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2)      第3435章 不可多問(18-11-12)      第3434章 無知(18-11-12)     

第1582章 酒館的老人

  這個青年正是在明珠江渚被李七夜狠揍一頓的餘展,比起上一次來,餘展膽氣更壯了,至少敢前在李七夜麵前了,至少不像上一次那樣被嚇破了膽子[email protected]雜誌蟲@
  李七夜這個時候才放下酒杯,冷冷地看了一眼餘展。餘展被李七夜那冷冷的目光刮了一下,他頓時心麵發毛,連後退了好幾步,躲在了中年漢子的身後。
  這也不能怪餘展膽小,上一次被李七夜踩碎了骨頭,那種劇痛讓他至今難望,如果不是他餘家有神藥,隻怕他要在床上躺上一年半載。
  隨餘展而來的人中除了有十幾個餘家的強者之外,還有一個中年漢子,這個中年漢子正是餘展的四叔,他身材魁梧,一雙眼睛如閃電。
  這個中年漢子在餘家排行老四,但是,他的道行隻遜於餘家家主,是一位很強大的大賢。
  餘展這一次被打了,餘家又怎麼可能咽得下這一口氣,所以,李七夜剛來風聞城,就被餘家的弟子發現,餘展立即請來四叔,為自己報仇雪恨。
  “你就是打我餘家弟子的人。”四叔雙目如閃電,盯著李七夜緩緩地說道。
  李七夜這個時候才慢慢轉過頭來,看了四叔一眼,懶洋洋地說道:“是又怎麼樣。”
  “砰”的一聲,四叔一拍桌子,拍得桌子上的碗具酒杯跳了起來,沉喝道:“很好,敢承認就好,今日你打算如何了結這事?”
  “了結?為什麼要了結?”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悠閑地說道。
  “少逞嘴舌之利。”四叔厲喝道:“我們餘家也不以強欺弱,現在給你兩個選擇,要麼向我餘家弟子跪下認錯,要麼就像是你對我餘家弟子一樣,我親手捍碎你的手腳!”
  “如果我兩個都不選呢?”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
  “砰”的一聲,這個四叔再一拍桌子,碗具酒杯都跳了起來,大聲叫道:“那是你自尋死路。”
  “客官,要吃要喝,我歡迎,要打出去打。”見到碗具酒杯都要摔爛,老人急忙抱住,三五下收拾起來,對四叔說道。
  四叔看了老人一眼,隨手扔出了一錠黃金,說道:“老頭,拿去吧,打爛的都算我餘家的。”
  老人看了四叔一下,抱著碗筷不語,而四叔以為他是嫌少,又扔出了兩錠黃金,吩咐說道:“這錢拿去養老吧,足夠你過後半輩子了,這小酒館也不用開了。”
  老人收起了黃金,沒有再吭聲,回到了掌櫃台之後,坐在那,好像是要躲到麵躲禍一樣。
  “小輩,現在該算一算帳了。”見老人躲到後麵之後,四叔對李七夜厲聲大叫。
  “也好,也該算算了。”李七夜露出了濃濃的笑容,把最後一杯酒都喝了,笑著說道。
  四叔冷冷地說道:“你現在認錯還來得及,否則,本座出手,親手卸下你的手腳!”
  “有意思,好吧,你出手吧,我看一下你把你餘家的本事學到了幾分。”李七夜不由笑著說道。
  李七夜坐在那,連動都沒動,如此被一個晚輩藐視,這頓時讓四叔臉色漲紅,怒不可遏。
  在北汪洋,誰不忌憚他們餘家三分,更別說是在風聞城了,現在眼前這個小輩竟然敢如此的藐視他,這讓四叔難以咽得下這口氣。
  “小輩,我就替你的長輩教訓教訓你!”四叔大怒,覺喝一聲,大手向李七夜抓去。
  “喀嚓”的一聲,四叔話還沒落下,就響起了骨碎之聲。
  “啊”的慘叫聲響起,鮮血濺射,四叔的整隻手臂被李七夜活生生地撕了下來。
  “你”四叔駭然,想急速後退,但,已經遲了,李七夜一腳如閃電,“砰”的一聲響起,當場就踹在了四叔的胸膛上,聽到“喀嚓”的骨碎聲響起,四叔整個人飛出了酒館,鮮血狂噴。
  作為大賢的四叔瞬間被李七夜撕下了一隻手臂,被一腳踹得飛了出去,這一下子把餘展和在場的十幾個弟子嚇得臉色煞白。
  “今天,看在餘太君的老臉上,饒你們一條狗命,滾。”李七夜把鮮血淋漓的手臂扔給了餘展,冷冷地說道。
  餘展被嚇得魂都飛了起來,沒有想到他四叔出手都如此不堪一擊,他回過神來,嚇得轉身就逃出酒館。
  一時之間,餘家子弟都雞飛狗跳,逃出酒館之後,托起昏迷的四叔如同一陣風一樣,瞬間逃之夭夭。
  看到這樣的一幕,孔雀明王都不由搖了搖頭,餘展他們這是自尋死路,第一凶人那是遇神殺神。
