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1584章 憶往昔

  看著神態泊然的老人,李七夜笑了笑,說道:“道路,是每一個人自己選的,一念之間,便是決定著你未來的道路,也決定了你未來的人生。-雜∮誌∮蟲-你也好,小黑子也罷,就是千鯉也是如此。”
  說到這,李七夜不免感慨地說道:“千鯉雖然出身差了一點,條件也差了一些,但是,她的信念卻從來沒有動搖過,她就是堅信著有一朝一日躍空化龍,承載天命,所以,她成為了仙帝。至於小黑子,他更喜歡挑戰,他是一個狂人,一路戰到底,所以,他三世共尊,他是每一世都是突破自己的極限,每一世都走出了不一樣的道路。”
  說到這,李七夜也不由看著老人,說道:“至於正風你,最後,你自己是逃避,或者是你自己厭倦了,所以,自己不願意跳出自己的臼巢,最終你自己就回到了這,青燈相伴,做一個老掌櫃。”
  “是呀,每一個人的道路,都是自己走出來的,千鯉仙帝有她的仙帝之路,黑龍王也有他的製霸之道。”餘正風,也就是眼前這個老人,他不由感慨地說道:“或者,我是沒有走出自己的心魔吧。”
  “心魔?”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搖了搖頭,說道:“別人或者有心魔,但,你沒有,這一條路走到天棄鬼厭,還有什麼心魔可言,還有什麼比天棄鬼厭還讓可怕?”
  “大人說得也是。”餘正風也不由笑了起來,他也是不失落,十分的坦然。
  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輕輕地喝著美酒,對於他來說,餘正風已經是沒有什麼好去批評的,隻不過,他是在自己的道路上一路走到黑而己。
  眼前的老人,名叫餘正風,他是餘太君的兄長。與千鯉仙帝、黑龍王同處一個時代。餘正風還年輕的時候,餘家隻不過是一個小世家而己,而很小的時候,他的妹妹餘太君得了絕症。所有名醫束手無策。
  為了救自己的妹妹,餘正風努力修行,希望自己成為無敵之人,治好自己的妹妹。
  而因緣會際,餘正風在一次奇遇中得到了木琢仙帝的一條無上大道。從此之後,餘正風踏上了絕世無雙的道路。
  在那個時代,可謂是天才輩出,他曾與黑龍王、千鯉仙帝惺惺相惜,後來因為李七夜,他們三個人相識了,他們在那個時代,曾被人稱之為三傑。
  後來,餘正風愛上了千鯉仙帝,而千鯉仙帝卻在仙帝之路上勇往直前。絕不回首,對餘正風並沒有感覺,甚至在爭仙帝之路上,餘正風敗給了千鯉仙帝。
  這導致了餘正風心灰意冷,雖然,餘正風已經登臨巔峰,擁有可以挑戰仙帝的實力,但是,他對於世事看得淡泊,所以回到了風聞城。開了一家小酒館,整日無所事事。
  在餘正風年輕的時候,遇到了作為陰鴉的李七夜,李七夜告訴了餘正風的治療方法。但是,治療這種絕症的仙藥舉世罕有,難於尋找。
  所以,餘正風隻好把他的妹妹封印起來,一直到了吟天仙帝的時候,終於找到了傳說中的仙藥。餘正風救助李七夜,最終,在李七夜相助之下,救了餘太君。
  這才有了後來餘太君加入黑龍軍團的事情,也自從那個時代起,餘正風不再過問世事,他開著小酒館,好像把世間都忘記一樣,世人也把他忘記了。
  在世間沒有人知道,在這樣的一個小酒館中隱藏著一個驚世無雙的高人。
  “這一輩子,我最佩服的還是大人。”在李七夜給餘正風倒了一杯酒之後,他也忍不住喝了一口,感慨說道:“我不知道大人是怎麼樣走下來的,換作是我,我是做不到了。”
  “走著走著,就這樣了。”李七夜喝了一口美酒,笑著說道。
  餘正風不由苦笑了一下,說道:“走著走著,這談何容易,大人這一走就是千萬年。千萬年呀,這是多麼漫長的時間,在這漫長的時間之中,大人經曆了多少,經曆了多少的苦難,送別了多少的親人,埋葬了多少的愛人……”
  “……在無數的苦難之後,大人沒有瘋掉,也沒有變成惡魔,也沒有成為聖人,更是沒有避世成為隱者。多少年過去,大人還是大人,永不改初心,不管是什麼樣的困難,不論是怎麼樣的艱險,都打不到大人……”
  “……大人依然是一路前行,風雨兼程,腥風血雨相伴。就是連黑龍王都說,若是他像大人如此經曆了這麼多磨難,說不定他會變得憤世嫉俗,瘋而入魔!大人就是大人,一顆道心,一份初心,這是我們這些晚輩所能相比的。”
  說到這,餘正風一口喝完了杯中的美酒,不由長長地籲了一口氣。
  對於這樣的話,李七夜沉默著,靜靜地喝著杯中的美酒,什麼話都沒有說,甚至,他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正如餘正風所說的好樣,在漫長的歲月中,他送走了多少的親人,他親手埋葬了多少的愛人,千萬年過去,一路走來,有多少人相伴,有人對他死心塌地,有人對他忠心耿耿,但是,走著走著,最後隻剩下他自己,在這漫長的歲月之中,多少人老死,而他依然還活著!
