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1546章 聞人世家

  聽到少婦的話,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悠閑地說道:“自尋死路?不,不,不,我是一個講道理的人,不論什麼時候,我都是十分講道理,我相信,我的道理能說服任何人。”
  “講道理?”少婦不由多看了李七夜一眼,一時之間,她都摸不清楚李七夜,她不知道李七夜是一個深藏不露的人,還是一個讀書讀糊塗的人。
  少婦不由沉聲地說道:“我父親從來不是一個講道理的人,為了達到他的目的,他不會跟任何人講道理,親人都是如此,更何況是外人。”
  “但,我卻是一個十分講道理的人。”李七夜不由笑著說道:“我講起道理來,誰都不得不聽。”
  李七夜這樣一說,少婦都完全無語了,她都不知道該怎麼說好,她都不明白李七夜是真傻還是假傻。
  倒是那個小女孩,卻一點都不擔心,東張西望,對四周的一切都充滿了好奇,似乎她是第一次來聞城一樣,似乎她對外麵熱鬧的世界十分的熱切和好奇。
  看著東張西望的小女孩,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說道:“看來她是很少來鬧市,她是長久居住於偏僻之所吧。”
  對於李七夜這樣的話,少婦不由沉默起來,看著自己的女兒,雙目中充滿了深情,充滿了疼惜,但是,又有著深深的無奈。
  “她是一條好苗子,若是再這樣耽擱下去,那就是誤了她終身。”李七夜看著小女孩,淡淡地笑著說道。
  少婦張口欲言,但,最終她都不知道說什麼好,她也久久說不出話來。
  幾十個強者押送著李七夜他們三個人繼續前行,幾十個人十分嚴肅,也是十分的謹慎,那是緊緊地盯著李七夜他們三個人。特別是少婦,他們盯得更緊,怕她突然之間逃走。
  過了好一會兒之後,一座龐大的府邸出現在眾人的眼前。這座府邸雲霧籠罩,這樣的一座府邸了出現在這樣熱鬧的古城之中,頗有幾分仙府的韻味。
  看到前麵出現的府邸,小女孩雙目一亮,她不由指著前麵的府邸說道:“媽媽。媽媽,那就是外公的家嗎?就是你一直所說的聞府嗎?”
  少婦張口欲言,但是,她久久說不出話來,她唯有輕輕地歎息一聲。
  “是的。”少婦沒有回答,前麵的聞人堅石倒笑著對小女孩說道:“這就是外公的家,也是你媽媽的家,更是你的家。”
  “真的嗎?”小女孩倒首,看了看聞人堅石,然後說道:“外公是壞人。你也是個壞人!”
  “不可胡說。”少婦忙是喝止小女孩,急忙說道。
  “就是嘛——”小女孩嘟了嘟嘴,露出了委屈的模樣,說道:“如果不是壞人,為什麼要拆散爸爸和媽媽,隻有壞人才會這樣做!”
  看著小女孩發紅的雙眼兒,少婦張口欲喝止的話都咽回去了,久久說不出話來。
  聞人堅石也不見怪,也不責怪,隻是笑著說道:“大人的事。不能以好壞而分辨,有些事情,等你長大了才會明白。”
  “壞人就是壞人,好人就是好人。什麼沒有好壞之分。”小女孩嘟著嘴巴,沒好氣地說道。
  看著小女孩那可愛的模樣,李七夜都不由為之莞爾一笑,不由伸手去摸了摸她的頭顱。
  而小女孩卻是個性十足,甩了甩頭顱,要把李七夜的大手甩開。
  “我不是你的爸爸嗎?”見小女孩個性十足。李七夜就存心想逗一下她,悠閑地說道:“如果我不是你爸爸,那我是應該離開了。”
  “你也是個壞人——”小女孩水汪汪的秀目不由一虎,模樣十分委屈。
  對於小女孩這委屈的模樣,李七夜也隻是莞爾一笑,也沒在意,也沒有多說什麼。
  唯有少婦是輕輕地歎息一聲,神態黯然,滿腔憂愁,秀眉也是愁雲籠罩。
  一會兒之後,他們踏入了聞府,當踏入聞府之後,頓時感覺進入了另外的一個世界,麵一片清靜,宛如果一下子把外麵熱鬧的凡俗世界給隔離開來了。
  踏入了聞府之後,一股天地精氣如輕煙嫋嫋,若是凡人踏入此時,必是感覺自己如踏入仙境一般,吸一口天地精氣,就感覺全身飄飄欲仙。
  “好舒服,這是什麼氣呢?”小女孩踏入聞府之後,反應十分明顯,不由大叫一聲。
  聞人堅石也能看得出小女孩的反應,不由對少婦說道:“妹妹,她是一條好苗子,應該留在聞府,未來必是大放異彩。”
  對於聞人堅石的話,少婦沉默著,不願意多說什麼。
