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4)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4)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4)     

第1568章 明珠城

  鎮天海城在北汪洋的勢力很大,影響力極強,在北汪洋甚至有一句話是這樣說的,鎮天海城登高一呼,天下景從。ξ雜↓誌↓蟲ξ
  哪一個傳承是人皇界第一大教,或者還有爭議,但是,如果說,在北汪洋誰是第一大教,那麼,答案是十分的肯定了——鎮天海城!
  鎮天海城,在黑龍王手中乃是三世共尊,甚至有傳言說,鎮天海城曾經擁有的黑龍軍團,更是橫掃九天十地,連仙帝的軍團都要退避三舍。
  雖然在這一世,黑龍王已經不在,鎮天海城的城主換了一代又一代,但是,鎮天海城的影響力依然還在,鎮天海城的聲威依然還在。
  雖然說黑龍王已經不在,差不多一個時代過去,但是,鎮天海城的疆土依然極廣,整個鎮天海城所領域疆土是廣袤得難於計算。
  在北汪洋,曾經有著這樣的一句話,如果說,把北汪洋的大地劃分為六份,那麼鎮天海城必是獨占一份。
  在這樣的廣袤領土海域之中,鎮天海城不知道統帥著多少的大教傳承,不知道管轄著多少疆國聖土。
  明珠江渚,這就是鎮天海城管轄下的一部分疆土,而且,明珠江渚不止是在鎮天海城的管轄之下,明珠江渚乃是鎮天海城的嫡係。
  在鎮天海城的廣袤疆土之中,有無數的大教傳承,有無數的疆國宗門,這些疆國宗門都與鎮天海城千絲萬縷的關係,這些疆國宗門不是鎮天海城的弟子所創建,就是曾經是黑龍軍團的一些後代所建!
  而且,鎮天海城疆土之內的所有宗門大教,都是歸屬於鎮天海城。
  比起這些宗門大教來說,明珠江渚就更不一樣了,整個明珠江渚不止是鎮天海城的一部分,而且,它還是鎮天海城極為重要的一部分。
  一直以來,明珠江渚都鎮天海城之內極為重要的一脈所掌管。甚至可以說,明珠江渚有時候甚至不需要聽令於鎮天海城,它擁有著極為特殊的地位!
  明珠江渚,就如它的名字一樣。它可以稱得上是北汪洋的一顆明珠,在這,乃是島嶼羅布,鍾靈毓秀,整個明珠江渚就像是一個藏龍臥虎、鳳棲凰居的樂土。
  明珠江渚擁有海域百萬之廣。在這乃是有著無數的島嶼,所有的島嶼都是相互銜接,所有的島嶼羅布天汪洋之中,從高空中望去,整個明珠江渚像是一個極為複雜的陣圖,它的複雜,讓人難於想象,甚至是讓人難於推算。
  很多人初次從天空上看到明珠江渚的時候,都很難相信明珠江渚乃是天然而成,如果是真的。那就實在是太過於鬼斧神工了,如果不是,能奪天拿地,成就明珠江渚,那是多麼可怕的存在!
  李七夜離開的小海村之後,就跨越領域,橫跨虛空,在眨眼之間抵達了明珠江渚,對於李七夜來說,此行極為重要。
  事實上。對於李七夜來說,此行來北汪洋,去不去鎮天海城,殺不殺固尊。這都不算是重要之事,這些事對於李七夜來說,那都是可以隨手而為,那隻是小事一樁而己。
  但是,來明珠江渚,那就不一樣了。此行極為重要極為重要。因為他要來這取一件東西,一個萬古唯一的東西。
  雖然說,他這件東西並不是藏在明珠江渚,但是,明珠江渚乃是其中的一個節點而己,是一個十分重要的節點!
  也正是因為如此,李七夜才會來到明珠渚,通過這個重要的節點,打開當年他最森羅的封禁,取出絕世無雙的東西。
  說起這件東西,對於李七夜來說,隻怕世間沒有什麼東西比它還要珍貴了,世間沒有任何東西能衡量它的價值!
  為了這一件東西,李七夜曾經是付出了極為慘重的代價,甚至可以說是,這是李七夜千百萬年以來,是最慘重的代價。
  為了這件東西,甚至有仙帝、仙王為此付出了一切,但是,這一切代價都值得,這不止是對於李七夜而言,就是對於仙帝他們而言也是如此。
  這件東西威力大到不可想象,它可以毀滅一切,沒有任何人任何存在能擋得住它的威力!
