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1653章 誰才是幕後黑手

  “這一次你們幾個老頭子讓你來,那有沒有興趣跟我說說這件事情的幕後黑手呢。/雜誌蟲/”李七夜看著林天帝,笑著說道。
  這話頓時讓林天帝沉默了,因為這話他都不知道該不該說,在臨行之前他們老祖也曾再三嚀囑,在這件事上要見機行事,不到萬不得己,不可輕言,畢竟在這件事上關係到一世的英名。
  “我明白,你們老頭子是懷疑過人賢仙帝。”看到林天帝沉默,李七夜笑了起來,笑著說道。
  “老祖們不是這個意思。”林天帝忙是說道:“老祖們隻是從各種可能上猜測,各種可能上推敲而己,老祖們並沒有這個意思。”
  這樣的事情不得不讓林天帝謹慎,不得不讓飛仙教的老祖們謹慎,畢竟這關係到人賢仙帝的一世英名,更何況當年為了人賢仙帝他們整個飛仙教可以作過擔保的。
  “不是人賢仙帝。”李七夜搖了搖頭,說道:“這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這個可能也不是沒有推敲過。”
  李七夜敢如此肯定不是人賢仙帝那當然是有著他的見解了,如果人賢仙帝真的有這樣的想法,他也不會成為仙帝!
  “我就知道不可能。”林天帝如釋重負,對於他來說一位仙帝卷入這種陰謀的話,對於仙帝的英名打擊太大了,他作為後輩不願意看到這樣的事情。
  “不管當年是如何,但人賢仙帝一直以來都是很克製,他也是一個睿智之人。”李七夜淡淡地笑了笑,說道:“也正是因為如此,他能成為仙帝,而且成為仙帝之後還有著一番了不起的作為。或惜你們飛仙教和他的後代沒有繼承他的這一份克製,自認為自己是一門五帝,就是九界無敵,無人能擋了!”
  林天帝張口欲言,但。他最終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過了好一會兒之後,林天帝輕輕地說道:“尊上大人是如何看的呢?”說出這話他都猶豫,心麵沒底氣。
  他想問那位主宰著萬古的黑暗之手的看法,這對於他來說是需要十分的膽氣。
  看著林天帝一會兒。然後笑著說道:“你想問陰鴉大人的看法是吧?告訴你也無妨,當年他懷疑是帝後!”
  “帝後。”林天帝一怔,回過神來,他忙是說道:“這,這。這不可能呀,帝後早早逝世,而且,她,她也是出身於人族呀。”
  “這就是有意思的地方。”李七夜笑了笑,說道:“當年強製巡視之時,也的確是查審過她的骸骨,她的確是英年早逝。”說到這,他目光冷了一下。
  事實上,當年作為陰鴉的他作過一些懷疑。可惜沒有實際的鐵證,在這件事上對方也算是做得滴水不漏。
  “能隱得過人賢仙帝的人,並不簡單。”李七夜緩緩地說道。
  林天帝張口欲言,但,他不知道該說什麼,最後他猶豫了一下,雙手捧著卷書,遞給李七夜,恭敬地說道:“這是老祖們的手卷,請呈於陰鴉大人。”
  事實上呈不呈此書。林天帝他自己都沒有底氣,在他臨行之時老祖們曾叮嚀,若嫌疑不是人賢仙帝就呈上此書。
  李七夜接過,打開一看。然後收了此書,淡淡地笑著說道:“你們的老頭子也想求情呀,但他們的老臉已經不夠賣這個情麵了。”
  “老祖知道。”林天帝也沒底氣地說道:“老祖們隻求留下道統,希望仙帝們的傳承依然能綿延下去。”
  事實上在來之前他們的老祖已經知道這件事沒有回旋餘地了,他們知道一旦飛仙教戰敗,飛仙教必滅。所以他們求情希望能把道統留下去。
  “這也不是不可以。”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這件事我就可以作主,我要求很簡單,把當年的血統找出來,我可以給你們留下道統,雖然飛仙教滅了,但也算是給你們留下種子!”
  “這”林天帝張口欲言,但說不出話來了,因為這件事情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老祖們也沒有頭緒。”最後林天帝隻好苦笑了一下,說道:“九界那麼大,老祖也無從下手。”
  “不,相信我,這血統一定藏在你們飛仙教之中。”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這絕對脫不了飛仙教!至於藏在哪,就不好說了。”
  “這,這不可能吧。”林天帝怔了怔,說道:“老祖們曾說,他們也曾一直留意這件事情,飛仙教無處可藏,老祖們隻差是挖地三尺了,如果真的有可能,唯一的地方就是仙牢了。”
  “不會是仙牢。”李七夜搖了搖頭,說道:“仙牢是不允許這種血統存在,必定會誅滅,這也是當年沒有追殺入仙牢的原因。因為人賢仙帝的幾個兒子身上並沒有這樣的血統!純正的古冥血統是很難掩蓋得住的。”
  這件事也是讓李七夜覺得有意思的地方,古冥血統他再熟悉不過了,這就讓他好奇當年主持這件事的人是用什麼樣的手段遮掩了古冥的血統!
