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1661章 戰將在

  對於海鱗的話,李七夜笑了起來,搖頭說道:“你誤會我的意思了,這與我相不相信你沒關係,事實上,就算有人坐收漁利我也無所謂。雜誌蟲飛仙教而己,滅他們又有何難!我按兵不動,那不是因為我怕有人坐收漁利。”
  “那李兄要待何時才可出兵?”海鱗沉吟了一下,認真地問道。
  “這個嘛,不好說。”李七夜笑了笑,緩緩地說道:“有些東西不能靠別人,就拿你來說,你自己是怎麼樣想的,你怎麼需要怎麼樣做,這才是最重要的。”
  李七夜這樣的話一時之間讓海鱗有些捉摸不定,最後他隻好說道:“不敢瞞李兄,這一世我並不爭天命,李兄乃是十三命宮,這一世沒有誰比李兄更擁有成為仙帝的資格了。”
  “你還是沒有明白我的意思。”李七夜搖頭說道:“我說過,這與仙帝之爭無關,在你們看來,或者誰有機會爭仙帝,或者這一世誰能成為仙帝,在我看來,仙帝那隻不過是我囊中之物而己,什麼時候成為仙帝那隻不過是看我的打算而己,所以,還是一句話,這與成為仙帝無關。”
  “戰爭與存亡,最終還是靠你自己。”說到最後,李七夜指了指自己的心髒。
  “這個”海鱗呆了一下,沉吟起來,過了好一會兒,說道:“如果說李兄要我說出自己的想法,小弟的想法很簡單,趕走飛仙教,讓我海怪、妖族有立足之地。飛仙教降臨北汪洋,讓北汪洋生靈塗炭,讓我們海怪、妖族無立足之地,所以,我有義務站出來反抗飛仙教,拯救於戰火中的生靈。”
  “想法很好。”李七夜笑著說道:“不過,世間從來就沒有救世主,你救得了一世也求不了萬代。最重要的還是要靠自己,世間的所有一切都必須靠自己去爭取,若是把希望寄托於所謂的救世主身上,那與寄生蟲有什麼區別呢?”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海鱗不由愕了一下。事實上他的確是沒有想過這樣的事情。
  李七夜淡淡地說道:“為什麼飛仙教敢北汪洋為所欲為,為什麼飛仙教每次臨世的時候都是霸道強橫?原因很簡單,一切都是因為人皇界自己,或者說九界自己的萬族!”
  “忍容,退讓甚至是助紂為虐。這就是能讓飛仙教橫行九界的原因。”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在戰火燃燒的時候,大家都想從中獲利,而不是對抗外來者。這也是當年古冥能一統九界一個又一個時代的原因!”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海鱗不由為之沉默起來,事實上也的確如此,飛仙教降臨之時又有多少大教傳承欲與攀附飛仙教呢。
  “所以戰爭最終還是要靠自己。”李七夜緩緩地說道:“不是靠別人,也不是靠救世主。很多東西隻有靠自己的鮮血來築就才變得可靠,沒有鮮血的洗禮,沒有痛苦的代價,一切的得來都是那麼的輕飄飄的。和平也好,安祥也罷,想要得到它,那就用自己的鮮血去換取。”
  海鱗沉默著,過了許久之後,他看著李七夜,鄭重地說道:“李兄的話小弟銘記於心,不管如何,此次險難小弟依然希望李兄伸出援手,隻要李兄願意出手。一切都可以談!那怕李兄接管聯軍,那怕李兄讓我們做炮灰,讓我們衝在最前線,我們都願意……”
  “……隻要能保下北汪洋。能讓後人在北汪洋有立足之地,付出慘重的代價我們都願意。正如李兄所說的那樣,和平需要我們自己的鮮血來築就,那就用我們這些前人的鮮血為後代鋪平道路,為後人爭取生存空間!”
  海鱗的話說得鄭重有力、擲地有聲。
  “我對你們的權勢沒有興趣。”李七夜搖了搖頭,說道:“當然。我與飛仙教之間的一戰會有的。如果你們想出戰,這也沒有什麼不可以的,我出戰的時候你們也可以發兵,正如我所說的那樣,一切都要靠自己,一切都要自己去爭取,世間沒有救世主,如果你們後人想在北汪洋有立足之地,那就拿出自己的努力來,否則,別人打下的江山又怎麼可以便宜你們呢?”
  “小弟明白。”最終海鱗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深深地鞠身說道:“隻要李兄對飛仙教發兵之時告訴小弟一聲便可,小弟願親率軍團衝在最前麵,為李兄殺開一條血路,就如李兄所說的那樣,後人的立足之地就拿我們的鮮血、性命來換!若我們自己不放手一搏,就算飛仙教潰敗,以後北汪洋也沒有我們妖族、海怪的立足之地。”
  “你能明白就好。”李七夜點了點頭,說道:“想要生存空間,那就拿自己的鮮血來築就!”
