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1639章 奇怪的師徒

  聽到師尊這樣的一席話,葉九洲張口欲言,但,又不知道該如何說好,最終,他也唯有輕輕地歎息一聲。雜誌蟲
  “哼,這一世既然他不能長生,那不是我死便是他亡!”固尊冷哼一聲,冷冷地說道:“這也是我今生唯一可以扳倒他的機會!”
  “師尊,你欲與陰鴉大人戰爭到底,我是沒意見。”葉九洲沉默了好一會兒之後,沉吟地說道:“但是,把飛仙教引入我們鎮天海城,隻怕一旦出錯便是弄巧成拙,這必將會引狼入室,甚至將會讓我們鎮天海城萬劫不複。”
  “這一點你放心吧,就憑龍戰天也想跟我鬥,他還嫩著呢,哼,他背後若不是有黑手支撐著,我遲早是滅了他!”固尊冷冷地說道,說到這,他雙目露出可怕的殺意。
  葉九洲開口說道:“但這將會導致我們鎮天海城成為戰場,這將會對我們鎮天海城產生極大的影響。”
  “世間處處是戰場。”固尊淡淡地說道:“在這樣的大世之勢,沒有誰能獨善其身,想獨善其身那就永遠龜縮起來,不要再出於世間。若是真的是如此,世間還有我們鎮天海城嗎?還是我們三世共尊的鎮天海城嗎?”
  葉九洲張口欲言,但是最終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就算你想獨善其身,也不可能之事。”固尊看著自己的愛徒,說道:“現在我們掌執著鎮天海城的大權,你覺得他會放過我們嗎?他會放任我們獨攬鎮天海城的大權嗎?在他眼中,鎮天海城那隻不過是他的私產而己,又焉容得我們染指?不管我們是不是與飛仙教聯盟,他都會把我們連根拔起,讓我們從世間消失!”
  “既然我們不能獨著善其身,那就戰吧,看誰能笑到最後。”固尊露出笑容,緩緩地說道:“人終是有一死,就是仙帝也逃不脫宿命。若是我失敗了。慘死在他的手中,那也沒有什麼好丟人的事情,仙帝都曾死在他的手中,何況是我呢……”
  “……但是。如果我成功了,那麼我這樣的一隻蟻螻就是咬死了一條巨龍,未來該是我跨越亙古了,該是我名垂萬古了!”說到這,固尊笑得很安寧。似乎這對於他來說他已經看透了生死一樣,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
  葉九洲沉默了一下,他最終還是輕輕地說道:“師尊,你一生聰慧,但是陰鴉大人更是一生算無遺策呀。恕弟子冒昧,師尊與陰鴉大人一戰,隻怕師尊沒有多少勝算。”
  葉九洲這是說出了自己的實話,這也是他藏在心麵的話,一直未說出來,今日他終於是說出來了。
  固尊看著葉九洲。說道:“九洲,你心有懼念呀,這對你道心不妥呀。”
  “是的。”葉九洲也不隱瞞,平實地說道:“回師尊,我的確是心有懼念,我並不懼怕死亡,陰鴉大人就算清算到我的頭上,也就是把我殺了而己,反正我也不是第一次麵對死亡,對於我而言。死亡並不可怕!我擔心的是師尊,這一世師尊若是再出手,若是敗必死無疑,這一世隻怕陰鴉大人是不會饒恕師尊的。”
  固尊沉默了一下。過了好一會兒,他笑著說道:“是的,我也知道,他必會殺了我的。我做的事他也不會饒過我,暴露仙魔洞的座標,把踏空引於其中。連我姐夫都不饒我,何況是他呢。”
  說到這,他隻是灑脫地一笑,並不放在心上。
  同時,他口中所說的姐夫便是鎮天海城的創始人黑龍王!
  “可是”葉九洲張口欲言。
  固尊輕輕地擺了擺手,說道:“九洲,對於為師來說死亡並不可怕,如果要讓選擇,與其拿我去塞海眼,我寧願讓他殺了我,把我塞在海眼,那是我人生最恥辱的歲月!也隻有我姐夫認為我活著總比死亡好!我就是敢與陰鴉為敵,死亡又怎麼樣,死在這種存在的手中也不是丟人之事!”
  “我姐夫讓我活著,那隻不過是他向我姐姐保證過而己,哼,他讓我活著,還不是讓我生不如死!”固尊冷淡地說道:“我一生才華縱橫,天賦無雙,卻要籠罩在陰鴉的陰影下生存,卻要仰仗著黑龍王的情麵活著,這對於我來說活著與死亡又有什麼區別!”
