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1770章 天凰太子又來招惹

  在這一堆白裝的道材之上,李七夜看了又看,挑了又挑,挑挑揀揀,都沒有挑中適合的道材。雜誌蟲
  “喲,這不是剛才那個出盡風頭的凡人嗎?”就在李七夜挑挑揀揀的時候,一聲嘲諷之聲響起。
  在這個時候隻見天凰太子攜著美人走了過來,看到李七夜在那挑挑揀揀,就冷笑一聲,當著眾人的麵嘲笑李七夜,說道:“怎麼,口袋是不是羞澀了,竟然在這挑選起白裝道材來了。如果你口袋真的沒錯,跟我說一聲,我這個人一向是樂於施舍的,對於愛做白日夢的凡人還是願意施舍一二的。”
  本來天凰太子作為帝統仙門的傳人,他是高高在上的存在,普通的一個凡人,根本就不入他的法眼,一個普通的凡人在他眼中隻不過是蟻螻而己,如果他看一個凡人不順眼,隨時都可以碾死他。
  在齊鋪的時候,天凰太子本就想把那隻玉盞買來送給他姐姐的,卻偏偏被眼前這個凡人搶走了,他堂堂一位太子被一個凡人搶了寶物,這焉讓他咽得下這口氣?
  更何況,眼前這個凡人不止是搶了他的寶物,還恥辱了他,讓他顏臉無存,他不出這一口惡氣,那是誓不為人。這若不是齊臨帝家的地盤不方便隨意殺人的話,他早就把眼前這個凡人扒皮敲骨了!
  “天凰太子”看到天凰太子,本是在白裝道材前挑選道材的人都紛紛退避,很多人都敬畏地看了他一眼。
  出身於小門小派的修士對於天凰太子是充滿了敬畏,就算是一般的大教強者也一樣對天凰太子。
  天凰太子他出身本就是高貴,天凰國就是一門仙王傳承,更讓人感到可怕的是他姐夫,他姐夫金戈乃是戰王世家的人。
  戰王世家,那可是一門五帝的傳承呀,更何況金戈乃是差點成為大帝的男人。
  正是因為如此,就算是同一級別的仙王帝統傳人都要給天凰太子三分情麵,天凰國與戰王世家聯姻,這是讓很多人都忌憚的事情。
  不知道內情的修士強者都很奇怪,眼前這個凡人竟究是怎麼樣與天凰太子結上恩怨的。不少人也覺得眼前這個凡人實在是無知者無畏,連大教疆國都不敢去惹天凰太子,眼前這個凡人竟然敢與天凰太子結仇,這實在是吃了老虎膽豹子心。
  對於天凰太子的嘲諷,李七夜理都懶得理會,繼續挑揀白裝道材,挑揀了好一會之後,終於挑中了一塊白裝道材。
  “就這塊吧。”李七夜掂了掂手中的白裝道材,笑了笑說道。
  李七夜手中的白裝道材大約有成年人的手臂那般長短,大約也有手臂粗,整件白裝道材看起來是用一棵枯木上截取下來的枯枝。
  “先生好眼力。”看到李七夜挑選到了這件白裝道材,夥計笑著說道:“這一件道材雖然被我們的石師鑒定為白裝,但它的來曆也不俗,頗為罕見……”
  “……這件道材乃是附生於一株玉蘭石樹的老枝之上,玉蘭石樹枯死深埋於地下之後,得天地交匯,孕生道胚。說不定先生能撿個漏,這件道材上有機率切出紫兵的道胚。”
  這位夥計不止是對李七夜十分熱情,同時對於自己店中的貨物也是了如指掌,跟李七夜如數家珍一樣娓娓道來。
  “希望如此吧。”李七夜淡淡一笑,對於他來說來這淘淘寶物,隻是興趣所致而己,如果他真的想得到絕世寶物,那有著許多的方法。
  “嘿,你就少在這做白日夢吧,石坊的石師都是超一流的,經過他們的鑒定是白裝那就絕對是白裝!就憑你一個凡人的眼力,也想淘到寶物,想都不想。”天凰太子大笑地說道。
  他遲早都會殺掉這個對自己不敬的凡人,但在殺掉這個凡人之前,他要好好地羞辱折磨一番這個凡人,讓世人知道得罪他天凰太子將會是有怎麼樣的下場!
  李七夜理都懶得理會天凰太子,而夥計也不敢去得罪天凰太子,對李七夜說道:“先生是帶走,還是在這切割呢。”
  “就在這切割吧。”李七夜隨意地笑著說道。
  被李七夜這樣的一個凡人如此的無視,這讓天凰太子十分的難堪,老臉是火辣辣的,他臉色一冷,雙目頓時露出了可怕的殺機,他在心麵不由暗暗咬牙,離開了這西市,他一定會親手宰了這個凡人,而且是把他一刀一刀地活剮了,他要讓所有人知道,誰敢與他天凰太子過不去,他就讓誰生不如死!
