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7)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1757章 帝閣

  不過此時小販的反應那再明顯不過了,這是此地無銀三百兩。Ψ雜ω誌ω蟲Ψ
  但是小販一看李七夜,道行近無,那隻不過是凡人一個而已,他頓時膽氣大壯,陰陰一笑,冷冷地說道:“嘿,無知凡人,竟然敢口出狂言,大言不慚,玷汙我三萬年的金字招牌,今天如果你們給個說法,就休想走。”
  小販這耍潑的態度頓時讓石叟臉色一變,他並不想惹是生非,更何況這是齊臨城,在齊臨帝家的腳下,如果惹出什麼事來甚至會給他們鐵樹門招來滅門之災。
  石叟站出來正欲道歉,但卻被李七夜隻手一橫攔住了,李七夜眼皮都沒有撩一下,平淡地說道:“你動手試試,你動一根手指頭,我今天就把你頭顱摘下來頭球踢!”
  李七夜這平淡的話頓時讓小販僵住了,雖然眼前這個平凡的男子是平淡無奇,是一個道行近無的凡人,但當他說出這樣的話之時,他感覺全身徹寒,自己連動一下的勇氣都沒有,直接慫在了那。
  李七夜看都不多看他一眼,轉身就離開了,沈曉珊急忙跟了上去,在李七夜身邊低聲地說道:“謝謝。”語態間有著數不盡的溫柔。
  “小伎倆而已。”李七夜隨意地笑一下,繼續前行。
  賀塵都不由好奇地看了看直接慫在那站著一動都不動敢的小販,他都不明白為什麼剛才還那麼凶的小販現在直接慫在那了。
  石叟一句話都沒有說,默默地看了看小販,然後又默默地看著李七夜,他不由側首沉思起來。
  李七夜帶著沈曉珊他們亂逛了一番,最後他們來到了一個不起眼的長街,在一個小店鋪前停了下來。
  這個小店鋪並不起眼,抬頭一看,店鋪上掛著一個木匾,這個木匾已經很老舊了,而且日長月久,木匾也有些鬆動了,木匾掛在那已經是歪斜了。
  就是這樣的一個小店鋪,卻有著一個霸氣的名字,木匾上雕刻有“帝閣”這兩個字,而且這兩個字筆走龍蛇,磅大氣,一看就知道是出自於大師之手。
  在這“帝閣”兩字的右上角不起眼的地方烙印了一個小小的印章,印章上刻有一隻烏鴉,如果不留心仔細去看根本就無法發現這枚印章。
  李七夜看著歪斜掛在那的木匾,他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然後帶著沈曉珊他們邁步走了進去。
  沈曉珊他們跟著李七夜走了進去,才發現這個小店鋪其實也不小,差不多有一個廳大小,隻是門麵太小而已,讓人沒能多去留意。
  這個小店鋪雖然取了一個“帝閣”這樣霸氣衝天的名字,但是麵卻一點都與這個名字不相配。
  隻見在這小店鋪之中堆滿了東西,這堆一堆亂石,那堆一堆枯木,另一邊又堆一堆舊家具等等……
  總之看起來根本就不像是一個店鋪,更像是一個垃圾堆放之地,所有的東西都隨意地被扔在地上,被隨意地堆放,根本就沒有人去打理。
  在這小店鋪之中隻有一個老掌櫃,這個老掌櫃一雙老眼昏花,此時他正穿針引線,欲把長線穿入針眼中,好去縫他那已紀很破舊的老棉袱。
  老掌櫃全神貫注地穿針眼,而李七夜也不去打擾他,隻是背負著雙手,看著他穿針眼,好像是在欣賞一件藝術一樣。
  賀塵是一個年輕人,他倒是閑不住,他四周張望,對什麼東西都感興趣,看看這個,敲敲那個。
  當李七夜靜靜地看著老掌櫃穿針眼的時候,沈曉珊一直留在李七夜身邊,她對於李七夜選中這一家店鋪是十分好奇,這店鋪究竟是什麼吸引了他呢。
  雖然說此時李七夜道行近無,就是一個凡人,但在沈曉珊心麵眼前的男人是博學多才,無所不知,無所不曉,無所不通,讓她心生敬愛……
  至於石叟他就更寡言不語了,不過他留意李七夜的一舉一動,對於他來說李七夜給了留下了很多的疑惑,經過一番接觸,他也慢慢明白為什麼他師兄會對一個凡人如此的恭敬了,單是他這份定力就難有人能比的。
  過了好久之後,老掌櫃終於把線穿過針眼了,在這個時候他如釋重負,長長地籲了一口氣,在這個時候他回過神來才發現有客人在等待著。
  “實在不好意思,讓各位客官久等了。”老掌櫃露出和藹的笑容,笑地說道:“人老眼也花了,做事不利索。不知道四位官人需要什麼呢?是典當寶物還是購買奇珍呢?”
