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1640章 淨時水晶

  對於李七夜這樣的話,黃絹中的女子沉默了很久,過了許久之後,她這才緩緩地說道:“失敗的又不隻有我們。雜v誌v蟲”
  “我知道。”李七夜這一次沒有調侃黃絹中的女子,他輕輕地點了點頭說道:“失敗的確是不隻有你們,一直以來不知道有多少前人嚐試過,不知道有多少人努力過,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拚搏過,但,最終都以失敗而告終。”
  “這一條路已經鋪滿了枯骨,死的人數不過來。”黃絹中的女子緩緩地說道。
  “就算不通往這一條路,難道就不會死亡嗎?”李七夜不由笑著說道:“萬古以來死的人還不夠多嗎?或者每一個人的人生是不一樣的,但,每一個人的結局都是一樣的,最後大家都是化作一黃土而己,都是這天地間的一具枯骨而己!走到最後,大家都沒有什麼區別。”
  “仙帝也好,無敵也罷,不管你怎麼樣的存在,最終都是難逃一死,那怕你掌握了一個紀元,都是依然難逃一死!”說到這,李七夜也不由有些感慨地說道。
  “但就算人生難逃一死又怎麼樣,這世間總會是璀璨的。”此時,李七夜又露出了笑容,是那麼的淡然,又是那麼的堅定,說道:“那怕明知一死也要戰到最後,不一戰人生何來精彩,萬世何來璀璨。每一個時代的璀璨,都是一位又一位前行者所鋪就的道路!”
  “但你真的認為以一己之力能戰到最後嗎?”在李七夜表達堅定之時,黃絹中的女子都忍不住給李七夜潑冷水,說道:“有人乃是舉世之力,最終都是灰飛煙滅,而你欲以一己之力來搏最終極一戰,你認為你會成功嗎?”
  “會的。”李七夜笑著說道:“因為我是李七夜!所以我會成功。”
  “哼,自大狂。”黃絹中的女子也不由冷冷地說道:“在那樣的紀元中也曾經有人像你這樣籌劃一個又一個時代,但是,最終卻未能成功,你覺得憑什麼你就能成功。”
  “憑我是李七夜。”李七夜悠閑地說道。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黃絹中的女子無話可說了,這已經是無法用“自大狂”這三個字來形容了。
  “嗡——”的一聲,此時李七夜所在的地方瞬間是時光空間等等所有的一切湮滅,一切都在這瞬間凹陷下去,在這那之間,李七夜也隨著時光空間等等的一切物質消失。
  當李七夜能看清楚四周的情況之時,他已經處身在了一個光芒閃爍的地方。這個地方看起來像是一個水晶房間。
  這樣的一個地方四麵都是晶瑩剔透的晶壁,在這樣的晶壁上生長有許多五顏六色的晶柱,這些晶柱看起來像是五顏六色的水晶。
  事實上,這些又不是水晶,它似乎是有生命的東西一樣,似乎在一呼一吸一樣,而且不論是水晶牆,還是生長在這的晶柱,看起來都滲出了水珠。
  這滲出來的水珠晶瑩無比,它好像是一顆顆鑽石一樣,閃爍著極為誘惑的光芒。
  就這樣一顆顆的水珠過了許久許久之後會滾落於地,慢慢匯聚,匯聚成了很細很細的水流,最後這細小到可以忽略的水流在地麵上凹陷之處積成了水窪。
  此時李七夜就站在水窪旁邊,眼前這水窪所積成的水已經有一大水池了,而且眼前這一池的水看起來是那麼的不真實,似乎像是夢幻一樣,因為這水池的水太過於晶瑩了,晶瑩到讓人難於想象。
  而就在這水窪上放著一隻玉瓶,這玉瓶古樸大方,溫潤如玉,似乎這樣的一個玉瓶乃是以整個寶玉雕琢而成,它整體是渾然天成,沒有絲毫的瑕疵!