  夥計帶著李七夜來到切割台前,事實上這不止是石坊的切割台前,這更是一張巨大的賭桌。對於前來淘寶的修士來說,沒有什麼地方比這更激動人心了,把道材一層層切開,在切出道胚的時候,讓許多人都會為之興奮。
  所以不少修士都願意在把道材切割之前賭上一把,或者與其他修士賭,或者與石坊賭,至於賭注,就看各人的實力了。
  一般來說,在切割之前是要把道材的錢付清,所以夥計看著李七夜說道:“先生是現付還是離場付呢?”
  如果說離場付,那就是貴賓的待遇了,石坊得到了齊鋪老掌櫃的消息,所以石坊的夥計才會對李七夜如此的熱情,他們是把李七夜以貴賓來接待。
  “我手中上倒沒混沌石。”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說道。
  李七夜這樣的話倒引來不少人為之側目,在這切割台前就有很多修士強者在場,現在一個凡人手頭上沒錢也敢來石坊買道材,這的確是奇葩一個。
  “少爺,我,我這有些混沌石。”在這個時候沈曉珊立即為李七夜解圍,立即把一個乾坤袋遞給了李七夜。
  沈曉珊還是有些積蓄的,所以李七夜需要用錢的時候,她毫不猶豫地拿出了她的全部積蓄給了李七夜。
  這樣的一幕讓很多人都覺得奇怪,沈曉珊不論是美貌還是資質都不錯,這樣的一個修士竟然跟在一個凡人身後做跟班,這樣的事情實在是讓人想不通。
  “不會是某個大人物的私生子吧。”有一些修士強者在心麵不無如此猜測地說道。
  “要多少錢?”李七夜掂了掂手中乾坤袋,打開,麵裝的混沌石也的確不少,這樣的一筆財富對於沈曉珊來說是數目不小了,這是她這些年來的積蓄,她一直是舍不得用,打算攢著買一件好的道兵,這一次李七夜要錢用,她毫不猶豫全部拿出來給了李七夜。
  “回先生,這一件道材以我們石坊的估價需要十五顆道使境界的混沌石。”夥計忙是對李七夜說道。
  夥計這樣的話讓賀塵都不由大吃一驚,吃驚地說道:“白裝都要這麼貴呀。”一般而言,在外麵的店鋪的話白裝道材也就隻賣十顆到幾百顆的道人境界的混沌石。
  現在這石坊的白裝道材竟然要道使境界的混沌石,這價格比外麵貴了百倍。
  “嘿,人窮就不要來這樣的地方,這種石坊是你們這種小癟三來的地方嗎?”在賀塵大呼一驚的時候,天凰太子嘲笑地說道。
  天凰太子的話讓賀塵臉色通紅,他忙是低下頭,不敢反駁,天凰太子這樣的人又不是他所能惹得起的。
  李七夜本就懶得理會天凰太子這樣的蟻螻,但如果別人欺負他身邊的人,他可就不幹了,雖然說賀塵也不算是他的跟班,但現在他跟著自己,誰欺負他,李七夜都會不給情麵。
  “你算什麼東西,一個蠢貨而已。”李七夜懶得去看天凰太子一眼,懶洋洋地說道。
  李七夜這話一出,頓時讓在場的許多人駭然失色,天凰太子的張揚跋扈很多人都領教過,特別是他們天凰國攀上了戰王世家之後,更是不可一世了,囂張霸道。
  雖然很多人都對天凰太子不滿,但卻沒有人敢得罪他,也得罪不起。
  現在在眾目睽睽之下,一個凡人竟然敢指著天凰太子的鼻子罵他是蠢貨,這簡直就是一個耳光狠狠地抽在天凰太子的臉上,這樣的凡人簡直就是囂張得一塌糊塗。
  “小畜生,我宰了你”天凰太子頓時臉色難看到極點,衝過去要殺李七夜。
  “太子陛下,息怒,這不是血濺之所。”附近的幾個夥計立即前來勸架,他們是開門做生意的,可不想有人在這打打殺殺。
  天凰太子身邊的美女也忙是拉著他,說道:“區區一個凡人,何需殿下動怒。”
  這石坊乃是齊臨帝家所開,為了一個凡人壞了齊臨帝家的規紀,那也是不值得。
  雖然說天凰太子是夠囂張,但也不敢說直接與齊臨帝家為敵,被勸住之後,他盯著李七夜,森然地說道:“凡人,既然你敢與本太子為敵,那我們上賭桌上見,今日本太子就要你一雙手臂!”
  一時之間,很多人都紛紛望著李七夜,因為在這是不能殺人,如果有恩怨衝突的話,那解決的方法很簡單,直接在賭桌見,雙方賭什麼都可以,甚至是可以賭命!
  

Snap Time:2018-11-19 03:03:47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