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1626章 祖木十八暴

  火焰在跳動著,血氣在流淌著,李七夜掌禦著爐火,運轉著血氣,以之祭煉此物,以之蘊養此寶。雜☆誌☆蟲
  爐火隨著李七夜禦火之術而變換而更替著種種的形態,爐火時而是如春雨一般,細細地滋潤著此寶;時而爐火猛烈如風暴,瘋狂地錘煉著此寶;時而爐火化作了冰焰,冰蝕著此寶……
  爐火不變的變換,不停的祭煉,此寶發生了重重的變化,而且色澤也隨之流淌不止,似乎它也被煉化得發生了質變一樣。
  同時,李七夜的血氣源源不斷地滋養著此寶,在血氣源源不斷的滋養之下,這使得此寶在爐火之中誕生一樣,好像是擁有了生命一樣,甚至有時會讓人產生錯覺,好像此寶像是一顆心髒在跳動一樣。
  此寶在煉造的過程中發生了種種的變化,“砰”的一聲,此寶突然變成了一個大球,大球不停地轉動;“噗”的一聲,此寶突然變成了一根根細針,所有的細針都擁簇在一起,看起來像是一個刺蝟;“喀、喀、喀”的聲音響起,此寶竟然一塊塊拚湊起來,好像是要拚成一條長牆一樣……
  此寶變換著種種的形成,有著各式各樣的玄妙。
  此寶用材極為珍貴,極為罕見,甚至可以說是舉世無雙。此寶的主材料乃是三株祖樹最珍貴最強大的主根,再輔其他的仙礦神料,以絕世無雙的手法鑄之,經過了李七夜一次又一次的煉造之後,終於被李七夜煉成了一件神奇無比的寶物。
  “砰”的一聲響起,終於這件寶物被煉成了,它一下子從爐火中跳了出來,宛如飛彈一樣欲飛遁而去,但是,瞬間被李七夜一下子抓住了。
  這是一顆看起來如彈珠一樣的寶物,這寶物如成年人拇指大小,三色相拚,整件寶物看起來似金非金、似玉非玉、似木非木,就算是再有見識的人也難於識別這寶物究竟是以何材料祭煉而成。
  這件寶物被李七夜夾在手指之間,它在跳動著,好像是要從李七夜手指中掙脫一樣。
  看著這件寶物在跳動著,李七夜露出了笑容,說道:“既然是我煉造了你,那你就該是臣伏。”話一落下,李七夜的手指是無上法則縈繞,這一條條的無上法則瞬間烙印在了這寶物之上,絕不容寶物有絲毫的抵抗。
  當被無上法則烙印之後,在李七夜指間的寶物終於安靜下來,不再掙紮,不再動彈,已經臣伏於李七夜。
  看著這件三色相拚的寶珠,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既然你有十八般變化,那就給你取名為’祖木十八暴’吧。”
  給這顆寶珠取了名字之後,李七夜也不管它同不同意,把它收了起來,如此一來李七夜就這樣有了一顆叫“祖木十八暴”的寶珠。
  這顆寶珠它是屬於道外奇兵,它不像天命真器或寶器那樣,它在某種程度上不需要依托於修於的強弱。
  事實上,這顆寶珠本身的強弱就由它自己而決定,因為它以是祖樹這樣絕世無雙的特殊材料煉造而成,它更是決定著它在強弱方麵有著絕無倫比的優勢。
  收起了“祖木十八暴”之後,李七夜取出了一物,這正是那張黃絹。當李七夜把黃絹攤開,放在桌麵上。
  此時黃絹之中凝聚了那個女子的身影,也就是李七夜口中所說的“小丫頭片子”,這個小丫頭片子有著古老無比的來曆。
  “喂,你是死人嗎?叫了你這麼久都沒有反應。”對於李七夜現在才把自己放出來,黃絹中的女子十分不滿。
  “你都呆了無數的歲月了,急躁什麼,你又不是活人,時光流逝又要不了你的命。”李七夜十分悠閑,笑著說道。
  這幾天黃絹中的女子一直十分的躁動不安,李七夜一心祭煉寶珠,並沒有理會她。
  “你”黃絹中的女子被李七夜這樣的態度氣得吐血,如果她能從黃絹之中跳出來,她絕對會掐死李七夜!