  這樣的一件東西,這不屬於九界,不屬於九天十地的任何一個地方!為了這一件東西,李七夜花費了無數心血,可以說是窮天絕地,最後,終於找到了這件東西,把這件東西弄到手。
  得到這件東西之後,李七夜把它帶離,偷偷地藏於九界之中,藏於任何一個人都找不到的地方。
  李七夜的一些東西,比如說,冥帝六輪筒,黑龍王還知道是藏在哪,又比如說,某一件寶物,李七夜或者會告訴某一位仙帝,它是藏於哪。
  但是,唯有這一件東西,隻有李七夜一個人知道,有關於這件東西的秘密,李七夜永封起來,藏於唯有他一個人知道的地方。
  此行,李七夜來明珠江渚就是為了取走這件東西。一直以來,李七夜都把這件東西藏了起來,把這個秘密藏了起來。
  因為李七夜心麵很明白,這件東西用不得,一旦用了這件東西,那就意味著一切都完了,一切都灰飛煙滅。
  在李七夜看來,這件東西珍貴,不在於它可以毀滅一切的威力,而是在於它的威懾,就是李七夜他自己,也絕對不會輕易動用這件東西。
  停步於明珠江渚的天空上,俯視整個明珠江渚,一覽眼前這片山河,特別是看到明珠城的那座高塔的時候,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淡淡地笑著說道:“明珠城,這是一座多麼堅固的城池呢。”說完,就飄落於地。
  明珠江渚,有島嶼上萬,但是,最重要的還是明珠島,明珠江渚的所有島嶼都環繞著明珠島,可以說,明珠島是整個明珠江渚的中心。
  明珠城,那就更不用說了,它是整座明珠島的核心,整座明珠城乃是以神石所築,看到這高聳的城牆,就算不再不識貨的人,看到明珠城,也知道這是堅固無比的城池。
  李七夜來到明珠城外之時,整個明珠城是守衛極為森嚴,任何人出入,都會被經過嚴格無比的盤問與審查,可疑之人,不得進入明珠城。
  事實上,在平時並非是如此,在平時整個明珠城是可以自由出入,但是,現在卻不一樣了,最近明珠城變得無比的森嚴,任何人進出都要經過查格無比的審查,甚至有時候由城主親自過問。
  李七夜抵達明珠城的時候,在城外有著不少人排隊進城,李七夜看到這樣的一幕,也不由笑了一下,鎮天海城發生了事情,明珠城變得如此森嚴,那一點都不讓人為之意外。
  當輪到李七夜之後,守城的士衛不止是擋住了李七夜的去路,前後各有兩位守衛看守著李七夜,似乎,是怕李七夜突然暴動一樣。
  “從哪來,到明珠城何處?”看守住了李七夜之後,立即有守衛沉聲詢問地說道。
  “從該來的地方而來,去該去的地方。”對於守衛的審問,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緩緩地說道。
  李七夜這樣的態度,這就立即讓守衛臉色一沉了,其中為首的守衛立即沉著臉,冷冷地說道:“休得逞唇舌之利,你叫什麼?”
  看了一眼這些守衛,李七夜隨意地一笑,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笑著問道:“你們明珠城,現在是誰當家呢!”
  “你是什麼人!”李七夜這話一問,這頓時讓在場的守衛臉色一沉,神態不善,甚至有守衛已經手持長槍抵著李七夜了。
  對於這樣的事情,李七夜依然沒有生氣,隻是笑吟吟地說道:“我倒想見一見你們的當家。”
  “說,你是何人,何門何派!”為首的守衛立即斥喝李七夜,此時他已經是手按劍柄,隻要李七夜敢輕舉妄動,隻怕他是必出手斬了李七夜。
  看到為首的守衛已經是手按劍柄,李七夜不由挑了一下眉毛,露出了濃濃的笑容。
  “不得無禮。”就在雙方一觸即發的時候,一個聲音響起,這個聲音很清脆,有著嬌嫵的韻味,但是,就是這麼一個很好聽的聲音中,透露出讓人不可抗拒的威嚴。
  此時,一個女子緩緩走了出來,這個女子穿著一身五色長裙,長裙拖曳,讓她看起來極為的美麗。這個女子眉如劍,目如星,雖然穿著長裙,但是,卻有著不怒而威的氣勢。
  這個女子十分的美麗,也十分的尊貴,身上散發出淡淡的五色光芒,這五色光芒如尾羽一般搖曳。
  眼前這樣的一個女子,看起來宛如是一隻美麗無比的孔雀,似乎當她開屏之時,可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一般。
  “城主。”看到這個女子之後,在場的守衛都立即拜了拜,恭敬地說道。
  “免禮。”女子輕輕地托了托手,十分的高貴,一舉一動,都透露出了皇胄無比的氣息。
  在場的守衛都紛紛地站了起來,此時,這個女子的目光落於李七夜的身上,她的目光極為犀利,似乎如同一把利劍一樣。(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15 18:32:01  ExecTime: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