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1789章 一箭殺一神

  第一箭仙帝登上了第十界之後,他又重拾了箭道,因為他深愛著箭道,對於他來說箭道一直都是他心麵的追求。■雜&誌&蟲■
  隻不過在成為仙帝之時因為種種原因讓他放棄了以箭道承載天命而己。
  在第十界的時候,第一箭仙帝重修了箭道,他苦修了一個又一個時代,最終讓他的箭道登臨巔峰。
  當他在相隔遙遠無比的億萬星空之外以一箭射殺了狂神之時,他不愧於第一箭仙帝的稱號,他的確是在箭道上絕世無雙的存在,在箭道上他是一位讓人無法跨越的高峰。
  雖然第一箭仙帝是以一箭射殺了狂神,但是他橫空出世也招來了天誅,那怕第一箭仙帝他的箭道再無敵,但是在天誅之下他也是依然撐不住,最終他也是慘死在天誅之下。
  第一箭仙帝慘死在天誅之下,狂神被射殺,而眼前這片天地從此之後死成了一片死寂之地,成了一片死亡之地。
  聽到了李七夜娓娓道來的故事,沈曉珊他們都震撼無比,一位仙帝相隔億萬星空,一箭把一尊上神射殺,這是何等震撼的事情。
  雖然他們無法親眼看到這一幕震驚萬古的戰鬥,但是他們可以發揮想象,可以想象在當時這一幕是多麼的震撼,這隻怕是震撼了整個十三洲,甚至有可能震撼了所有遁世的大帝仙王!
  “十一個圖騰的上神呀。”過了很久之後,鐵樹翁回過神來,都不由駭然失色,喃喃地說道。
  雖然說狂神不是一尊古神,但他可不是一位普通的上神,他可是一位擁有十一個圖騰的上神。可以說,擁有了十一個圖騰的上神,那已經是站在了上神的巔峰了。
  但那怕狂神擁有十一個圖騰,但終還是被第一箭仙帝站在億萬星空之外一箭射殺,這中多麼恐怖的一箭,這是多麼無敵的一箭,這一箭隻怕可以說是震古爍今。
  “沒錯,這一箭的確是可以稱得上震古爍今,在後世隻怕難有人再射出如此萬古無敵的一箭了。”李一夜知道鐵樹翁他們想的是什麼,也不由點頭說道。
  “一箭殺上神。”沈曉珊他們這樣的晚輩更無法想象了,在他們心麵上神是高高在上的,乃是舉世無敵的,但最終還是被第一箭仙帝射殺了。
  這可以想象從九界上來的仙帝是多麼的強大,多麼的恐怖,但仔細想想,最恐怖的不是古神,也不是仙帝,而是天誅!
  “好了,我們繼續走走看看吧。”在沈曉珊他們發呆的時候,李七夜淡淡地說道,繼續前行。
  沈曉珊他們回過神來,忙是跟了上去。
  當沈曉珊他們隨著李七夜行走在狂神凶地的時候,他們發現有著一股淡淡的霧氣縈繞於他們的身邊,這一股淡淡的霧氣顯黑色,一團縈繞不散的黑色霧氣看起來讓人不由為之心麵發毛,宛如是魔霧一樣。
  更讓沈曉珊他們心麵發寒的是這一團黑霧縈繞於他們的周身,當附於他們的皮膚之上的時候,有著一股刺痛之感,甚至他們的皮膚會響起“滋、滋、滋”的聲音,皮膚肌肉開始幹枯。
  這嚇得沈曉珊他們忙是運起了功法,混沌之氣護體,血氣滋養,以抵擋這黑色霧氣的侵蝕。
  “這是什麼東西?”沈曉珊都臉色一變,對於這樣的黑霧十分的戒備。
  “是詛咒嗎?”賀塵也是提心吊膽的,畢竟這曾經有上神吞噬天地,這已經成了一片廢地,成了一片死寂之地,行走在這樣的地方,說是不擔心那完全是騙人的。
  “哪來的詛咒。”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說道:“這是第一箭仙帝的殺伐與狂神的怨念,隻不過千百萬年過去,它們已經是混合在了一起,所以走在這麵會受到這種東西侵蝕。”
  聽到這樣的話,更是讓沈曉珊他們心驚肉跳,第一箭仙帝的殺氣,那是多麼恐怖的事情,那怕是一縷的殺氣,那也可是屠滅一個門派,至於狂神的怨氣,那也是十分恐怖的東西,狂神臨死之前的絕望與不甘,這股怨氣絕對是能撼動九天十地的。
  “放心吧,這隻不過是邊沿地帶而已,再說已經是經過了漫長歲月的洗禮,這股黑霧的威力在這已經很弱了,對你們帶來的影響是很小的,除非你們是想繼續深入這片大地了。”對於沈曉珊他們的擔心,李七夜隻是淡淡地笑著說道。
  聽到李七夜這樣說,沈曉珊他們才鬆了一口氣,雖然說他們都是修士,甚至鐵樹翁已經是達到了道王境界,但是此時李七夜這樣的凡人在他們心麵卻有著極高的地位,在他們眼中看來李七夜已經是無所不能,無所不知了。
