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1565章 小海村

  小海村,這隻是一個很小很小的魚村,至少從陸地來看是如此。※雜ミ誌ミ蟲※
  小海村它落坐在北汪洋的一個很偏僻的海域,這遠離繁華,這遠離喧囂,甚至這似乎是遠離修士世界。
  這樣的一個小小漁村,它位置十分的偏僻,盡管是如此,這依然是在鎮天海城的管轄之下。
  就這樣的一個小漁村,似乎它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而且,這樣的一個小小的漁村,這個小島上的居民人數也不是很多。
  這樣一個名叫小海村的小島,它坐落在偏僻的海域中,就像是一葉飄泊在茫茫大海中的小舟,是那麼的孤獨,是那麼的冷靜。
  在小海村中,村中的漁民都是靠打漁為生,就這樣的一個漁村,它似乎與整個修士世界相隔十分遙遠,這完全是兩個世界。
  然而,事實上並非是如此,隻不過世人不知道小海村而己,世人也不知道小海村的秘密,甚至連小海村的漁民都不知道自己這座小島的秘密。
  李七夜離開了龍戰之野,就來到了小海村,因為他來小海村還要取一件東西,隻有取到這件東西了,他手中的“冥帝六輪筒”才完整,隻有完整的“冥帝六輪筒”才會發揮出它的威力。
  當年,他鑄造了“冥帝六輪筒”之後,因為這件寶物威力太大了,而且,它是一件禁器,很容易使用,為了安全起見,李七夜留下了後手,把完整的“冥帝六輪筒”拆分成了兩部分,主要的銅筒藏於地脈之下蘊養,而另一部分則是被藏在了小海村。
  當然,小海村不隻僅僅是李七夜藏東西的地方那麼簡單,小海村對於李七夜而言,乃至是對於鎮天海城而言,它都有著非凡的意義。
  當然,這麵的秘密。不是外人所能知道的,特別是固尊這樣的人根本就是無權知道,黑龍王也不會信任他!
  踏上了小海村,李七夜心麵甚為感慨。離別了這麼多年,他又再一次踏上了這個小小的漁村,多少年過去了,這樣的一個小小漁村更換了多少代人了,但是。這座小小的漁村依然還在。
  小海村不大,從村頭到村尾那也隻不過是千餘丈而己,在小海村的道路兩旁建有一座座的木屋,這一座座的木屋十分的古老,似乎這些木屋已經是建成了很長的歲月。
  在這些木屋之前,有的木屋是曬著魚網,也有的木屋之前是晾著漁舟,也有的木屋之前是成串成串的魚幹在晾著……
  當李七夜這樣的一個陌生人踏入小海村的時候,頓時響起了狗吠之聲。
  一時之間,村中的不少居門紛紛走到門口來觀望。有老人,有婦人,也有小孩……一時之間,不少木屋的門口都站有人觀望李七夜這個不速之客。
  對於小海村來說,進進出出的都是熟人,很少外來客來這,今天突然冒出了李七夜這樣的一個陌生人,這頓時引起了小海村的居民注意,站在門口前的老人、婦人甚至是小孩,都不由看著李七夜。在他們的目光中有著幾分的警惕與不善。
  李七夜看到這些老人、婦人,隻是露出淡淡的笑容,輕鬆自在地行走在村中的小道之上,這條小道直通往村中的祠堂。
  不過。李七夜沒有走多遠,終於有一個人走出來與李七夜打招呼了,這是一個中年漢子,身體十分的結實,他的一雙眼睛虎虎生光,讓人一看就知道他是修練過。不是一位普通的漁民,而是一位修士。
  “不知道客人從何而來,又從何而去?”這個中年漢子與李七夜打招呼,還算是客氣。
  “從遙遠的地方而來,從那而去。”李七夜說著,笑了笑,指了指前麵的祠堂。
  李七夜一指前麵的祠堂,這頓時讓中年漢子臉色一變,他臉上雖然是掛著笑容,但是,明顯是撐出來的,他搖著頭說道:“實在是很抱歉,那是我們村中的祖祠,不向外人開放,不讓外人觀看。”
  “我知道,不過,我也不算是外人。”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我想見一見你們村中的老人,真正的老人!”
  李七夜說出這話,中年漢子的目光不由跳動了一下,本是掛著笑容的臉龐,一下子是神態凝重起來。
  “不知道客人是如何稱呼?”中年漢子緩緩地說道,此時,他的一雙目光盯著李七夜。
  “李七夜。”李七夜平靜地說道。
  “李七夜”聽到了李七夜的名字之後,這個中年漢子是意外,又是吃驚,不由打量起眼前的李七夜來。
  “看來,你是聽過我的名字了。”李七夜露出了濃濃的笑容,緩緩地說道:“我要見你們村中的老人,真正的老人!”