  “那就沒有了。”林天帝隻好搖頭說道。
  “不急,會出現的。”李七夜笑著說道:“我倒想看一看古冥血統能進化到怎麼樣的地步,這還真的是一件有參考價值的事情。”
  這也是李七夜一直沒動手的原因,既然當年飛仙教的幕後之人能遮掩住了古冥血統,這說明古冥血統發生了很大的進化,隻有質變的進化,這才會躲避得了他的目光。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是想看一看古冥血統進化到了怎麼樣的程度,因為他已經很久很久沒見過古冥血統的蛻變了,可以說這一次飛仙教存在的古冥血統這將會成為一個很好的例子!
  林天帝輕輕地歎息一聲,他已經明白他們飛仙教已經成為了李七夜的獵物。在這一件事情上,雖然他是十分相改變,但是,他卻改變不了什麼。
  在別人眼中他是了不起的天才,但是,在真正巨頭之間他這樣的一個晚輩什麼都算不了,他個人的力量是那麼的微不足道。
  “李兄,小弟就此告辭了。”最終林天帝站起來,向李七夜抱拳說道。
  李七夜看著林天帝,淡淡地笑著說道:“你可以離開,趁還沒發兵之時,你就走吧,離開飛仙教,念在這份交情份上,我也不會為難你。”
  雖然李七夜要滅飛仙教,不過林天帝要離開,或者說就算他攻破了飛仙教,也可以饒林天帝一命,這一場戰爭與他無關。
  這樣的話讓林天帝不由沉默起來,最後他深深鞠身,說道:“多謝李兄的厚愛,李兄這份情誼我永銘於心中,但我是飛仙教的弟子,不論飛仙教是對是錯,我都不願意做個逃兵,我們飛仙教沒有逃兵。”
  “勇氣可嘉。”李七夜點了點頭,說道:“去吧,是生是死,那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林天帝不願意再說什麼,向李七夜抱了抱拳頭,最終轉身離開了。
  林天帝回到飛仙教之後,晉見了教中的老祖,雖然說他們三脈的老祖已經被軟禁,但還是能見門下弟子的。
  聽到了林天帝的匯報之後,在場的幾位老祖都沉默起來,眼前這幾位老祖都是威名赫赫的人物,曾經是仙帝座下無敵戰將,曾經威懾九界。
  “孩子,走吧,走得越遠越好,離開了,就不要回來了。”最終在幾位老祖中最年長的老祖紛紛地對林天帝說道。
  “老祖”聽到這話,林天帝大吃一驚,說道:“戰爭還未開始呢,我們不必這麼悲觀吧,或者還是有希望的。”
  “不會有希望。”這位最年長的老祖搖了搖頭說道:“你不明白飛仙教麵對的是什麼,你也不明白飛仙教麵對的存在是多麼的恐怖,多麼的可怕。就算真的有仙帝在世,都無法撼動他的地位,不要說我們現在的飛仙教了。既然大人已經決定下來,那已經改變不了飛仙教的命運了。”
  “老祖們親麵求情呢?”林天帝還是心存一線希望,說道:“老祖不也是說曾與大人有過交情嗎?若是老祖能親自見到大人……”
  “沒有用。”這位老祖搖了搖頭,說道:“當年大人強製巡視飛仙教的時候,我們幾個老頭已經賣了老臉了,已經是求了情了,這是情份已盡了。飛仙教已經跨過了這一道底線,已經是無法再挽回了。”
  “大人有大人的原則,這求情已經沒有用了,那怕我們現在是能見大人,都沒有用。”另一位老祖搖頭說道。
  說到這,這幾位老祖都不由神色黯然,有一位老祖不由苦笑了一下,說道:“如果阿修羅還活著,真不知道他會不會後悔當年的選擇,如果當年他不強力推薦人賢仙帝爭天命,或者飛仙教也不會有今日這地步。”
  其他老祖都不由為之沉默,阿修羅古祖最後也是壽元衰竭而亡,這除了因為阿修羅古祖享用的資源在減少之外,同時他對於當年決擇心麵變得迷茫,活下去的野心越來越淡,或者他是不願意看到飛仙教會有這麼的一天吧。(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16 06:59:35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