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20)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20)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20)     

第1601章 餘宗祖

  餘祖回過神來之後,吩咐府內弟子,說道:“府內上下,暫不可出去,我這就去見祖父。☆雜誌蟲☆”
  聽到餘祖的話,餘府上下的弟子都不由心麵一震,知道這將是意味著什麼。
  餘祖走入了餘府深處,來到了一個陋室之前,他整理了一下衣裳,不敢有絲毫不敬,他站在門前,拜了拜,說道:“兒孫拜見祖父。”
  “進來吧。”在此時,陋室之內響起了一聲洪亮的聲音。
  餘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走入了陋室。陋室十分的簡潔,除了一席一桌之外,再也沒有他物,在這草席之上盤坐著一位老人。
  這位老人身材高大,穿著一身麻衣,裝扮十分的簡單,周身沒有多餘之物,他有著一頭的銀發,銀光可鑒,他坐在那,身體筆直,宛如是磐石一樣。
  這位老人,乃是餘府的餘宗祖,至於他的名字,後輩已經無人能知,人人所知的是,他乃是餘太君的兒子,唯一的兒子。
  而且,餘宗祖也是餘家碩存中的第二位神皇,是一位十分強大的九界神皇。
  事實上,在以前,餘家有五尊神皇,除了橫擊仙帝的餘太君之外,還有就是餘家的祖宗,也就是餘太君的丈夫,他也是一尊十分恐怖的神皇。
  另外一尊神皇便是餘祖的父親,也是餘宗祖的兒子,他也是一尊很強大的神皇。
  可惜,這兩尊神皇都已是不在世間,壽血幹枯,殞落於漫漫大道。
  試想一下,一個並非是帝統仙門的世家,竟然擁有五尊神皇,而且還有一尊是橫擊仙帝的存在,這樣的世家,那怕規模不是很大,它的強大。它的威名,它的實力,也是極為嚇人的,也正是因為擁有著這樣的神皇。這為餘家在北汪洋奠定了高高在上的地位。
  見到祖父之後,餘祖拜了拜,說道:“祖父,我們餘家隻怕是遇到強敵,已有人登上了我們十二音階。掌禦我們十二音階的力量。”
  “我知道。”餘宗祖緩緩點頭說道:“此人乃是何來曆?”
  “此人乃是一位後輩,名叫李七夜,他出身於洗顏古派,背後有著不少大人物撐腰。”餘祖忙是說道。
  “李七夜,洗顏古派。”餘宗祖喃喃地念著這兩個名字,似乎是陷入了沉思。
  “此子來意不善,先是重傷我們子孫,並折磨他,同時也是斷了侄孫的手臂,十分凶殘。他現又是登十二音階。毀飛仙教的天火戰艦,來勢洶洶,隻怕是他是衝著我們餘府而來。”餘祖不由憂心忡忡地說道。
  這也不怪餘祖憂心忡忡,李七夜來勢洶洶,來意不善,這是擺明衝著他們餘家而來,而第一凶人之名,他也早有所耳聞,這又怎麼不讓他擔憂呢。
  “此事且說來聽聽。”餘宗祖聽到此話,緩緩地說道。
  餘祖忙是把餘展之事說了一遍。因為餘展與他叔叔被李七夜教訓之後,他們已經匯報餘家主,餘家主也把這事匯報於餘祖。
  聽完了這樣的事之後,餘宗祖隻是輕輕擺了擺手。淡淡地說道:“晚輩的事情,就由晚輩去了結,敗在他人手中,隻怪他學藝不精,好好苦修吧。唯一擔憂的乃是十二音階之事。”說到這,他是皺了一下眉頭。
  “這”餘祖也沉吟了一下。祖父並不代晚輩出頭這有點讓他意外,不過,他也不敢多言,因為祖父的見識比他更廣,比他更有卓見,祖父如此說,定有他的道理。
  “第一凶人若真的是能掌執十二音階,此乃對於我們餘府來說實是心頭大患。若真是如此,必要除之,以免後患。”餘祖擔憂地說道。
  餘宗祖沉吟了一下,緩緩地說道:“九天十地,無奇不有,奇人高士甚多。但,若是在眼下,在這人皇界,若是能悟十二音階,隻怕有兩人。”
  “哪兩人?”餘祖忙是說道。
  “第一個,乃是鎮天海城的固尊,他的天賦之高,難有人能與之匹敵。”餘宗祖緩緩地說道:“甚是固尊有心參悟,他定是能參悟這其中的玄機。隻不過,母親大人還在,固尊不見得願八方樹敵。”
  “第二人是誰呢?”對於固尊的天賦,餘祖也並不懷疑,畢竟固尊是號稱萬古十大才之一的人。
  “第二人”此時餘宗祖的目光變得無比深邃,他深邃的雙目中乃是光芒跳躍了一下,最後,他隻是輕輕擺手,說道:“此人你不應該知道,我也不該去多言。”