  此時,中年漢子不由猶豫了一下,張口欲言,但,又不知道該如何說好。
  “怎麼,有問題嗎?”李七夜看著猶豫不決的中年漢子,緩緩地說道。
  “這,這個,我們村中的諸老不在。”最終,猶豫的中年漢子無奈地說道。
  李七夜不由目光一凝,盯著中年漢子,緩緩地說道:“那紫翠凝呢?你們的鎮天神女。”
  “神女也不在。”中年漢子一攤雙手,搖了搖頭,隻好說道。
  “都不會去鎮天海城了吧?”李七夜不由目光一凝,他已經隱隱猜到了發生什麼事情了,緩緩地說道。
  “還真被你說對了。”中年漢子不由苦笑了一下,隻好說道:“神女他們的確是去了海城,暫時還沒有回來。”說到這,他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
  “發生什麼事了?”李七夜緩緩地問道。
  中年漢子苦笑地說道:“我也不知道,聽說是宗門內的事情,聽說是宗門內發生了大事,具體是什麼事,諸老都沒跟我說。”
  “不智。”李七夜搖了搖頭,說道:“就憑一群老頭子,也能跟固尊鬥,固尊是老而成精,他是蜇伏了整整一個時代,他一出手,就是必勝。你們小海村的一群老頭子也是昏了腦袋,竟然一窩蜂跑去鎮天海城,這豈不是成全了固尊,讓他輕而易舉一網打盡。”
  “聽老祖說,此行必勝。”這位中年漢子不由說道。
  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說道:“一群老頭子,真不知道他們的長輩是怎麼樣教的,是不是這些年頭固尊不露臉了,就真的以為固尊好欺負了?與固尊比,你們村的一群老頭子還嫩著,固尊乃是活了三世的老狐狸!你們村的一群老頭子能比得過他嗎?”
  “你,你,你是怎麼知道的?”這位中年漢子不由大吃一驚,一雙眼睛睜大大的。
  “掐指一算,又有什麼難的。”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中年漢子當然不相信李七夜這樣的話了,不過,他心麵也是憂心忡忡,因為村中的老人離開有好一段日子了,但是,卻一點消息都沒有,連紫翠凝也是音訊全無。
  “也罷,既然你知道我是誰,帶我進祠堂吧。”李七夜對中年漢子吩咐地說道。
  中年漢子猶豫了一下,然後他轉身就走,片刻之後,他就回來了,手中拿著一把匙鑰,這正是打開祠堂的匙鑰。
  “吱、吱、吱……”打開掛在祠堂前的大鎖之後,推開木門,沉重的木門響起了吱吱吱的聲音。
  李七夜與中年漢子走入了祠堂,當他們踏入祠堂之後,一股香火氣息撲麵而來,從祠堂中央的那個巨大香爐就看得出來,這個祠堂從來沒有斷過香火。
  雖然說小海村隻是一個小漁村,但是,這個小漁村的祠堂卻是很大,如果不知情的人,還以為這個祠堂是一個大宗族的祠堂。
  在祠中上堂,擺著一排排的靈牌,眼前的靈牌之多,讓人十分的震撼,因為這的靈牌有上萬之多,這讓人無法相信,這是一個小小漁村的祠堂。
  更重要的是,從靈牌新舊來看,這擺放著的新靈牌很少,最新的也是二三年前擺的,更多的靈牌是十分的陳舊,舊到看不出是什麼歲月擺放的,而擺放在最前麵的那個靈牌,更是舊到看不清靈牌上的字跡,似乎,這些靈牌在早很漫遠的歲月就一直擺放在這,無數的歲月過去之後,靈牌上的字跡都已經褪色了。
  看著眼前這一排排的靈牌,李七夜不由陷入了沉默,看著最上麵的那幾個靈牌,李七夜在心麵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
  “你去過鎮天海城嗎?”李七夜看著靈牌,過了好一會兒,問身邊的中年漢子說道:“現在鎮天海城還有幾個老頭掌權的?”
  “這個,這個。”中年漢子不由搔了搔頭,說道:“我,我入門也不久,具體我也不清楚,我,我隻知道,現在是神女當家,鎮天海城乃是神女說了算。”
  中年漢子所說的神女,就是鎮天神女紫翠凝。
  “那隻不過是固尊的迷魂陣而己,他就是有意麻痹你們的一群老頭子,還真以為自己是大權在握,還真以為自己是掌握整個局勢。”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說道:“固尊是什麼人,老狐狸一隻!”
  ?(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19 09:42:41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