  這樣的一隻玉瓶放在水麵上,它竟然也不會沉下去,更為詭異的是水池中的水竟然會慢慢地爬上玉瓶,最後慢慢地爬入了玉瓶之中。
  或者可以說,這不是爬上玉瓶,而是涓涓細流地往上而流,最後是流入了玉瓶之中。
  這樣的一幕看起來是十分的詭異,但是這樣的事情發生在這,似乎又是那麼的自然,是那麼的真實。
  看著眼前這的一切,李七夜淡淡地說道:“淨時水晶,原來你不是來拿所謂的寶物,而是為了淨化自己。”
  “你也知道淨時水晶。”黃絹中的女子也不由意外,吃驚地說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我不知道的東西還真不多。淨時水晶這東西可以說是太古老了,傳說這種水晶乃是天地初開之時的岩石一種,極為罕見。它生於一界的主脈極深之處,世人很難尋覓,更別說是挖掘了。”
  說到這,李七夜張望了一下四周的水晶牆璧,說道:“眼前整個石室乃是渾然天成,未經雕琢,整個石室都是由淨時水晶築構而成。更重要的是它自成一體,脫離時光,在次元深處,獨立於時間和空間之外,如此一個地方稱之為淨時空間都不為過。”
  然後李七夜看了一下黃絹中的女子,淡淡地說道:“原來你們曾經動過手腳,雖然是沒有改變這,但卻是鎖定了它的空間與時間,這讓它處於獨立時空節點,所以不管大世是怎麼樣的變,不管是換了多少個紀元,這樣的一個地方依然存在。”
  “哼,你知道不少嘛。”被李七夜一口道出這麵的所有奧秘,黃絹中的女子輕輕地哼了一聲。
  “原來這是你想重新降世的第一步,雖然你的厄難已經過去了,但是想真正的從黃絹中出來,那還真的需要淨化,需要洗滌。”李七夜對黃絹中的女子笑著說道。
  “沒錯,我需要從黃絹中脫離來,這不止是需要很長的時間,更需要極為純粹的淨化與洗滌,隻有這樣才能真正的分離,消解詛咒。”黃絹中的女子冷冷地說道。
  李七夜笑了笑,看著浮在水窪之中上的玉瓶,緩緩地說道:“此瓶可謂極品,如此一隻淨玉瓶隻怕是你們所在的紀元巔峰之輩親自出手所煉。此瓶放於此,那乃是淬精華,伐粗蕪,能得到最好的髓液。”
  說到這,李七夜看了一眼,已經積滿的水窪,說道:“有記載說,淨時水晶一萬年才滲一滴的水晶髓液,現在這水晶髓液積多成窪,然後這隻淨玉瓶乃是伐粗蕪淬精華,把最好最純粹的髓液吸入其中。”
  “這真是好東西,如果能得如此世間最純粹最精華的髓液,那的確是可以淨化世間的一切,不論怎麼樣的黑暗,不論是怎麼樣的力量,不論是怎麼樣的詛咒,不論是怎麼樣的汙腐,有了這種髓液,都能把它淨化掉。”李七夜徐徐地說道。
  “淨化了我的咒詛,那我也早一日脫離黃絹,早一日臨世,這對於你來說那是一件好事情。”黃絹中的女子說道。
  “這個的確,有了這個的確是省了我不少功夫。”李七夜說知這露出笑容說道:“不過,我倒是有些好奇,當年你是經曆了什麼呢,是什麼人如此的恨你,用這樣的方法讓你永不見天日!”
  “以我個人的見解,你淪落於這樣的地步,這絕對不是賊老天下的手,賊老天絕對不會如此的無聊。”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既然不是賊老天,這是怎麼樣逆天無雙的人物讓你成為黃絹中的一抹黑墨而已。”
  “哼,不關你的事。”提起往事,黃絹中的女子冷冷一哼。
  不過像黃絹中的女子來自於亙古無比的時代,她曾經是極為無敵,但是最終卻被人詛咒,被人禁於一卷黃絹中,永遠成為黃絹中的一抹黑墨。
  而且,這樣的詛咒過了漫長無比的歲月了,那怕是黃絹被封印淨化了無數的歲月,但是,它們的詛咒力量依然能染汙大地,最終導致天峰神宗毀滅!
  可以想象一下,當年對於黃絹中女子出手的人是多麼的可怕,同時也可以看得出來對黃絹中女子出手的人,與黃絹中的女子是多麼深仇大恨。
  “的確不關我的事。”李七夜無所謂地聳了聳肩,說道:“不過一切都灰飛煙滅了,一切都不複存在了,就算你當年再大的仇也沒得報了。”
  這一句話讓黃絹中的女子陷入了沉默,這一點李七夜說對了,他們的紀元早就不複存在了,一切都灰飛煙滅了,一切都已經成為了過去,一切都消逝在時間的長河之中。
  就算當年有再大的仇恨,放在今天那都已經消失了,當年的人都早已經死了,就算她真的想報仇,也無法報仇了。
  “把我放入淨玉瓶中就行了。”最後,黃絹中的女子冷冷地說道。
  李七夜笑了笑,說道:“如你所願,那就希望你早點能出來,能重塑肉身,降臨於世。”
  “哼,是早點為你效力是吧。”黃絹中的女子冷冷一哼地說道。
  “這個我不否認。”李七夜笑著說道:“你不是說你們的修練之術是無比的了不起嗎?當你重塑身體之後,我倒也想開開眼界。”
  

Snap Time:2018-11-17 17:37:58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