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1765章 引鳳琴

  聽到李七夜開腔了,賀塵都不由膽氣一壯,忙是問道:“這古琴的究竟是有何玄機呢?”
  不知道為什麼,當李七夜開腔的時候,賀塵他們都一下子感覺底氣多了一些,有李七夜撐腰,讓他們覺得似乎什麼事情都能捱得過去一般。雜√誌√蟲
  李七夜依然是看著那個渾然一體的木盒,從始至終沒有多看一眼那張古琴,好像那隻木盒是世間最絕世的美女一樣。
  “客人好眼力,好見識,竟然知道引鳳琴。”事實上夥計也不由大吃一驚。
  一開始夥計還以為李七夜是某個富二代,更有可能是某個大教強者的私生子,也正是因為如此才會有三個修士跟在他身後。
  不管如何,在夥計眼中看來李七夜也隻不過是一個凡人而已,就算夥計並沒有說去刻意看低李七夜,但也並沒有把李七夜放在心上,在他看那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客人而已。
  但是,現在李七夜一開口就說出了引鳳琴,這怎麼不說他大吃一驚呢,因為很多來他們店鋪的一教之首、一國之君都不知道這張引鳳琴是何來曆,也無法叫出它的名字。
  現在李七夜是一個凡人而己,卻能輕而易舉地叫出了它的名字,這怎麼不讓夥計大吃一驚。
  李七夜好像是沒有聽到他們的話一樣,就是看著那個木盒,一眼不眨,連夥計都不明白這隻木盒有什麼吸引人的地方。
  過了好一會兒之後,李七夜這才從木盒身上收回了目光,他這個時候才淡淡地瞥了引鳳琴一眼,說道:“這張引鳳琴的確是好東西,稱它是無價之寶也不為過,不過,現在在你們手中跟一根廢柴差不了多少,拿來當柴燒還差不多。”
  李七夜這樣的話一說出來,這把賀塵他們三個人嚇得臉色發白,要知道眼前這張琴是這家店鋪最貴的寶物之一,現在李七夜竟然敢說這張引鳳琴跟廢柴差不多,這簡直就是**裸地羞辱這家店鋪,這簡直就是有意跟人家過不去。
  不論哪一個店家來說,自己的鎮店之寶被說成是廢柴,嚴重一點的話會讓店家跟你拚命。
  所以李七夜這話一說出來,不止是沈曉珊他們三個人被嚇得臉色煞白,就是熱情的夥計都頓時臉色大變,他一下子冷下了臉,冷冷地說道:“官人,東西可以亂吃,但是話不可能亂講,我們齊鋪可以金字招牌!”
  “你們齊鋪是金字招牌沒錯。”李七夜根本不在意夥計是怎麼樣的神態,淡淡地說道:“引鳳琴也算是一件無雙的寶物,但是沒有鳳律,引鳳琴就是一文不值,隻有引鳳琴與鳳律相結合,引鳳琴才會有它的價值,才會有它絕世無雙……”
  “……既然你們能把引鳳琴拿出來賣,說明你們手中就沒有鳳律,如果你們手中有鳳律,隻怕你們就舍不得賣了。什麼賣給有緣之人,你們隻不過是想引出擁有鳳律的人而已,或者到時候你們可以作一個交易,這就是所謂的賣給有緣之人!”
  李七夜娓娓道來,如數家珍一樣。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夥計不由駭然,後退了一步,有點像見了鬼一樣看著李七夜,因為這是他們的商業機密,外人不可能知道,而且他們齊鋪的夥計都是親傳弟子,經過嚴格的考驗,根本不可能把這種最高機密泄露出去。
  現在卻被李七夜一口道破,這話一出,怎麼不把夥計嚇得一大跳呢。
  “官人說笑了。”夥計忙是幹笑一聲,借此掩飾過去。盡管是如此,在這個時候夥計看著李七夜就像是見了鬼一樣。
  在這店鋪之中坐著一個老人,這個老人就是這店的掌櫃,他坐在店鋪的後堂之中,不管是一教之首到來,還是一國之君到來,他都不會起身相迎,甚至不會去多看一眼。
  這位老掌櫃是齊臨帝家的一個可怕強者,他坐鎮於這可不是為了招待客人的,他是坐鎮店鋪,有誰敢在這惹是生非,必定會遭受他的鎮壓。
  畢竟在這齊鋪有著許多珍貴的寶物神石,這樣的店鋪當然是需要如此強大的強者來坐鎮了,以免出什麼意外。
  當李七夜娓娓談著引鳳琴和鳳律的時候,這位老掌櫃一下子張開了雙眼,瞬間看著李七夜,久久沒轉開雙目。
  李七夜根本就懶得理會這個,他看著那個木盒,淡淡地說道:“這隻木盒你們賣什麼價?”
