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5章 太弱了(18-11-22)      第3454章 一招都沒用(18-11-22)      第3450章 青石是誰(18-11-22)     

第1562章 清風徐來

  李七夜坐在皇座,看著大海,隻是露出笑容,享受著海風的吹拂,此時,對於他而言,乃是一種享受。Ψ雜ω誌ω蟲Ψ
  臥龍璿坐在旁邊伴陪,她也不由仔細地端詳著眼前這個男人,自從葬佛高原一別之後,他們就已經有很久沒見了,而在當今李七夜也是威懾整個人皇界,那怕他沉寂了很久,威名依然讓人驚悚。
  臥龍璿仔細地端詳著李七夜,這麼多年不見,眼前的男人似乎一點都沒有變,依然的是那麼返樸歸真,依然的那麼從容淡定,似乎那怕是跨越亙古,他都不會有絲毫的改變,似乎連歲月都不會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跡。
  但是,當再仔仔細細地端詳的時候,臥龍璿又覺得李七夜變了,至於是哪變了,臥龍璿又說不出來,但,總是有那種感覺,與以前相比,似乎現在的李七夜更加的樸實,更加的簡單,似乎他是簡單到不能再簡單,普通到不能再普通,就是這樣的簡單,就是這樣的普通,卻給人一種絕無倫比的感覺。
  就像一塊石頭,一塊普通到無比的石頭,百萬年前,它是如此,百萬年之後,它依然是如此,甚至是千萬年億萬年之後,它依然是如此。
  而在這歲月時光打磨之下,多少事情發生了變化,多少物是人非,但是,似乎,李七夜就是不會改變一樣。
  就是這種越趨於普通的氣息,這讓臥龍璿想到了一句話,天地不仁,萬物不芻狗!
  或者,眼前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李七夜,就像天地一樣,在他的普通之下,似乎世間的一切那隻不過是芻狗而己。
  “璿美人兒,看夠了沒有?”在臥龍璿仔細端詳之時,李七夜終於從大海中收回了目光。笑著說道:“我知道我是帥是一塌糊塗,但是,你不需要這樣迷戀我的。”
  對於李七夜這樣自戀的話,臥龍璿不由白了他一眼。舉止之間有著無盡的風情,讓人看了都不由為之迷醉。
  “這麼多年過去,李兄依然未變。”臥龍璿不由感慨地說道:“而我們卻變了,不管我們是多麼驚豔,終究是經不起歲月的打磨。”
  “你的確是變了。”李七夜笑著說道:“你是變得更加強大了。變得更加睿智了,變得更富有卓見了,這就是歲月留給你的寶藏。”
  對於李七夜這樣的誇獎,臥龍璿不由莞爾一笑,這話讓她心麵也不由甜滋滋的。她露出笑容,說道:“李兄沉寂了如此之久,突然出現在我北汪洋,這實在是讓小妹意外,受寵若驚。”
  “受寵若驚,那是多麼好的事情。”李七夜笑著說道:“你這樣一說。那我的確是應該寵愛寵愛你。”說著,伸手去撫摸著臥龍璿這美麗無比的臉龐。
  臥龍璿知道李七夜是故意調戲自己,她不由白了他一眼,風采不失嫵媚,撩拔人的心弦。
  “這些年來,李兄沉寂無聲,很多人都在打聽李兄的動靜。”臥龍璿任由李七夜輕摸著自己的粉臉,一雙波光盈盈的秀目看著李七夜的雙眸。
  “璿美人,不用套我的話。”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說道:“我的確是不在人皇界。去了一趟天靈界,了結了一些俗事而己。”
  “小妹可是沒套你的話,是李兄自己告訴我的。”臥龍璿眨了一下秀目,不失俏皮地說道。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收回了大手,舒服無比地坐在皇座之上,悠閑地說道:“璿美人呀,上次一變之後,你變化實在是很大,這不止是因為你道行更強大了。也不止是因為你更有卓見了……”
  “……更重要的是,你的心態,你的心態十分的豁達,你放下了心麵的包袱,我坐在你身邊,就能感受到你那舒卷的氣息,整個人十分舒服,這說明你心麵沒有了壓抑。”說到這,他不由淡淡一笑。
  被李七夜這樣說,臥龍璿也不由舒了舒腰肢,當她伸懶腰的模樣,這樣的風情實在是太迷人了,她也隻會在李七夜麵一展這雍懶的模樣。
  臥龍璿神態自然,十分的愜意,她側著螓首,靠在李七夜的肩膀上,有著說不出來的輕鬆與愜意,說道:“說起來,這應該多謝李兄,感激有你。”
  “這話說得太鄭重了吧,雖然說,我在血統上指點了你一二,但,還不至於這樣隆重。”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說道。
  臥龍璿寧靜地一笑,說道:“我所說的,並非是這事,我說所,是因為李兄的存在,讓我如釋重負。在當年,李兄你出手,我便知道我這一生是沒有機會成為仙帝了,這一世,已經沒有人能爭得過李兄了,十三命宮一出,世間的天才,那也隻不過是蟻螻而己,不足為道。”
  說到這,臥龍璿頓了一下,說道:“我知道,這一生我再也不可能追趕上李兄。在以前,我心中有著抱負,雖然天才無數,驚才絕豔之輩也甚多,但,不論是失敗,還是成功,我都自認為有能力一戰,我都自認為有機會參於天命之爭……”
  說到這,臥龍璿都不由感慨歎息一聲,說道:“但是,李兄出手之後,世間的一切都成了定數,世間再也沒有人能跨過李兄這一道坎,所以,我也是放棄了,因為我再怎麼了不起,我再怎麼絕世無雙,那都比不了李兄……”
  “……所以,對於我來說,修道,那隻是自我的事了,我不是去跟誰竟爭,我也不是去跟誰爭天命,我隻是走我自己的路而己,我隻是在與自己竟爭而己。對於我來說,修道,那隻是一個過程,我享受這個過程,所以,心麵沒有了包袱,沒有了壓抑,整個人都變得不一樣,也看開了。”說到這,她依靠著李七夜的肩膀,露出安寧的笑容,不由輕輕地閉上秀目。
  “看得開,這是多麼好的事情。”李七夜不由感慨地說道:“能看得開。就是豁達,一切都是風輕雲淡,人生也隻不過是過客而己。可惜,我是看不開的人。所以,我隻能強迫自己一直走下去,一直走,除非是我死了,不然。隻怕會一直走下去,那怕再累,都要走下去!”