  “你都被封了那麼久,心態應該是平靜如水,不急不躁,亙古不動。”李七夜調侃地笑著說道。
  黃絹女子冷哼了一聲,盡管她對李七夜是特別的不爽,但是,她隻能活在黃絹之中,對李七夜根本就是無可奈何。
  “這是什麼地方?”最後,黃絹女子隻好收起自己的脾氣,對李七夜說道。
  “北汪洋,一片汪洋瀚海的大地,我們依然在人皇界。”李七夜笑著說道。
  “沒聽過。”黃絹中的女子搖了搖頭,說道。
  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你不知道這也不足為奇,你所在的時代還沒有北汪洋這樣的說法,再說了你又不是無所不知。”
  “你也不見得是無所不知。”黃絹中的女子就是不爽,冷冷地說道。
  “我的確不是無所不知。”李七夜露出了笑容,說道:“有一些事情我還是不知道的,就像你們所在的那個時代,有一些東西藏在哪我也是不清楚。我隻知道,九天十地能毀滅,但是,有些東西、有些地方是依然能碩存下來。”
  “你”李七夜這話一出,黃絹中的女子立即對他保持了警惕。
  李七夜笑著說道:“你不用警惕,這樣的事情本來就不難猜測,再說了,能在這樣的古老時代之結束之後,依然還能存活下來,你的身份其實不難猜。”
  “哼,不難猜又怎麼樣,這又不代表你能知道。”黃絹中的女子冷冷地說道。
  “不怎麼樣。”李七夜說道:“像我這樣的存在,你也應該知道,亙古以來我是探索了漫長的時間長河的,我知道著很多不為人知的事情。”
  說到這,李七夜看了一眼黃絹中的女子,緩緩地說道:“比如說你所在的那個紀元,它最終極的兵器是什麼呢?它藏在哪呢?又或者說,你所在的那個紀元在最後它遺留下了什麼東西呢!”
  “我不知道。”黃絹中的女子一口否認,說道:“這種如此高遠的東西我又怎麼可能知道,在那樣的一個璀璨無比的時代中我也隻不過是微不足道的人物。”
  “微不足道的人物?”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說道:“在天地崩滅之時,你說能存活下來的人,會是微不足道的人物嗎?雖然說你是被人詛咒了,被困於這麵,但你從來都不是微不足道的人物。”
  黃絹中的女子突然沉默起來,她不願意再多說什麼,因為她知道說得越多就會被李七夜知道越多東西。
  別人或者無法猜測得到,但是像李七夜這樣的存在卻不一樣了,很多東西他能從一些蛛絲馬跡之中猜出真相。
  “好了,我們不談這些無聊的事情,這幾天你急著要見我有什麼事呢?”李七夜笑著說道。
  黃絹中的女子張口欲言,但,接著又不願意說了。
  “放心吧,我這個人是有原則的,就算你們在這北汪洋藏有什麼寶物,我也不會獨吞的,最多也就是做一場交易。”在黃絹中女子沉默的時候,李七夜笑著說道。
  “你,你怎麼知道!”黃絹中的女子大吃一驚,因為這是秘密,就是她所在的那個紀元都是極少極少數人知道的秘密,在這樣的時代更不可能有人知道了。
  “猜而已。”李七夜笑著說道:“我去了那麼多地方,你都沒有反應,但是來到這個地方你卻變得急躁,這說明北汪洋對於你來說不一樣,有東西在召喚著你。”
  “你”黃絹中的女子吃驚,但是接著她又沉默起來,因為這件事對於她來說太重要了,她不得不謹慎。
  “歲月漫長呀,如此漫長無比的歲月這樣的東西還能保存下來,這的確是好東西,這的確是讓人垂涎。”李七夜悠閑地笑著說道。
  黃絹中的女子沉默了一下,最後她緩緩地說道:“我們做個交易如何,你帶我去一個地方,取出那麵的東西,此物歸於我,在未來我會以絕世的價格補償於你。”
  “這樣呀。”李七夜悠閑地說道:“不過我這個人要價很高很高,高得讓人無法想象的。”
  “你要什麼?”黃絹中的女子緩緩地說道:“隻要你開個價,一切都好談。”
  “不,你說錯了。”李七夜搖了搖頭,說道:“更準確來說你有什麼?這才是你能跟我談的東西,我這個人很挑的,不是說三五件色世寶物就能把我打發的。”
  “你別漫天要價,雖獅子大開口。”黃絹中的女子對於李七夜十分不滿。
  “你說呢?或者對於你來說這是一種漫天要價吧,但,對於我來說那隻不過是一樁普通的交易而己,我擁有的寶物已經多到數不過來了,你覺得一般的寶物,那怕是仙帝級別的寶物能打得動我嗎?拿你們所在紀元最頂尖的東西來談談吧。”李七夜隨意地說道。
  被李七夜這樣一說,黃絹中的女子再一次沉默起來,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她與李七夜談條件,說實在的話,她的確是沒有什麼優勢可言,她完全是需要依靠李七夜。
  

Snap Time:2018-11-20 08:43:20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