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1744章 鐵樹翁

  雖然師父是如此說,但是他們兩個年輕人心麵並不以為然,在他們眼中看來李七夜這個如同乞丐的凡人又怎麼可能開創什麼功法呢。×雜∮誌∮蟲×
  這十多天以來老者都在觀察李七夜,當然老者的一舉一動也瞞不過李七夜的雙眼,隻不過李七夜懶得去理他而已,當作他們並不存在一樣。
  終於十多天過去,當李七夜坐於一個如湖泊一般的天坑之前的時候,老者在這個時候便帶著自己的兩個徒弟上前去搭訕。
  “老朽鐵樹翁,添居於鐵樹門掌門之位,在此偶遇道友,也算是有緣,不知道道友如何尊稱?”老者對李七夜抱拳說道。
  老者的態度可以說是十分難得,他叫鐵樹翁,是鐵樹門的掌門,作為一個修士強者,卻能向李七夜如此的一個凡人如此的禮賢下士,那實在是十分罕見。
  不要說鐵樹翁是一個門派的掌門,就算是一個普通的修士都懶得搭理李七夜這樣的一個凡人,更何況現在的李七夜全身髒得跟乞丐一樣。
  李七夜百無聊賴地看著波光蕩漾的湖水,沒有去理會鐵樹翁。
  李七夜這樣傲慢的態度這就讓鐵樹翁的兩個弟子不滿意了,男弟子不由沉喝道:“喂,你耳聾嗎?沒聽到我師父跟你說話嗎?”
  對於兩個弟子來說是十分的不滿意,雖然他們鐵樹門是一個小門小派,但他們的師父好歹也算是一個強者,更何況是一門之主,而李七夜隻不過是形如乞丐的凡人,這樣的一個凡人能得到他們師父的青睞那都已經是無上的榮耀了。
  “塵兒,不得無禮!”見自己徒弟大喝,鐵樹翁沉喝道,然後忙向李七夜抱拳,說道:“老朽管教不嚴,讓道友見諒。”
  李七夜沒有去理會鐵樹翁,依然看著湖水發呆,李七夜這樣的姿態讓兩個男女青年十分的不滿,如果不是他師父在場,他們都想出手教訓教訓這個凡人。
  過了好一會兒之後,李七夜才慢悠悠地轉過頭來,看著了眼鐵樹翁,徐徐地說道:“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這麼說來你是有求於我了。”
  “放肆”鐵樹翁的男弟子賀塵一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臉色難看到極點,大喝道。
  “不得無禮!”鐵樹翁立即喝退了自己的徒弟。
  連他的女徒弟沈曉珊都為之不滿,輕聲說道:“師父,他如此出言相辱,你何需忍他,一介凡人而已,有何能耐!”
  “退下。”鐵樹翁立即喝退了自己的徒弟,他上前,深深鞠身,對李七夜說道:“我徒弟乃是俗眼凡胎,並不識得俊才,所以請道友見諒。”
  李七夜看了鐵樹翁一眼,平淡地說道:“看在你誠懇的份上,就賜座吧。”說著拍了拍一旁的泥土說道。
  這哪有什麼座位,那隻不過是黃土而己,而鐵樹翁也不矯情,撩起長袍,在一旁坐了下來。
  看到如此禮賢下士的鐵樹翁,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徐徐地說道:“我乃是一介凡人,你又如何認為是高人呢。”
  “火燒壁乃是凶險之地,如火爐焚烤,區區凡人又何能涉足於此。道友就算是凡人一個,但能徒步於此,何等的了不起?身處於如此惡劣之地,道友雖是衣冠不整,但卻鎮定從容,這足見道友有著過人的胸襟,所以就算道友是一介凡人,那也必定是一個奇士。”
  聽到鐵樹翁的話,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笑著說道:“你道行雖淺,但眼光的確是獨到,多少強者沒有你這一份眼光。”
  對於李七夜這樣的話,鐵樹翁的兩個弟子賀塵和沈曉珊心麵不滿,冷哼一聲,他們師父在青洲雖然沒有什麼名號,但他好歹也是達到了道王境界的強者!現在到了一個凡人口中竟然是道行雖淺,這個凡人實在是口出狂言,有眼不識泰山!