  雖然說李七夜是個凡人,行走在這狂神凶地的時候,狂神凶地的黑霧對於他的影響卻是遠遠比沈曉珊他們還要小。
  雖然說李七夜此時是凡胎**,但他終究曾經是一位仙帝,曾經是一位舉世無雙的四大仙體大成之軀,所以就算他重塑之後他的凡胎**也要比鐵樹翁他們要強大。
  李七夜行走在狂神凶地之上,行行走走,張望四周,時不時還停下來抓了一把地上的泥土,這片凶地已經成為了廢地了,但李七夜抓起焦土之後還是認真地感受,嗅了嗅這泥土的氣息。
  “先生勘探何物呢?”看到李七夜嗅著這地上的焦土,這讓鐵樹翁就明白,李七夜不遠千萬而來,並非是來這走走看看,也並非是隻為了帶他們來漲漲眼界。
  “這片土地乃是曾經染上了狂神的鮮血,如果你想了解這片土地的情況,那麼你就聞一聞這泥土的血腥味吧。”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賀塵信以為真,也抓起了一把焦土放在鼻端聞了聞,但卻沒有嗅出什麼血腥味。
  事實上並非是隻有李七夜他們一行人來到狂神凶地,在李七夜他們一行人來到狂神凶地的時候已經有不少人來到了狂神凶地了。
  因為昨夜狂神凶地突然有異象,這引來了不少的修士強者,其中一些修士強者不乏是一方霸主。因為大家都知道,狂神凶地曾經是有一位上神慘死在這,大家都認為狂神凶地不簡單。
  事實上這也並非是大家的猜測那麼簡單,狂神被射殺之後,他的屍體不見了,有人說狂神的屍體被人偷走了,也有人說狂神的屍體被第一箭仙帝一箭射殺得灰飛煙滅了,更多人說狂神的屍體與這片凶地融為了一體,完全融入了大地深處。
  試想一下,一位上神呀,而且還是一位擁有十一個圖騰的上神,他的神血是多麼的珍貴,他的神屍那可是無價,更不要說他一身的寶物了。
  所以在後世一直有人來過狂神凶地,很想在狂神凶地中得到什麼,但是都空手而歸,這一次狂神凶地突然發生了異象,所以在這周圍的許多大教疆國都派有修士強者前來探查。
  當不少人走入狂神凶地的時候,有一個青年特別引人注目,因為這個青年除了他本身血氣強大之外,他身邊所跟隨的都是強者。
  這位青年在顧盼之間有著一股神氣,特別是他有意外放血氣之時,血氣轟鳴,宛如是神祇唱喝一樣。
  “李天豪——”看到這位青年,有人認出了他,不由叫了一聲。
  這位青年立即目光瞪了過去,目光如神刃一樣,十分的淩厲,十分的嚇人,嚇得這位修士打了個哆嗦,立即低下了頭。
  當這位叫李天豪的青年帶著身邊的強者離開之後,其他人這才紛紛的鬆了一口氣。
  “你這是活膩了,竟然直接叫他的名字,他可是上神之孫,自傲得很,你直接叫他名字,那是對他不夠,惹惱了他,他一聲令下,隻怕南陽世家的強者立即把你的頭顱摘下來。”身邊的朋友對剛才那位修士說道。
  李天豪,正是剛才那位青年,他是南陽世家的少主,而南陽世家乃是齊臨帝家管轄下最強的一大世家之一,南陽世家出了一位上神,曾經是叱吒八方。
  這位上神正是這個青年李天豪的爺爺,正是因為背靠著這樣的一尊上神,這讓南陽世家在這片土地上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齊臨帝家對於南陽世家也是十分的器重。
  “還好,頭顱還在。”這位直呼李天豪名字的修士不由縮了縮脖子,鬆了一口氣,背脊冷汗涔涔。
  李天豪帶著南陽世家的強者來到狂神凶地,他也想撞一撞奇緣,看能不能在狂神凶地中得到什麼寶物。
  剛入狂神凶地沒有多久,李天豪一行人就與李七夜一行人撞上了,當然李天豪與李七夜無怨無仇。
  “又是你們——”當雙方相遇的時候,李天豪身邊的一個青年看到李七夜他們,頓時大叫一聲,跳了起來,臉色十分難看。
  這個跟隨在李天豪身邊的青年不是別人,正是西陀太子王嘯天!
  “小子,我們又見麵了,這可真是冤家路窄!”看到李七夜和沈曉珊他們的時候,西陀太子臉色難看到極點,臉龐扭曲,雙目噴出怒火來。
  

Snap Time:2018-11-16 07:44:12  ExecTime:0.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