  “小弟一定會的。”海鱗鄭重地點頭,最後再向李七夜拜了拜,神態恭敬,然後才離開。
  海鱗離開之後,鎮世真神走了進來,他在旁邊坐下之後,不由抱怨地說道:“大人,與飛仙教一戰乃是我們的戰場,用得著這些小蝦米做炮灰嗎?他們衝在前麵那都是送死,礙手礙腳的。”
  鎮世真神對於與飛仙教的一戰是躍躍欲試,對於他來說,對於青龍軍團來說,這一戰正好是打磨年輕人的時候。
  “讓他們衝吧。”李七夜淡淡地說道:“有時候隻有讓鮮血流淌才能喚醒人的不屈,九界和平得太久了,也該讓他們多多衝殺一下了。我們總會有一天老去的,我們無法永遠守護九界。讓他們衝殺衝殺也好,讓他們的後人知道自己前人是流淌著熱血的,就像當年先賢們反抗古冥一樣。如果他們都沒有熱血在體內流淌,他們就像綿羊一樣,九界就是一個牧場,再來一次古冥,隻怕九界隻不過是肥肉而己。”
  聽到李七夜的話,鎮世真神也不由認真地想了想,最後也有些感慨地說道:“是呀,九界安寧得太久了,很久沒有真正的聯盟軍團了,像當年一樣九界萬族聯盟已經沒有過了。”
  雖然說每一個時代都有仙帝之爭,但是,與當年對抗古冥相比起來實在是相差得太遠了,而且,仙帝之爭多數是門派之間的戰爭而己。
  “犧牲總會有的。”李七夜平淡地說道:“隻有淋漓的鮮血才會讓後人銘記自己的先賢曾經對抗過外來者,要讓他們明白,當外來者侵略的時候隻有站出來反抗,聯合起來反抗,才會為後代贏得生存空間。世間沒有救世主,想要生存,想要後代的和平,隻有靠自己去爭取!沒有誰會賜於你生存空間,沒有誰會庇護你一生一世!”
  李七夜的話讓鎮世真神沉默起來,他明白大人將要離開了,他這是把九界的擔子擱下來,守護九界最後還是需要靠九界萬族自己。
  別人不知道,但鎮世真神卻一清二楚,雖然大人被人唾罵,被人說是幕後黑手,被人罵九界屠夫,但是,一直以來是他守護著九界,如果沒有他的守護,如果沒有他的鐵血手段一次又一次犁平,古冥的餘孽早就卷土重來,那怕是諸帝時代古冥的餘孽都有可能是再一次讓黑暗籠罩著九界!
  雖然這一次飛仙教欲橫掃人皇界遠遠比不上當年古冥統治九界,而大人有心讓海鱗他們聯盟軍團流血,並非是出自於什麼目的,這是他將放下九界的重擔。
  鎮世真神明白,這一世大人走上九天十地之後,走向世界盡頭之後,隻怕他不會再回來了,他徹底地放下了九界,不再去看守,不再去眷顧,不去庇護!
  “我也累了。”李七夜緩緩地說道:“該是我放開的時候了,這一次鏟平飛仙教,古冥血統湮滅,這算是我送給九界的最後一次禮物吧,以後九界該依靠自己的時候了。”
  “大人終是放不下九界呀。”鎮世真神輕輕地歎息了一下,別人隻看到作為幕後黑手的他屠殺過多少的人,但卻沒有想過他承擔著多少的責任。
  “放不下也必須放下,世間沒有不散的筵席。”李七夜緩緩地說道:“有時候長生是一種苦難,是一種折磨,世間總會有你太多放不下的東西,那怕你的心已經麻木了,那怕你已經鐵石心腸了,但,總有東西在你心麵存在著。”
  鎮世真神默默地點頭,作為曾經隨大人經曆過最黑暗時代的他明白大人肩膀上承擔著太多的東西了。
  “大人何時發兵?”最後鎮世真神輕輕地問道。
  “讓他們準備充份吧。”李七夜露出淡淡的笑容,說道:“不論是飛仙教,不論是聯盟,都讓他們有著足夠的時間去準備吧。更重要的是,讓固尊與飛仙教背後的人認為此一戰他們必勝!”
  “不然的話,如果讓他們逃走了,那就留下後患了,這樣的戰爭,要讓敵有人信心。”李七夜緩緩地說道:“當他們拿出自己最強的兵力之時,這也是該我收網之時了,一網把他們打盡!以免後患!”(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17 06:17:04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