  “以我的天賦,以我的實力,以我的大道,如果沒有陰鴉的鎮壓,我早就成為仙帝,早就躍於九天之上,早就成為最璀璨最了不起的絕世之人!”說到這,一直都很平淡的固尊忍不住哼了一聲。
  聽到這一席話,葉九洲張口欲言,但,最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隻好是輕輕地歎息一聲。
  在這一件事上,他不願意評價自己的師父,對於他而言在這一件事上他師父是對也好,是錯也罷,最終他還是站在他師父身邊。
  對於葉九洲來說,他師父就如同他生父一樣,給了他生命,給了他人生,他也為之追隨一輩子。
  所以,對於葉九洲來說,不論是什麼時候,不論是怎麼樣的情況,他都會站在他師父這一邊,那怕是與天下為敵,那怕是與傳說中亙古無敵、幕後黑手這樣的存在為敵,他都依然選擇站在他師父這一邊。
  對於葉九洲而言,他並不怕死亡,但是,他擔心有一天自己師尊會身敗名裂,最後身死道消!
  轟飛了龍傲天之後,李七夜繼續勘測北汪洋,最終,他已經把整個北汪洋的大勢了然於胸,每一個細節、每一條支脈都是一清二楚。
  最終在大勢之下,李七夜構勒八方,借禦天地,在黃絹中女子的指點之下,李七夜在大勢之中踏出了一步步。
  “有點意思。”當李七夜踏出一步步的時候,緩緩地說道:“難怪以前我是沒有發現,原來在你們那個紀元,你們已經是留下了你們的烙印,再經曆時光歲月的打磨,滄海桑田,一切都變了模樣,後世之人也沒有看出這麵的細節枝末。”
  “哼,我們所在的紀元又焉是你能想象的,在我們的那個紀元天地玄黃……”黃絹女子頗為得意地說道,說起他們紀元的璀璨,她也是以之為榮。
  “好了,不要往自己臉上貼金。”李七夜笑著打斷了黃絹女子的話,說道:“你們的紀元我知道,這樣的一個紀元是很了不起,但是,這玄機能傳存下來不是你們的紀元有多強大,更多的是因為這地方得天獨厚,你們隻不過是加於修飾而己。”
  被李七夜貶得如此一文不值,黃絹中的女子不由免有不服氣,她冷哼一聲,說道:“你又不是活在我們的紀元,你又焉知我們的紀元是何待的精采,是何等的璀璨。哼,如果你是活在我們的紀元一定會被嚇呆,說不定你在我們的紀元之中是一個小角色呢!”
  “如果你們紀元真的像你所說的那麼強大的話,那應該是幸存到現在才對,而不是消逝在時間長河之中。”李七夜興趣缺缺,笑著說道:“你們的紀元與其他的紀元也沒有什麼區別,與我們現在也沒有什麼區別,若是有區別,那隻怕也就是修練上的區別而己。”
  “哼,你懂什麼,我們的紀元已經是站在了時間長河中的頂峰了,我們那個紀元所出的強者,那不是你所能想象的,我們紀元的修行,也不是你所能想象的……”對於李七夜的話,黃絹女子十分不滿,立即是吹噓起自己的紀元來。
  “是嗎?”李七夜悠閑地說道:“如果真的是那樣,那麼你們的紀元為什麼會消失,你們的紀元為什麼沒留下什麼傳承,你們那麼厲害的修練之術,為什麼現在一點痕跡都沒有。”
  “你”李七夜這樣的態度,讓黃絹女子十分的不爽,她不由怒視李七夜,過了好一會兒,她悻悻地說道:“哼,你不知道這世間麵對的是什麼,你不知道這世間走到最後是多麼可怕,你不知道未來麵臨的是多麼可怕的變化……”
  “不,你說錯了。”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我知道,而且我比你知道得更多,我知道麵對的是什麼,我也知道這世間最後麵臨的是什麼。”
  “不要忘記了,我可是從世間盡頭活著回來的人。”李七夜說道:“正是因為我知道,所以我才要戰到最後,所以我才會一直走下去,這一世我要做一個了結。”
  說到這,李七夜乜了黃絹中的女子,淡淡地說道:“我是敢再戰一次,是敢一直走下去,我就是要戰到最後。但你呢,如果你活過來了,你敢再來一戰場?或者說,當你們紀元有再一次機會去麵對的時候,你敢去麵對嗎?”
  李七夜的話讓黃絹中的女子不由沉默起來,一開始她也隻不過是與李七夜鬥鬥嘴而己,畢竟她一直存在於黃絹之中,跟人鬥鬥嘴也是一件快樂的事情。
  但是,當此時此刻,李七夜談起這個沉重無比的話題之時,她不由為之沉默起來。
  神秘仙帝的番外第二章已更新,請大家關注公眾號“蕭府軍團”,番外惡搞不定時更新。(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17 16:44:52  ExecTime: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