  “過獎了。”鐵樹翁也沒有自滿,說道:“隻是多一份細心,多一份謹慎而已。”
  “你想在解惑之上有求於我。”李七夜看了一眼自謙的鐵樹翁,淡淡地笑著說道。
  “先生果然是高士,一眼便看破。”鐵樹翁一驚,抱拳說道:“先生乃是藏於凡間的真龍,老朽失禮了。”
  對於自己師父如此鄭重如此尊敬的態度,他的兩個弟子賀塵和沈曉珊並不以為然,他們覺得自己師父是被這個凡人的一驚一乍給嚇住了而己。
  “有點意思。”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說道:“我倒是有點好奇,你是從哪看得出來我是一個能給你解惑的人呢。”
  “不敢瞞先生。”鐵樹翁忙是說道:“先師在世之前曾對老朽說過,眼睛是一個人的心靈之窗,它可以直照一個修士的道心。此處烙印萬世不解,不論是誰看此烙印,雙目都是茫然,而先生卻是雙目清澈,有條不紊,就算仙帝也不懂此處烙印的的奧妙,但也是無事可亂先生之心,所以先生應是有一顆慧心,可拔雲見日,可在混沌見真法。”
  “了不起。”李七夜點頭說道:“你造化不怎麼樣,但卻諳通人生世理。你師父能說出這樣的話,也是一個了不起的人。”
  “先生過獎。”鐵樹翁忙是抱拳地說道。
  對於這樣的話,鐵樹翁兩個弟子在心麵不以為然,什麼雙目清澈,說不定眼前這個凡人是天生呆,看什麼都是這樣的沒反應。
  李七夜悠閑地看著湖麵,過了好一會兒之後,徐徐地說道:“有求於我,也不是不可以,不過這個人做事是看心情的,如果我心情好或許能點拔你一二,為你解惑。”
  “若是先生能為在下解惑,鐵樹門必有重謝。”鐵樹翁忙是說道。
  “俗”李七夜打斷了鐵樹翁的話,輕輕擺手說道:“我還看不上你那點酬謝,說些金銀交易,盡顯俗氣。”
  “先生教訓的是。”鐵樹翁忙是說道:“隻要先生有什麼需要,盡管吩咐便是。”
  對於李七夜一個凡人擺出如此高的姿態,鐵樹翁的兩個弟子賀塵和沈曉珊十分的不滿,他們師父好歹也是一位道王,竟然對一個像乞丐一樣的凡人如此點頭哈腰,他們實在是看不下去,他們都不知道自己師父是中了什麼邪,竟然對一個凡人如此的恭敬。
  看到鐵樹翁如此恭敬真誠的態度,李七夜多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說道:“也罷,我也就賜你一個機緣吧,有什麼事說吧。”
  李七夜如此高傲的態度讓賀塵和沈曉珊氣得吐血,他師父可是一位強者,現在這個凡人竟然口出狂言,賜他師父一個機緣。
  鐵樹翁左右盼顧了一下,輕輕地說道:“此處不是說話的地方,先生到敝門小住如何?”
  “也罷,我左右也無事,就隨你去一趟。”李七夜輕輕頷首,緩緩地說道。
  對於李七夜來說去鐵樹門也是無所謂的事情了,現在他已經得到了“歸凡訣”,他也該離開火燒壁的時候了。
  “先生請。”鐵樹翁忙是站了起來,忙是說道。
  “長途跋涉,我也有點累了,就給我弄一輛快速的馬車吧。”李七夜吩咐鐵樹翁說道。
  鐵樹翁二話不說,立即為李七夜弄來了一輛寶車,由八駟神駒所拉著。
  對於自己師父如此的恭敬,如此的有求必應,他的兩個徒弟賀塵和沈曉珊十分的不滿意,但是在自己師父麵前又不敢說什麼。
  當鐵樹翁弄來了神駟寶車之後,李七夜往沈曉珊隨手一指,平淡地說道:“就讓她給我趕車吧。”
  “你”被李七夜指定為車夫,這頓時讓沈曉珊臉色漲紅,雖然他們鐵樹門是小門小派,但她作為鐵樹門的大弟子,可也是公主一個,不知道有多少人寵著她呢,現在她這位鐵樹門的公主卻被一個凡人指定為車夫,這當然是把她氣得哆嗦了。
  “小子,你太過份了,不要得寸進尺”就是她的師弟賀塵也不由為自己的師姐鳴不平,立即大喝道。
  “退下!”鐵樹翁忙是喝止住了發怒的賀塵,賀塵氣得牙癢癢的,無可奈何。
  李七夜懶得理會他,看了一眼沈曉珊,平淡地說道:“為我趕馬車,是你的榮幸。”說完登上馬車,躺在那,和衣而睡,一下子就睡著了。
  李七夜視她無物的姿態,這讓沈曉珊氣得吐血,臉色發青,雙手都不由哆嗦起來,她強忍著不狠狠揍一頓這個凡人的衝動。
  “珊兒,好好把車趕好。”鐵樹翁吩咐自己的徒弟說道。
  “師父”對於一向寵愛自己的師父,現在也要自己當馬夫,這讓沈曉珊覺得十分的委屈,想向自己的師父求情。
  鐵樹翁沉聲地說道:“此事關係我們鐵樹門興衰,要侍候好先生,若是誰有不敬,就逐出牆門!”
  此時鐵樹翁的神態十分嚴肅,話語十分的鄭重。
  師父一向都寵愛自己,沈曉珊也是很少看到師父有這樣的神態,現在師父都如此發話了,就算沈曉珊有著十分的不滿,有著滿腹的委屈,那也隻好往肚子咽了。
  隻不過沈曉珊把自己的怨氣撒在了李七夜身上,在心麵把李七夜恨得牙癢癢的。
  

Snap Time:2018-11-16 15:26:54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