  “你們這也能典當寶物購買奇珍?”聽到老掌櫃的話,沈曉珊都不由多看了幾眼這,眼前這的所有東西都亂丟亂放,根本就像垃圾一樣,哪有什麼寶物奇珍。
  “是的,買賣公道,金字招牌,童叟無欺。”老掌櫃和藹地笑著說道。
  “這個瓶子多少錢一個?”此時東看看西瞅瞅的賀塵終於在一張桌子下找到了一個玉瓶,這個玉瓶布滿了塵灰,當他吹開了塵灰之後,隻見這個玉瓶溫潤可愛,越看越喜歡,不由動了買下來的念頭,所以就詢價。
  在賀塵的心目中看來,眼前這小店鋪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根本就是跟賣垃圾差不多,所以他手中這一隻玉瓶他絕對有那個實力買下來。
  “,,,公子好眼力,這隻玉瓶來自於金洲,它在這放了一些年頭了,如果公子喜歡,那就五千萬顆道賢境級的混沌石吧。”老掌櫃笑著說道。
  “五,五,五千萬顆道賢混沌石”聽到這樣的報價,賀塵都不由打了一個哆嗦,手都抓不穩,手中的玉瓶一下子往下掉,這把他嚇得魂都飛了起來,幸好他反應快,一下子把往下掉的玉瓶接住。
  “掌櫃,你,你,你不會是糊塗了吧,這,這,這一個玉瓶值得五千萬顆道賢混沌石?”此時賀塵說話都結巴。
  五千萬顆道賢混沌石,那是他想都不敢去想的數目,道賢境界的混沌石,不要說是他,就是他們鐵樹門都難拿得出一顆,至於五千萬顆的道賢混沌石,那是把鐵樹門賣了都值不了這麼多錢!
  如此的天價,這怎麼不把賀塵嚇得哆嗦,緊緊地抱著這個玉瓶呢,萬一不小心打碎了,那就慘了。
  “這,這太誇張了吧。”就是沈曉珊都覺得不可思議,這樣的一隻玉瓶竟然要五千萬顆道賢混沌石,這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小店金字招牌,童叟無欺。”老掌櫃和藹地笑地說道。
  “取金洲最罕見的淺氏溫玉而雕,乃是一塊完整的溫玉切割雕刻而成,手法大成,用的是天族奪天巧手,以血氣蘊養,至少蘊養有三萬年,而且蘊養此瓶者乃是天族三大祖血之一的血統,所以讓此瓶擁有了鎮神怯魔之效……”在沈曉珊和賀塵被這隻玉瓶的價格驚呆之時,李七夜也隻是看了一眼,淡淡地說道。
  “……這個玉瓶已經有些年頭了,算時間也應該是獵帝之戰前後所製,所以此瓶賣到五千萬顆道賢混沌石的確價格公道,這樣的玉瓶若是放在大賣場,或者拿去拍賣,應該能賣到七千萬顆道賢混沌石。”
  聽著李七夜娓娓道來,沈曉珊他們聽得一驚一乍的,他們都不知道李七夜所說是不是真的,所以當李七夜說完之後,他們都不由看著老掌櫃,他們都想知道李七夜有沒有說對,或者這隻不過是李七夜信口開河。
  聽到李七夜娓娓道來,老掌櫃不由大驚,肅容,整衣冠,走在李七夜麵前,向李七夜鞠首,說道:“小老兒有眼不識泰山,先生博學讓人歎為觀止,一眼能知乾坤,先生滿腹經綸實在罕見。”
  看到老掌櫃這樣的態度,賀塵都看得有點傻眼,李七夜娓娓道來,口若懸河,但他卻完全說中了,一眼便能看出這隻玉瓶的乾坤,這是何等驚人的見識。
  石叟也不由為之震撼,他是一個修士,在小門小派也算是一個人物,見識也不少,但他根本看不出這隻玉瓶的珍貴玄妙,然而現在李七夜這樣的一個凡人隨口就能道破,如數家珍,這樣的眼力,這樣的見識,隻怕是許多修士強者都會為之汗顏吧。
  沈曉珊也是吃驚,但也有點是意料之中,在她心目中眼前的男人就是學識廣博,舉世無雙,被他一口說出來曆,也不足為奇,不覺間,她都不由以他為傲,那怕他是一個道行很淺的凡人,此時在她心目中也是一個奇男子,是一個無所不能、無所不知的偉男兒。
  “小術而已。”對於老掌櫃大禮,李七夜坦然受之,平淡地說道。
  “先生乃是奇人,小店貨物不多,請先生品評一二。”老掌櫃忙是邀請李七夜觀看。
  好不容易,賀塵從震驚中回過神來,此時此刻他小心翼翼地把玉瓶放回原位,此時的他說多小心就有多小心,怕一不小心把這玉瓶打碎了,那就慘了。
  在剛才賀塵還這看看,那瞅瞅,敲敲這個,摸摸那個,現在想起來賀塵都嚇得一身冷汗,萬一弄壞了某一件寶物把他賣了,不,就算是把整個鐵樹門賣了,都不夠支付。
  

Snap Time:2018-11-18 17:59:35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