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1782章 釘殺

  一個凡人如此的挑釁天凰國,如此的無視天凰國,這讓很多人都相視了一眼,這個凡人究竟是何來曆呢?
  “你”天凰太子本以為自己能嚇住眼前這一個凡人,沒有想到眼前這個凡人根本就不在乎。雜誌蟲
  “現在是不是你履行自己賭注的時候了。”李七夜懶得理會天凰太子,說道。
  “你”被李七夜逼到無路可退,天凰太子臉色十分的難看,忍不住大叫一聲,說道:“凡人,你可要三思,我姐夫乃是未來的天帝,我姐夫出世,必定君臨天下,你若是敢動我一根毫毛,我姐夫屠你百族!”
  天凰太子這樣的行為讓人不齒,但是當他抬出自己的靠山,當他指起他的姐夫之時,讓很多人都心麵為之一凜。
  戰王世家的金戈,能成為大帝的男人,在青洲乃至是十三洲提起這個名字都讓人忌憚。當年金戈本是能成為天帝。
  在當年金戈證得大道的時候比道龍天帝還要早,而且在當年金戈的威望和聲威比道龍天帝還要高,他成為天帝的呼聲極高。
  事實上在當年他也差一點點成為大帝,就在他要承載天命的時候被百族狙擊,使得他錯過了承載天命的機會。
  盡管是如此,當年被狙擊之後,金戈一怒,斬殺了無數老祖強敵,甚至是斬殺了上神,在重重的圍困之下,金戈全身而退。
  金戈第一次承載天命失敗,回到戰王世家閉關,再一次苦修,等待著第二次承載天命的機會。
  盡管金戈失去了第一次承載天命的人,但很多人都認為他會在第二次成功地承載天命。現在就算金戈沒能承載天命,他也是被世人認為最接近天帝的存人。
  正是因為這個能成為天帝的男人存在著,讓很多人對他忌憚無比,也讓天凰國的地位提升得很高。
  現在天凰太子搬出了他的姐夫金戈,在場的人都暗暗地抽了一口冷氣,金戈的名字不是輕易可以提的。
  “不認識,哪來的阿貓阿狗呀。”李七夜無所謂,擺了擺手說道。
  “小畜生,你死定了,竟然敢公然汙辱我姐夫……”終於讓天凰太子抓住了機會,他厲聲大叫道,他欲借題發揮。
  “汙辱就汙辱唄,那算什麼東西。”李七夜隨意地說道:“快點納命來吧,是你自己自殺還是我動手。”
  李七夜這樣隨意的態度讓很多人都看得傻了眼,在青洲有幾個人敢如此的不把金戈放在眼中,甚至是公然汙辱金戈。
  “就是嘛,願賭服輸,瞎扯些賭局之外的事幹什麼。”此時在看熱鬧的修士人群中響起了一個笑聲,說道:“我聖老六平生最看不起的就是輸不起的人。既然都輸了,就該拿出男兒氣概來嘛……”
  “……在這賭桌上,輸了就要兌現自己的賭注,如果輸了就耍賴,大家還來這賭什麼,不如回家抱孩子,以我看,連石坊的賭桌也不要開了,有人輸了就不兌現,這樣的賭場還有什麼意思?以後大家誰還敢來賭,大家說是不是?”
  此時站在人群中拿話來兌擠天凰太子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地痞幫的老大聖老六。
  聖老六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混入人群中了,他一直都關注著事態的變化。
  “就是。”聖老六這話這樣一煽動,在場的不少修士都紛紛點頭附和,有一國之君也低聲地說道:“如果這樣的賭局都沒辦法保證兌現,以後我們怎麼敢來這賭石,萬一對方賴帳,那豈不是沒有任何保障?”“是呀,石坊既然開賭桌,這應該要有一個保障才行。”有常來石坊賭石的修士強者也低聲地說道。
  他們是不敢去招惹天凰國,也不敢去招惹金戈,但是卻能借這樣的一個機會向石坊施壓,畢竟大家都常來石坊賭石,如果這一次天凰太子賴帳,那就是起了一個開頭,以後在賭桌上有賭客賴帳,如果沒有保障的話,那大家豈不是白賭一場。
  石坊既然敢在這開賭桌,既然敢讓所有人在這賭石,那必須給大家一個保障。
  “殿下,可要三思了。”此時在大家的議論之下,石坊的高手也不由沉聲地提醒天凰太子,就算他們不把天凰太子往死路逼,他們也不可能就這樣讓天凰太子離開,讓他就這樣賴帳。
  畢竟他們石坊是金字招牌,賭石是他們最豐厚的收入,如果現在他們不能給賭客保障,以後他們不需要開門做生意了,以後誰還敢來他們石坊賭石。
  被石坊的高手這話一逼,天凰太子的臉色一陣紅一陣青,他羞怒萬分,但他沒辦法像威脅李七夜這樣來威脅石坊,石坊的背後靠山是齊臨帝家,根本就不怕他的威脅。
  “好,我願賭服輸,我的命就在這,你有本事就來命,要殺要剮隨你的便。”臉色一陣紅一陣青的天凰太子將心一橫,冷冷地說道。
  此時看架勢也知道石坊不會讓他輕易離開了,所以他索性豁出去了。
  “嗡”的一聲響起,此時天凰太子血氣噴湧,全身是混沌之氣包裹著,強大的太初之力壓製著場麵,任何靠近他的人都會受到他的太初之力壓製。
  “我的命就在這,來拿吧,如果你拿不了,那隻怪你學藝不精,沒有那個本事!”此時天凰太子也徹底不要臉了,一副耍賴的模樣。
  天凰太子這樣的做法讓人相視了一眼,雖然都認為天凰太子這樣的做法是十分讓人不齒,但他這話也有一定道理。他現在是願賭服輸,他也把自己的性命擺在了那,李七夜要他的性命就自己上去拿!
