上神冷哼一聲,目光一厲,頓時殺機吞吐,每一縷的目光就像是世間最凶殘的凶劍光芒一樣,可以把任何人千刀萬剮一樣,千君上神還沒有出手,在場的人都已經感覺自己的肌膚隱隱作痛了,他的目光就像利刀一樣一刀一刀地剮在他們的身上,讓他們都不由打了一個冷顫。
  “各位——”此時齊臨管津站了起來,忙是打圓場說道:“諸位不如各自退一步如何?”齊臨管津站出來打圓場,南陽上神這一次不說話了,他此次來找李七夜的麻煩,主要是為了找回自己的顏臉,現在看到李七夜的神通,這讓他不得不再一次謹慎起來。
  此時南陽上神心麵是猶豫了一下,上一次被李七夜碾滅了意誌,他的確是想教訓李七夜一番,讓他知道他這位上神是容不得他人挑釁的。
  現在他心麵的這個決心有所動搖了,因為他也不敢肯定自己能找回場麵,扳回顏臉,如果一旦沒能教訓成李七夜,把自己搭進去,那就是弄巧成拙了。
  見南陽上神不說話,齊臨管律也看出一些端倪,他也忙是說道:“大道漫漫,恩怨仇殺,每日都在上演,年輕一輩的彼此較量也從來沒有停止過。在通往大帝仙王的道路上更是以無數枯骨鋪成,每一天總會有年輕一輩的天才隕落……”
  “……兩位上神欲以為晚輩出頭,這也不一定適妥,若是上神願意,我們齊臨帝家願意為彼此牽個線,大家又何不化幹戈為玉帛。”此時齊臨管津苦口婆心勸說,他這話主要說給千君上神聽的,因為他已經看得出來南陽上神心麵已經動搖了。
  此時隻要能勸得了千君上神,那麼這一場恩怨也是化幹戈為玉帛。至於李七夜,齊臨管津已經不抱希望了,因為他已經知道這就如齊臨帝女所說的那樣,李七夜是某一位無上存在降入凡塵,像他這種高高在上的無上存在降入凡塵,那隻不過是一場曆練而已。
  雖然說上神是很強大,有些上神甚至可以比肩於大帝仙王,但千君上神絕對不屬於巔峰級別的上神,所以李七夜絕對不會怕千君上神,甚至是有可能根本不把千君上神放在眼中!
  現在齊臨管津唯一能做的就是勸下千君上神,隻要千君上神服軟了,南陽上神也就好解決。
  “生死大仇,不共戴天,沒有什麼好回旋餘地!”千君上神冷冷地說道。
  此時千君上神根本就沒有談和的意思,他的獨子被殺,現在愛徒又被殺,他根本就咽不下這口氣。不管李七夜是不是真的神通無敵,他都必須為死去的獨子和愛徒報仇,他絕對不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兒子和愛徒白死!
  齊臨管律見千君上神不願讓半步,他不由徐徐地說道:“上神,為晚輩報仇,不論愛子深切還是愛徒深切,這都值得人去稱道。但,大世莫測,上神乃是站於巔峰上的智者,應知萬事不易。齊臨帝家也不願意見到管轄之內的弟子被殺害,同時也不願意多見殺伐戰爭,兩者之間也是有所取舍。”
  齊臨管津說出這樣的一席話的時候,他話中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齊臨帝家並不支持千君上神報仇,這已經很明顯地願意為他們與李七夜之間斡旋了。
  雖然齊臨管津沒有千君上神強大,但是當齊臨管律說出這樣的話之時,就算是千君上神也不得不謹慎麵對,畢竟齊臨管律代表著的是齊臨帝家,齊臨帝家擁有的不止是仙王,而且還有一樣能與他們平起平坐的上神!
  當齊臨管律說出這樣的話之時,在場的大教老祖都不由相視了一眼,大家心麵為之一凜,此時齊臨帝家的態度已經足夠明顯了。
  作為齊臨帝家,當然是偏袒自己管轄之下的大教疆國了,但現在齊臨帝家願意站出來為雙方斡旋,那隻有一個解釋,那就是敵人太強大!
  一時之間,在場的大教老祖都沉默起來,剛才金蟒聖尊的下場是大家有目共睹的,眼前這個李七夜究竟是有多強大呢?這讓在場的人都沒有底。
  一個隻有幾百鬥混沌之氣的修士,卻深不可測,這太詭異了。此時大家都不敢肯定千君上神親自出手,能不能戰勝李七夜。
  如果換作平時,一尊上神對決一個晚輩,任何人都會看好千君上神,但在現在大家都不敢肯定了。
  “殺子之仇,不共戴天!”此時千君上神冷冷地說道:“殺人償命,不是我死便是他亡!”
  千君上神說出此話之時,他的態度是堅定無比,可以說是斬釘截鐵,沒有任何回旋餘地。
  當他的獨子沈金龍被李七夜殺害之後,他就已經抱著必為自己兒子報仇的決心,他絕對不會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兒子被殺死!
  “上神——”齊臨管津張口欲言,事實上他並不是袒護李七夜,相反他如此苦口婆心是為了千君上神。千君上神執意要報仇的話,他必死無疑,雖然千君上神實力很強大,但當遇到了李七夜這種降入凡塵的無上存在,上神也一樣無濟於事。
  “齊老,此乃是我個人恩怨,與宗門無關。”千君上神打斷齊臨管律的話,徐徐地說道:“就算我是我戰敗身亡,告知遮日門便可,無需為我報仇。”
  “保重,小心了。”千君上神說出這樣的話,齊臨管津還能說什麼?隻能是給他提醒一下了。
  南陽上神張口欲言,但最終他也隻是化作一聲輕輕的歎息。
  同樣為上神,他也不想去勸千君上神了,因為他們兩個人完全不一樣,千君上神一定會為他兒子報仇的,這是他的獨子,就算他兒子沈千君不認他這個父親,千君上神都依然願意為自己的兒子做任何事情。
  南陽上神子孫眾多,孫兒幾百個,他是不可能為了自己的兒孫跟人拚命,如果每一個兒孫在漫長的修道路上被人打敗殺死,他就去報仇,隻怕他有十個分身都忙不過來!
  

Snap Time:2018-11-18 13:44:38  ExecTime: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