  人生最痛苦的事情,不是死亡,而是自己身邊的一個個人都死了,而自己還活著,往往在這個時候,活著是一件痛苦的事情,死亡反而是一種解脫。
  “世間,活著的人還很多,還有很多人活得很久很久。”李七夜最後淡淡地說道。
  餘正風搖了搖頭,說道:“我知道,關於上邊的事,大人也說過。但是,他們不是活著,他們隻不過是把自己封了起來而己,一個人在沉睡之中,世間的事,又與之何關。而大人卻不一樣,一個又一個時代在世間走過,紅塵和時光一直在大人的身上流淌著,但。它卻無法磨滅大人的鬥誌,無法磨滅大人的初心!”
  “活著就好。”最後,李七夜也隻能用這樣的一句話回答,除此之外。他也不知道該如何去回答,他幫助不了餘正風。
  走到今天,什麼大道理,餘正風都知道,他想走出去。最終還是要靠自己,問題是,餘正風看開了,一切都無所謂了,所以,李七夜幫不了他!
  餘正風也默默地點了點頭,繼續地喝著美酒,也沒有說什麼。
  他們兩個人繼續喝著美酒,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餘正風緩緩地說道:“我看到木琢仙帝了。在大道上!”
  餘正風這樣的話讓李七夜頓了一下,他不由為之沉默了一下,最後,他隻好苦笑了一下,說道:“唉,木琢仙帝,他在這一條大道上影響太深了,現在,隻怕他走得比你還要遠,走得比你還要深。所以,他的大道籠罩著這個領域,這導致你能在大道上看到他。”
  “他在這個領域上,已經無法超越了。他走入了一個死循環,如果你走下去,也是如此,唯一的結局就是等死,你與枯木頑石沒有什麼區別。”說到這,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
  “他已經是仙帝了。為何還要重走回這一條路呢?”餘正風也不由奇怪地問道。
  李七夜搖了搖頭,說道:“天知道呢,這隻怕也隻有他自己知道了,木琢仙帝,他一直都是最有爭議的仙帝,與其他仙帝的風光不一樣,他就算是成為仙帝,也是冷冷清清,至少,他心麵是如此,或者,在他心麵,他與世間相隔得很遠很遠。”
  “或者,這就是宿命吧,我與木琢仙帝,多少也是有些相似。”餘正風隻好說道。
  李七夜認真地說道:“木琢仙帝是風光過,你也是風光過,木琢仙帝的確是在情場失意過,你也算是失意過。”李七夜笑著搖頭說道:“但是,這不是原因,也不是結局,道路,最終還是在你的腳下。這一條道路,木琢仙帝是成為仙帝之後才創出來的,他年輕之時,可並沒有走這一條道路……”
  “……而且,木琢仙帝雖然是情場失意,也經曆不少磨難,但,他是初心不改,所以,他成為了仙帝,至於後來,他又走回了這一條道路,或者並非是因為世事,畢竟,他是成為仙帝的人了。”說到這,李七夜看著餘正風,說道:“你與木琢,並不盡相同。”
  木琢仙帝,是一個十分低調的仙帝,也是一個十分神秘的仙帝。在很多仙帝,成為仙帝之後都是風光無限。
  而且,很多仙帝在仙帝的征程之中,不論是在成為仙帝之前,還是成為仙帝之後,身邊的朋友或者願意追隨於他的人都很多,每一位仙帝,身邊都有著不少人願意為之而戰。
  但是,木琢仙帝卻是一個例外,在成為仙帝之前,他是一個人孤單而戰,在成為仙帝之後,他也依然孤單而戰,似乎,一直以來,木琢仙帝都是孤單一人。
  “或者因為孤獨吧。”餘正風說道:“或者因為孤獨,木琢仙帝才會從走回這一條道路。”
  “木琢仙帝不見得是孤獨。”李七夜輕搖頭說道:“他曾有過兩次婚姻,有過不少的紅顏,與之有過露水姻緣的女了也不少,他的內心並不見得孤獨。”
  木琢仙帝,他自幼出身於沒落家族,因為他的家族沒落,所以自幼許配給他的青梅竹馬的未婚妻卻改嫁於豪門。
  這導致後來木琢仙帝奮發圖強,接著在他年青之時橫空而起,成為了一方豪傑,名動一時,擁有了足夠的實力,這使得他迎娶了當地的第一美女為妻。
  然而,後來又發生不幸,他的妻子與當時一位名動九界的無雙天才偷情,這使得木琢仙帝大受打擊。
  這使得木琢仙帝散盡家財,解散宗門,遁於山林,陷入沉睡,從此隱世不出。
  木琢仙帝錯代之後,最終,他再次出世,一舉驚天,征戰無敵,最終承載天命,成為了無敵的仙帝。
  成為仙帝之後,木琢仙帝曾有過不少的紅顏知己,曾與不少的天妖、神女等等絕世美女有過露水姻緣,後來他娶得一界的第一美女為妻。
  作為一個修士來說,有如此的成就,那已經是不知道羨慕煞了多少世人。
  但是,後來木琢仙帝卻覺得索然,飄然而去,從此之後,木琢仙帝杳無音訊。
  而木琢仙帝,從始至終,他沒有立下傳承,沒有傳下大道,雖然後人都有曾修練過木琢仙帝的功法,但,這都不是木琢仙帝所傳授。(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17 06:56:03  ExecTime:0.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