  此時大家都看著李七夜,天凰太子實力很強,李七夜一個凡人根本就無法撼動他,至於李七夜身後的沈曉珊他們三個跟班,那隻不過是小修士而已,也根本無法撼動天凰太子這樣的高手。
  “嘿,嘿,嘿,我可是兌現了自己的賭注,是你沒有能力來拿,那可就不能怪我了。”此時天凰太子陰森森一笑,說道。
  天凰太子這樣的話讓很多人在心麵都不由唾棄,這也太不要臉了,但是此時天凰太子為了保命,徹底連臉都不要,大家也無可奈何。
  “砰”的一聲響起,在天凰太子自鳴得意的時候,瞬間被人放倒,身體重重地砸在了地上,一下子被人控製住了。
  “你,你幹什麼!”突然間被人放倒,天凰太子叫得一大跳,他想掙紮跳起來,但他發現全身被人鎖住了,他的道行一下子被人鎮壓了,這把他嚇得魂都飛了起來,他在年輕一輩可以算得上是小天才,現在卻瞬間被人鎮壓,可想而知對方多麼強大了。
  “我平生最看不慣這種無慣了。”放倒天凰太子的人正是聖老六,他笑嘻嘻地說道,瞬間把天凰太子壓在了賭桌之上。
  “你,你,你是什麼人,我乃是天凰太子……”天凰太子被嚇得魂都飛了起來,厲叫道,欲搬出自己的身份。
  “我知道。”聖老六笑嘻嘻地說道:“不過,我當作沒聽見。”
  “先生,他的狗命就在這,你現在上來拿就是。”此時聖老六壓住了天凰太子,忙是對李七夜說道。
  看到天凰太子被聖老六壓著,不少人心麵都覺得痛快,天凰太子如此囂張,大家都看他不順眼,更何況現在他擺明要耍帳,現在有人收撿他,這怎麼不叫人覺得痛快呢。
  李七夜隨手拔起了一把長劍,緩緩地走了過去,淡淡地說道:“該我收帳的時候了。”
  “你,你,你不要亂來!”看到寒光四射的長劍就在自己的眼前,這一下把天凰太子嚇得魂都飛了起來了,在這那之間,天凰太子第一次覺得死亡是如此的近,在這個時候不管他是什麼出身,都已經是救不了他。
  “你,你,你開個價,不管你要什麼,我都答應你,你要錢我給錢,你要寶物我給寶物,總之,你要什麼都行。”被嚇得魂都飛了起來的時候,再也顧不上什麼顏臉,再也顧不上什麼尊嚴,急忙求饒地說道。
  “我隻要你的狗命。”李七夜淡淡地笑了笑,說道:“你說我應該從哪下手呢。”
  寒冷的長劍在自己的身上劃來劃去,這把天凰太子嚇得都尿褲死,生死關頭,他還顧得上什麼,聲厲內荏地大叫道:“你,你,你不能殺我,我姐夫是金戈,我姐姐乃是擁有無雙血統,你,你,你殺我,十三洲沒,沒,沒你立足之地……”
  “噗”的一聲響起,天凰太子話還沒有落下,鮮血濺射,李七夜一劍瞬間刺穿了他的身體,一劍把他釘殺在了賭桌之上。
  此時此刻,天凰太子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隻怕他到死都不敢相信,自己會死在一個凡人的手中,而且毫無反抗之力,隻怕到死他都不瞑目。
  鮮血流淌,染紅了賭桌,在場的所有人都為之沉默。
  本來以天凰太子的實力,隻要他真命還在,這一劍是殺不死他的,可惜他的真命卻被聖老六鎖住了,李七夜這一劍瞬間要了他的性命。
  

Snap Time:2018-11-18 05:20:24  ExecTime:0.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