  “好了,也該露真身了。”李七夜坐了下來之後,把滿桌子的豆衣一吹,所有的豆衣都紛紛飄落在地麵上。
  所有的豆衣飄落在地麵上之後,竟然形成了一幅圖案,這幅圖案竟然一下子活了過來,聽到“嗚”的一聲烏鴉叫聲響起,圖案化作了一隻烏鴉,從地麵飛了起來,飛到掌櫃台,站在台上,看著老人。
  看到這隻烏鴉,老人瞬間一下子站了起來,臉色大變。
  這樣的一幕,讓孔雀明王為之一怔,這隻是一隻烏鴉而已,有什麼好吃驚的,但是,下一刻,更讓孔雀明王震撼了,這個老人雙目一睜,他的雙目露出了可怕的神光,這神光宛如跨越亙古一樣。
  當他雙目中的神光一照而來的時候,孔雀明王感受宛如是無上真神瞬間出手鎮壓一樣,她都無法喘過氣來,她坐在凳子上,連站都站不起來,這樣的目光太可怕了。
  一時之間,孔雀明王心麵掀起了驚濤駭浪,她做夢都沒有想到,這個老人竟然是一個可怕無比的無上存在。
  “好了,正風,你的劣酒我也喝了,該拿好酒來了。”李七夜伸了伸懶腰,淡淡地說道。
  在這個時候,老人那可怕的目光收了回來,一下子他的雙目變得黯淡無光,依然是一雙昏花的老眼。
  老人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忙是上前,拜道:“沒有想到竟然是大人真身親臨,正風失迎了。”
  “不怪你,你都在這窩了一輩子了。”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說道:“世間還有什麼事情能讓你感興趣,起來吧。”
  老人依然是再拜了拜,這才站了起來。
  “漫漫的歲月過去,你依然是沒多少變化。”李七夜不由笑著說道:“不過,讓我有些意外的是,對於你們子孫,也一點都不關心,難道你就不怕我滅了他們。”
  “大人要殺,就殺吧,一群蠢貨而已,不知天高地厚。”老人很平淡地說道,一點都不在意。
  聽到這樣的話,孔雀明王不由大吃一驚,眼前這個老人竟然是餘家的人!
  “看來,你真的是把這一條道路練得十分遙遠,那是突破了極限了,隻怕木琢仙帝在當年開創此術之時也未練到這等地步。”李七夜不由感慨地搖了搖頭。
  “大人過獎了,我隻是一個垂死老頭,百無聊賴,隻能坐著等死而已。”老人笑了一下,神態依然平淡。
  李七夜笑著說道:“一個人能等死,那也是幸福的事情,至少還有時間慢慢來消磨,這還有什麼比這個更幸福的事情。”
  老人苦笑了一下,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好了,剛才喝了你一大壺的爛酒,把你的好酒拿來吧。”李七夜笑著吩咐地說道。
  老人二話不說,就進入了內堂,片刻之後,他端出了一壺美酒,端出了一碟茴香豆,並且親手為李七夜滿上。
  當這美酒倒出來之時,頓時酒香彌漫著整個小酒館,一聞這酒香,就知道這酒乃是絕世極品。
  當然,此時孔雀明王也隻能在一旁站著,以老人這樣的地位,那怕孔雀明王也無福消受他的一杯酒。
  李七夜一口喝盡,再嚼上一顆茴香豆,慢慢地嚼著,過了好一會兒,這才說道:“這麼多年過去,你的手藝依然是那麼的了不得。”
  老人沒有說話,隻是為李七夜繼續滿上一杯酒。
  “明王,拜見拜見千鯉仙帝時代最了不起的天才吧,他是餘太君的兄長。”李七夜又喝了一杯,然後對孔雀明王吩咐說道。
  孔雀明王一聽到這話,不敢怠慢,伏首拜了拜,說道:“晚輩乃是鎮天城弟子,出任明珠城主,拜見前輩。”
  老人此時不由看了看孔雀明王,又看了看李七夜,不由苦笑了一下,說道:“大人,我已經是世間的孤魂野鬼而已……”
  “我知道。”李七夜輕輕地擺了擺手,淡淡地說道:“你是不問世事很久了,不過,固尊將來必死,鎮天海城缺人照看一下,我想來想去,在北汪洋,隻怕沒那麼快死的人就是你了,所以,就跟你交待一聲。”
  “也罷,這也是我餘家欠大人的。”老人不由苦笑了一下,一口答應下來,說道。
  “你餘家也還清了。”李七夜笑著說道。
  老人點了點頭,然後對孔雀明王說道:“以後來找我便可。”
  “正風乃是活了三世之人,以後小事情就不要來打擾他了,若是有一天鎮天海城麵臨滅門之災,你可以向他求助。”李七夜笑了笑,吩咐孔雀明王道。
  

Snap Time:2018-11-13 08:23:11  ExecTime:0.413