  李七夜隻是笑了笑,沒有什麼反應,聞府的天地精氣對於凡人來說,那簡直就像是仙境一樣,當然,在李七夜眼中看來,那隻不過是小門小戶而己。
  踏入了聞府之後,聞人堅石讓李七認他們在庭中等待著,他獨自而去。
  聞人堅石獨自而去之後,少婦沉默不語,過了好一會兒之後,她低聲對李七夜說道:“趁還沒深入聞府中樞,你現在逃走還來得及,這是你最後的一次機會,否則,以後再也沒有機會。”
  “為什麼要逃走?”李七夜悠閑地笑著說道:“突然多了一個美麗的妻子,一個可愛的小女孩,還有一個有權有勢的嶽父,這是多麼好的事情,這簡直就是天上掉下餡餅來,別人搶都搶不過來,這樣的好事,我又怎麼會推辭呢。”
  “你——”少婦不由看著李七夜,一時之間她都不知道李七夜是抱著怎麼樣的心態,最後,她隻好冷冷地說道:“你要明白,聞人世家是怎麼樣的存在。”
  “不知道。”李七夜回答得很幹脆,事實上,李七夜也的確不知道,他也不想去知道,對於他而言,一個小世家,小門小戶而己,完全沒有去知道、去了解的必要。
  少婦看了李七夜一眼,然後就不願意再說什麼了。
  過了好一會兒,聞文堅石回來了,他對少婦說道:“父親要見你。”
  少婦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最後,她拉著小女孩舉止,不過,聞人堅石攔住了她,認真地說道:“妹妹,現在帶她卻見父親可不是明智之舉,那可是火上澆油。放心,我會看好好的,我會向你保證,她絕對不會有事。”
  最後少婦猶豫了一下,最後她隻好輕輕地點了點頭,隻好留下小女孩,獨自前去。
  小女孩也不怕人,她看著聞人堅石,說道:“外公是不是一個頭長犄角、身生翅脖的大壞人呢——”?小女孩這話一說出來,在場的幾十位強者都不由頭上直冒黑線,而聞人堅石也不由哭笑不得。
  他蹲下身子,認真地對小女孩說道:“外公並不是個壞人,隻不過,有些事情外公也是沒得選擇而己……”
  “既然不是壞人,為什麼要拆散爸爸媽媽。”小女孩立即不滿地說道。
  “有些事情等你長大了,你就會明白了。”聞人堅石摸了摸她的頭頂,然後笑著說道:“你爸爸媽媽也明白外公的苦衷。”
  “告訴舅舅,你爸爸姓什麼,叫什麼呢?”說到這,聞人堅石笑了笑。
  小女孩眨了一下水汪汪的秀目,轉了一圈,有著三分的狡黠,立即抱著李七夜的大腿,說道:“這就是我的爸爸!”
  看著小女孩的那狡黠模樣,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而聞文堅石也不由苦笑了一下。
  “這丫頭,想套她的話,沒有那麼容易。”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
  聞文堅石摸了摸她的頭頂,笑著說道:“是個聰明的孩子,像她媽媽,可惜,聰明人有時候卻做出不聰明的事情。”說到這,他輕輕地歎息一聲。
  “我也累了。”李七夜隨意一笑,說道:“來者是客,也應該有個休息的地方吧。”
  看到李七夜隨意的態度,完全是把這當作自己的家,聞人堅石都不由古怪地看著李七夜,他不由對李七夜充滿了好奇。
  “帶這位公子去休息,來者是客,不得無禮。”最後,聞人堅石吩咐身邊的強者說道。
  李七夜也沒有說什麼,隨意地一笑,隨著這位強者而去。
  聞人世家的弟子安頓了李七夜居住之所,當然,他與少婦母女兩人是分開來的,並不是住在同一個地方。
  雖然此時李七夜是個客人,不過也跟囚犯差不了多少,隨時都有人跟隨,不過,有聞人堅石的命令,他們也沒有為難李七夜。
  李七夜住下之後,倒真的是把這當作是自己的家了,悠哉遊哉,十分的愜意,四周走走,到處逛逛。
  不過,見李七夜沒有逃走的意圖,隨身跟隨著李七夜的聞人世家弟子也隨李七夜,沒有強製他不可以亂逛。
  李七夜被安頓下來之後,沒有多久,聞人堅石就找上門來了,他看到李七夜悠閑悠閑地在花園中逛了起來,他都不由苦笑了一下,這個突然冒出來的人,還真的是把這當作自己的家了。
  “看來兄台這住得還習慣。”聞人堅石上前,笑著說道:“既然兄台住得習慣,那我就安心了。”

Snap Time:2018-11-16 05:14:56  ExecTime:0.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