  “李兄,如果你這樣的人都放棄的話,那還有天理嗎?”臥龍璿張開了秀目,笑著輕輕地搖了搖螓首,說道:“你與我們不同,我們或者就是這井底之蛙,而李兄,你注定是天際蛟龍。如果你都放棄了,你都不去超越自己的一切,世間變得黯淡無光了……”
  “……你這樣的人,應該去開辟一個前所未有的盛世,應該去打開一個璀璨無比的大時代。不管這是不是你的使命,這不管是不是你的責任,但是,這都是你需要所走過的路程,因為你有這個資格,你擁有這個能力。所以,如果你不走下去,誰還能堅持走下去。”說的到這,臥龍璿那盈盈的秀目不由看著李七夜。
  被臥龍璿這樣一說。李七夜不由望著大海,心麵不勝感慨,最後,他隻好笑著說道:“或者說,凡人有凡人的快樂,仙人有仙人的痛苦。萬古以來,有多少人想成為仙人,但是,就算真的成為仙人之後,真的就快樂了嗎?就真的永生無憂無慮了嗎?”
  “這個誰知道呢?”臥龍璿不由嬌笑起來,說道:“至少我是不知道,這一世我也沒有資格成為仙人,我隻是一個普通人而己,一個普通修士而己。”
  “若你都普通,世人皆是普羅大眾了。”李七夜不由輕輕地用手指梳理著她的秀發說道。
  “與李七夜一比,我便是普羅大眾而己。”臥龍璿輕輕一笑,是那麼的愜意,那麼的輕鬆,完全沒有作為一代皇者的神威。
  李七夜隻是淡淡地一笑,看著大海,享受著海風的吹拂,沒有說話。
  “李兄離開這些年隻怕不知道吧,有很多人打探李兄的消息。”輕輕地靠著李七夜的肩膀,臥龍璿說道:“最想知道李兄動靜的,那就是非飛仙教莫屬了。”
  “飛仙教。”李七夜淡淡地一笑,並不意外,當年雖然他是放逐了飛仙教的通道,不過,這麼多年過去了,飛仙教能重歸人皇界,這也並不意外,畢竟,飛仙教有這樣的實力。
  “飛仙教咽不下當年的那一口氣。”臥龍璿輕輕地說道。
  “正常之事,如果他們能咽得下這口氣,那就是太睿智了。”李七夜不由笑了笑說道。
  事實上這也是正常之事,試想一下,飛仙教是何等的神威?一門五帝,他們擁有著足夠傲視九界的底蘊,他們擁有著讓九界無數傳承為之忌憚的手段,而且,飛仙教強者無數,神皇眾多。
  擁有著這樣的實力,飛仙教一直以來都是傲視九天十地,對於他們來說,他們是無冕之皇,他們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氣?被人屠殺了這麼多的弟子,最終還被放棄了走廊通道,如果飛仙教能咽得下這口氣,那就不是飛仙教了。
  “不止是飛仙教臨世人皇界,而且他的傳人也臨世人皇界了。”臥龍璿輕輕地說道:“聽說,飛仙教的傳人號稱是當世無敵,已經是飛仙體大成。”
  “仙體大成?”李七夜不由淡淡一笑,也不驚訝,說道:“好事情呀,當屠殺了大成仙體之後,我相信世人才會顫抖。飛仙教要來找我,那是多麼好的事情,我等著就是了。”
  對於李七夜這樣的話,臥龍璿一點都不意外,眼前這個乃是挑戰葬佛高原、放逐飛仙教的男人,他是擁有了萬古以來唯一十三命宮的男人,就算是大成仙體,隻怕也嚇不了他。
  “李兄有的是機會,飛仙教不止是臨世於人皇界,而且,他們的入口是在北汪洋打開。”臥龍璿說道。
  “北汪洋?”李七夜目光凝了一下,緩緩地說道:“飛仙教去找鎮天海城了?”?“李兄智慧如海。”臥龍璿輕輕地點頭,說道:“聽說飛仙教有一位來曆極為驚天的人出世了,他極為極為可怕,傳說這個人去了一趟鎮天海城,鎮天海城無敵的老祖固尊親自相迎!”
  說到這,臥龍璿不由感慨地說道:“有傳言說,飛仙教與鎮天海城聯盟,是真是假,外人不敢定論。但是,這件事讓整個北汪洋乃至是整個人皇界都為之擔憂。”
  飛仙教和鎮天海城聯盟,如果此事屬實的話,那絕對會震驚人皇界,甚至是震驚九界!(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22 18:39:23  ExecTime:0.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