  聽到祖父這樣的話,這讓餘祖十分的意外,也是十分的吃驚,能讓他們祖父不願意多談的人,那是多麼可怕的存在。
  “李七夜來意不善,可謂是來勢洶洶,隻怕他並不是固尊的人。”餘祖忙是說道:“我們餘家乃是鎮天海城一脈,素與葉九洲諸人有往來,固尊沒必要衝著我們餘家來,再說,李七夜登上十二音階,也是滅了固尊的痕跡。”
  “固尊行事,焉能用凡夫俗子的思維去揣摩猜測。”餘宗祖搖了搖頭,說道:“固尊此人,說他天才不為過,說他是執著的瘋子也不為過。你等俗輩,又何能揣測的他的想法。”
  餘祖張口欲言,但,最終也隻好乖乖地閉上嘴巴了。
  “母親大人明日出關,你且去吧,甄選一下兒孫,讓他們拜見拜見,以後隻怕她老人家不再見你們這些晚輩。至於李七夜之事,見了她老人家之後,自有定奪。”最後,餘宗祖緩緩地對餘祖說道。
  “老祖宗要出關了。”聽到這話,餘祖頓時大喜,雖然說,餘太君出關乃是天下皆知,但是,她一直都沒有邁出那道門檻,府內上下也沒有人有資格晉見老祖宗,唯一能直接晉見的也就是餘宗祖了。
  “去吧。”餘宗祖沒有再多說什麼,隻是擺了擺手,說道。
  餘祖大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站了起來,拜了拜,然後轉身就走。
  “還有,餘家的人,切莫與飛仙教走得太近,我們餘家與飛仙教並不是一條路上的人。”在餘祖將要離開的時候,餘宗祖開口說道。
  餘祖不由呆了一下,他回過神來,忍不住說道:“飛仙教乃是有意與我們餘家交結,我們餘家若是有一個飛仙教這樣的一個盟友,乃是大有陴益。”
  事實上,餘玉蓮對龍傲天的愛慕餘家的長輩也是一清二楚的,對於這樣的事情,餘家的長輩是抱著樂見其成的態度,那怕是餘祖,也是十分樂意能看到自己的後輩嫁入飛仙教。
  “你懂什麼。”餘宗祖沉聲地說道:“在飛仙教眼中,餘家隻不過是可利用的工具而己,就憑你們那些淺薄的後輩,也夠資格與飛仙教談聯盟?哼,與飛仙教聯盟,遲早會招來滅門之禍。”
  “這……”對於祖父大人這樣的一席話,餘祖不由猶豫了一下,不知道該如何說好,事實上他心底還是希望與飛仙教聯盟。
  “你緊記便可,不需多去追究。”餘宗祖說道:“未來你有一天會明白的,憑你身後那些草包子孫,成不了大事,明白沒有。”
  餘祖深深地拜了拜,說道:“兒孫緊記。”雖然他並不十分讚同這樣的觀點,但是,他對於自己祖父依然十分的敬佩,知道祖父如此選擇,必有他的道理。
  在餘府的後院深處,此地乃是餘府的禁地,餘府子孫不能涉足於此,因為此處乃是老祖宗餘太君的起居之所。
  在這,有著一座老殿,這座老殿十分的古樸,似乎經曆了無數歲月的打磨,它乃是飽經風霜。
  “吱”的一聲響起,此時老殿中緊閉的木門打開,殿內走出一位老嫗,這位老嫗雙鬢如霜,但是,從老嫗的風采便可以看得出來,她年輕之時定是一位絕世美女。
  老嫗邁出老殿,站在園內,看著園內已經開花的老樹,不由悵然歎息一聲,喃喃地說道:“老頭子呀,當年你我種下的鐵樹已開花,可是,你已不在世,留我一人孤獨在人間。”
  說到這,她不由黯然歎息一聲。
  “誰”就在這老嫗黯然歎息之時,她突然目光一厲,整個人都變了樣,瞬間神威無上,宛如是一尊橫掃九天十地的女戰將!
  “大道本孤獨,又何止是你一人呢。”此時,一個青年飄然而至,他緩緩地說道:“清風,久違了。”
  這個老嫗一聽到這樣的稱呼,頓時心神一震,她那本是吞吐著可怕神光的雙目不可思議地睜得大大的,緊緊地盯著眼前這位青年。
  “這,這是你嗎?”老嫗十分的震撼,不可思議地盯著眼前這位青年,聲音都不由顫了一下。
  “除了我,還有誰能掌十二音階呢?”青年便是李七夜,他淡淡地笑著說道:“當年我為你伐體之時,你不也是如此神態?並不相信奇跡。”
  “大人,真的是你”老嫗回過神來,十分的激動,不由大叫一聲。
  “是呀,是我。”看著眼前的老嫗,李七夜也不由十分感慨,說道:“一別萬年之久,歲月無情呀。”(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21 15:49:57  ExecTime: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