  “這個”夥計回過神來之後,忙是說道:“客官,這隻木盒乃是寄售的,是一位友人寄售於此,友人隻想換一本大帝級別的防禦之術,哪一個種族都可以。”
  在剛才夥計的態度隻能說是熱情,這是一種職業態度,現在夥計的態度那是恭敬了許多,此時他不並隻是出自於職業態度。
  事實上,夥計對於這隻木盒也是一無所知,因為這隻木盒是一個世家寄售的,而且這個世家與他們齊鋪也是知根知底,交情很好。
  這隻木盒是這個世家的家傳之寶,在很遠古的時代就一直傳下來了,但是這個世家的曆代主人都不知道這隻木盒的來曆,也不知道這隻木盒究竟珍貴在哪,總之一直以來這隻木盒就是以家傳之寶傳下來。
  傳言說,這隻木盒從他們家族第一代就開始傳下來了,而且他們家族的第一代始祖就告訴子孫,這隻木盒是無價之寶,無物可換,隻能留給有緣之人,隻有有緣之人才能打開這隻木盒。
  但是這隻木盒一代又一代人傳下去卻從來沒有一個子孫能打開這隻木盒,對於這個世家來說他們世代以來都沒有人知道這隻木盒麵裝著是什麼。
  直到傳到這一代人之時,這個世家也開始衰落了,所以無奈之下這個世家想拿出這隻木盒來賣掉,想換一門大帝級別的防禦之術,希望能借帝術從新崛起。
  事實上這隻木盒在齊鋪寄售的時候,他們最強的老祖、最有見識的老祖都不知道這木盒究竟珍貴在哪,也無法打開這一隻木盒。
  如果不是說齊鋪與這個世家一直是世交,而且還是知根知底,他們齊鋪都不敢為他們寄售這樣的一隻木盒,畢竟大帝仙王級別的帝術這是無價之物,誰都不會傻到拿它來作交易。
  一隻木盒換一門帝術,除非是瘋了,一般人都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聽到這樣的話,沈曉珊他們都不由相視了一眼,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換作是他們擁有一門帝術的話,也不可能拿來去換這樣的一隻木盒。
  對於這樣的話,李七夜隻是淡淡地笑了一下,此時他收回了目光,張望了一下,在這那之間,他的目光落在了不遠處的一件貨物之上。
  李七夜走了過去,看著眼前這件東西,仔細地詳端了一番。
  夥計和沈曉珊他們三個人也立即跟了過去,此時李七夜所詳端著的東西是一隻看起來像是玉盞,不過盞腳很高,若是盞腳再高一些,這樣的一隻玉盞就變成臘台了。
  這樣的一下玉盞之上描緩有一條金龍,小小的金龍在那宛如會遊動一樣,活靈活現,似乎這是真的一條小龍被封存在了玉盞之中。
  當靠近這隻玉盞之時一股和熙的氣息撲麵而來,讓人通體舒泰,好像讓人的血氣不斷地進化一樣。
  “這是”當靠近了這隻玉盞的時候,沈曉珊也不由大吃一驚,因為她很明顯地感覺得到這隻玉盞的神奇,好像自己的血氣一下子被淨化了一樣,更準備地說是讓她的血統變得更純潔一樣。
  總之這種感覺沈曉珊是無法形容了,所以就算她這樣不識貨的人都知道這玉盞是一件了不起的寶物。
  “這是金龍盞。”夥計忙是笑著介紹地說道:“此盞出自於神族的一位上神之手,此盞乃聖無養神玉所雕,又以古老龍族的蛟血繪成金龍,又以無上之術煉之。此寶能淨化血統,去蕪存菁,能讓血統的威力更強,特別擁有祖血的強者。”
  聽到夥計這樣的話,沈曉珊他們心麵為之一凜,因為祖血是十分高貴的血統,擁有祖血的人就意味著是人中龍鳳,將會擁有著無量的前程。
  “的確是好東西一件。”看著這隻玉盞,李七夜就笑了笑,然後伸手去拿玉盞。
  若是在此之前,夥計隻怕不願意讓李七夜去碰玉盞這麼容碎的東西,隻怕一個凡人也買不起,不過現在夥計也不阻攔李七夜去拿這隻玉盞。
  李七夜的剛把這隻玉盞拿到手,旁邊突然伸出了另外一隻大手,這隻手一下子抓住了玉盞,把玉盞搶了過去,十分霸道地說道:“這隻玉盞我要了,什麼價。”
  這隻玉盞突然被人搶了過去,沈曉珊他們都紛紛望去,隻見搶走這隻玉盞的是一個青年。
  這個青年穿著一身皇衣,衣角上繡有鳳凰,這個青年高俊,整個人是氣勢逼人,他的一雙眼睛張合之間閃動著可怕的光芒。
  這個青年的眉心處有一塊玉石,碧色如綠,十分的耀眼,讓人一看就知道他是出身於石人族!
  

Snap Time:2018-11-19 19:55:56  ExecTime:0.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